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叶黄]他从海上来

Work Text:

而后几天,黄少天除了准备考试以外就一边找办法看怎么赖皮。
他看过很多书都说与恶魔交易就是注定致死,早死晚死的问题而已。
于是下定了决心就是交易也要以拖待变,反正人类迟早得死是不是,弄个两败俱伤也不是大问题吧。
接着考试,这下子圣徒经典可也让他强迫性记忆的背了七七八八,写出来是洋洋洒洒。
连阅卷的神父都意外,发下试卷的时候告诉他:"黄少天不得了呀开窍了!你是这次考得最高的!"还连说了几次可惜,要继续在修院的话也是相当有未来的。
黄少天心里苦,只能扯出勉强的笑容给神父说谢谢,一点也不想去想是因为哪个混蛋龙让他翻遍了经典找解答,可他不是大天使也不是耶稣哥哥,根本没法用条链子将牠绑起再甩回地狱。
那些解法都不靠谱啊天父爸爸!
 
命运之日终究还是到来,黄少天拎着行李才踏出修道院门口就见到恶魔一派闲散的往自己走来。
"唷。"
"......"你是龙就TMD飞啊!黄少天在心里吐槽。
"那不成,你不是让我别做怪嘛,哥一拍翅可是附近都得糟殃的。还是说你想见见我老乡?我拍个翅他就知道要来了,咱两执行任务都一起的。"恶魔说,还从兜里摸出包烟,抽了一支点上。
"......不必了。"恶魔还抽个刁烟,能有点大恶魔的样子吗?还能不能行了。
"小驱魔师这是不当驱魔师了?"
"干你屁事。"黄少天回,他不想解释为何不当修生,要放弃的时候就知道结局但心里还是堵得慌,更别提现在还有个大BOSS要对付。
"真是可惜,我觉得你比你们院里那些神父都靠谱。"他蹭到黄少天身边说:"考虑的结果呢?"
"反正我现在也不是修生了。"黄少天瞥嘴,他觉得这个大恶魔真的好烦哦,"但我也不想那么早死。"
恶魔瞇起眼,到嘴的肉该不会就要飞了,这牠不乐意。
"你就等个几十年,反正时间很多不是吗?"黄少天看牠,眼睛亮亮的:"与我结契吧,恶魔。"
倏地刮起一阵风,黄少天见到牠笑,又恢复成真身,那七头十角的型态第一次在他眼前显现出来。
真实存在的,恶龙。
"小驱魔师,说了可不能反悔。"
"男子汉大丈夫,绝不反悔。"
 
 
黄少天被卷入一个未曾到过的地方,龙恢复了人的型态在他脑海显示了真名。
他笑,也许自己疯了,能见到天使的人必能见到魔鬼,记得书上这么写。
 
牠在他身上落下契约的刻印,又扯吻着他的唇,叹息似地感叹怀中的小驱魔师的香甜气息。
龙没有等待,很快便褪去身上所有束缚,统治地狱的红龙从未尝试与人结契,这般美好的气息在牠鼻间散开,欲罢不能。
"总不能一直叫你龙吧,告诉我怎么叫你。"黄少天放弃了挣扎与抵抗,结契瞬间让他身上的血液都要凝结,恶魔的甘美声线弄得他脑袋浑沌,直接将手绕上了眼前那人的颈子。总归是人型,他不停说服自己。
"叶修。"牠告诉他,在人脑海里解释一千年前用过这名讳。
"小驱魔师,准备好了吗?"
黄少天点头,贴着冰凉的身躯软了腰肢迎合上去,又贴在牠耳旁:"我叫,黄少天。"
现下简直像是骑在那十角七头上的女人,黄少天不曾与人如此密合,额上身上都泛出了一层薄汗。
火燃了他遍身,所到之处无不燎原。
他想,难怪神父告诉他切不可与恶魔接触淫行。
 
低沉且充满磁性的声音在黄少天耳边响起:"舒服吗?"
他找不到目光焦点,泪水爬了一脸,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张着嘴说不出话。
那人的手绕着黄少天的前端一下一下的捏着,胀红得泌出了点点白浊;又接着吻去人脸上的泪痕,哭得那样好看怎么行呢。
"可不能让人见到你这模样啊,少天。"
感觉深入体内的肉柱抽插越发猛烈,让他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那你可得把我给看好了。"少年笑得迷蒙,荡人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