Actions

Work Header

烈爱无言

Work Text:

亚瑟已经注意他好几个星期了,那个人——梅林——要命的好看,却莫名的孤单,他一直和安静作伴,沉默如影随形,身背这副重担令人望而生畏,也令他丧失结交朋友的权利。

亚瑟想改变这状况。因为这不对。这不公平。

 

//

 

他决定下节课坐到他旁边着实令梅林吃了一惊,他对着亚瑟目瞪口呆了片刻,随即恢复镇定,把头转向另边,眉头微皱,略显困惑。

亚瑟清了清嗓子,从包里拿出笔记本,飞快得在纸上潦草地写下,我是亚瑟。他拿笔记本轻触梅林的胳膊肘,引起他的注意。

起初,梅林只是侧身望着他,但是当亚瑟轻声抱怨道“快点”,他叹了口气,歪过脖子面对亚瑟,接着视线下移。他盯着亚瑟的名字看了一会儿,然后抓过本子写了句简短的我知道,他对着亚瑟挑起一边眉毛,然后加上一句所有人都知道

他的字迹稍显凌乱,笔带弯曲,还有些难以辨认,亚瑟看着却露出了笑容。

你不打算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亚瑟写完,把笔记本一把滑回梅林桌前。他也早就知道梅林的名字了,但他想听梅林自己告诉他,他希望这是个真正意义上的相互介绍,即便发生在纸上。

梅林看了一眼,嘴唇抽搐了一下,他握着笔,随后干脆利落地以一个不。作为回答,为了让亚瑟理解他的意思,特意把句号写得足够大。

当他看到梅林如此明确的拒绝时哈哈大笑起来。

实际上,梅林十分古怪又沉默内敛,异于常人,也许正因如此人们避免和他交往。也因如此他一开始就拒绝亚瑟。“好吧。”亚瑟说道,这时老师刚好走进教室。梅林把笔记本还给亚瑟,再一次明确表示他们的对话到此为止。

所以亚瑟也没有勉强。

他想了解他更多,但是他可以慢慢来。他可以做到。

 

//

 

“嘿,陌生人。”亚瑟向他打招呼,这是两天后,亚瑟坐在他惯常的座位上,而梅林在他旁边占了个位,亚瑟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满足感。

梅林微笑着,随即迅速垂下脑袋掩藏起笑容——缄默的笑容点亮了整张面孔,令亚瑟屏住了呼吸,因为这是梅林第一次展现古怪之外的一面。既性感又迷人,亚瑟渴望再次看到。

“我觉得你今天心情很好,”亚瑟调侃,“或许只是因为见到了我?”

梅林的眉毛高高挑起,几乎要消失在凌乱的刘海后面,当他碰到亚瑟的目光时微微睁大了双眼。亚瑟温和地笑出声,然后拿出笔记本。

“准备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他问道,声音里流露出热切的期待,他压低嗓音,好让梅林一人听见。

梅林眯起眼睛,摆出一副沉思的面孔似在揣摩亚瑟,但当他抓过笔记本写下自己的名字时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

 

从那以后他们总是坐在一起,在亚瑟的笔记本上写满傻气的的对话,互相分享琐事,惹得彼此开怀大笑,甚至忘记还在上课。

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得出奇。他们没有言语上的交流,除非算上在亚瑟笔记本上的涂涂写写,但有一半的时间里他们不需要这么做。梅林的眼神传达了所有未出口的话语,而亚瑟全都明白。

在亚瑟询问是否愿意一起喝杯咖啡而梅林欣然同意和他出去约会后,亚瑟心想事情的进展不能更好了。

只是,一切并不如亚瑟期待中那样展开。

他们把双手插在牛仔裤兜里,安静地等待点单。轮到他们的时候,亚瑟点了自己想喝的咖啡,他看着柜台后面的黑板,然后问梅林想喝什么,一时竟忘了他无法说话。梅林张开嘴,紧接着开始用手比划,打了一堆手势,但是亚瑟一头雾水。他看不懂手语,也从不必懂,因为他们一直在用笔记本。

他盯着梅林,试图弄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但只是徒劳。梅林垂下双肩,一声叹息从唇间溜过。

“我——”亚瑟挠了挠脖子,“或许你会想要一杯卡布奇诺?”他这样问。梅林点点头,但是他看上去那么孤立无援痛苦难过,这让亚瑟心如刀绞。他实在太蠢了。他应该带他去个更加私人的地方,在那他们可以用纸笔沟通,或者至少,他应该先在网上查查看基本的手语。他应该知道如果梅林根本不能表达自己,他就不会和亚瑟一样感觉到彼此作伴时的舒心自在。

亚瑟把咖啡递给梅林,同时对柜台后面给梅林投以同情一瞥的女生皱起了眉头,然后他找到了梅林的手,无声的予以道歉,温柔轻捏以示安抚。

梅林退缩着想要收回,他的手指微不可察地颤抖着。

亚瑟握得更紧了。

 

//

 

梅林的肩膀因大笑而耸动着,此刻他在亚瑟床上,枕着枕头,看向亚瑟的时候眼睛弯成了月牙。

亚瑟依然不敢相信梅林同意来他家复习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他们进展缓慢,三个月来真的非常缓慢,但是和梅林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无比珍贵,这对亚瑟来说已经是奢求了。

“你在笑什么?”亚瑟问, 同时转过椅子。

梅林摇摇头,双唇紧闭忍住笑意,课本被摊在一旁的被单上。“噢,告诉我,梅林。”

梅林翻了个白眼,然后示意亚瑟过来。亚瑟照做了,直至他的膝盖撞上了床垫,而梅林的双腿正悬在床沿。肌肤接触的一刹亚瑟咽了口口水。这大概是他们彼此间最亲密的举动了——除了偶尔的牵手之外。

梅林笑着攥紧亚瑟衬衫的前襟,面带柔情地看着他,这让亚瑟心跳加速。他不确定他们依然只是朋友,还是按照他们的方式早已成为彼此的男朋友,不过只要梅林在他身边,亚瑟无所谓这些关系如何定义。

突然,梅林拉着他的衬衫向下拽了一把,亚瑟失足向前扑向梅林,他赶紧张开腿并用膝盖撑着床垫,免得一头栽在梅林胸口。

梅林的呼吸变得断断续续,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亚瑟,喉结跟着蠕动了一下。他想问梅林在做什么,但是看样子梅林也很惊讶自己的所作所为。

“梅林。”亚瑟呼唤他的名字,此时沉默蔓延已久,而他仍心怀忐忑盘踞梅林之上。

梅林伸手抚上他的头发,梳理着发丝,指尖摩挲着亚瑟的头皮。这种感觉太好了,太棒了,他以前一直渴望着梅林的抚摸,如今成真脑子里却一团乱麻。在他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之前,早已倾身向前,在梅林的双唇落下温柔的一啄。

梅林吸了一口气,随即推开亚瑟的胸膛。亚瑟立刻后退,咕哝着抱歉,从梅林身上爬起来,觉得羞愧难当。但没等他离开多远,梅林猛得抓住他的手臂,让他停下,并迅速找到他的双唇,给了他一个真正的吻,这个吻让亚瑟怦然心动,不安的念头烟消云散。

梅林在亚瑟唇边喘着气,他抓着亚瑟的衬衫,胡乱扭成一把,好让他们彼此紧紧相依,密不可分的身体变得滚烫。

梅林的舌尖滑过他的口腔顶部,惹得他浑身颤栗,一个心跳的节拍,亚瑟退回身子。“我为你神魂颠倒。”他承认,脸颊和身体都如着火一般。他知道如果不愿失去梅林就必须勇敢地告诉他。

梅林的双眸比平日更蓝更深,双颊泛起红晕。亚瑟的表白令他的双唇掀起一个欣喜的弧度,他又把亚瑟拉回身上吻他,笑着,再落下更多的吻。

 

//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亚瑟。如果你醒来之后仍旧对我有兴趣就短信回复我。谢谢你昨夜带给我的快乐

 

梅林的手机号码被潦草地写在了页面底端他的名字旁边。

亚瑟的目光先是落在这张纸上,然后又转向床的另半边,几个小时前梅林睡过的床单还凌乱着,他们相偎相依,安然沉静,甜蜜满溢,最终契合得天衣无缝。

亚瑟知道此刻梅林脑袋里想的是什么。他大概是这么想的,亚瑟想得到的只是他的身体——但不是那样的。亚瑟期望的远远不止这个,梅林的离开令他全身叫嚣着疼痛。

亚瑟拨下梅林的号码,他没有犹豫一秒就决定直接打给他而非发短信,跟他说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即使梅林无法回应,但当亚瑟告诉他自己也真心实意喜欢他,昨夜的美好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时,他屏住的呼吸,亚瑟想听到,还有在电话后面他咧嘴大笑的样子,即使看不见,但亚瑟就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