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中译】巫师怪盗团(Wizarding Phantom Thieves)

Chapter Text

家中圣诞节

  

  自从双叶出生以来,惣治郎的每一个圣诞节都是和这个小姑娘一起过的。和双叶,甚至有段时间还有若叶一起——当若叶还活着的时候,她会拍拍他的后背,小酌一杯,这样她在就有足够的脑神经元来支撑第二天早上就继续进行的工作了。

  原因很简单:圣诞是他一向以来唯一真正好好去过的节日,是他唯一一个有休假的节日。在这个假日里,伊格尔总会在圣诞前夕一早带着诡笑一言不发地把他赶出校园,一夜过后又会快活地接他回来,并提供给他一杯热咖啡。

  这就是传统项目。在24日的时候,他无疑会离岗去陪一陪他的……家人。

  这个家庭,尽管也可以说是借来的,是由爱着他和他爱着的人组成的。这个家庭在若叶去世的时候被缩小到了只剩一人,然后它减少了“借”的成分,更加合法化了;这个家庭需要关注、温馨与爱,也会全心全意地给予回报。

  这个家庭又随着晓不可思议的到来而壮大起来了,他那时只是一个小孩,就比双叶大一点;一个需要关怀、需要避风港的小孩,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家庭。因为他失去家人的形式与双叶的至亲逝世不同,而是出于对人性的恐惧;因为他被那些经历折磨得精疲力竭,迷失了方向,害怕去爱——但他还只是个孩子,他需要温暖和安全感,需要有人在他身边陪伴。需要一个他可以信任的人。需要一个家庭。

  这个家庭——与他的传统与愿望都无关,一直在成长,因为它自身就有灵性。这个家庭在他的两个孩子都去霍格沃茨——他的第二个家园——就读之后发展起来,于是他开始在自己的宿舍过圣诞节,窝在烧得正旺的圣诞柴旁边,而不必在雪地中跋涉,寻找用作装饰的圣诞树。这个家庭就在他们围在桌旁,吃着咖喱和火腿,和着黄油啤酒与蜂蜜酒的时候成长起来,因为他宽厚到了傻乎乎的地步,就知道把孩子邀请到宿舍里聚会。

  这个家庭在成长,因为他的儿子无疑也很温和,就像他一样,果然就趁着惣治郎领养了一只猫。这个家庭在成长,一开始是两只狮子,懒洋洋地卧在火炉边,一边戏弄着晓一边哼着祝酒歌和圣诞颂,他的孩子则满脸通红,向他们露出可爱的微笑,身子挂在长沙发上,双叶依偎在他身边。

  这个家庭在成长,一段时间之后,冴开始在假期拜访他,因假日高扬的兴致和不请自来的紧张感而脸面泛红,但仍旧坚持过来,还给惣治郎带了礼物——一瓶酒;同时她的妹妹也来和晓还有他的朋友们一起交际,因为他们都互相认识,当然如此。

  这个家庭在成长,就在他不断地得知学生们的名字的时候,尽管他坚称自己绝不会再亲近其他孩子了;就在他开始烹制各种各样的食物,并把它们加进圣诞晚宴的菜单里的时候(也是在增加他的圣诞庆祝活动,因为这个清单变得越来越长了,也因为它有时会变得愈加传统起来。火腿和蜂蜜酒,苹果和圣诞柴,颂歌一首接着一首唱。魔法的氛围在空中流动。生活如泡制咖啡一般润雨无声),只是因为那些孩子——因为吾郎,春,真,甚至那个怪小子佑介喜欢这些,而且他们在看到桌上摆着他们最爱的食物的时候,会那么感激地望着他。这个家庭在成长,就在孩子们开始在好天气的日子里专程来找他,就为对他说句早安的时候;这个家庭在成长,就在人们开始聚集在晓周边的时候,晓充满了魔力和魅力,还很不巧是他的儿子,所以他们一直总是来找他。

  事实就是:他的家庭成长了起来。它成长、怒放,散发出火焰,咖喱,火腿肉和自然的气息。家中经常爆发出年轻的话音,响亮的攀谈声,此起彼伏的颂歌声,它们都来自心满意足的人们。这个家庭在一次次的圣诞团聚与互赠礼物的时候成长起来,家中都是曾经受过伤的、迷失的孩子,而他们也在自己的人生中落下独一无二的印记,因为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尽力前行。总而言之,惣治郎为他们感到无比自豪。对所有人都是这样。

  他为双叶自豪,因为她尽管害怕人群却依旧进行着社交。他为晓自豪,他成功摆脱了被遗弃的恐惧,还为自己建立起了真正的羁绊。为春自豪,她无视了愚蠢社会里的人情债,建立起自己的规则,却依旧爱着曾经爱过她的父亲。为吾郎自豪,因为他意识到了生命的意义不仅在于复仇,还要好好活下去。为真自豪,因为她学到了书本并不能解决生活中的一切问题,有些知识必须依靠实践获得。为佑介自豪,他藉由那个契机做回了自己,而不是那个虐待他的导师的复制品。为杏自豪,这个女孩珍爱她的朋友,可以为他们上刀山下火海。为龙司自豪,他异常忠诚,为了对抗不公正的行为,随时可以为他们掀起腥风血雨。

  还有,没错。他甚至都为那只傻乎乎的猫而自豪,它自第一个学年以来就围着他的孩子团团转,因为摩尔迦纳尽管有些奇怪,却也是家人之一。他为这个奇怪的家伙而自豪,因为不论别人对他说什么,他都不断地做着尝试——试着找到真正的自己,试着寻找一个解决方案,试着打破他身上的枷锁。因为,所有的试验都困难重重,但他仍旧如此专注。惣治郎为此感到钦佩。惣治郎为此而自豪。

  因为,总体而言,这是一群奇怪的人儿,但这是他周围的一群奇人。他的蠢猫猫,他的孤僻女儿,他的捣蛋鬼儿子,他的……他的孩子们,因为他们都在他身边,即便他们并不是他的血亲;他们被收养,被张开的双臂所接纳,在需要的时候有处可栖,尽管这只是暂时的落脚之地。他们都是他的家人,因为他爱他们。因为他已经深深爱着他们,爱他们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