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ack into hell

Work Text:

标题:Back into hell
原作:美国精神病人+TDK
作者:道莫小七
配对:无
等级:R
警告:混同,一方未成年(无配对,非恋童),第二人称视角,虐杀动物,提及受虐
摘要:你逃出了一个名为“家”的地狱;你又回来了
注释:非恋童,无配对,just a 精神病人养成另一个小精神病人的脑洞

 

 

“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你逃出那个之前被称为“家”的地狱的第十五天。

街头流浪儿的日子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过,你开始后悔为何没有早日做出这个决定。

当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过不代表很好过。在躲避警察,疯狗,醉汉,以及其他危险人物的间隙中,你还要想办法找到食物活下去,以及尽可能地逃避人群,哪怕他们与你同属于流浪者。

你对同龄人以及长辈缺乏信任,你只会稍稍在明显的弱势者面前放下戒心。

比如昨天你用几根手指轻松地掐断了一只小猫的脖子。目测不超过三个月大——不过也难说,毕竟它太羸弱——,被泥点沾染得看不出本来毛色,叫声又尖又软,细瘦的脖子内的小骨头不怎么花费力气就被掰断了,清脆的“咔吧”声就像是幻觉。

那烦人的叫声总算停了。你伸出脚尽可能将那具小小的尸体踢远,努力将自己缩进身后的破纸板与其他杂物所堆成的避身处内,闭上眼睛。

你头疼,很饿,很累,而你只想睡觉。期间你断续醒来几次,漂亮却无神的绿眼睛只是微微睁开扫视一圈后确认暂无危险又合上。不安稳的噩梦惊扰与冰冷的细雨使你知晓你并没有睡太久,不超过……一天?

然后你感觉那细密的雨丝飘在脸上的烦腻触感停止了。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模糊的声音又响了一次,这次逐渐清晰得让人辨认出对方在问什么。

你的眼睛微微睁开,花了一会儿工夫才对准焦距,看清了眼前的棕与黑的色块是某个男人蹲在你面前,并且一手为你撑着伞,同时伞边滑落的水珠溅在男人半个身子上。

你的喉咙又干又疼,嘴唇与舌头像被黏住了一样,而且你的眼睛也很酸,只想闭上眼睛不去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再次昏睡过去。

一团干燥柔软的东西突然在你脸上来回摩擦,似乎还带着微微的……古怪气味,像是什么花香,又像是你母亲精神正常时拥抱着你的躯体的香气。

“唔……你闻起来真臭。你多久没洗澡了,孩子?”

你睁大眼睛,看到那个男人以一种极近的距离凑近你,另一只手正拿着手帕为你擦去脸上的油污。

完全出于本能,你抓起藏在掌心的碎玻璃片——你睡觉总是喜欢坐着靠在墙角,为的是将什么东西压在手掌下藏起来——想也没想冲眼前的男人扎去。

你瘦小的手背被狠狠拍了一巴掌,玻璃片被一把打掉。男人皱起眉,不赞同地摇摇头并啧了一声:“没有第二次。你不能伤害我,懂吗?”

本能的反应比思考后的结果更快,你就是不能改掉这一点。尤其是在这种精神恍惚的状态,在你发现时你已将冷笑脱口而出:“为什么,daddy?”

“Daddy?”男人一脸若有所思,“或许我会喜欢这个称呼。你想要个爸爸吗?”

“为什么我需要?”每发出一声单词,你的喉咙就像被刀子划过一般。

“因为你很饿,又冷。”男人又凑近了些(这次他保持在了一个安全距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且很臭。你需要洗个澡,你需要一个家,——更重要的是,你需要有人爱。”男人干燥温暖的大掌插入你油腻的发间梳理着,打结的发丝被拽起时揪得你头皮很疼,“Um……金色的?我一开始居然还没发现。”

男人抽出手,又拍了拍你冰凉的脸:“所以,孩子,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带你回家,给你想要的所有。”

你想要的……

食物,温暖,洁净,或者你不敢再奢求的……爱?

“Jack。”你小声开口。

“Joker?”因你沙哑的嗓音而听岔的男人扬起眉,“好吧,是个……好名字。”他伸出手握住你的,站起身并将你拉起来,“我是贝特曼(Bateman)。以后你要叫我Daddy。”

“我想叫你Batsy。”你说。

低头看着你的男人又挑高了一次眉:“不行。”

你没再说什么,只是努力迈动着因病饿而接近无力的双腿,试图跟上男人过大的步伐。

十五天前你逃出了一个地狱。

而今天起你落入了另外一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