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中译】巫师怪盗团(Wizarding Phantom Thieves)

Chapter Text

解说员的面试

  

  当然,吾郎已经听说过关于面试的事了。“听说”意味着,一些人曾提到过它,他也支吾着回复了些什么回去,装作感兴趣的样子耐心地笑着,同时尽可能快地从脑内抹去了这些信息,好开心地和春呆在一起讨论他们的战略。

  他应该在那群人提到教授们在为魁地奇比赛物色一个新的解说员时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的。他曾天真地想到,你知道,魁地奇比赛

  他怎么可以这么天真

  “现在,可爱的小吾郎……天哪你们看他的脸!晓是在咯咯地笑着吗?为什么在这之上还要再加上一段戏剧性的尖叫?“吾郎非常强大,看见他是怎么摆动手臂的吗?这真让我不寒而颤!喔,如果只有他给如此多的注意的话……”插入更多的笑声。“再看看他的头发!那是洗发水吗?哦哦哦哦或者那是一种特别的魔药?需要我去为你调配它吗?亲爱的,你知道我有多擅长魔药。我住在地窖里,调配魔药。嗯……只要你给我配方然后我就会免费为你做这些事。”无视他,为了对世间一切的神圣的爱,无视他。“拜托吾郎,不要无视我嘛。我只是——看,拉文克劳进了一个球。现在对格兰芬多来说是60比50的优势,但是现在他们正把比分逐渐拉近……但是,就像我说的那样,别无视我吾郎——我的意思是,你是如此的讨人喜欢。看看那两条!他们一定持续生长了很多年!还有他的臀部,唔,能请你转一小圈吗?”

  不。无视他,吾郎,无视他!

  “哦哦哦哦哦拜托,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糟!你只是太完美了!”无视他,无视他,无视他否则他马上就要死了。为什么晓会决定去参加面试?“格兰芬多得分!现在是70比50!……好吧,如果你不会给我更多时间的话,那我应该告诉整个霍格沃茨关于上周当你……”晓大声抗议,在警告之前咳嗽并大声笑着,“拜托!伙计!宝贝儿!”

  ……障碍现在被清除了,吾郎不得不给教授们点赞。他讨厌他们,但是他现在必须承认他们非常擅长处理障碍物。

  现在让一个游走球狠狠打在晓那张漂亮的脸上会让他变得更开心,因为他已经被瞄准了,而且它将不会打在柱子上,因为现在观众席上的每个人都处在危险中,嘿。都是晓的错,是晓和他那张该死的美丽而让人有亲吻欲的嘴的错。

  ……该死。

  停止想那些事情。如果他提出要求的话,春是否会连着游走球一起痛击他?

  

——————

  

  幸运的是,一些人(可能是拉雯妲或者冴。惣治郎现在很可能已经离开了)把晓拉下了解说员座位,现在吾郎能够自由地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了,没有突然想杀掉某人的冲动。除非,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另一场比赛上,但是现在情况非常的正常。

  “你们好,这里是喜多川,我现在正在解说这场比赛。现在格兰芬多队得到了鬼飞球。我不知道除了明智和奥村之外任何人的名字,我道歉。追球手带着鬼飞球,然而,正在直接朝拉文克劳方的区域飞去,然后,那是金色飞贼吗?多么美丽的金色,在蓝色天空的衬托下它看起来很引人注目……”

  靠,他说的太早了。

  到底是谁放喜多川祐介进来的?晓,不管他某些……令人不安的地方……至少还会紧跟着比赛解说。也许。并不是说吾郎记得他曾经在任何他没有参加的比赛里看见过晓。

  无论如何,祐介就是另一种类型了……每个人都知道祐介容易分心的地方,和他……对艺术的……强烈情结。看在梅林的份上!他甚至和帽子讨论艺术!

  “你好,你,带着鬼飞球的选手,能请你向左边飞一点吗?只需要一点?是的,那里。很好。格兰芬多的校服的红色,天空的蓝色,和云的惰懒的白色的对比……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图画啊!我的天,我必须记录下来,请你,在我去取我的画材期间留在那个位置上!我需要把这个场景画下来!”

  ……没错,就像这样。

  吾郎叹了一口气,感觉到了他意识深处强烈的头痛欲望。至少,这一次他不再是玩笑的目标了。

  

——————

  

  下一场面试伴随着大声的哀嚎开始了。这是吾郎可以解释它的唯一方法。同时,它也开始带给他一种深深的疲劳感。

  “1,2,1,2,测试,测试!这东西在运作吗?”双叶。又是谁让双叶来面试的?如果紧接而来的大家共同的抱怨声是某种暗示的话,这就意味着人们都同意他的观点了。当那女孩正在制造一些奇怪的,他认为是某种歌曲的噪音时,谁不会这样想呢?“喂!看上去好了!嘿女士先生们,我是阿里巴巴,为你们解说今年最激动人心的比赛!大家跟着我看向那里!因为我总是对的。这像是一个转折点,蓝色的队伍有可能赢得这场比赛!蓝色的小偷似乎在接近秘宝,迅速又饱含愤怒地追赶着那道金光然后......喔!看,那个!大家!那是我确实可以称之为转折点的东西,从天而来快如闪电:那是一只鸟吗?那是一只会飞的坩埚吗?不,它是......超级飞贼!正焕发着光辉像金子一样夺目,由于厌倦了被迫在学校比赛中扮演小角色,金色飞贼已经进化成了超级飞贼!它现在拥有了一种叫一击倒地的超强技能,这招用在对付小偷们身上似乎非常有效,因为它——你们能听见我说话吗?你们能跟上我吗?听着:因为它能一石二鸟!蓝色和红色的小偷们都输给了至高无上的超级飞贼!它正平生第一次试着作为这次比赛的王者突破枷锁冲向自己的正义之地。你们怎么小瞧金色飞贼!如果你们这样做了,超级飞贼就有可能飞进你们的裤子里然后把你们一个接一个打翻。喔哦!大家,为这个小家伙送去掌声吧!我说了,掌声!他是一个英雄,他应该被奖励150分,因为他成功将自己从被抓的义务中解放出来了!他应该是这场比赛的赢家!和我念,赢家!赢家!赢家!”

  为了亲爱的创始人,梅林和摩根,有没有人能把双叶从解说员的位置上踢下去?

  他在四周飞了一会儿,忽略比赛看向了球场另一边的春,彻底被双叶有些时候怎么能这么蠢惊讶到了。对于这样一个聪明的孩子来说,她是如此......如此......不愧为晓的妹妹。

  他最后认定为有同感的春似乎不同意他的看法。她正大笑着,球棒拿在她手里,垂得很低。行,看来吾郎这次又是一个人了,也许他可以试试把游走球往解说员那边打?

  “不好,我认为我应该在下雨前离开了。我警告大家,如果你们在天上看见一个生气的明智,举起你们的魔杖释放盔甲护身,因为生气的明智比游走球雨还可怕。”

  伴随着欢快的警告,双叶断开了连接,让吾郎因为她离开时的表现心乱起来,毕竟没有人像斯莱特林的兄妹那样擅长惹人不快了。

  

——————

  

  龙司的解说非常让人困惑,这很难描述。它总是......差不多像这样(至少在吾郎看来是这样的):

  “嘿该死,别这么干,你这个蠢货!你没看见那是个彻彻底底的欺诈策略吗?转到一边去!我说了转到一边去!你们拉文克劳应该聪明点,别这么蠢!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要上那些一般的欺诈策略的当呢?靠,别逼我再说一次。”

  吾郎还是拿不准这到底是对他们队策略的赞美还是单纯针对拉文克劳队的辱骂。无论是哪种,当龙司在他或者春能扔点什么东西过去之前被拉下位置时他都觉得十分欣喜,因为春随着时间流逝看上去愈发坚决地杀气腾腾了。

  当然,可能龙司的一些无心之举戳在她对飞行技巧的认识上了,但......谁知道呢?

  

——————

  

  欣慰的是,比赛接近尾声时,一个真正的解说员终于出现了。

  “喂?首先,教授让我替他们道个歉,面试本来应该至少覆盖两场比赛,可他们没料到参加面试的学生会在解说时表现得那么差。现在他们说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尝试了,之后要么你们会有一个新学生解说员,要么一些教职工会来解说比赛。以上。谢谢你们。”

  吾郎知道那个声音,他是时常在晓身边转悠的男孩,拥有腼腆害羞的双眼,总是害怕和高年级交谈的那一个。三岛,他认为三岛确实把教职工们描述得都不错,即使每个人都知道晓作为麻烦制造者的名声——当然,还有双叶的。也许他们真的没料到祐介会分心(他发自内心怀疑这点)或者龙司对选手的咒骂(这就更离奇了,看看龙司因为这点每周吃了多少次禁闭)但是呢?不......比起没注意,这更像是教授们把让晓参加当成了让整件事变得“有趣起来”的一种方式。

  “现在,回到比赛:格兰芬多以100分领先,拉文克劳以70分落后。格兰芬多的守门员似乎正致力于把鬼飞球从球门前拦下,同时格兰芬多被称为狂暴野兽的击球手们持续攻击拉文克劳队的追球手们和找球手,让他们难以得分或是寻找飞贼。随便你怎么说,但格兰芬多仍拥有几支队伍中最强的攻击力。”

  没错,当然我们有。吾郎骄傲地想,目光斜向春,他笑了一下。那女孩正朝人群愉快地挥起球棒,下一瞬间她击中了游走球,打向一个太过于接近鬼飞球的追球手。他们配合在一起是令人惊叹的,不是吗?他们是世界最棒的击球手——至少是在校队中。

  “当奥村前辈把游走球打向另一个追球手,格兰芬多队得到了鬼飞球,正快速朝拉文克劳球门飞去!他飞行的速度很快,拉文克劳的守门员正尽全力不被游走球击中还要让自己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鬼飞球但——得分了!现在是格兰芬多队110分对拉文克劳队70分!当然,这场比赛什么时候结束还要取决于飞贼何时被抓住......等等,那个是......?拉文克劳找球手似乎已经看见了飞贼!他正飞向......地面?格兰芬多找球手也看见了它,就是现在!”

  吾郎若有所思地皱起眉朝下看去,他可以在不伤害到格兰芬多找球手的情况下只打中拉文克劳的找球手吗?

  一只游走球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方飞去,吾郎的视线上移,看见春一边毫不掩饰地笑着一边旋转她手里的球棒。

  好吧,认为这毫无疑问的可以。

  “这是野兽们的专长——拉文克劳队的找球手已经在被一个精心瞄准过的游走球打中肩膀后落向了地面,给格兰芬多队的找球手留下了抓住飞贼的机会!这是仍在不断增加着的格兰芬多击球手引起受伤事件清单上的又一笔,我肯定这场比赛不容置疑是格兰芬多队的胜利!260:70!”

  教职工们好像找到他们要的解说员了。更重要的是,吾郎必须得去增加他击中的人数了,因为春刚刚在他们之间取得了优势,那个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