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中译】巫师怪盗团(Wizarding Phantom Thieves)

Chapter Text

禁闭

  

  拉拉开始抱怨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出事了。拉拉最有耐心,是他们之中最好说话的人,而要是拉拉都开始抱怨了,事情肯定很严重。换个说法,顶级严重。现在,问题就在于谁胆子大到敢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了。

  “这是什么?”冴终于问道,把她的书放在了桌上。

  “唉,”拉拉疲惫地叹道,单手抚摸着她的脸,“你们知道吗?蝶野老师今早抓到来栖在偷运违禁的魔法原料,然后给他罚了禁闭。”

  冴点点头:她当然知道。这事很快就在教职工之间传开了,因为问题中心的材料上面刻着一些非常奇特的符文,似乎是晓本人微调过的,应该会产生比平时更大的破坏。蝶野老师对这些如尼文尤为满意——也对他想到的使用方法感到出离愤怒。

  “嗯,不过啊,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他所有的朋友们都在同一天吃了禁闭。”拉拉解释道,抬头怒视着天花板。“考虑到随机因素,他们本来或许还有机会避免受罚。或者说,好吧,至少他们中部分人是这样的。我还是不明白坂本到底能不能管住他那张嘴。”

  “所有的?这是什么意思,他所有的朋友?肯定会有一两个漏网之鱼吧……?”冴焦急地问道,心思飘到了真身上。她的妹妹真的会让自己惹上麻烦吗,就因为这种……炮制半途的计划?

  “这个嘛,就要看你的‘所有’里都包括谁了。坂本是因为和牛丸斗嘴被罚的。喜多川被抓住是因为在走廊里使用魔法,他改变了画框的颜色,在墙上画‘涂鸦’,在窗帘上绣花,还一直聊着什么‘为那个孤独的帽子打造一片轻松的空间吧’。那个佐仓家的,”说到这里,她向上瞥了一眼惣治郎,他目前为止都一直把脸藏在手掌下,小声嘟囔着;冴从她坐的位置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不过她完全能理解他的感受,所以很同情他。“她一直在,啊,‘敲诈要挟别人’,她是这么说的。她手里有一些……照片……她四处挥舞着这些东西,扬言说要么他们告诉她想要的消息,要么她就会把照片张贴到礼堂里去。自然,这时候明智和奥村介入了,他们和她就其中一张照片大吵一架,里面拍到了他们毫无遮掩地‘卿卿我我’的场面,然后他们说她必须要用专业的技术去拍照,因为他们肯定没从来没……他们怎么搞的?……‘穿着那些衣服的时候从来没把手放在彼此身上’,我记得是这样。然后,他们为了证明……‘拍摄角度不对’,就开始在走廊中央激吻起来了,然后佐仓开始拍更多的照片,然后,唉。事态升级了。高卷,也不知怎的参与进来了,她一直在逃课,还说他们没有权利拿着她的照片,因为她一直在给‘佑介,而不是你,双叶!’做模特,然后她就说道,如果有人能看她的裸体的话,那就只能是铃井。最后他们四个都吃到禁闭了。”

  “最近的小孩啊……”惣治郎揉着脸大声哀嚎。“对双叶我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真心的。这都不是她第一次干出这种事来……”

  呃……至少看上去真没被这些事牵连进去……

  “当然啦,接下来,我还不得不去关一个人的禁闭,但是为什么会搞成这样,我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因为我觉得这实在太荒谬了;但是她坚持要被关禁闭。她甚至不惜用魔杖指着她的同学,还说什么,如果我不立刻阻止她的话,她就会在他身上试验魔咒了!她之前干过的事可只有拒绝交作业,但是看在她迄今为止都能在在期限之前好好地交上作业的份上,我觉得应该给她第二次机会,让她今天晚些时候把作业都交上!”

  不会吧。“是谁?”冴问道,害怕听到那个答案。

  “恐怕你的妹妹要迎来人生中第一次禁闭了,冴,”拉拉温顺地说道,耸了耸肩膀。“她对这事儿还怪固执的。要我说的话,简直是个实打实的斯莱特林啊。”

  这一次,冴变成了在呻吟的那个。那姑娘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

  更确切一点,他们所有人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

  “而他们全都在同一天关禁闭?”她好奇地问道。

  “是的。明天晚上,从晚6点开始。”拉拉点点头。

  “很好。谁来看着他们?”

  ……这不是赢家才会问的问题吗?

  房间里的教师们全都开始面面相觑。千早率先找起了托辞,称她的牌预言她明晚将会染上“严重的疾病”;哦,真丢人。

  其他老师也同样快速地开始纷纷抛出了自己的借口。

  “我不行,我已经预定要盯着两个低年级学生关禁闭了。”牛丸一本正经地说道,低头看着他的咖啡。

  “我正忙着取得学术突破呢,”宇佐美说道,脸上毫无愧色。

  “我已经约好要去取下一批神奇生物了,不好意思啊。我下节课打算教欣克庞克。”有人看向蛭田的时候,他这样说道。

  “我还在尝试着理解来栖改过的每一条如尼文,”蝶野愤怒地警告道,在笔记本上勾勾画画。“他一直都太聪明了,那孩子。”

  就剩下他们了,冴在院长中间环视一周。

  “我不会妄称自己搞得定那些孩子!”拉拉激烈地辨驳,“他们会把我打趴在地上的!他们确实全都很可爱,生着一副好皮囊,但他们完全就是野兽!”

  拉雯妲在她一直藏身的书后面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我可以管他们,不过不知为什么,晓和吾郎似乎总有办法从我这里逃出去。而且他们看上去的确在计划些什么。由和他们有密切关系的人来处理会不会更好?比如说,嗯,惣治郎,或者你,冴?他们之中有你们的亲戚。你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你们有可能会猜到他们的意图,然后在他们施行完成之前阻止他们。”

  于是尘埃落定了。一如既往地,其他老师都试图把捣蛋鬼都扔到他们这里来,只是因为,怎么说呢,他们是家长。自然,这是真首次切实地被抓到现行,但那不意味着全部教职工都不知道她也是那个团体的成员,也是他们计划与冒险行动的一份子。她擅长逃脱惩罚恰恰没办法证明她不爱捣鬼;这倒意味着她能很好地融入斯莱特林。

  “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来……把他们分开,这样他们就没有时间交流了……”惣治郎缓缓地提议道,“我负责一半,你负责另一半。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看着晓和双叶,然后你可以去带真,和她谈一谈。做事被抓住可不是她的作风。”

  “是啊。这当然不像她。”冴叹了口气,“我想他们肯定有什么阴谋。就是我们什么时候能解决掉它的问题了。”

  惣治郎微笑了一下,神情严肃。这就是育儿经:过程不会一帆风顺的。

  ……不幸的是,最后他们还要监督其他人的禁闭。这完全就是硬币的两面:赢家可以摆脱所谓的“幻影”,而败者就必须盯这八个人关禁闭。

  当然了,这一切都正如晓所想;冴从听到八个人会一起关禁闭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她只希望结局不要是半个霍格沃茨的住民都变成动物,或是谈论起恶魔与人类并肩战斗从而改变人心的“异世界”的蠢话。有些时候,她感觉他们做这些事只是为了刁难她。而其他时候,她确信他们就是想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