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七次

Work Text:

【七次】

清冷禁欲系老干部这种东西,一向都是在网上看见的形容,直到找了这么个男朋友才发觉是真的。

他是个医生,一身白大褂,还有消毒液的味道,鼻梁上一副金丝框眼镜,修长的手指,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满足小女生的一切幻想。

唯一不好的是,他似乎对于床上一事,也并不怎么热衷,尽管他那一块是真的大……可是……看着网上那些小姐妹分享的被操哭的,一夜好几次的…你也好想要啊。

这天你和他在家,他在桌子旁写东西,你在沙发上看小黄文,不自觉的念出声来,“啊,强奸的戏码可真好啊,还能一夜这么多次!!”

“几次算好?”似乎是他的声音。

“一夜七次啊!你都不能呢!”兴致勃勃地回答,“诶??”反应过来抬头看他,他依旧在低头写着东西,仿佛那句问答是错觉。

第二日,晚上回家的你,打开门也没有看见他,加班吗?怎么也不说一声,背过身准备换鞋,只看见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只手,有一股类似乙醇的东西捂在口鼻上,再无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仿佛是被折叠了好几层的纱布给蒙住了眼睛,手被绑住,下身凉嗖嗖的,双脚还呈现一个岔开的形式被固定住。

大脑瞬间都空白了,拼命的挣扎,身下的触感像是在一张床上。

有别人的呼吸声,那人似乎走近了,脚步声有一丝丝耳熟。

你带着试探叫了他的名字。

“嗯。”他似乎在拿些什么东西,有磕碰声。

简单的一个字,却让要跳出来的心瞬间安了回去,很快却又想到一个问题,“你,你这样是要做什么?”

他没有回答,还有些微凉的手指突然放到了你被脱光的下身去,你能感受到他的食指有些试探性进来了一根关节,在入口处浅浅试探着。

作为医生,他太了解人体结构了,包括如何让女朋友高潮。

他的拇指很快就让你的阴Di充血鼓胀起来,快速的喘息让你有些喘不上气来,趁他停下来的空当你继续叫着他的名字,你有些摸不清状况。

“嗯,我在。”

他仍旧这样应着你,中指和食指的手指一起塞了进去,一只手在里面勾弄,一只手照顾着阴Di。

陌生的环境,被蒙起来的眼睛,一切都让浑身更加颤栗,也快速达到高潮。

“七次。”

“什么?”你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又重复了一遍,“你说的,七次,这才第一次。”

????

死机了半晌,你的记忆回到了前一晚你说的小黄文。

这……强奸??一夜七次???会死的吧!被这个惊悚的想法给吓到,下体又分泌了些液体。

“十分十四秒。”

他在报着你达到高潮的时间

感觉浑身都燥热了起来。你咬咬嘴唇,“我…我就是说着玩的。”他平日在床上也就像公事公办一样,虽然每一次都很爽,可总是少一些情调,谁知道他还会这样啊喂!

他似乎清洁了一遍手指,上面消毒液的味道又浓了些,慢慢的开始解开你的上衣。

他手上嗡嗡震动的两枚圆形物体,刚刚才高潮没多久,此刻顺着润滑一下就进到了体内,像极一张贪吃的嘴。

他可是从来都不会买这些东西的啊!

你又想叫他的名字了,可他附身下来用自己的嘴堵住了你的嘴。

你能感受到他极其温柔,却不容你抗拒,甚至体贴的帮你撩开因为动作过大沾上脸颊的头发,与你十指相扣。

体内的跳蛋变换着频率,他的嘴唇一松开,你的声音便压抑不住。尽管带着眼罩,还是能感受他灼灼目光。

他是在…看表情吗?

他的手指伸进了你的衣服里面,游走于你的肌肤,揉捏,搓捻,每一下都在点火。

浑身热的就要烧起来,深处的跳蛋又一阵阵抵着快感震动。

头向后仰去,脚背都崩的紧紧,第二波高潮。

“三分二十五秒。”

他依旧在报时间,这个时候你开始庆幸戴上了眼罩,如果没有眼罩,你完全不敢看现在他是什么样的表情。

浑身都像出了汗,尤其下身,湿哒哒的。

你在床上喘息,他拿来了湿巾去擦拭你的汗液和淫液。

你开始想求饶了,“我,我开玩笑的昨天,七次不行的,真的会坏的。”

“女性的生理器官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达到连续性高潮,控制好时间和力度,所以不会达到破坏。”他一本正经的和你解释,“说是七次就七次。”

第三次有物体抵上你的双腿间,你只想着躲了,是一根按摩棒,沾着你穴内还有的液体就这样进去了一半。

“你的书,内容?”他问了一个题外话。

跟不上老干部的思维,似乎看出你的疑惑,他补充了一下,“你昨晚看的。”

昨晚看的…那本黄书。

犹豫着并不想说,他握着那根棒子又深入了几分。

“我我我我说!”

七七八八的回忆书里的内容,他沉闷听着你说,手上就开始缓慢的抽动,你忍不住的将身体弓起来。

按摩棒似乎带着凸点,也具有着震动功能,他开了最小档,像是不在着急让你高潮了,有一下没一下的跟着你的节奏。

讲到书中的女主挨操的片段,他加快了一点速度,你的叫声瞬间打断了诉说,像是自己就是那个女主角一样,此时此刻正在被大力抽插着。

没一会,抽动又停止。

“继续。”

便这样反复几次,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抽动棒子,到最后书中内容也没有说完,思绪只剩下空白,跟着按摩棒而叫出声。无法想象现在自己的模样,也无法想象叫声有多浪。

他能完完全全根据你的表情判断哪个位置你更加舒服,震动棒改变了路线,每一下都碰到体内愈发敏感的地方,忍不住夹紧腿根处。

他不容分说掰开,将震动棒往最深处一顶,开到了最大档震动。

快感过于强烈,伴着第三次高潮惊叫了一声直接破音。

随着震动棒抽出去,好像也有一股热流跟着抽出去,下体已经不自觉的抽动了,好一会才缓过来,但是屁股下面已经一片温热了。

“九分五十二秒,伴有潮吹现象。”

张着嘴呼吸了几下,哇地一声哭出来,“你欺负我,呜呜,欺负我。”

他一声轻叹,替你取下了眼睛上的遮挡,没有太刺眼的光线,你仅是闭了一会眼睛就睁开了。

你躺的地方似乎是他医院办公室的休息间,一盏柔柔的灯光。此刻他白大褂的衣袖整齐的折叠至臂弯,正在给你解开手上的束缚,神色专注仿佛你是他的一位患者。

手脚都解开后,他抱起了你,安抚性拍拍你的背。

也不知道医生的力气是哪里来这么大的,单手就能把你抱在他怀里,像抱小孩一样,另一只手一把就扯掉了床单,那床单上,早就湿漉漉的一大片。

你怀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又缩了缩,他又放置好早就备在一旁的薄被。

他把你圈在怀里坐下,拿起一旁的水杯喂你喝水,还有些温,是一杯淡盐水。

你乖巧的在他怀里喝完一整杯,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理着你的头发。

“我不要了,真的,不要了好不好?”

他微微摇头,修长的手指取下了金丝框眼镜放去一帮,你此时才注意到屁股下硬邦邦的东西。

想逃已经来不及了,他托着你的屁股,解开裤子拉链,对准口整根没入。

你扁扁嘴,又想哭了。

他把你的手往他脖子上一放,就着这个体位就站了起来,肉Bang随着走动每一步都离开些许又再撞进去,他打开休息室的门,外面是他办公的地方。

桌子上整齐的文件,就这样一步一抽插的方式他走去办公桌前坐下,将你的两只手向后放到桌子上,你双手撑着桌子,穴内插着他的东西,他坐在桌前椅子上,下达了指令。

“撑着,动。”

腿根本就提不上力气,只能靠着手借力,缓缓扭动腰和胯部,可实在是没有力气,每次都只能小幅度扭动,经历了太多抽插的小穴并不满意,更加瘙痒起来。

最后你干脆伏在他身上不动了,他抱着你往办公桌一放,下身开始挺动。

被撞的支离破碎,嘴里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胡话,时不时他有些调戏的把手指伸进你的嘴里,逗弄一会你的舌头,又继续操你。

“先生,哥哥,宝贝,哈啊,饶了我,呜呜我错了……”胡乱的叫着每一个用来称呼他的爱称,“不要了,太深了……老公……”

带着哭腔,再次绞紧了花穴。

他的唇角藏了淡淡笑意,吻吻你,“第四次。”

咬着他的肩膀,早就被你弄皱的白衣,你发现体内那根东西似乎又涨了涨,猛然想起他根本都还没有射,而你已经被折腾的丢了四次了。

眼角哭的有些泛红,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把他一堆,撒丫就跑。脑袋唯一还有点清醒知道自己这样不能往外跑,只能又往休息室跑,还没来得及锁门就一下子被扑去床上。

一捅进来就是不由分说狠狠的几十下深顶,不再有刚刚的什么九浅一深的花样,直捣花心。

他亲吻着你的唇,而你也终于可以听清他时不时压抑地闷哼声。

“老公,啊…哈,嗯,啊…我错了老公我错了……”

“错哪了?”他停了下来。

“呜呜呜我不该说你不能一夜七次,我不敢了饶了我呜。”

他停止了说话,只是将你的两条腿折叠起来压在胸前,他的肉Bang一下一下捣弄更深。

最后一下他拔了出来,一股白灼瞬间射出来,喷射到地上。

“我才第一次。”

 

*
第,第五次了……

他射出的没多久,只是轻轻揉了揉你的阴Di,你就又控制不住的喷了出来。现在你知道了,小说中什么一夜七次都是骗人的,真这样一套下来,真的一滴都没有了啊。

他似乎是没有什么打算了,抱住你,轻轻拍着你的背,以作安抚。等你在他怀中平静下来,取来一旁干净的消毒湿巾,擦拭着你身上的污浊和液体。

这一次被投喂的水是甜的,带着微微的糖味。一下便喝了精光,你仰着头冲他撒娇。

“我错了,你罚也罚了,这事就过去了,好不好?”

他倒是没应你,只是伸出拇指,擦去了你唇边的水渍

靠在他怀里休息了好一阵子,舒服的都要睡过去的时候,你察觉他的手又伸向了你的大腿根。

夹紧,“不…老公,真的不行了……”

刚才那么多次的磨合,早就发现他对这个称呼没有抵抗力了,要多软有多软的声音,只盼着他能放你一马

“我看看。”

他又带上了那副眼镜,镜片折射着冰冷的光,带着不容分说。

你没有什么思考的时间,他已经从一旁拖过来一个妇科里最常见的腿部支撑器。阿喂?你到底做了多少准备啊??双腿被他分开呈六十度,比一开始还要羞耻的状态,从大腿开始被绑在了支撑器上。小穴凉嗖嗖的晾在那,任由他打量。

他蹲了下来,你甚至能感受到他鼻息的热气打在那。

“有些红了……”呢喃声微不可闻。

温暖…被包裹住的触感。

你惊地支撑起身子,想去推开他的头,可那一瞬间直达大脑的爽意实在是太快了。

天知道一个医生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是他的唇分开了两片阴chun,舌头也顺着肉缝划了进去,仅仅是入口处的一个试探,你就溃不成军。

阴di也被包裹住了,他有用牙齿轻轻试探,这和手和工具完全不同的体验感。

舌如利刃,毫不留情钻入每一个缝隙,模仿抽插的样子也在肉缝之间来回着。可以说他的口活并不好,只是他太了解你每个地方了,在最舒适的点被来回摩擦,刺激。他的鼻尖时不时会碰到你的肌肤,还有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啊……停,停下……不,不行了……”

冰冷,可这样的画面又格外刺激。像极了一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人,此时放下了一切身段,为了让你舒适。

腿根本并不拢,他舌尖再度上勾,离开了你的小穴时,你迎来了熟悉的感觉。

他从你双腿之间抬头,“才一分钟呢,你太快了……宝贝。”

根本不用他说,你知道,第六次了。

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这会倒是委屈了。

“你明明,明明说好了……呜……欺负人。”

“我可没答应你什么。”

一愣,回想刚刚他的确什么也没有答应,哭的更委屈了,被绑住的腿动不了,只有脚丫子在随处张牙舞爪,强烈倾诉着主人的不满。

擦着泪,哭到哽咽不止,他没料到这个局面,手指一次次帮你拭着泪,有些哭笑不得。

“倒还委屈上了,行了,乖……”

不想听他说了些什么了,回想今晚种种,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再哭,我又要……”

“……呜呜……唔?”

他说啥?

 

热而硬的棒状物,带着筋络顶入。

又㕛叒叕……!

“止不住你哭,只能用这个方法先堵住一张嘴了。”

薄唇微启,丝毫不顾及说出来的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力。

“看见这东西第一眼。”他一边顶,一边开口,“我就想这样操你了。”

这些话平日他在床上从来不会说的,他平时在床上真的自律的像一个交公粮的人,更别提这些东西了

难得的刺激,更让下体分泌的更多了,水声也愈发明显了起来,的确,这真的是一个有效止哭的方法。因为嘴里只顾着呻吟乞求了。

双腿被捆住的好处就是这样实在是太方便了,他拖着你的腰又往下了些,下身几乎都是悬空,他站在你两腿中间,一言不发,只是用力地一下又一下,像是要捣入灵魂的最深处。

高潮太多次的后遗症就是,很涨,很想出来,可是下身被堵住,根本无法释放。有一股憋尿的感觉,折磨的心也不上不下般难受。

腰不自觉就往上弓,离他更近,他撞的也越凶,床都被带的有些吱呀想。

“嗯…给我,给我……”

想释放……想要出来,想…想要一个宣泄。

快感就像洪水般,一点点拥挤,却无处可寻出口,在脑海中,身躯中越积越多。他突然按了一下你的肚子,往后退了半截,又一下没入了进去。

就像有跟弦断了一样,“啊,到,到了!”收缩,释放,又像是已经尿了出来,可是一瞬间倾泻的快感,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是,是失禁了吗……被,被插到,尿了出来吗?

好羞耻……

他停下了动作,似乎是抬起头看了看时间,你能明显察觉他满意的心情,等你的缩动不再那么猛烈的时候,开始慢慢进出起来。

浑身都失去了力气,连动一根手指都难。

只知道最后被人抱起放在了车上,盖上了毯子,位置也调节到舒适的角度。油门发动的时候,你已经陷入了昏沉的睡眠中去。

那么现在,你还想……

——再来七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