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翻译] 槲寄生下,一吻定情

Work Text:

史蒂夫与巴基并肩走在中央公园的小径上,踩在雪地上,脚下嘎吱作响。沿途的路灯照亮了小路——史蒂夫总是把那看作纳尼亚传奇里的路灯——在雪地上投下梦幻的柔黄色暖光。夜晚的中央公园人烟稀少,新雪也覆盖了前人走过的痕迹。这片纯白的寂静之地仿佛只剩他们两人。

“你没忘了买毛衣吧?”巴基问,他呼出白色的雾气,散落在潮湿冰冷的空气中。

“当然没,”史蒂夫把外套裹紧了点,缩起脖子,免得冷风从他的下巴与围巾之间的缝隙溜进来,“我们五年前才开始这么做。”托尼心血来潮决定,每个人都得穿着丑陋的圣诞毛衣出席一年一度的圣诞派对。史蒂夫指望他的新鲜劲快点过去。

“你买了什么?”

“我又不打算告诉你。”

“噢,拜托。就这一次好吗?”巴基歪着头,眨了眨眼,“我可以给你看我的……”他补充道,压低了声音,使出了他最具诱惑力的声线。

“不行。”史蒂夫说,觉得有点好笑。他见惯了搭讪时的巴基,也早已对那扑闪的睫毛和那种声线有了免疫力。更何况巴基现在为了抵御寒冷,从头到脚裹得严实极了,头上戴着一顶巴恩斯夫人手工编织的无檐帽。他这两年好不容易才说服她,不要再给帽子缝上绒球了。

“来嘛。”巴基用手肘推推他。

“不要。”

“给我个提示?”巴基用了更大劲。

“不要。”史蒂夫也推了回来。

巴基嬉皮笑脸地继续推搡史蒂夫。

“停下,笨蛋,”史蒂夫说,“别推了,我要摔倒了(I’m gonna fall.)。”

巴基还没打算停手。“为我倾倒?(For me?)”他挑了挑眉。

“不,”史蒂夫忍住笑,把巴基推开,“滚开。”他不小心一步踏错,一切都——巴基推搡回来的时候,他的脚正好踩在了一块冰上。“操!”史蒂夫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他抓住了巴基的袖子,两人先后绊倒到地。他设法转过身子,让巴基倒在了他的身上,因为要是反过来的话,他这大块头可要压着巴基了。他们倒在了小道边的草地上,溅起了一阵雪浪。

巴基,这该死的笨蛋,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我都说了,”史蒂夫气喘吁吁,“我他妈不是说别再推了吗?”

要是他肺里还有多余的空气,他多半也会跟着笑了。但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巴基,听着他那没心没肺的笑容在史蒂夫心间荡开涟漪。他几乎忘记了从雪地上渐渐渗入夹克和牛仔裤的冷气,他的注意力全然被巴基眼睫毛上的雪花吸引了。巴基的眼睛总是那么明亮吗?他眼周的纹路总是那么可爱吗?他的嘴唇总是像现在这样粉嫩吗?

面对沉默的史蒂夫,巴基也渐渐收敛了笑容。他开始用奇怪的神情打量史蒂夫,好像史蒂夫是个初次相遇的陌生人一样,用双眼描摹史蒂夫的五官——眼睛、鼻子,直到嘴巴。

史蒂夫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还没等他想通其中的缘由,巴基就飞快地爬了起来。

“啊,该死,史蒂夫,抱歉。”他开始专心拍打衣服上的雪,虽然他不是那个倒在雪里的人。

史蒂夫缓缓站了起来,暂时还没理解到底怎么了。他觉得有些微妙地失衡,好像什么东西悄然产生了位移。“我都说了我们会摔倒了。”他说,但这话听上去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轻快。

“是啊,是啊。”巴基继续拍打着身上的雪,声音同他的同样柔和。

史蒂夫掸着身上的雪,悄悄抬眼观察巴基。他希望这种莫名的诡异气氛能赶快消散,希望两人还像平时那样舒适自在地相处。不管怎么想,这都太奇怪了。他同巴基已经有将近二十年的友谊,再萌生出某种新的情愫总有点不对劲,但巴基总会出乎别人的意料,所以这大概也合情理。

“走吧。”巴基最后说道,他整理着帽子,戴着手套的双手遮住了脸。

他们走回公园的路上,巴基一反常态,很是安静。史蒂夫正打算说点什么打破沉默,巴基突然弯下了腰。史蒂夫不解地看他,巴基摆摆手。

“我等下追上来,”巴基说,“系个鞋带。”

史蒂夫不想站在原地散热,等待冷风吹透他湿漉漉的牛仔裤,于是他继续往前走。大约走了五步,什么东西击中了他:他这才想到,巴基穿着机车靴——没有鞋带可系。

还没等史蒂夫低头闪避,一个雪球又在他脑后炸开。“操,巴恩斯!”他转过身,又一个雪球砸在他脸上。让巴基和他那该死的准头一起滚吧。史蒂夫抓起一捧雪,开始团成球,同时巴基笑嘻嘻的往路边的大树跑去。

“对,让你跑!”史蒂夫喊道。巴基或许更擅长瞄准,但史蒂夫可以团出个结实的雪球,足以在他身上留下印记。

在离行道树还有二十码的地方,史蒂夫追上了巴基,雪球击中了巴基的后背。巴基大叫着继续往前跑,直到史蒂夫又给了他一击雪球。

“好了!好了!”巴基转过身,举起双手以示投降。他的双眼亮闪闪的,双颊因为跑步红彤彤的。“你太他妈好胜了,罗杰斯。”

“别给我忘了。”史蒂夫看着巴基走回他身边。等到两人又开始并肩而行,他捏了捏巴基的后脖子。“笨蛋。”巴基的眼睛闪了闪,似乎放松了不少。

他们之间奇异的紧张感没了,但业已发酵的某种情绪依然迟迟没有消散,在与山姆和娜塔莎共进晚餐后还没能平静。饭后走回公寓的路上,巴基的语速比平时要快,笑声比往常要响。而一路上,史蒂夫都不由自主地关注着巴基不断变幻的,饱含感情的脸。

 

*

 

“准备好了吗?”史蒂夫朝着巴基紧闭的房门喊道,“车来了!”托尼的邀请总会包括一辆车。他们或许会拒绝托尼的很多礼物,但绝不会拒绝免费进城的交通方式。

巴基的房门打开,他走了出来。史蒂夫眨了眨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试图消化眼前的景象。“巴基,”他张了张嘴又合上,“这他妈是什么。”

“很不错,对吧?”巴基得意地张开手臂。

“好吧……”史蒂夫擦了擦嘴,“这显然是件丑爆了的毛衣。”

字面意义上的。巴基的毛衣前面是一个光溜溜的屁股,相当吸引眼球。米白色的,凸起的两个屁股蛋在黑色毛衣的映衬下很显眼。屁股周边缀着一圈银色的亮片,随着巴基的每一次呼吸闪闪发光。环绕屁股的几个字“丑爆的毛衣”仿佛胜利者的桂冠。说实话,史蒂夫有点惊讶制作者怎么不给那个屁股加上LED闪光灯。他摇了摇头,想要忘记刚刚想到的闪着柔光的屁股蛋。

不过,这件毛衣的好处是,自从两天前在公园的摔倒事件起,史蒂夫的脑子里总算容下了点别的东西,此前盘旋在他脑海里的全是巴基的嘴唇、眼睛、他洗完澡后打卷的头发、他穿着旧睡衣在他们的公寓里走来走去的模样。

史蒂夫忍住了一声叹息。他也只得到了短暂的解脱。

巴基摇摆了一下胸前的图案。“想发表感言吗?”

“这……太糟糕了。”

“说得对,史蒂夫,”巴基总算不再冲着史蒂夫摇晃他的假屁股,“丑才是意义所在。”巴基看着他,上下打量着史蒂夫,“我感觉你的穿着可不完全符合丑毛衣美学啊。”

“嘿。”他的毛衣已经够丑了。但史蒂夫承认巴基也有道理。仅仅站在像巴基的毛衣这么丑陋的东西旁边,就是对他的眼球的侮辱。

“你太挑剔了,史蒂夫,”巴基看了他一会儿,笑了,“我没法看你穿着那玩意。”他转身去拿外套,回头说道,“别磨蹭了,史蒂夫。我们要迟到了。”

“那是我的台词,”史蒂夫发着牢骚,不过他有点开心于巴基的反应,“希望你穿着这玩意还能拉上拉链。”

巴基拍了拍屁股蛋,挑逗地冲他一笑,两人一起离开了公寓。

 

*

 

他们到了史塔克大厦顶层,走出电梯,山姆和他的伴侣莱利已经到了。他们站在落地窗前私语,也许正在密谋要从屋顶上跳下来。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说服托尼。天哪,到时候没准托尼也会跟着一起跳下去。

“先生们!”巴基刚踏出电梯就夸张地宣布,“我们到了!”

“罗杰斯和巴恩斯!”山姆打招呼,与他穿着同款情侣毛衣的莱利也走上前来。

巴基等到山姆走过来,才拉开了夹克。史蒂夫不得不承认,这件毛衣的确物超所值,尤其是山姆刚看到它就退缩的样子。

“我不要拥抱那玩意。”

“胆小鬼。”巴基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散发着洋洋自得的气息。

巴基的确挑了件完美的毛衣,因为他是个笨蛋,而史蒂夫爱极了他这一点。史蒂夫与莱利交换了一个同病相怜的眼神,看着吵闹不停的朋友,或者对莱利来说,是伴侣。

“我想亲近的屁股只有一个,”山姆说,“绝不是那个。”

“真甜蜜。”莱利说,拍了拍山姆的屁股,“我就没有顾虑。”他捏了捏毛衣上的屁股蛋,同巴基拥抱,“圣诞快乐,兄弟。”

“毛衣不错。”史蒂夫说,一边和山姆拥抱。

山姆温和地笑着,低头看向自己的毛衣。“莱利买的。”图案是一个酩酊大醉的圣诞老人被推向外面等待着的救护车。对于急诊医生来说,挑这样一件毛衣确实不意外。

电梯门开了,娜塔莎和克林特走了进来。史蒂夫看到克林特胸膛上凸起的物体,挑了挑眉。那里本该是驯鹿的鼻子,但太像奶子了。这玩意出现在克林特的毛衣上也并不意外。那玩意和巴基毛衣上的屁股一样,都是米白色的硅胶材质。“你和巴基的是一个地方买的,对吧。”他对克林特说。

巴基和克林特击掌、拥抱。这两个家伙互相拍着后背时,奶子挤压着屁股,两块隆起的硅胶撞在一起。史蒂夫眨眨眼,看向小娜,用眼神示意她,看到了吗?小娜耸了耸肩,她那件嫩绿色的毛衣上面画着尤达法师的脸。圣诞快乐。请务必。下书这句忠告。他同她拥抱。“圣诞快乐。”他说。他总是会忘了她有多娇小,直到这种时候,她的头正好抵在他的下巴上。

“你太可笑了。”小娜说。

史蒂夫很满意自己选的这件毛衣。深绿色的毛衣上画着个胖乎乎的圣诞老人,穿着传统的红色圣诞装,腰间系着黑皮带。穿着这件衣服走动并不有辱他的艺术审美,但这件衣服依然营造出了一种诡异的艺术效果,因为图案只有圣诞老人脖子以下的部分,史蒂夫的脑袋就是圣诞老人的头。

随后的十五分钟,其他人也依次到来:玛利亚、莎朗、索尔、罗迪、佩珀。毫不意外,托尼最后才登场。

晚上十点,他们坐在托尼巨大的客厅里,看着索尔与托尼和罗迪扳手腕,一边激动地欢呼着。他们当然很难获胜。史蒂夫不由得又看向刚拿着一瓶啤酒进门的巴基。看到他后,巴基举起酒瓶,仰头喝了一口。史蒂夫又开始口干舌燥,房间里的气温似乎顿时攀升了好几度。他移开视线,觉得浑身不适。他看到了娜塔莎。后者同他微笑,转身继续同玛利亚说话。他告诉自己放松下来。他总觉得小娜整晚都在打量他,但或许只是他的错觉。

巴基挨着他在沙发上坐下。“你该和索尔扳手腕。”

“你疯了吗?我还想留住我的手,巴克。”

“你能拿下他。”

他们看着托尼和罗迪双双落败,没能挪动索尔的手臂哪怕一丁点,索尔只是对他们亲切地笑着。伴着所有人的欢呼声,他几乎很随意地就放倒了两人的手,桌子上的酒杯都被震得咣啷响。

“噢拜托!”托尼大喊道。

索尔伸出手。“还有人吗?”

史蒂夫站了起来。

三分钟后,他开始无比后悔自己刚刚的决定。他的手已经毫无知觉,他的胳膊烧灼着作痛,太阳穴处激荡的血液让他觉得全身的血管都快爆炸了。而索尔面带微笑,好像只用了几成力气。他余光瞟到小娜,玛利亚和佩珀一起出了房间。他今晚第一千次望向巴基,看到巴基又用那种奇怪的神情望着他。等他发现史蒂夫在看他时,他立刻换上了热情的笑容。

“加油,史蒂夫!”他喊道,“我赌了你赢!”

“滚吧。”史蒂夫嘟囔着。他最后一次使出全力,让交握的手移动了两毫米。索尔脸上闪过一阵不安。接着他咬紧牙关,眯起双眼。就到这儿了,史蒂夫想,结束了。两秒后,他的胳膊被按倒在桌子上。

老天,这家伙可太壮实了。史蒂夫摇着自己的手,陷进了椅子里,试图让自己的手活过来。一只巨大的手出现在他面前。

“干得不错,史蒂文,”索尔对他微笑,“也许再过不久你就可以和我单挑了。”

这句话很真诚,史蒂夫只得笑了,与索尔握手。

“到了蛋奶酒的时候了。”索尔拍了拍手,漫步到吧台边,去寻找有三倍酒精含量的蛋奶酒。

巴基对史蒂夫伸出手。史蒂夫握住了,让巴基把他拉起来。

“我能拿下他,是吗。”

“你需要点鼓励。我们需要点娱乐。”

“滚你的吧。”

“至少他的手动了,”巴基拍了拍史蒂夫的肩安慰他,“了不起。”

“我谢谢你。”史蒂夫说,他们一同走向吧台。

第二杯蛋奶酒下肚,史蒂夫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巴基歪着身子,靠着他站着。这碗剩余的时间在暖心的欢笑与废话中度过。

将近凌晨一点,所有人都开始吵着要回家。史蒂夫和巴基站在出口附近,排队等待取外套时,小娜突然冲他们喊话。

“抬头。”

史蒂夫抬起头,心脏瞬间漏跳了一拍,他咽了咽口水。槲寄生。天花板上挂着一小枝槲寄生。挂在通往托尼那架私人电梯的必经之路上方。他几乎敢肯定他们刚过来时那里还空无一路。

“好!”山姆搂住了莱利,在众人的欢呼中给了他一个法式长吻。

“佩珀。”托尼说道。

“我们就住这儿,”佩珀说,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我们不需要走过它。”

“噢,佩,”托尼像讨玩具的小孩一般撅起嘴。但很快他又开心起来,“我可以在卧室里挂上一枝槲寄生。”

“要是卧室里已经有了呢?”

“我就知道我娶对了人。”

“因为我的大脑?”

“对,”托尼冲着佩珀摆摆手指,“正是如此。”

“去开房吧,你们。”玛利亚冲他们翻了个白眼,但她的眼里带着温暖的笑意。

“来吧,亲爱的,”克林特对小娜说,“轮到我们了。”

他们的亲吻温暖又甜蜜,下一对玛利亚和莎伦。她们自大学起就是好友,于是她们耸耸肩,在嘴唇上轻啄一下。

史蒂夫和巴基成了众人的焦点。与玛利亚和莎伦一样,他们也只是好友。所以没有推脱的理由。史蒂夫转向巴基,后者反常地沉默着。

史蒂夫望向巴基清澈的灰色眼睛。“呃,”自从看到槲寄生起,他的心跳速度就持续攀升,要是再等下去,他可能就要心悸而死了。他清了清嗓子,“圣诞快乐,我想?”他俯下身,打算在巴基的唇上飞速一吻,可不巧巴基正好仰起头,于是史蒂夫的吻落在了巴基的下唇和下巴之间。史蒂夫感觉到一点温暖柔软的唇瓣,和有胡茬的下巴。你可真行,罗杰斯。他直起身时,难掩心中的失望。

众人在一旁唏嘘。“这算什么吻?”山姆喊道。

史蒂夫举起中指,缓缓转了一个圈,同时期望自己的脸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红。巴基喊着“给我滚!(Kiss my ass)”一边指着自己的胸口。史蒂夫不确定巴基脸颊上那团红晕是高喊的结果还是什么别的。

他们与大家一起进了电梯,佩珀同他们挥手告别。托尼不知躲去了哪里,因为他永远不擅长告别。返程的车上,两人都沉默着。不至于太过尴尬,但也绝不是他们平时舒适自在的沉默。某种新的情愫在他心中激荡,与他的心脏同步跳动着。

史蒂夫不知这种感觉是不是单方面的,但他能感到也许并非如此。他瞄到巴基偷瞄他了好多眼,依然带着那种奇怪的,不可置信的神情,他悄悄观察着史蒂夫,自以为藏得很好。史蒂夫不知道巴基是不是也同样觉得,自从他们躺在中央公园的雪地上起,两人的关系就悄然改变了。

 

*

 

史蒂夫看着手机,呻吟一声。已经将近凌晨三点,可他一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还在想着那个吻。

柔软。温暖。但又他妈的糟透了。

他没再犹豫,掀开了被子。他需要知道答案,答案就在等待着他。忧虑、迟疑和困惑,在有了明确的目标后,这些负面情绪一扫而空。他需要知道答案。

他敲门时,巴基的房门下方有道微光,所以至少不是只有他在失眠。巴基打开门,穿着旧T恤和运动裤的他显得柔和又随意。

“怎么了,史蒂夫?”

“我想重来。”

巴基歪着头,疑惑地望着他:“重来?”

“那个吻,”史蒂夫说。巴基歪着头,松软的头发乱糟糟的,简直可爱的难以置信。史蒂夫瞬间产生了紧紧抱住巴基,把他狠狠嵌在怀里,直到他受不了,“我要重来。我搞砸了。”

巴基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似乎想搞明白史蒂夫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随后他摇了摇头,翻了个白眼,好像有点失望:“该死的完美主义者。”

史蒂夫觉得巴基误会了。好吧,他肯定是误会了。

巴基发出一声任他宰割的叹息。“好吧,来吧,给我你最棒的一击吧。”他闭上眼睛,仰起头,夸张地嘟起嘴。

“笨蛋。”史蒂夫嘀咕着。他把嘴唇贴上了巴基的。这次,他没再错过。

巴基睁开眼睛,里面有些读不懂的情愫:“好了?”

“不,等我好了我会告诉你的。”他又贴上了巴基的嘴唇。一次,两次,又一次,直到巴基撅起的嘴放松下来,他的呼吸加快,他开始贴近史蒂夫的嘴唇。史蒂夫缩近了两人间的距离,他的舌头顶在了巴基的唇瓣之间,希望……

巴基微微后退,与史蒂夫对视。接着他微笑着又闭上眼,红着脸靠近史蒂夫。

没错,史蒂夫想着,低下头。巴基分开唇瓣,让史蒂夫尽情品尝他的味道。他们的吻悠长,深情,不急不缓。他们就这么吻着,直到史蒂夫的嘴唇开始抽搐,直到他感觉到巴基胯间的硬物。他把嘴唇挪向了巴基的脖子,挪到巴基笑起来时颇具诱惑力的小小喉结上。他舔舐着那个部位,试探着轻咬了一口。巴基的呻吟声让史蒂夫的老二更硬了。

“进来。”巴基轻声说,打算把史蒂夫拉进自己的房间。

“我房间,”史蒂夫说,“我的床单更干净。”

巴基不为所动:“当真?我们要直接跳过蜜月期了?”

“我们都认识将近二十年了,怎么还会有蜜月期。”

“我感觉被你骗了,你想跳过一段感情中的重要步骤,史蒂夫。你知道的,那段短暂的甜蜜期,努力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对方,直到暴露你的真面目?”

史蒂夫看着巴基气呼呼的样子,心里泛起暖意。巴基早就知道他的一切了。别人往往对他抱有特定的期望,因为他的身材和美国式的长相,但巴基还记得他瘦弱矮小的模样,浑身是刺,总是因为自己的外表,因为总喜欢维持公道被人捉弄的那段时光。而将这样的感情更上一层楼简直再自然不过了,他忍不住露出傻兮兮的笑容。

“老天。不要那么看我。那双狗狗眼太犯法了。”巴基翻了个白眼,而史蒂夫牵起他的手,带着他走出门,“好,好吧。不过等我们真上本垒时,可要用我的东西。”

“我也有东西。”史蒂夫不满地说。

“我的东西更棒。承认吧,你是个小气鬼。”

“我是节约。”史蒂夫踢上了他的卧室门,一边脱掉巴基的T恤。看到眼前的景致,他把想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在史蒂夫床头灯的微光下,巴基看上去结实又柔软,光滑柔软的皮肤包裹着一块块肌肉。一部分胸毛隐没在运动裤的裤腰下。“老天,巴克。”史蒂夫的手抚过巴基的腰,沉溺于巴基软软的喘息中。

过去数年内,他见过无数次巴基的裸体,可从没有一次让他如此震撼。让他如此想要品尝、触碰、舔舐、啃咬。“我们怎么会从来没——”他的衬衫被粗暴地脱了下来,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我他妈也不知道。我是说……”巴基的手抚过史蒂夫的肩膀,他的胸肌,顺着胳膊而下,“看看你。你就是该死的艺术品,史蒂夫。我早该为你痴迷了。我怎么能没为你痴迷过?”

“现在呢?”

“操,当然了。”

“那至少痴狂的人不止我一个。”

“想不到,”巴基的眼里闪着笑意,“史蒂夫·罗杰斯也会调情。”

“让你见识下他都会什么。”史蒂夫低吼着把巴基拉近。他已经抵制不住那双带笑的嘴唇的诱惑了。巴基的皮肤摸上去暖暖的,顺着两人肌肤相亲的每一处,暖热了他的血管。

“让我看看你想要什么,史蒂夫。”巴基贴着他的嘴唇耳语,声音低沉又魅惑。

老天。巴基性感的声音直接作用在了他勃起的欲望上。史蒂夫把巴基推到墙上,换来巴基的低喘。

“操。”史蒂夫的胯部紧紧抵着巴基的,让他不由得仰起头咒骂。

两人的下体贴在一起时,史蒂夫也开始呻吟。虽然隔着几层裤子,快感被削弱了些,但史蒂夫很喜欢,他希望此刻时间静止——希望就这样与巴基亲吻,同他摩擦抵碾着。巴基让他来掌握节奏,他的大度和交出自主权的模样让史蒂夫冲上了天堂。

他们继续拥吻着,巴基的手在他的背上摩挲,又插入他的发间。史蒂夫能感觉到他即将喷薄而出的高潮,缓慢又不容阻挡,带着涨潮一般的势头。“巴基,”他低念着,“巴基。”

“就是这样,宝贝。“

“操。”听到这个爱称,史蒂夫的屁股一颤,快感贯穿了他的全身,让他喘息不已。

“你喜欢听这个,嗯?喜欢我叫你‘宝贝’?”

“上帝啊,巴克,”史蒂夫动作笨拙地跪下,拉下巴基的运动裤和内裤。也许明天会留下淤青,但他毫不在意。他想把巴基击溃,就像巴基刚刚把他击溃了一样。

“史蒂夫……你不用——”巴基的头又靠回墙上,“操……”

史蒂夫把巴基的阴茎含进了嘴里,闻到了巴基干净的、带着麝香味的皮肤。他的舌头绕着龟头打转,逼出巴基破碎的咒骂声,又用舌头勾勒形状,仔细品尝。他抬眼望向巴基,嘴上的动作断了一瞬。那是张比他自己还熟悉的脸,可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巴基——嘴唇红肿,瞳眸幽深,饥渴又饱含欲望。他正含着巴基的阴茎,一切都错了位,可又感觉那么对。

“史蒂夫,”巴基轻声说,一只手握住史蒂夫的下巴,“史蒂夫,宝贝,我要……”

虽然有事先警告,但史蒂夫并不会半途而废。他握紧了巴基的屁股,把他含得更深,多亏了史蒂夫好胜的天性,他足够成功。巴基叫着史蒂夫的名字,屁股抽搐着,后背弓了起来。史蒂夫吞下了巴基射出来的每一滴热液,继续吞咽着,直到巴基虚弱地推了推他的肩膀。

史蒂夫跪坐下来,抬头看到巴基带着讶异的神情打量他。

“史蒂夫,”巴基摇了摇头,声音茫然。他的胸口起伏着,试图稳住呼吸,“我们刚刚——”

“没错。”

巴基用颤抖的手把史蒂夫拉了起来,两人又吻在一起,嘴唇相贴,交换呼吸。“那么……”巴基分开时说,“这代表什么?”

史蒂夫咽了咽口水。他确认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但即将对巴基坦言依然让他心跳加速。“代表我们开始约会了?”他咬着嘴唇,等待巴基的回应。巴基露出微笑,温柔又满意,还带着点得意,史蒂夫总算松了一口气。

“祝我圣诞快乐。”巴基说。

“祝我们。”

“祝我们。”巴基同意。他仰头朝着史蒂夫微笑,而史蒂夫同他对视,依然在惊讶他们变化的关系。他还在回忆巴基打他屁股,把他推开时的表情。

“来吧,”巴基说,“去洗澡。然后我们去你干净的床单上。别以为我没发现你做爱时不想弄脏床单。”他踢掉了他的运动裤,往浴室走去,光着屁股。

“那蜜月期呢?”史蒂夫喊道,他的屁股还有点痛。但他还是跟在巴基身后,纵览眼前的好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