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当两个人面对面紧贴着,下肢交缠在一起时,BD的脸刚好贴着黄皮肤的男人的脖子。他顺势把自己的脖子伸长,下巴枕到对方肩窝,好让自己再舒服一点。

冷锋的个头不高,用“瘦小精干”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不愧是经过训练的,他浑身的肌肉都紧绷在骨头上,捏上去甚至硬邦邦的。几天来BD用这种方式从各个角度确认自己对劲敌的认识相当到位。两个互为敌人的男人,要相互认可,可不是简单的事。但冷锋有这个本事。

他们像两头暂时处于同一片领地的雄狮。

他想,冷锋应该也把自己当作一个对手。他能感觉到中国人光裸的背脊上开始冒汗,出了汗的背部滑溜溜的。这使人联想到在非洲打仗时他挥洒汗水的英姿。

不过现在他显然和战场上的他判若两人。他过分磨蹭,搞得BD甚至有点不耐烦起来。

他用一个双关语展示自己的幽默,无论个头还是长度都能引起一个男人为自尊心而斗争:“Ye’re so short, boy.”他咧开嘴,用的是惯常的低音。这是他最平常的语气,他的士兵们偶尔会嘲讽他说什么都像在调情。是的,他知道女人们总经不住自己用这种含糊的低音说话。不知道冷锋是不是也这样。他不能确定。前几天也是如此,他想知道对方反应的好奇心因为姿势或者灯光原因总得不到满足。

“你他妈闭嘴!”得到的回应是刻意压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还有些咬牙切齿。BD看不到冷锋的表情也听不懂他说话,但他能猜,并感到有些好笑。这小子大概经验不足,他心说,太拖沓,完全没有战场上那股麻利劲儿。今晚让他主持战局完全是场错误。BD有点想念昨天挺起枪杆长驱直入,前天在地上滚了个天昏地暗,还有大前天的腰酸背痛但内心无比舒爽,以及……不,管好现在吧。与生俱来的宽肩膀和脊椎必须为了迎合一个东亚人而蜷曲,运动型的大腿把劲儿都使在夹住黄种人的腰上,BD心里居然升起一种酸酸的感觉。这是委屈吗?他拒不承认。就像他不愿承认被一个“蒙古人种”差点捅死,现在又步入一种微妙境地这一事实。

他发现嘴角挨着冷锋的最下一块颈椎骨时,下意识张开嘴,用犬齿摩擦他的皮肤,像一头野兽正在为从哪个部位对猎物下口而深思熟虑。勾着脖子的姿势实在是一种折磨,二人贴合的皮肤都在急剧升温却无处发泄。威胁似的,他把犬齿向下咬去,没料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冷锋猛地弓起背,如同一头真正饿疯了的狼突然发起了进攻。BD在感受到异物入侵的同时觉得自己完全被洞穿,这是他从没体验过的。下体滚烫,撕裂一般地痛;下一秒这痛感与快感相混合,令他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脖子,嘴里乱七八糟地冒出听不清的词儿。冷锋似乎存心没让他喘过这口气儿,迅速退出,随之又是一个猛冲。BD眼前一片乌黑,金星乱冒,快感已然没顶。

他的听觉神经显然和视觉神经一样都不在家了,但一片嗡嗡的耳鸣声里他还是听见冷锋轻轻地哼了一声,不过管他是表达轻蔑还是别的什么,BD考虑不了那么多。这时候最敏感的是触觉,他明显感到对方的速度慢了下来。于是轮到他表达轻蔑:他扯起一边嘴角,露出标志性的嘲笑表情。他能看到冷锋盯着自己,两只眼睛黑漆漆的,发亮;脸上豆大的汗珠还在往下掉。他在剧烈颤抖,像刚跑完马拉松的运动员,肩膀耸动,胸膛起伏,心跳声强烈。就这么居高临下地跟BD对视了足有十秒——也停了十秒,像中场休息会让观众泄气一样,放在别人可能就要没劲儿了,但BD是谁,怎么可能在没眼看着这中国来的小子射之前缴械?!——然后居然开口了。他一开口,BD不禁笑得更严重了。

冷锋这下说话声音哑得他自己可能都认不出来:“你想夹断老子还是干嘛?!”

BD不懂汉语,但他能听出对方语气里的气急败坏。“Ye know what, I can’t speak CHINESE! Surprise, huh?”

“……”冷锋鼓了下腮帮子,好像在选择措辞。也许要把自己的意思翻译成英语实在难倒这个中国人了,他没有说话,伸手在BD腰侧拍了一下,然后双手并用往两侧掰他的大腿。这下BD懂了。他咧开嘴,挑衅般地舔了舔牙齿:“Know why they call me BIG DADDY?”

冷锋一愣,随即想到什么似的,把本来支起来的上半身伏下来,脸贴近BD。两个人鼻子嘴里呼哧带喘地把热气喷到对方脸上。“Okay, okay I understand.”冷锋说着,深吸一口气,“You’re daddy, okay? Big, big, daddy. Now you’re satisfied. C’mon.”

好了,他大发慈悲,松开屁股给这小子的老二一条活路。

“乖孙子。”

冷锋再度提枪上阵。

今夜将会十分漫长,和前无数个夜晚一样。

END


冷锋:我就温柔点儿谦让点儿你居然嫌我磨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