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中译】巫师怪盗团(Wizarding Phantom Thieves)

Chapter Text

咖喱的纽带

  

  格兰芬多塔里有个心照不宣的传统。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无一例外。高年级的学生在每年第一次举办的时候都喜欢观察一年级新生,看他们惊讶的样子,因为他们确保这绝对是个惊喜。绝对出人意料,为此他们每年都会搞得鬼鬼祟祟的。

  然而,今年,学长们没预计到某个变数。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两个变数。今年的时候,一年级来了两个秘密武器,就因为这个?就在这一年,吾郎和春都被分进了格兰芬多,两人都不喜欢被蒙在鼓里。还有,不论他们是否承认这点,这两个人都非常狡猾,更确切地说像是名义上的斯莱特林。

  那,自然就是吾郎和春在开学后的一周后就成为朋友的原因。行动迅捷,打算解决某个问题,还怀揣着整个蛇窝的诡谲气。

  

——————

  

  “嘿,别推我!”吾郎抱怨道,他们正偷偷溜出来,藏在门后面打探消息。“他们会听到我们的!”

  “是啊,嗯,少嘟囔几句他们就不会听到了!”春断然后退一步,更用力地挤着他,直到他被紧紧压在门边的墙上。“现在,。”

  他们确实静下来了。他们挤在一起,屏住呼吸,把耳朵贴在木质门板上,他们等在那里,静静谛听。

  青少年啊,自然是,无聊透顶的。两个孩子都没把这一点考虑进计划中去;他们预计得很简单:悄悄溜进四年级生的宿舍,从门口偷听,然后他们应该就能得知同学们明显在瞒着的事。

  当然啦,实际情况是,那些年轻人,仅仅就像健全的年轻小伙那样——聊起了八卦。他们聊着天,互相调笑,他们笑成一团,蠢到不行,而且他们完全没有一点用处。几分钟过去了,两个孩子都坐立不安,焦躁地咬着嘴唇,皱起了眉头;他们到这儿来才不是为了听他们谈些姑娘们,上课,魁地奇或是吃的

  诶。等会儿。这个想法可以酝酿一下。

  “他们刚刚是不是提到我们院长了?”吾郎悄声说道,向后去看贴在他背上的女孩子,“同一句话里还提到了吃的?”

  她静静点了点头,同样好奇地皱起了眉头。“那根本就说通,”她喃喃着回答他,若有所思地轻敲着他的肩膀。

  他们又安静下来,去听听看有什么暗示。完全没有;那些男生已经转而大笑起来了,然后,又一次地,提到了某些潜藏的秘密,‘新来的绝对会很惊讶的’,结果这马上就被之前讨论的热潮盖过去了,又是什么,姑娘们之类的。

  两个孩子都厌倦了无果的调查,叹了口气,启程跋涉去往楼下。

  “你怎么看?”他们坐在空无一人的火炉旁的时候,吾郎问道,尴尬地瞥了一眼女生。“食物,会让我们大吃一惊的秘密,还有学院长。”

  春沉思着哼了一声,补充道,“嗯,我们都知道学院长是佐仓教授。他教魔药学……可能会是,某种营养品?我小一点的时候曾经被要求吃过一些……爸爸说过我比起同龄人太虚弱了之类的话。可能他要看看我们是不是需要在食品里加一些魔药。”

  “我都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他轻声叫道,低头盯着自己的身体。是——喔,可能他需要摄取一点……“但是,这真的能给其他学生一个惊喜吗?我的意思是,对于麻瓜抚养的孩子来说,可能会惊讶,但是……那个,话说,这听上去不是更像一个……医生……不,不对,治疗师?……该做的事吗?”

  “是啊……”春叹道,向后仰倒在扶手椅上,“但其他的情况都说不。我是说,那能是什么,食品?他难道要去,我不明白,要去做饭吗?”

  吾郎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咯咯笑起来。是啊。佐仓教授压根就像是会做饭的类型,特别是给一大群孩子做。

  “唉,好吧。至少,我们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他乐观地补充道,“如果是什么坏事的话,我们还可以逃跑嘛!”

  春对他报以热情的微笑,点点头,“没错。我们大概可以去操场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我知道可以藏身的地方,如果你愿意陪我去的话。若是你想要,我还可以教你些咒语。”

  吾郎咧嘴一笑,对前景感到振奋不已。“我还用得着求你教我咒语吗?”

  春得意地笑着站了起来。

  

——————

  

  咒语很简单。都是巫师家长起来的孩子可以假期在家练习的类型;很实用,也不复杂。

  吾郎对练习的每一分钟都很喜欢。

  

——————

  

  佐仓教授进门来的时候,他们正把一本魁地奇杂志对折起来,春在给他讲这种比赛(“因为你早就该学点巫师生活的知识了”,她一本正经地说道)。教授用一种暖人心扉的眼神简单地扫视了一下房间,然后他就把所有人都拽了出来,“到厨房去。”

  就像他们说好的那样,春一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不过和他们想象的不同,佐仓教授真的把他们领去厨房了。

  接下来,他安排他们坐在和礼堂里格兰芬多长桌一模一样的桌边,然后在级长的帮助下在他们面前的桌上塞下一盘又一盘咖喱

  不知怎的,他们放弃的唯一一个假设被证明是正确的了。

  佐仓教授真的为他们做饭。给全院学生都做了饭。

  就像……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在这一刻,他和同学院的人一起坐在温暖的厨房里,吃着咖喱,感受到春在她身边,吾郎觉得他确实是有所归属的。有家可归。仿佛有人……需要着他。

  就在那时,他感到大家需要着他。春,她坚持要他用名字称呼自己,不停地缠着他一起学习,她是那样势不可挡,非常愚蠢,同时又聪明得难以置信。佐仓教授,他本该百忙缠身,却仍旧花时间给这些孩子们做饭,还会一直面带和煦的微笑观察着他们,给他们点名以保证所有人都在场,还保证这事很重要、会一直持续下去。就连级长们,都在他被分进格兰芬多的第一天对他笑面相迎,在第一晚他笨拙地拖脚走到长桌旁的时候拥抱了他,那么多次,他们在他倾尽全力的时候拍着他的头发,说他是个好孩子。

  就在此时此刻,被陌生人包围的时候,吾郎找到了自我。在他生命中的头一回,吾郎切实地找到了希望,以最奇怪、最喧嚣的方式,伴随着欢声笑语和丢人的笑话,熠熠生辉。

  被自己原本以为会是憎恨对象的一群人夹在中间,吾郎找到了另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