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女友喜欢写自己和其他职英的同人文怎么办?

Chapter Text

客厅里,爆豪胜己在看电视,绿谷出久(♀)在浴室把头发吹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红扑扑的。

今天晚上是小胜主动说要留宿的……会、会发生什么呢……绿谷出久心里砰砰直跳。

吹好头发,绿谷出久确定身上穿的睡裙没有问题,内衣裤也是最可爱的那一套,这才走出去。

「小胜?」绿谷出久说。

「嗯。」爆豪胜己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小,站起来走进厨房,「你要吃零食吗?」

「诶?不用了,会变胖的……」绿谷出久想起橱柜里似乎确实有两袋薯片。

爆豪胜己拿着新开的一瓶啤酒,把两个人的杯子拿到沙发前的咖啡桌上。

绿谷出久不禁开始浮想联翩,难道要在、要在客厅里做那种事?!

「喝吗?」「嗯……」

啤酒丰富的泡沫漫上杯沿,冰凉清爽的味道把夏天的炎热全部浇灭了。

爆豪胜己一言不发地把啤酒喝了大半。绿谷出久觉得小胜有点奇怪,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

「小胜有什么心事吗?」

爆豪胜己看了看绿谷出久,然后把人揽到自己怀里。手臂圈住又细又软的腰,绿谷出久沉甸甸的胸部靠在他的手臂上。

「怎、怎么了?」绿谷出久有点吃惊地看着男友。小胜难道在撒娇吗?

爆豪胜己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搂着绿谷出久。过了一会,爆豪胜己拿过手机摆弄了两下,突然递到绿谷出久眼前:「这个账号是你的吗?」

「诶?!诶……不是……不是我的。」

绿谷出久在说谎。

爆豪胜己也知道。

「这个账号挺火爆的,都是些限制级内容的耽美文什么的……」爆豪胜己搂着绿谷出久,划过屏幕上溢满赞美之词的一篇篇文章。

「这样吗……」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说。

「你拿着手机不停敲敲敲的时候就是在写这些?」

「没、没有!」绿谷出久还在进行最后的挣扎。

「嗯……」爆豪胜己把嘴唇凑到绿谷出久的耳朵旁边,她身体僵硬地被圈在自己怀里。爆豪胜己抬眼,看到她两只小脚不安地勾在一起,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看你写很多骑乘位的呢……你很好奇是吗?」

「不是的……」绿谷出久要哭了。

「还有这个,给我印象很深,『他的舌头舔着他粉色的穴口』……」「不要念了!求你了,小胜!」

「『饱满的胸肌上下弹跳』……」

 

「呜呜呜小胜……我错了……」绿谷出久抱住爆豪胜己的手臂,「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爆豪胜己放下手机,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写轰焦冻和我的同人文,还尺度大得标到20禁,只是什么?」

绿谷出久支支吾吾半天:「只是觉得那样的小胜很可爱……」

「我被那个半边混蛋上很可爱?」

「不是这个意思!我、我也有写轰受的啊!」

「这是重点吗?!」

「……对不起。」绿谷出久的脑袋耷拉下来。

爆豪胜己的手臂上,女友胸部软糯的触感还在刺激着他。

爆豪胜己伸手揉她的卷发,把她又往身上捞了捞,低头吻她的脖子。绿谷出久闭上双眼,不自觉地发出舒服的声音。

爆豪胜己的手滑上她的大腿,拉起睡裙,手指摸进大腿内侧。光滑细腻的皮肤,女孩子特有的柔软加上训练到恰到好处的肌肉,捏在手里弹性十足。

「去……去房间里……」绿谷出久小声地说,推了推爆豪胜己,手停在他结实的胸肌上面,舍不得拿开。

「在这做。」爆豪胜己双手把住绿谷出久的腰,把她搬到自己腿上。绿谷出久一个不稳倒向爆豪胜己,饱满的胸部贴到爆豪胜己脸上。她身上有甜腻的奶香味。

「不……不要在这里……这个姿势好丢人……」绿谷出久羞红了脸,把视线别开,不敢看爆豪胜己。

「是吗?」爆豪胜己坏笑,「你可是经常写这样的姿势。」

「那只是、只是想象啦!」

「那就让它变成现实吧。」爆豪胜己伸手进去,解开绿谷出久背后的内衣扣子。

「不、不要在这里做,好吗,小胜?」绿谷出久搂着爆豪胜己的脖子请求,「去床上……好吗?」

她没想到爆豪胜己不仅不买账,还马上把她拉下来,深深地吻进去,不让她继续说话。分开之以后,爆豪胜己把脸埋进绿谷出久的领口里,低低地说:「后天开始我就要出差两个月了,就不能听我的吗?」

绿谷出久内心瞬间缴械投降。小胜竟然在这时候撒娇,太狡猾了……太过分了!

「好吧……听、听你的。」绿谷出久摸了摸男友的金发,任由他把自己的睡裙脱掉,吻上自己的锁骨……

那一晚,绿谷出久第一次在上面主动掌握节奏,因为两个人都感觉太好,马上接着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做到深夜档节目开播。

最后一点啤酒,也不知道是喝完了还是全洒到了哪里。爆豪胜己抱着绿谷出久走进卧室,她的双腿缠在他的腰上,还在止不住地颤抖。躺下以后对对方说了「晚安」,两人很快安稳地睡了过去。

 

英雄爆心地一个人到海外出差两个月,虽然任务算不上非常紧张,但是一个同事都没有,即使当成去旅游,也少了那么些趣味。

从上次直接和绿谷出久「对质」之后,爆豪胜己还是时不时去那个同人社区观察那个账号的情况。头像是一只可爱的绿色兔子,ID和自我简介里面写满了可爱的星星符号和emoji,「英雄爆心地中心~★」下面就是一篇篇各种题材的限制级男男情色小说。文章后面充斥着各种欲求不满的激动评论:「兔兔老师每次都特别准时发出来!!抚慰我们上班的悲惨心情,这次写得太刺激啦!!爱你😘」

爆豪胜己第一次知道这个账号是自己的女友的账号时,确实震惊了。绿谷出久那清纯的外表下,究竟还藏着多少这奇奇怪怪的想法?虽然他知道她在床上甚至称不上「扭捏」,但是幻想自己的完美男朋友和其他身材极佳的男性职业英雄以各种姿势玩法滚床单——绿谷出久的想象力刷新了爆豪胜己的想象力。

「预告!下一篇是英雄Deku性转x英雄爆心地的配对!」爆豪胜己看到「兔兔老师」最新发布的内容是这样一篇预告。

爆豪胜己挑了挑眉毛,看了一眼时间,窗外是深深的夜幕,算了一下时差,他记得这段时间她是休息的。爆豪胜己打电话过去。

「喂。」「小胜?」「休息吗?」「嗯,在家里。」

爆豪胜己坐在床上,拿起床头柜上的酒杯,喝了一口威士忌。

「你的文写得怎么样了,嗯,兔兔老师?」

「为什么又讲这个!」绿谷出久拿着手机倒在沙发上,「呜呜……为什么还盯着我的账号看啊?!」

「回答我,你的英雄Deku性转推倒英雄爆心地写得怎么样了?」

「嗯,基本写好了。」绿谷出久小声回答。

「你还挺厉害的,」爆豪胜己躺到床上,「我倒想知道他怎么推倒英雄爆心地了,嗯?」

「你想知道吗?」绿谷出久的语气里突然带上了一点调皮的味道。爆豪胜己笑了。

「那你告诉我?」

「嗯……那小胜你要听话才行哦。要戴耳机……然后躺下来。」绿谷出久自己也翻出耳机,打开手机里的文档编辑器,忍不住笑了。

爆豪胜己照做,他想知道绿谷出久究竟在弄些什么花样。

「嗯……夜很深了,小胜你在家里睡觉,同居的英雄Deku值完夜班刚刚回到家。我轻轻地走进卧室,打开床头灯,看见小胜你可爱安静的睡脸,特别像熟睡的猫咪。」

爆豪胜己觉得威士忌的酒劲开始发作了。

「我忙了一整天了,所以想好好放松一下,用小胜这副这么完美的身体来放松一下。所以就慢慢地脱下了你的裤子,你躺着,依然在睡梦当中。」

「嗯……」爆豪胜己听着耳机里绿谷出久甜甜的细语,想象她趴在自己耳边在念这些羞耻的东西。他慢慢地把裤子脱掉,想象是她那双小手揪住自己的裤腰带——他觉得自己开始硬了。

「我隔着布料……舔了一下你那根软软的东西,用嘴唇夹住它,想把你弄醒。」绿谷出久自己咽了一口唾沫。她这才意识到,她和爆豪胜己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她从来没用过嘴巴去安慰小胜。绿谷出久觉得脸上有点发热。

「我隔着内裤揉着你那里,你轻轻地发出舒服的声音……『嗯』那样的声音。」

「嗯……」爆豪胜己照着绿谷出久说的,学着轻轻呻吟,手上隔着内裤一下轻一下重地揉捏。他又舔湿了自己的手指,带着湿漉漉的手指去沾湿内裤那块鼓起来的地方。

「但是你还是没有醒,我继续脱掉你的内裤,那根东西半硬地翘起了头。」

爆豪胜己脱掉内裤,他的情况和绿谷出久讲的一模一样,半勃得刚刚抬头。

「然后我把润滑液倒下去……你被冰得舒服地挺腰了。我现在要用力抓住小胜后面的蛋蛋了……然后舔小胜你后面那里,那里最敏感了,每次舔都有反应。」

爆豪胜己随便找了手边的润肤露倒在身上,忍不住呻吟出声。他们怎么从来没有实际做过这种事呢?明明这么刺激、这么舒服……

爆豪胜己伸手握住后面的囊袋——他从来没在自己撸的时候碰过那里,但是自己对自己用力捏下去,那种奇怪的感觉刺激着整个骨盆里的神经。

「小胜你都在舒服地叫了哦。」绿谷出久听着耳机里「嗯」「哈」的声音,「叫大声点……让我听清楚一点。」

「嗯!啊……啊!」爆豪胜己对着麦克风喘着气,按照女友的指示,手指模拟舌头的动作扫过后面每一寸敏感的皮肤。

绿谷出久命令的语气对爆豪胜己来说是不得了的新鲜事物。原来在床上,虽然绿谷出久的要求一点都不少,但是她至多是小打小闹地、和他撒着娇提的。

绿谷出久在床上给爆豪胜己下命令——这件事新鲜而令他无法抗拒。

「接下来,小胜你一定要听话哦。你那根东西沾满了润滑液,床头灯下面看亮晶晶的,好色情,好像还在颤抖呢。然后我握住了你那根东西的底部,用力地握紧它,你……」「啊!嗯!」

爆豪胜己终于等到了可以用手的指令,然而用力抓紧根部的时候,头部想要刺激的欲望好像瞬间放大了好多倍。

「对,没错,就是这样。」绿谷出久的语气变得越来越挑逗,「真乖,小胜,每一下的反应都在我的掌握当中呢。」

爆豪胜己觉得刚刚要是没握紧,可能听着那句「真乖」就射出来了。

「现在慢慢地,我一定要慢慢地往上移,好像要把你里面的东西从最下面挤出来一样。一定要慢,小胜,不可以偷偷在那边撸起来哦,听到没有。」

「知……知道了。」爆豪胜己控制住自己想上下不停套弄的欲望,听着绿谷出久软软的声音,一点点地向上移动拳头。

「嗯……小胜你现在肯定醒了,然后求我让你解放。求我吧,小胜。」

「……什么?!」爆豪胜己没想到自己还要作出什么反应。他现在憋得快要疯掉了,还要开口求人?!

「礼貌地求我,让你射……嗯?有什么问题吗?我知道小胜很听话的,肯定没有在那边自己撸吧,对不对?」

「求……求你了,请你让我射出来。」

绿谷出久笑了:「嗯,我考虑一下吧。」

「操!你还考虑一下?!」

「怎么对我这么凶?那我就松开手了。松开,不可以再握着了,小胜。」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要昏过去了,酒精麻痹着他的大脑,加重了这种难受的感觉。爆豪胜己还是松开了手。

「对不起,出久,对不起,我不凶你了。」

绿谷出久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觉得好像被闪电击中了。她第一次听小胜这样示弱,她从来没有听过小胜这样的声音。她一向强势的男友,现在在她手里变成这样,绿谷出久自己也害羞起来,抱紧了沙发上的抱枕。

她好想看他现在的样子,他要是躺在他面前,面红耳赤地求她让他解放,绿谷出久觉得心脏都要爆炸了。

「那好吧……认错还挺快的。」绿谷出久试图掩饰自己心里的动摇,「那现在我再握上去咯……还是要很用力地握上去,然后一直移到上面去,包住最敏感那里。小胜那里应该通红通红的吧?然后拳头包住那里,让它顶着手掌,划着掌心打转……」

爆豪胜己真的不能明白,他作为男生都想不到的动作,为什么绿谷出久能想出来。她甚至没有帮他做过这种事,但是打转的刺激让爆豪胜己彻底沉浸在快感中。

「小胜你喘得好大声哦,平时做都没有发现呢……」「那是因为你叫个不停。」爆豪胜己趁机反击。

「什么……!哪里有?!」绿谷出久把半张脸埋进抱枕里,「现在小胜你那里肯定已经冒出来很多液体了吧……手的动作要慢下来咯。慢、下、来。」

「……好吧。」爆豪胜己皱起眉头,低头看着自己那根肿胀到极限的东西,这折磨究竟什么时候才结束?

「然后我会用两只脚,夹住你那里,上下动哦。小胜你就用手吧……特别允许你想象我用脚帮你解放。」

浮现在爆豪胜己脑海里的,是绿谷出久两只小脚,小心翼翼地伸上来,用脚掌把粗大的东西踩在他的腹肌上,然后夹住它上下小幅地摩擦。他已经完全忘记其他事情,手上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嘴上的喘息也忘记控制。

「啊,不行……射、哈啊!!」爆豪胜己眼前突然一片空白,意识完全被高潮覆盖。他觉得他疯了。

绿谷出久在这边听着,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丢脸,但是小胜听起来是这么享受,小胜心里一定在想很疯狂的事情……那种会让她也高潮迭起的事情。

「……小胜?」她好像突然失去权力的失势指挥官,有点胆怯地问着。

「嗯。」爆豪胜己调整呼吸,伸手拿纸巾把身上的体液擦掉,「写得还可以啊?老师?」

「别叫老师啦!真是的……」

「想我吗?」爆豪胜己突然反问回去。

「……想。」

「有多想?」

「想到要写这种东西,假装你和我在一起。」

爆豪胜己算是彻底败给这个想象力丰富的小家伙了:「回去满足你。嗯?」

「回来……回来我们试一下用……用嘴吧……」绿谷出久越讲越小声。她在心里想,自己这究竟是在说什么啊?!

「什么用嘴?」爆豪胜己故意使坏,接着问。

「就是……就是用嘴帮你做……呜呜小胜你太坏了!」绿谷出久又一次把脸埋进抱枕里面。

爆豪胜己笑了:「你也一点都不乖,背着我想这么多鬼点子。彼此彼此。」

Chapter Text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休息日,一般都是差不多的流程。早上,爆豪胜己还是会像要出勤的日子,起得很早,出门跑步,回来就要把永远都在赖床的绿谷出久弄醒。弄醒以后,如果家里需要购物,两个人就会一起出门,如果不用,就一起做早饭、呆在家里做想做的事情。

这天就是两个人一起去采购的日子。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提着两大袋食物和日用品回到家,在玄关挤着换鞋的时候,还要凑在一起吻上一会。

没人看见,就什么都可以做。

「小胜,你还网购了东西吗?」绿谷出久看到饭桌上摆着一个包裹。

「嗯。」爆豪胜己收拾着刚买回来的东西,把蔬果鱼肉都放进冰箱。

「买了什么啊?」绿谷出久有点好奇,想伸手打开盒子,但是又乖乖地收回了手。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送给我的礼物吗?!」绿谷出久双眼亮了一下,跑进厨房搂住爆豪胜己,「可是、可是最近没什么特别的日子啊……」

「不是礼物。」爆豪胜己脸上没有表情,「不过也算是给你的。」

看着爆豪胜己神神秘秘的样子,绿谷出久疑惑地皱起了眉头,但是也没有再问什么,转身到房间里换衣服。

爆豪胜己收拾好东西,拿着包裹走进卧室。绿谷出久只穿着内衣裤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笑个不停。刚脱下来的衣服扔在旁边,准备换上的睡裙也扔在旁边。这明显是换衣服换到一半去玩手机去了。爆豪胜己也脱掉上衣,准备换回居家的背心。

「小胜——」绿谷出久叫住他。

「怎么了。」爆豪胜己又把背心扔开,坐到床边。黑色的背心掉在嫩绿色的睡裙上面,和刚脱下来的黄色背带裤混在一起。

「我们……不用吃午饭了吧?」绿谷出久放下手机爬过来,从后面抱住爆豪胜己,问道。他们刚刚在外面的餐厅吃了早午餐,吃完才去购物。

「那你想干什么?」爆豪胜己明知故问,爬上床,手摸上绿谷出久的后腰。光滑的皮肤他怎么都摸不腻,手指在她腰脊小小的凹陷里来回流连。

「小胜想做什么?」绿谷出久半眯着眼睛,双手攀上爆豪胜己的肩膀。

爆豪胜己没有回答,吻住她的嘴唇,舌头探进去找她的舌头。他们要做爱,这是他们的休息日。

「上次不是说要帮我用嘴做吗?」爆豪胜己低低地说,说完舔了舔绿谷出久的耳朵。

「怎么这种事就记得这么清楚……真是的……」绿谷出久羞红了脸,伸手解开内衣扣子,把内衣扔在那堆衣服上,丰满漂亮的乳房被解放出来,弹跳了两下,显得尤为色情。

「谁让你还在写那种东西呢?老子已经很宽容大度了吧。」爆豪胜己坏笑了一下,躺到床上。他的大手摸上绿谷出久的胸部,伸进双乳之间,感受那种结结实实的包围感。

「也用这里帮老子做吧。」爆豪胜己看着双乳之间那道深深的沟壑,接着说。

「不、不要!你不要得寸进尺呜呜呜……」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另一只手抓住一边乳房轻轻揉捏,麻酥酥的感觉从胸口传遍全身。

绿谷出久拉着爆豪胜己的裤腰带,把他的牛仔裤脱了下来。男友的内裤里,已经撑起来了一片,绿谷出久趴下去,隔着布料,用舌头描着它的形状。

爆豪胜己低头看着绿谷出久,看她第一次这样伏在自己面前,绿色的卷发垂落到床上。她仅把他的内裤拉下来一点,把阴茎从布料里解放出来。

绿谷出久看着手里半勃的东西,咽了口唾沫。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这根东西,这根发烫的、让她每个休息日都欲仙欲死的东西。

绿谷出久吻上发紫的龟头,随后用嘴唇包住了它。绿谷出久明显感受到爆豪胜己在下面抖了一下。抬眼看他——爆豪胜己皱起眉头,大口呼吸,绿谷出久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

新奇、刺激、期待的表情。

绿谷出久往下含多了一点,嘴里的味道实在不能说是好,然而她能感觉到它变大了,顶着她的上颚,想要进入又窄又热的喉咙。

爆豪胜己觉得太舒服了,仅仅是这样含一下,他就觉得他可能很快就会射在她嘴里。

「等、等一下。」爆豪胜己推了推绿谷出久的额头,让她离开。绿谷出久舔了舔嘴角流下去的唾液,疑惑地看着爆豪胜己。小胜不是很舒服吗,为什么要等?

爆豪胜己从包裹里拿出一瓶东西,包装上有草莓的图案,看起来就像是草莓味的沐浴液之类的东西。

「用这个。」爆豪胜己把它塞到绿谷出久手里,重新躺下来。绿谷出久仔细看了一下,又惊喜又害羞地说:「小胜、你、你想得也太周到了……吧。」

绿谷出久把冰凉的液体倒在手心里,然后抹上爆豪胜己前端的分身。爆豪胜己因为冰凉的触感低低地呻吟了一声。

绿谷出久重新含住阴茎,嘴里有淡淡的甜味,还有草莓的香气。她用手握住嘴含不到的地方,开始上下吞吐,用力地吸出滋滋的水声。这根草莓味肉棒的主人,舒服得不断喘气。

爆豪胜己低头看着绿谷出久努力的可爱样子,伸手帮她拨开碍事的头发,把它们都拨到一边去。她长着雀斑的脸颊涨得通红,浓密的眼睫毛垂下去挡住了眼睛。在爆豪胜己看来,她就像是闭上了眼睛在享受这场盛宴。

「唔!咳、咳咳!」绿谷出久一下子含得太深,插到了喉咙里,不舒服地咳嗽起来。

「着什么急,傻瓜。」爆豪胜己推了推她的额头,让她离开自己。

绿谷出久忙着咳嗽,用手背挡住嘴,躺倒在床上。爆豪胜己摸着她湿漉漉的额头,看她眼睛里噙着泪水。

「没事吧?」爆豪胜己趴下去,在她耳边轻轻地问。

「嗯……没……咳咳!」绿谷出久摆摆手。爆豪胜己坐起来,把她的双腿分开,等她缓过气了,伸手摸上内裤那块潮湿的地方。

「小胜?还没……还没做完呢……」「下次再说。」爆豪胜己手指隔着布料,摁上中间那颗柔软的肉珠,轻轻地打圈搓揉。

「嗯……」绿谷出久舔了舔嘴唇,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粉色的内裤濡湿了一大片,爆豪胜己的手指找到小穴凹下去的地方,摁下去,感觉有更多水从里面溢了出来,沾湿了自己的指头。

「小胜。」绿谷出久伸手搂住爆豪胜己的脖子,爆豪胜己伏下去,深深地吻她,手上慢慢地脱掉了她的内裤。

绿谷出久闭上眼睛,任爆豪胜己咬自己的嘴唇,用舌头卷起自己的舌头; 下面的手就着黏滑的液体揉弄着阴蒂、中指浅浅地伸进穴口。

「想要吗?」「……嗯。」绿谷出久不敢看爆豪胜己的眼睛。

小胜今天格外的……温柔?

爆豪胜己移动到她两腿之间,双手抓住她细细的脚踝,低头亲了亲她的膝盖,一路沿着大腿内侧亲下去。

绿谷出久觉得他的脸离自己下面有点近,假装随意地用手遮住那片殷红的部位:「我……我要躺着吗?」她想换个姿势。

爆豪胜己笑了一下,「你想怎么做?从后面?」

「嗯。从背后……那样。」绿谷出久小心地看了一眼爆豪胜己的脸。他现在的表情,就像是等着自己的猎物被煮熟的贪婪表情。

「你等下想怎么做都可以。现在手拿开。」爆豪胜己淡淡地说,视线移到她的手上。那两只带着伤疤的小手,盖着又湿又饥渴的穴口,爆豪胜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感觉到自己的前端又涨得有点难受。

「等、等下?」绿谷出久一下子没弄懂,手缓缓地移开。

爆豪胜己拿起旁边的草莓味润滑液,打开瓶盖,两只手指撑开阴唇,把液体倒下去。

「小胜?!你在干什么?!」绿谷出久似乎突然明白了爆豪胜己的意思,手慌乱地想遮起来。爆豪胜己皱起眉头,不耐烦地说:「手拿开!」

「好吧……」绿谷出久被吓了一下,弱弱地收回了手,放在脸侧。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在爆豪胜己面前双腿大张,但是她总觉得这次太丢脸了。

爆豪胜己倒够了润滑液,双手抓牢了绿谷出久的脚踝,低头舔上那一片草莓味的粉色。

「啊啊啊!!」绿谷出久一下子弹了起来,胸口绷得紧紧的,双腿不自觉地想夹起来,但是被爆豪胜己牢牢地钉在了床上。她还是第一次感受这种感觉,爆豪胜己的舌头舔弄着敏感至极的阴蒂,润滑液流进她的穴口。

这比手指的感觉奇怪太多,疯狂太多。舌头比手指更柔软、更润滑、更色情,绿谷出久低头看着爆豪胜己伏在自己的腿间,张嘴不停地又舔又吃,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小胜!不行……!」绿谷出久大张着嘴,却连呼吸都忘记,呻吟和说话、什么都忘记了,她的双手无助地想找什么东西抱住,但是周围什么都没有。她只好抱紧自己的身体,一只手用力地抓住另一边的乳房,下巴仰得高高的,头向后埋进枕头里。

爆豪胜己品尝着草莓味的女友,看着她爽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舌头弹弄的速度又加快了。越来越多爱液从小穴里涌出来,爆豪胜己把液体舔起来,嘴唇夹住樱花颜色的阴蒂,用力地吸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绿谷出久尖叫,双腿不受控制地缩起来,又被爆豪胜己抓在手里不得动弹,「……!啊啊啊!」

绿谷出久伸手抓住爆豪胜己的头发,抓住这个在自己腿间作恶的坏蛋,但是却不想让他停下。快感不断地变强,绿谷出久听着粘腻的水声从下面传来,觉得自己马上要达到高潮了。等绿谷出久的腿乖了下来,爆豪胜己收回一只手,中指全部插入绿谷出久的小穴里。然而她的注意力却全部只在阴蒂上面,根本没有发现手指侵入了她。

「要死了……小胜!我!我要死了呜呜呜……!真的不行!啊啊!」绿谷出久揪紧爆豪胜己的金发,尖叫着高潮了,小穴不断地收缩,一下一下地夹住爆豪胜己的手指。

爆豪胜己的嘴唇离开她,看着绿谷出久满面潮红,浑身颤抖的样子,极其惹人怜爱。他的手指被绿谷出久的肉壁紧紧绞住,她的身体里有热流沿着手指涌出来。

「哈……」绿谷出久松开爆豪胜己的头发,高潮还没有完全过去,双腿不由自主地夹住男友。爆豪胜己的手指突然抽了出去,绿谷出久呻吟了一声,这才发现它原来在身体里。

「起来。你不是不想躺着做吗。」爆豪胜己「啪啪」用力拍响她的大腿,她结实的肌肉在手下轻轻颤了一下。

「嗯……?我……不想动了……」绿谷出久闭着眼睛,感觉自己的小穴还在不住地收缩。

爆豪胜己没再说什么,把她的腿摁到身体两边,握住自己肿胀不已的性器对准了漂亮的粉色小穴,看着它还在一下一下收缩。

「看来你真的很享受啊,」爆豪胜己坏笑了一下,「给你口交,就那么舒服?」

「不要、不要说出来啊!那个词!」绿谷出久捂住脸,在指缝里偷看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低头,缓慢地把自己埋进她的身体里,看着那两片可怜的软肉被迫吞吃进粗大的阴茎,发出细细的黏黏的声音。

废久这家伙真的好紧,而且真的好湿。爆豪胜己皱起眉头,快感已经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意识。

爆豪胜己全部埋进她的身体的时候,绿谷出久觉得心脏都要跳出胸腔。整根粗大的形状紧紧地贴着她的内壁,龟头几乎顶到宫颈,感觉好满好撑。

「小胜……好深……」绿谷出久抓住爆豪胜己的手。爆豪胜己握住那只小手,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

「可以动了吗?」爆豪胜己低声问。

「嗯。」绿谷出久轻轻地点头,绿色的大眼睛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爆豪胜己。

他把她的一条腿架在胳膊上,让小穴向上暴露,随后有节奏地摆动腰臀,每一下都像是要把绿谷出久钉进床里地用力。

绿谷出久转头,把止不住的叫声埋进枕头里,男友每次顶撞都顶到了最深处,碰到了宫颈口,她已经高潮过一次,很快就要来第二次了。

「你真的……」爆豪胜己的汗珠从额角滑落,他伸手抓住绿谷出久的一边胸部,「穴好棒……好舒服。」

绿谷出久已经没法回答,整个人陷进床垫里,屏住呼吸,每一次接受都像是被推到风口浪尖,高潮越来越近、越推越高。

爆豪胜己全部退了出去,反复把龟头摁进拿出穴口。那根粗物「啪啪」地拍了两下被爱液沾得亮晶晶的阴蒂,然后又重新埋入下面的穴口里。

「再来……一下,好不好,小胜?」绿谷出久抓住爆豪胜己的手臂。

「什么再来一下?」爆豪胜己狠狠地挺进,绿谷出久呜咽着想缩起膝盖。

「就是、就是刚刚那个。」

「这个?」爆豪胜己拔出去,拿着肿胀的东西去拍了一下她的核心,「你喜欢这个?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说完又接连拍打好几下。

「嗯、对……嗯!」

爆豪胜己重新埋进去,又退出来拍打,绿谷出久的指甲抠进他结实的手臂,呻吟着说「好棒」「好舒服」。

「我差不多到极限了,下次再陪你玩。」爆豪胜己找回原来抽插的节奏,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不出一会,绿谷出久尖叫着,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穴道收得更紧,不断出水,她浑身颤抖,双脚紧紧勾住他的身体。爆豪胜己虽然也到极限,但还是停下来等绿谷出久从高潮里缓过来,伏下来吻她的鬓角和眼睛。

「小胜……」绿谷出久捧住爆豪胜己的脸,「真的好温柔啊……」

「嗯。」爆豪胜己慢慢地抽动、顶入,咬住她锁骨附近的皮肤,屏住呼吸,在绿谷出久温暖的身体里射了出来。射精的快感传遍全身,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低喘不停:「出久……出久……」

绿谷出久在爆豪胜己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又甜又软的吻,「小胜,舒服吗?」

「嗯。」

「那再来一次吧,我也好舒服。」

毕竟休息日还剩下不少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