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羡忘】《药》(四)

Chapter Text

【羡忘】《药》(四)
在静室遇到魏婴,是蓝湛没有想到的。
他垂下长长的眼睫毛,安静地等待着江宗主与叔父结束谈话。
原来他是来请辞的。
魏婴要走了。
蓝湛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罢了,碌碌红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走的路,更何况……他选择了一条比常人更为凶险的路,自然要独自面对更大的困难,又怎能连累别人。
思及,他垂下头,对魏婴急切的小声呼喊充耳不闻,清丽的脸上神情冷淡。
等江宗主携魏婴等人离开后,蓝湛便向叔父和兄长辞行去收集阴铁。蓝涣对自己这个安静乖巧的弟弟显然十分上心,一边陪着他走到门口一边喋喋不休地嘱咐,简直恨不得跟着宝贝弟弟一起去。蓝湛安安静静地听着,末了,蓝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意地说:“要是魏婴能一同前去就好了。”蓝湛睫毛微微一颤,抬起头望向兄长,有些无措。蓝涣安抚地笑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魏婴与你一起,你也不至于过于沉闷。”
蓝湛怔了怔,想起放灯的时候,黑衣少年不顾自己的冷淡执意要留在自己身边,还为自己画了一只小兔子,想起少年认真地许愿“锄奸扶弱,无愧于心”时脸上的神情,想起少年对自己说你笑了的时候温柔的眼神,不由得脸上一热,心里某个角落软软地塌了下去。
蓝涣看着自家弟弟的神色变幻,微微一笑。
魏无羡左右等不到蓝湛,只得无奈地跟着不断催促的江澄一同启程准备离开。途经他放养兔子的地方,不由得停下脚步抱起一只软绵绵的雪白团子撸了一把,又想到了看似冷淡实际却羞涩可爱的蓝囡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干嘛?神经病啊你,对着这么可爱的小兔子长吁短叹。”江澄怀里搂着一只软白小团子,冲着一脸惆怅的魏无羡翻了一个白眼。
师姐摸了摸趴伏在自己膝盖上的小白兔,温柔地说:“说起来,自你向蓝老先生辞行之后,便一路叹气,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魏无羡想着临行前蓝湛冷冷淡淡的侧脸,连个眼神都欠奉,不由得悲从中来,狠狠地撸了几把小白兔的软毛,委屈地说:“我的小兔子不要我了,他翻脸不认人!”
江家姐弟都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好在魏无羡平时疯疯癫癫惯了,他们也没放在心上。
“害,行了行了,走吧走吧,就你这讨人嫌的,小兔子不要你也正常,快走,不然我爹就揍你了。”江澄放下小兔子,不耐烦地说。
魏无羡跟着站起来,慢吞吞地走在后面,一路踢着小石子,心中充满了小媳妇般的愤然和委屈:他哪是不喜欢我,在床上可热情得紧,分明是个下了床就不认人的主!下次就该狠狠整治他一番,让他还敢这般无情!
此刻,正在客栈专心弹琴的蓝湛莫名地打了一个寒战,收起手指轻轻地搓了搓,有些茫然。
第二天早晨,魏无羡在想了一个晚上才意识到的“原来蓝湛不理我避着我撇开我就是为了独自去寻找阴铁太过分了这么过分一定不能让他得逞我要去找他顺便干个爽”的念头驱使下,留下一张纸条便匆匆忙忙地赶去码头,正巧看见蓝湛穿着一身蓝色劲装要登船,急忙大喊一声:“蓝湛!”就急急忙忙跑到他身边,气还没喘匀就开始告状:“好啊你个蓝湛,就是想撇开我偷偷去找阴铁是吧?我告诉你,没门!说好要两个人一起扛的,干嘛偷偷溜走!”
蓝湛先是被他一声呼喊吓到,接着就被劈头盖脸地说了一顿,脸上顿时带上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委屈。
魏无羡仗着气势拧了拧蓝湛白皙的脸颊,哼声总结一句:“总之,你别想摆脱我!”收回手的时候还忍不住搓搓手指,回味一下那滑腻柔软的触感。
蓝湛被这句话震了震,扑闪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忘了反抗。
不过魏无羡可不管蓝湛心里是怎么个千回百转,他被眼前这个一身蓝色劲装的蓝湛勾得心痒难耐,上下扫视一番,觍着脸凑近揉着人细腰笑眯眯地说:“蓝湛,你穿成这样真好看。”
蓝湛被他揉得腰一软,什么柔软心思都被揉没了,狠狠地瞪了眼前这个登徒子一眼,冷着脸上了船。
两人一路奔波,却丝毫没有旅途的烦闷。主要是魏无羡一路上用各种方法试图占便宜,白天偷偷搂细腰拉小手,晚上钻被窝亲亲嘴,还借醉故意脱个精光拱到蓝湛怀里乱蹭把人家硬生生气成一朵红牡丹。最过分的一次是趁着蓝湛睡着了偷偷把人家裤子给扒了,两条细腿一分,就趴着吃起了穴。蓝湛被惊人的痒意和快感生生逼醒,软着身体迷茫地吹了一次,等完全清醒过来就蹬着腿哑着嗓让他滚,又被魏无羡用牙齿磨着软糯阴蒂舔着阴道口弄得失了神。魏无羡憋了那么多天可就等着一口肉呢,提枪就挤进了花唇中间红艳艳的小口。到底是那么多天没做了,蓝湛嘴上不承认,身体可是想这根驴屌想得紧,花穴一阵抽搐,把孽根裹紧了就往里面吞,急切得像被下了药的婊子,一双长腿夹着人家腰不放呢,嘴上还哭着叫人滚。魏无羡可不管这些,他深谙闷声干大事的道理,把人干爽了自然就没力气折腾了,就把那双绵软长腿压到人胸口,全根拔出又借着体重全根插入,恨不得连卵蛋都挤进去这块流蜜的宝地。
蓝湛被干得腿根软肉都在发抖,花穴酥酥麻麻地高潮着,心里恨死这个登徒子了,双手软绵绵地推在他胸口抗拒着,哽咽着喘息,连抗议的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咬着他硬邦邦的肩膀哆嗦着蹬着腿潮吹,两眼一黑软在了他怀里,竟是被硬生生干晕了。
第二天魏无羡顶着一个红红的巴掌印一脸讨好地笑着跟在蓝湛身边。蓝湛每走一步都摩擦到红肿的花穴和阴蒂,花穴里面仿佛还含着那根粗大炽热的东西,心里又羞又恼,脸色更加冷淡。
魏无羡心中暗暗叫苦,这是把人玩得太狠了。可这也不能怪他啊,那么多天没吃肉,好不容易逮着了当然要吃个够啊。
他看着两旁的摊子,灵机一动,买了个怪物面罩戴上,拍了拍蓝湛的肩膀,嘴里发出“吼吼”的声音,结果蓝湛转头冷冷地瞥了一眼,连“无聊”两个字都不想说了。
魏无羡又急又委屈,感觉自己的肩被拍了一下,就不耐烦地转过去,结果被差点怼到自己脸上的鬼面具吓了一跳,面具下面,聂怀桑哈哈大笑。
魏无羡立刻把气撒在了聂怀桑身上,追着聂怀桑打,一边打一边骂:“好你个聂怀桑,骗你哥立刻返程清河,还敢逗留在这里!”
聂怀桑笑嘻嘻地一边躲一边说:“魏兄你看你,嘴上说着去夜猎,还不是跑到这里来逛街了!”两个纨绔子弟相视嘿然一笑,在心中达成共识。
蓝湛看着打打闹闹的两人,心中莫名气恼,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聂怀桑跟着两个人,在路上搞清楚了来龙去脉后不由得对魏无羡刮目相看,他生性胆小懦弱,实在不懂为何魏兄有胆子和蓝湛这等玉面罗刹结交,殊不知他眼中的玉面罗刹在魏无羡心里却是俏生生的玉兰花,可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三人一路走,蓝湛就一路看着两个人打打闹闹,心中莫名难受,又气又委屈,于是更加冷着脸,竟把聂怀桑吓得坐立不安,挑了个时机凑到魏无羡耳边悄声说:“你可是又得罪蓝二公子啦?看他脸色像是要吃人呢。”
魏无羡听着他的话,只觉自家小玉兰生气起来像极了一种叫“河豚”的小动物,可爱得紧,一点也不可怕,可惜前些时候才惹恼了人家,又碍于聂怀桑在场,不敢过于放肆,于是这几日竟然是渐渐有些疏远了。
蓝湛心里可不知道魏无羡这些弯弯肠子,还以为是自己的冷淡挫伤了魏无羡的积极性,一边暗自后悔,一边又想,倘若他下次再来示好,我一定不会不理他了。
结果到最后他们封印了舞天女,要各自回家了,魏无羡还是一副疏远的样子,蓝湛心里难受极了,又不能表现出来。停留客栈的最后一个晚上,蓝湛在床上翻来覆去,暗自下了决心。
魏无羡在自己房间睡得模模糊糊,突然感到什么东西拱进了他怀里,吓得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借着月色看到了只穿着袭衣的蓝湛带着几分不自知的委屈看着他,轻声唤:“魏婴……”

 

这一章似乎把蓝湛写得有点ooc了?但是其实我的私心是觉得,蓝湛作为一个和魏无羡岁数差不多的少年,始终还是带着点少年心性的。只是这少年心性要对着宠自己的人才会流露出来。像蓝涣,在剧中蓝湛对蓝涣可谓是傲娇本娇了,想吃的东西偏偏说不要,想结交的朋友偏偏说讨厌,可惜蓝涣对自己的弟弟很宠溺,也很了解自家弟弟,才会读懂他的口是心非。我觉得蓝湛对魏婴也是这样的,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对这个人围着自己转而感到新奇,结果这个人突然不理自己了,自然是感到委屈想要弥补。
目前文中的蓝湛不是含光君,至少我希望在没有经历过那么多苦难之前的蓝湛,还有着向喜欢的人撒娇的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