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最后的返航

Chapter Text

路明非操纵着飞船,他直打瞌睡。手边上放着一杯速溶咖啡,这东西便宜,如今一枚宇宙流通币就能买下十袋。

 

他按下自动驾驶,0.5光年内这条驾驶线路上都不会有阻碍物,他可以放心地而且是舒舒服服地睡个好觉。

睡上一个月也没有问题。

寂静的深空会干扰人们对时间的感知,尤其是路明非这种在地球出生的家伙,完全不习惯宇宙时代的作息。

然而天知道宇宙时代是个什么鬼。路明非忍不住想吐槽,可惜周围没人,这架飞船只有他一个人类。他出生于太阳系的地球,中国的某个二线城市,中学上的是仕兰,大学则是卡塞尔。未来说不准会满世界跑去执行学校的任务——但是这个满世界绝对不包含宇宙!

路明非完全没学过开飞船,他在学校学过开车,但是开车和开飞船不是一个概念,他还是手忙脚乱了一阵子,还差点撞上小行星带。

最后他在驾驶舱里找到了一本超古老的宇宙驾驶通用手册,至少30厘米厚,还落下不少灰尘。他捏着鼻子鼓捣半天才摸到点门道,其实他已经很聪明了,普通人至少要学上3个月才能上手。

此外他还发现了一本名叫《地球人宇宙指南》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为他准备的——它静静地躺在老式电话机旁的支架上,和一堆能量棒混在一起。路明非本以为这是小魔鬼的杰作,然而他呼叫了路鸣泽好多次,却从没有一次成功过,无所不能的小魔鬼没有回应他。路鸣泽就好像消失了似的。

 

整个宇宙就仿佛只剩他一人。

路明非想。

当然了,真空状态下声音无法传递,很多人都会有他这种想法。

所幸路明非有着良好的适应能力,有吃的他就饿不死。他趁着自动驾驶的功夫把飞船摸了个遍,确定这里只有他一人,没有其他生物,机器人更是不存在。他在驾驶舱外的走廊里找到一台自动售货机,各个口味的能量棒、速溶咖啡、换洗衣物和小玩具……真是奇奇怪怪的。路明非打了个哈欠,把驾驶舱内搜寻的硬币塞进投币口,从取货口捞出了能量棒和小玩具。

路明非的肚子咕咕叫,他早就等不及了,双手用力撕开能量棒的包装,里面是沾满巧克力的能量棒,拇指一般粗。

都是能量棒了怎么还沾满巧克力呢,开下一袋蓝莓味的能量棒上会不会裹满果酱?路明非漫无边际地想。

三下五除二吃完能量棒又在售货机旁接了一杯水,路明非打了个饱嗝。

路明非很惊讶,因为能量棒体积确实不大,而他自己又很能吃。他想了想,或许这不能以常理来判断,便抓起玩具盒子,边走边拆包。

这是个随机礼物盒,里面的东西加上包装似乎大了点儿。包装上浪漫的宣传语差点让路明非笑出来,然而底下还有一行小字,注明了生产商。

礼物盒的生产商是加图索公司,让路明非的心底有一丝安慰,他仿佛抓住了同自己原本世界的联系。然而加图索是自己以为的那个加图索吗?路明非不知道,他挠挠头,同一时间,他拆开了礼物盒的包装,是一台游戏机,换句话说他中了个大奖。路明非拉开驾驶舱的门,坐到驾驶座位上,游戏机和各色配件被随意地摆满在驾驶台,他将数据线联通了游戏机和通讯屏幕,另外游戏机说明书竟然是英文的,宇宙时代人人还用英文而不是其他宇宙通用语……路明非再次感慨这个世界真是不可思议。

然后他叹了口气,这艘飞船连个可以吐槽的人都没有,手机没有信号而且快要没电了,路明非只得玩起游戏机来。他怀疑过这种地方是不是尼伯龙根,但有哪个龙类是科幻爱好者吗?因而他把这个想法否决掉,又接了满满一杯咖啡。

路明非边喝咖啡边打游戏,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堆咖啡和一台游戏机都没让他打起精神。

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弦窗外依旧是深沉的黑,那是广阔无边的宇宙。路明非摸到了随手扔在边上的《地球人宇宙指南》,不得不说里面的傻瓜速成教程真的很贴心,路明非看得津津有味。

“咚咚咚。”

路明非没管。

——宇宙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尤其是飞船上。

他往后翻了一页。

——注:通常情况下,陌生人会是星际海盗。

他又往后翻了一页。

——再注:若你执意开门,请穿好宇航服。

“咚咚咚。”

谁啊?真烦。

路明非挑了挑眉,一双眼睛从指南手册中移开,他双手端着手册只露出眼睛。真空宇宙不比可以呼吸氧气的地球,是谁在外面敲东西吗?

路明非十分疑惑。

哆哆嗦嗦的手已经出卖了他的情绪,路明非将信将疑地探出头,透明的驾驶窗外空无一人。

很好。

路明非换了个老僧入定般的坐姿,只当自己刚才是幻听。

但是——一只包裹在白色宇航服的手猛地覆上了窗,像是怕里面的人看不见似的,左右摆了摆。

路明非不淡定了,路明非只想呼救。

但在他化身尖叫鸡玩具之前,那人忽地探出头来,路明非看见了对方的宇航头盔,以及宇航服肩膀上的凤凰徽纹,好像在哪见过。当然不是“这个妹妹我哪里见过”这种梗,路明非在卡塞尔上学的几年里绝对亲眼瞧见这种纹章。

只是他暂时想不起来。

 

紧接着,那张脸露出来。

是恺撒·加图索……让我们省略铺垫、不多赘述,路明非的千言万语化成一行字:“老大!”

可惜飞船外的恺撒听不见,他仅仅觉得路明非很激动。以至于路明非打开舱门时恺撒只是觉得遇见了好心人,对上路明非那如见亲人的目光时,恺撒适应性良好,他以为遇见了广阔宇宙中的一个崇拜者。

毕竟这位贵公子很有名。

 

路明非把《地球人宇宙指南》里的警告扔到脑后,其实书里说的一点没差,你永远无法知道好心载上飞船的究竟是太空中普通旅客还是星际海盗,无论是太空辐射还是压强差还是真空无法呼吸都会要了人的命(在没穿宇航服的情况下)。他按下按钮为恺撒打开入舱口,打起精神在驾驶台上进行操作。

这个时候,路明非发现“悬停”按钮是压下去的,也就是说飞船如今处于原地不动的状态。他明明没有按下这个按钮,起码醒着的时候没有。或许是睡觉的时候,路明非在睡梦中触碰了“悬停”按钮,恺撒·加图索才有机会接近这艘飞船。

以恺撒的角度,他看见距离自己不算远的出舱门打开了。恺撒沿着飞船边缘借力,向舱门飘过去。他心想自己真是交了好运,幸运女神永远站在他这里。

确实也站在他这边。

 

舱门从身后缓缓关上,恺撒双脚踏在地上,这感觉真不错。

路明非激动死了,嘴巴里甚至能塞下个拳头。

恺撒摘下头盔,对着这个热情的陌生人说:“谢谢。请问你叫什么名字?”用的还是英语。

“老大。我是路明非啊!”路明非说道,他突然发现恺撒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中国人?”恺撒疑惑地说,虽然不常碰到中国人但他确实修习过中文,他在考虑要不要使用中文和对方交流。

路明非蔫了,这好像和已知世界的恺撒不一样,恺撒根本不认识自己,并且任谁看见陌生人指着自己叫“老大”都会觉得奇怪吧。

于是恺撒张口说中文,他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路明非浑身一震,恺撒满意地点点头,但路明非震惊绝不仅仅是因为恺撒随意地切换语言,而是因为……恺撒中文的河南口音比以前还要浓郁。

“你的……中文……”路明非弱弱地说,他被河南话糊了一脸。

“中文?”恺撒说,“我向一位中国人请教过这种语言。”

路明非只好点头。

他想说老大你的中文真的很……很……路明非他好想捂脸。在恺撒眼里这个目光呆滞的中国青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中国青年很快回过神来,询问恺撒要不要来点吃的。

恺撒自然同意,他已经超过一天没吃东西了,就算被拿到面前的只是几根能量棒他也十分优雅地接过吃下,然后吃撑了。虽然他只吃了一根。

 

Chapter Text

三天,恺撒来到路明非所驾驶的飞船已经有三天了。这几天里路明非勉强摸清楚了状况,恺撒是加图索家族的贵公子(和自己印象中的世界没什么差别),如今的人类们遍布宇宙各处,而地球只是其中一个宜居星球。

恺撒说这是旧时代的宇宙飞船,有多旧多古老还是一个未知数,路明非倒是觉得这里蛮先进的。他之前左摸摸右看看,愣是没找到其他人类存在的痕迹。他甚至想过,莫不是这艘宇宙飞船是专门为他一个人准备的?

他们这几天的娱乐活动……除了打游戏机,就是打牌,打牌,以及打牌。

“有麻将吗?”路明非曾对恺撒说道。

“麻将?你是说古老地球的一种牌类?”恺撒说,“你可以在首都星系博物馆见到它,幸运的是它的很多变体依然流传了下来。”

首都星系博物馆……好吧,听上去是个蛮潮的。但是首都星系博物馆又是哪里?路明非挠了挠脑袋,他现有的问题太多了,从和恺撒的交谈中这个世界的信息像雪花片似的涌来,打得路明非措手不及。

值得一提,自动售货机对他们免费开放了。这要得益于恺撒,他是加图索家族的继承人,他的指纹触及到自动售货机识别器的时候,显示屏幕直接出现了“FREE”的字眼。路明非敢肯定这就是加图索家族的金手指,他毫不客气地把售货机按钮全部按了一遍,一起蹭吃蹭喝,顺便把投进去的硬币统统拿了出来。

 

“老大,你会开飞船?”路明非又提了个问题,他还是习惯性地称呼对方为“老大”。

恺撒点点头,“当然,在来这儿之前我开的是哈雷·戴维森,可惜它的燃油不够了,我只得离开那儿。”

“它一定是你最喜欢的飞船。”路明非说,事实上他很想吐槽,这个鬼世界都有哈雷·戴维森,不是摩托,是飞船!所以说这家公司向宇宙开设自己的分部了么?

路明非说的没错,因此恺撒向路明非投出赞许的目光。而路明非心想这只是你以前就喜欢哈雷戴维森,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

说实话,路明非很想回地球,他怀念双脚踏上土地的感觉,怀念学校的生活,甚至怀念起学校的猪肘子。

他会怀念一切吗?不,他不怀念学校的测验。

在恺撒的建议下,他们踏上了前往首都星系的旅途,变道转向最近的公用星际航路,他们将前往最近的中转站,搭乘装载了曲率引擎的客运飞船。

一切顺利的话,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没错,一切顺利可是个大前提。

这次幸运女神显然打瞌睡了。

 

路明非在驾驶舱里用睡袋打了个地铺,地方足够大,飞船里有宿舍,只不过路明非还是习惯驾驶舱。他下意识觉得这里最安全,同时这里也是他醒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就好比说是新手游戏存档点,待在这里准没错。

昨晚,他们刚刚搭乘上公用航路。航道对接AI与他们的飞船短时连接并规划更适宜的行进路线。

“祝你们好运。”航道对接AI说。

“好运好运。”路明非回道。

 

 

那本神奇的小册子,《地球人宇宙指南》上说,宇宙的臣民饱受星际海盗的困扰。尤其在民主制盛行的现代,教育医疗水平比古时地球翻了许多倍,本不该出现星际海盗。但这些人成倍增长,人们不清楚他们为何出现,这大约是个未解之谜。

地球的海盗驾驶帆船/舰艇,宇宙的海盗驾驶星舰——交通工具适时变化。

在他们所未能了解的宇宙某处,陈墨瞳开始行动了。众所周知——仅限她目前居住的星球——陈墨瞳是一名星际海盗,她所居住的那个星球的所有人都是星际海盗。星际海盗就像一门祖传手艺,爹妈传给孩子,孩子再传给他们的孩子,子子孙孙无穷匮……就是这样。

严格意义上来说,陈墨瞳……算了还是叫她诺诺,诺诺目前是一位翘家少女,率领众多小弟准备干一票大的,扶老奶奶过马路,将迷失旅人送回家,免费修补星舰……完全不符合海盗的行事作风。此时诺诺站在星舰的操作台旁,对着站成一排的小弟们,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听好了,伙计们。”诺诺说,“我们的目标是这艘载满民用物资的商船,据可靠情报,那里面的物资足够我们使用15个月。” 她的手指在指示屏上圈出某个向前行进的光点。周围还有其他飞船,但是她的目标只有一个。

“银灰色的物资商船。”诺诺强调着,“具体坐标邵一峰已经发给你们了。”

邵一峰是她诸多小弟里比较靠谱的一个,拥有出众的心灵美,这已经可以弥补他外表的不优秀了。

但是还不够,诺诺不喜欢他。

她看上去不喜欢任何人。

邵一峰按下发送键,于是同时数条消息传递到他们的通讯器上,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他看出他们的舰长已经忍耐不住了,从细微的情绪中可以推论得到,并且处于爆发边缘……但是她为什么会爆发?真是个好问题,昨天看上去还兴致昂扬的舰长如今正忍耐着火气。邵一峰瞥了一眼小弟们,指挥他们从舰长室离开。

他犯了一个重要错误,只是还没有意识到。

 

小弟们兵分几路搭乘短途小艇,它们轻快敏捷,只保留有必要的维生装置。因此他们很容易被认为是求助的旅客,也更容易抵达商船。诺诺将武器一一检查,除了手枪她还携带了匕首,就在衣服的夹层里。宇航服已经准备好了,她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穿上它。舰长室外冰冷的通道泛着金属光泽,通风管道旁边的排风扇嗡嗡作响。诺诺手下的每个小艇都配备了定位装置,她正盯着显示屏幕上逐步接近商船的小艇们。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诺诺想。

小艇四散在商船的周围,逐步向前推进。邵一峰关闭了同主舰的通讯,从现在开始他和周围的家伙们就是所谓的“遇难者”了。他尽量做出哀戚的表情,但实际表现在脸上就好像抽筋一样。邵一峰想:“没关系,会成功的。”

电子显示屏上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前进着,邵一峰等人甚至做了假身份把自己伪装成旅客。商船也会查询流浪旅客们的身份,毕竟偷袭商船不是先例。他们的武器隐藏得很好,还配备了电子屏蔽设备。

很快,这些家伙们如愿以偿。商船的指挥员发现了他们,简单扫描后排出搜救人员赶往现场,还把这些人转移到商船上。

邵一峰向商船的管理人员诉说着自己 的遭遇,演技不太成功,不过对方以为那是太空旅行中惊吓的后遗症。

“我们还有多余的客房,足够你们住了,只要不打扰到其他客人。到下一个港口我们会带你们去警察局登记,总之,旅途愉快。”

“什么?客人?”邵一峰不解道,他发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问题。

“对,没错。”那人说,“我们是商用旅行飞船,船上有上千名旅客,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上千名,旅客。

 

诺诺发现小弟们偏离了航道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且他们还切断了与主舰的通讯。

消息完全没有办法发出去。

诺诺一拳砸在指挥台上,这和她平时不太一样,她很生气。邵一峰标记错误,他弄错了商船,银色的船只有两艘,一艘满载货源,一艘满载旅客。而且它们的距离很近。

上天对他们开了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