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梦伴

Work Text:

他梦见过酷拉皮卡卸下义肢的样子。酷拉皮卡背对着库洛洛,干净的后颈,背部袒露在库洛洛面前,带着毫无防备的脆弱感。匀称的手臂肌肉线条硬生生地在中间斩断,留下可怖的愈合的痕迹。他忍不住盯着那残缺的手臂,盯着永不愈合的伤口,它与正常相异,与完整相对,夺目且令人不适,然后又生出奇异的美感。他想象那原本该是怎样旖旎的手。库洛洛知道那手会与他的右手对称,并无出奇的地方,可因它被这样生硬地截断了,就让人浮想联翩。

维纳斯,我的维纳斯。库洛洛从酷拉皮卡的后方走近他。风吹开窗帘,午后的阳光温暖、刺眼,炫目,库洛洛感觉晕乎乎地,伸手将酷拉皮卡揽进怀里。维纳斯,我的维纳斯。

酷拉皮卡乖巧得不可思议,静静倚着库洛洛的胸膛,心脏用力跳动,呼吸绵长平静。这可不像他,他的酷拉皮卡从没有这样温顺的时刻。在库洛洛面前他不是温驯的家猫,他永远是微微露出獠牙和爪子的猎豹,聪明、灵巧的捕食者。库洛洛由他的锁骨一路抚摸至下腹,青年的肌肉紧致光滑,因暴露在空气中而微凉,这是让库洛洛着迷的温度。他的手贪恋地流连,将那些在以往的战斗和生存中留下的细碎伤疤一个个抚平,直到青年上身的疤痕悉数消失,宛如初雕刻好的大理石像。库洛洛又想起维纳斯了,然后他将酷拉皮卡轻轻摁在书桌上,斩下了他完好的右手手臂。

酷拉皮卡没有挣扎。他甚至没有皱眉。血一股一股地往外流,酷拉皮卡嘴唇苍白,对库洛洛露出了无声的嘲笑。

维纳斯,我的维纳斯。

酷拉皮卡收紧上腹的肌肉,直起身坐在书桌上,仰着头,刚好能吻到库洛洛的下巴。他的吻像细细密密的雨,一个个落下,直到库洛洛忍不住低头捕捉了他的双唇。

酷拉皮卡流下的血液化成了庞大的网,笼罩了整个房间,在库洛洛吻下去的那一刻束缚住了他。库洛洛没有在意,想继续吻他,却被青年咬破了舌头与嘴唇,血滴下来,跟沼泽般的红色大网混合在一起,将库洛洛越缚越紧。酷拉皮卡笑了,眼神明亮,像鹿一样狡黠,他的手臂完好如初,环抱住库洛洛下沉到网的深处。

他们拥抱着沉没仿佛相爱。

库洛洛在梦醒之后很久也没能忘记他肌肤的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