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代发)我和我的经纪人是炮友01-02

Work Text:

01
“嗯……太重了……轻点……操,阿云嘎你好凶啊……我喜欢你凶……”
阿云嘎啪的一声打上了身下浪喘不已的人的屁股,把那片软肉拍得颠颠地颤,“忍着点,就快了。”
“快了快了半个小时前你就说快了,我都射了两轮了你是不是要搞死我,啊……顶我那里,爽死了……”
“你不也多爽了半个小时吗?”阿云嘎掐住郑云龙的腰,往深处又大力抽送了几十下,一口咬上了郑云龙后颈的腺体,注入alpha强劲的信息素,狰狞的硕大性䛐器抵在敏感点上淋漓尽致地射了出来。郑云龙红着眼睛哭叫着又高潮了一次,像一条濒死的鱼一样直挺挺地向后倒去,躺在阿云嘎的胸膛上喘息。
两人眯着眼躺了一会儿,阿云嘎把自己缓缓从郑云龙体内拔出来,那事物过于粗大,蹭过内壁又激起一阵阵颤栗,把出来的那一瞬间发出了一声令人面红耳赤的“啵”,一肚子的精䛐液和淫䛐水涓涓地从那个还合不上的艳红小洞中流了出来。
“水真多。”阿云嘎评价,
“没你射的多。”郑云龙懒懒地回嘴,享受着阿云嘎贴心的事后服务,热热的毛巾把身上的痕迹温柔地擦干净,他舒服地眯上了眼睛。
“过两天就要进组了,草原里可没这个条件啊,谢了兄弟。”
“跟我还客气啥?”阿云嘎笑道,“明天上午十点发布会,提前一个小时做造型,早点睡,明天帅帅地亮相。”
“你龙哥哪天不帅啊?”
“上周五。”
“……”
“我说过很多次了,即使不走流量路线你私下也不要不洗头就出门。之前合作的那个品牌方送的衣服挺好,别老穿那条摇粒绒。”
“好的我的经纪人大人,请问我可以睡了吗?”郑云龙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困了。
像只餮足的猫。
阿云嘎把猫塞进被窝里,“睡吧,晚安。”顺手关了床头的灯,只留下浴室前的廊灯。
郑云龙听着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昏昏沉沉地笑了起来。
他的那些粉丝要是知道他和他的经纪人搞在一起不知道表情会有多精彩。
阿云嘎,圈内顶尖经纪人,带一个红一个,预判精准,公关得体,最恐怖的是他的人脉圈,以演艺界和商界为中心辐射,和他出现在同一个饭局上的人,随便哪个拎出来都能让人喊一句大佬。所以他经手的艺人的资源都是圈内顶流。而阿云嘎本人容貌俊美,气质出众,明明完全可以独立出道,很多人都问他为什么还要来干经纪人的活儿。网传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我喜欢的是挖掘到璞玉再一步步把他送上巅峰的感觉。
而事实也证明阿云嘎挑中的人无一不是明日之星,没有一个是绣花枕头。郑云龙,新生代演员中的佼佼者,两年前凭借一部大热悬疑剧《谋杀歌谣》吸粉无数,空降各大榜单榜首,硬生生地压了许多流量小生一头。再凭大制作电影《变身怪医》斩获最佳演艺新人奖,颜值与演技齐飞,流量与实力并重,唯一可惜的是时尚资源这一块一直不见什么起色,原因是郑云龙本人私下穿搭过于……个性,每次街拍和偶遇的照片po到网上都有无数粉丝哭天抢地:“哥哥求求了你给个二维码我们给你打钱买衣服吧!”
至于这两个人怎么滚上了床,还得一年前说起。

02
一年前,新剧宣传活动现场。
郑云龙在剧中饰演男二,属于女主不爱观众爱的角色。话筒传了两位正好到他,微笑着地拿着话筒道:“大家好,我是演员郑云龙,在剧中饰演的是……”
谁也没看到一个戴口罩的女生从哪个角落冲到了台上,手上捏了一个白色瓶子,将里面的不明液体直冲冲地往郑云龙脸上喷去!
郑云龙吓得吸进了一大口喷剂,紧接着就感到骨节一寸寸地爆发出热意,一道酥麻的电流从尾椎处噼里啪啦地烧上后颈的腺体,空气中散发出甜丝丝的柑橘气息,后穴中开始渗出难言的液体。
——他被恶意诱导发情了!
他瞬间就明白了那个粉丝想干什么,他的第二性征被暴露,那个粉丝要让他当众出丑!
他艰难地背过身去,绝对,绝对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发情……
他一口咬住自己手臂,剧烈的疼痛召回流失的理智,血腥味充斥着口腔,却更加剧了信息素的疯狂肆虐,在场的alpha不少已经有了躁动的表现,隐隐有往台上前进的趋势——
阿云嘎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郑云龙满手鲜血跌坐在地被围得水泄不通,几个安保人员艰难地挡住端着相机疯狂拍摄的娱记还有尚未离场却控制不了信息素的alpha
“给我滚开!”
S级alpha的信息素压制使在场A级以下的alpha进入眩晕状态,阿云嘎狠狠扒开一条路,用自己的外套罩住浑身发抖的郑云龙,怀里的人烫得像火,眼睛紧紧闭着,眼泪不断地从密密的长睫中淌出来。
“大龙,别怕,我在呢。”阿云嘎低低地安抚怀中的omega,抱起郑云龙往休息室走去。
那个黑粉不知道用了什么药,郑云龙觉得这次发情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势汹汹,加上刚才阿云嘎释放的信息素,对A来说是压制,对O来说则是催情,AO的信息素交汇之后散发出强烈的情欲气味,下一秒就可以点燃空气。
郑云龙没有章法地撕扯阿云嘎的衬衣,却因为整个人都挂在阿云嘎身上所以用不上力气,更是急得用牙咬阿云嘎的扣子。
“大龙你为什么总是喜欢用牙呢?”阿云嘎哭笑不得,也不在乎自己几千块一件的衬衫被郑云龙糟蹋成这副样子。
“少他妈废话了!”郑云龙咬牙切齿,光洁的额头上全都是汗,“我就问你搞不搞?”
“……可以不吗?”
“不行!”
阿云嘎挑眉,真没见过发情期还这么霸道的omega,“我是你经纪人。”
“所以呢?咱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给别人搞我还不放心呢!”郑云龙终于用牙咬开了阿云嘎的两颗扣子,露出白皙健美的胸膛,然后他拉开了阿云嘎裤子的拉链,一手握住了布料后的昂扬,“别跟我说你没兴趣,硬成这样你就是想上我。”郑云龙挑衅地看了阿云嘎一眼。
但在阿云嘎的视角中,郑云龙的轻薄衣物被汗透了贴出柔软的身体曲线,面颊潮红,眼神湿润,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倒是诱人采撷,他甚至听见了从某处传来的水声。
体内的情潮,一浪高过一浪。
“是,想上你。”阿云嘎堵住郑云龙的嘴,凶狠地进犯,灵活的双手三两下就把郑云龙给剥了出来,两根手指插进他的后穴中挤出一道道丰沛的汁液。
“不要,不要手指,直接进来!”郑云龙哭喘着,他真的忍不了了,身体内好像有一处泉眼,非得要人又狠又重地捣进去才能解痒。
“忍着点。”阿云嘎在他的耳畔说到,郑云龙还没听清,就感到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抵在入口处,带着不容拒绝的力度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郑云龙被突如其来的满足感爽到眼冒金星,竟然就靠这一下便射了出来。阿云嘎则被他的湿软甬道夹得呼吸粗重,层层叠叠的媚肉不知羞耻地吸裹上来,将粗硬的肉棒吮得啧啧作响,噗哧噗哧地说着自己被插得有多快乐。
这个时候,阿云嘎再能忍怕不就是真的有病了。
他狠掐住郑云龙的腰,几乎是按着人往自己的鸡巴上面坐,一下一下又重又快,夯得郑云龙大腿内侧紧绷抽搐,脚趾蜷缩,两条长腿根本挂不住阿云嘎的腰,生理性的泪水糊了一脸又一脸,哑着嗓子求饶。
“嘎子哥呜呜……嘎子哥轻一点!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招你了,你轻点我受不住,太深了,要被干坏了……”
“刚刚不是还骚得很吗?”阿云嘎将性器猛得拔出来又重新操进去,压在生殖腔口碾着,感受着那两片嫩豆腐一样的软肉舔吸自己的硕大的龟头,温热的淫水一波一波浇在上面。
生殖腔的入口在发情期的时候是很容易打开的。
郑云龙吓得脸都白了,“别啊!不能标记!”
阿云嘎像没听到一样捞着他的腰狠干,每次都把生殖腔的口顶开一点点,郑云龙在担忧和紧张之中把阿云嘎夹得更紧,在几个深顶后被操到了射精。
阿云嘎压着他干完了最后一轮,拔出来射在了他大腿的嫩肉上。

一个小时以后,郑云龙坐在他的保姆车上,眯缝着眼看着座位前面处变不惊地打着电话联系各大媒体的经纪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妈的好爽,我要和他做炮友!

 

下期预告:
“嘎子,我晨勃了。”
“巧了,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