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ove For a Vampire

Work Text:

愛戀吸血鬼

part 1

下午3點,J輾轉來到“花店”。半小時前,他大學的課堂剛剛結束。今天是 他下午輪班的日子, J很清楚,這意味著直到休店之前,他將有機會與自己思暮的對象、一個對他有特別意義的人獨處。而且一想到與那個特殊的人在一起,便會使他緊張,十分緊張。 無論他多麼困難的嘗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以至於可以思 考,可以做回平常的自己。但是這些日子裏,他這份努力並沒有任何成效。

他所提及的“花店”事實上並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普通花店,而是一個包括了公司的主要部分——一座溫室,以及溫室後面的一個辦公室的 小公司。這兒為數不多的 兼職員工被雇傭去打理日常工作。這間店的主人是個20歲後半、叫作Shinya的男人,他經營著雖小卻還算穩定的生意,銷售一些裝飾性的熱帶植物、盆栽植 物和花卉。他在幾位員工的幫助下,處理比如照顧植物之類的工作,或是在辦公室裏做一些文書以及發貨工作。其餘的員工一般都不會叫這公司“花 店”,而且它也擁有它自己正式的名稱,只有J一個人總是喜歡叫它“花店”。

說到「花店」,很多人將很快便會聯想到漂亮又年輕的女店員穿著粉色圍裙,幫助客人挑出他們想要的鮮花的景象;然而,在這家店裏只有男店員,店主也是一名男子。J會在這家店工作也純是出於偶然。這位身材高朓的年輕男人之所以來這家店上班並不是因為他跟店主Shinya一樣,是個熱帶植物忠實愛好者,純粹因為 這兒的待遇很不錯,輪班的時間很合理,而且老闆是個很容易相處的人,甚至可以說是個很輕鬆隨和的類型。對於J來說,這些因素使它成為一份理想的兼職工作。 到 目前為止,這個金髮青年遇到的所有同事都是很友好的,而且這份工作內容也難不倒他;J真的認為自己很幸運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

然而,J從來沒有預想過,自己在花店的和平日子會為一個突然出現的同事所改變。

在J來到花店工作的幾個月之後;Shinya雇來了幾個新的店員來幫忙,代替另一個剛剛辭職的店員。新來的店員是個年輕的大學生,他 喜歡別人叫他Inoran,或簡稱他為Ino.

 

最終,J勉強準時到達花店的 前門,門後有一個通向溫室的走廊;他匆匆穿過玻璃門卻發現Inoran正站在收款機後,注意到剛進門的同事,Ino才抬起頭向他打了個招呼。作為回應,J 忍住住心中的燥動,表面上還是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然後便走進員工間去更換衣服。

換上工作服 後,J再次回到溫室,開始把新運到的幾大包化肥搬到店面內的貨架上去,在搬運期間,他的眼光總忍不住悄悄移到站在收款機後的身影上。不久,由於遲遲沒有客 人上門,Ino便離開了崗位,緩緩走到溫室處打理植物。遙視著心儀的對象,那份甜蜜又帶點鬱悶的微妙感覺卻在他胸口浮現。

J喜歡Ino站在一片綠色植物之中,認真於手邊的工作的樣子,他周圍的任何事物看起 來是如此的平靜,看起來好像他正處於只屬於自己的神秘世界,仿佛沒有任何人或事可以涉入那片圍繞著他的寧靜空間之中。與Inoran相處的時間越長,J便 無法自制地越發感到被對方吸引。

這個青年在溫室的白熾燈蒼白燈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蒼白,但卻 不至於令人覺得不健康。他擁有一副略顯瘦削的面孔,柔和的長相,大半張臉常常隱藏在他深棕色的長長瀏海之下,他說話的聲線低沉而又溫潤,在人前總是一副略 帶害羞的樣子,很明確的顯示出他是一個內向而不會讓別人輕易接觸他內心的人。

 

話雖如此,但Ino並不是一個拒人於千里外的人,待人接物也不帶一絲傲慢;但儘管如此,和Ino在一起還是讓J感到很緊張。每當 Ino走近或與他閒談時,J總會發現自己手掌心冒汗,心跳快的像打鼓一般。儘管寡言的Ino會主動找J說話的次數少之又少,但當機會來到時,他們還是能以 一種友好的方式交談的。雖然經常他們只聊一些十分微不足道的話題,比如今天的天氣,他們昨晚看的電視節目之類。他們的關係算是友好,卻不算親密(J也注意 到Ino與其他人的關係大多也是如此),可是上蒼為証,這些與Ino共處的片刻對於J來說有著多麼珍貴的意義啊。

 

除此之外,在他鼓起勇向對方作出表示後,他總希望能先稍為探知一下對 方是怎麼看待自己的。

 

你可能會想︰為了這點事就顧前顧後、裹足不前,真是個懦夫啊。但是,如果對那位總是若即若離、仿佛是另一個神秘世界的住民似的對象動心的人,是你本人的話,恐怕連你也會變得和J一樣的優柔寡斷,焦躁不安,在那個人面前不知所錯。

 

J發現自已總是在同一個問題上打轉:他其實對Ino的內心一無所知。該死,他從來沒見過 任何一個比Ino更難以理解的人。

 

通常,如果兩個人之間有足夠的溝通,他們久而久之就能互相了解彼此。但是在Ino這個例子中,J開始發現這個信念是多麼的錯誤,雖說對方對待 他人總是十分的友好、有禮,但在Ino樂意與他人談論的種種事情中,關於自己的事似乎並非其中之一。

 

J將最後一包化肥在架子上放好後,站直了身子,往對方的方向一睹,此時Ino 正在仔細地靜靜澆著花,一如往常地沉迷於自己的世界。J不禁感嘆,為何自己會好像個傻瓜一般,竟然為了一個可能從沒注意到自己的對象沉淪。

***

晚上七時正,是花店休業的時候,J向必須殿後待所有店員下班後為大閘上鎖的Shinya道過晚安,便 一口氣往出口處衝,希望能追上稍早前離開的 Ino,然後把握機會,裝作若無其事地向對方提出一起去附近的店子吃晚餐的提議。

可是當他趕 到店外的街道上時,卻睹見了令他希望粉碎的一幕。雖然他確實看到Ino的身影,但他卻沒能夠慶幸自己仍趕得上對方。因為Ino正站在馬路對面的一輛紅色跑車前,俯身與坐在駕駛席上的人講話。

J很快便認出那輛紅得幾乎扎眼的跑車了,因為在之前有好幾次Ino在下班後也是上了這輛車子離開的。 他甚至連坐在車裡的兩個人都認得出來,一位是有著一頭誇張的粉紅色頭髮,樣子俊美又引人注目,常戴著一副太陽眼鏡,流露著高傲氣質的男子;跟這個人同行的 另一個年輕男子則感覺隨和多了,漆黑的瀏海襯托著予人好感的清秀臉孔。就曾見過這一組對比強烈的組合的「花店」店員的理解,這兩個人似乎是Ino的朋友, 他們曾經半開玩笑地問Ino有關這兩人的事,但Ino只是一味搖頭,從沒有給他們任何明確的回答。

J 暗暗叫苦,自己竟然將這兩個程咬金完全忘得一乾二淨了。現在他只能眼睜睜地望著Ino跟那個坐在駕駛席上的黑髮男子交談了一會,然後才點了點頭,打開後座 的車門上車。緊接著,車子就被發動,然後揚長而去。

J 又錯過機會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