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藕饼/PWP】莲蕊红(6k+一发完

Work Text:

  “别看了……”敖丙把袖子盖在脸上,双腿却分得大开,很有一点自暴自弃的意味,肌肉又不绷紧,敞开着,身体软绵绵的,仿佛是美人娇慵懒起。

  哪吒的一只手掌按在他下身,火热无比的,烫得敖丙熨帖极了。是握枪的手,掌心的皮肤有点儿粗糙,还正好压在红嫩穴口上面。小魔头充满探究精神地揉了揉,顿时发现手心上潮了一片。

  湿漉滑腻,晶莹润泽,都是从这小龙内里流出来的水。

  他忍不住惊叹一声:“你里面这么湿?”

  敖丙更羞耻了,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整张脸。只露出来两个蓝盈盈的小龙角,随着白龙儿的吐息微微地颤。

  “都说了让你别看……”他的声音很细,柔润得像一把珠粒。

  又潮又甜。
  

  事情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敖丙不知道。

  他估计哪吒也不知道。

  龙族发情期的具体情况从来不被外人知晓,老龙王的性教育工作无疑也很失败——他从来不对敖丙提起这些,似乎巴望着儿子在成人,不,成龙的那一天能自己顿悟。

  导致哪吒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得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敖丙说别看,哪吒却偏要看。

  他用手指揉搓搅按,在敖丙下身多出来的器官上胡乱折腾,滑来滑去,摸出亮晶晶的一片湿腻。敖丙还想收缩肌肉,却被这魔丸揉得没力气,只好敞开给他看。小白龙呜呜咽咽地忍耐呻吟,柔韧细腰微微地扭动,倒让魔丸的火热手指刮到了极敏感处,全身一个激灵,只觉得又热又麻。他一下不知道如何是好,实在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哪吒看他这副难耐模样,眉毛稍稍蹙着,明明是觉得舒服的,却为了不叫出声,还用牙齿咬着嘴唇,莹蓝眼瞳微微涣散,神情挣扎又沉醉,真是可怜可爱。

  魔丸心里十分爱他,然而两人如今住在七色宝莲里,没有师长管束教导,也全然不通情事,见敖丙这样,忍不住俯下身去,往灵珠儿唇上舔了一舔,又奇道:“这地方有什么好处,竟让你这样快活?”

  敖丙被他湿热软舌一舔,咬不住嘴唇了,软绵绵哼了一声,下意识晃着腰肢,去迎他手指刮弄。心里却也同样茫然,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只说:“你再摸一摸……”

  他喘了一口气,又小声道:“你摸一摸,我便觉得好些。”
  

 

  哪吒听他这样说,手下更不留力了。想起方才戳弄之处,记得最上方有一粒嫣红蕊珠,手指只是触碰几下,就让敖丙再不敢多动。遂以手掌包裹窄缝摩弄,只拇指拨开两侧软肉,很不留情地按在顶端,用力来回揉动。

  那小龙但觉身下酸麻难忍,骨头都酥了,前边穴口火热湿润,幅度很小地一张一合,似乎是想去蹭魔丸的掌心。

  他的阴茎也勃起了,因为敖丙本就是雪白肤色,这物件虽然尺寸与常人无异,但也并不狰狞,反而颜色偏粉,笔直秀气的一根,颤巍巍贴在小龙肚皮上面,甚至都已经流出一点腺液来。

  哪吒喜欢敖丙这个样子,乖乖躺在自己身下,因为自己的每一个细小动作而起反应。敖丙对他不会作伪,虽然觉得身体反应羞耻,却仍然很诚实。哪吒用手指拨开肉缝,好奇地寻找淫液流出来的地方,一边还在揉他的阴蒂,绕着红艳肉粒款款碾磨。小龙儿就被搅得呜呜嘤嘤,口中呻吟不止,窄孔缩紧了,怯生生的,水却流得更多了。
  

 

  “你怎么像个姑娘。”魔丸取笑他,“软绵绵的,还要哭。”

  敖丙怒道:“你才像姑娘!”还要反唇相讥,取笑回去:“也不知是谁,总要扎丸子头!”

  却又被哪吒摸得舒服,腹内酸胀酥麻,忍不住扭来扭去,只差将尾巴也露出来甩一甩。事情明明白白的,这小白龙实在是生了一把软腰。哪吒欲要按住他,不叫敖丙扭动,然而龙身滑溜,哪吒又有一手不得空闲,只怕会按不住。

  他想了想,翻手唤出混天绫,要去缚住小龙手足。

  不料敖丙反抗得厉害,才刚被那红绫挨上身子,心法运转,灵力猛然大振,竟将混天绫冻住了。他再一挣,冰绫顿时片片碎裂,全然捆他不住。

  敖丙不愿意,哪吒一时半会儿也拿他没辙。魔丸有些心浮气躁,俯身去亲他,尖尖牙齿刮擦柔嫩唇瓣,咬得敖丙又爽又疼,忍不住伸舌去舔。哪吒却不理他,湿漉漉地吻过灵珠儿的白润面颊,张口含住他一边龙角,用上了些力气,狠狠一吮。

  敖丙瞪大眼睛,神情迷乱。他断断续续地发出呻吟,以一种无比欢愉的甜腻调子,音色又高又细,尾音拉长,软软地颤着,像是松懈下来的弓弦。

  指间一片温热潮湿,哪吒又舔了舔口中龙角,满意地听到敖丙的急促喘息,他终于舍得把手掌抽出来,迎着日光瞧了一瞧。

  “敖丙,”他觉得有意思极了,笑嘻嘻的,叫灵珠儿一同来瞧,“看,我满手都是水。”又补充道:“好多呢,都是从你里面喷出来的水。”

  他舔了一下食指,故意逗敖丙:“甜的,真像你。”
  

 

  小白龙尚且沉浸在余韵里,双眸半合,雪白身子软绵绵的,还在微微抽搐,实在没力气理睬他。哪吒便不高兴,去含了他另一边龙角咂吮,且是细细舔弄,软热舌尖将莹蓝小角的每一寸都舔过,吃得龙角光润水亮。

  却见敖丙猛一挺腰,又无力软倒,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眼神涣散,口中嗯嗯唔唔的,胡乱呻吟不停。哪吒探手一摸,只觉腿根俱是湿滑,比方才更甚。

  他两个不知道,这是雌穴里再次泻出了阴精。

  灵珠儿骤然连得了两次潮喷,自然是爽快极了,只是难免疲惫,神智昏沉。哪吒看见他这样子,还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对,倒惹他不高兴了,一下不知所措,很是慌了一阵神。

  敖丙仍在软软地喘,张着红嫩双唇,很想要哪吒来亲一亲。“抱抱我。”他喃喃地说,有些咬不清字了,含糊软糯。

  哪吒心口一块大石落地,依言把小龙儿抱在怀里,亲他眉心的灵珠印记,亲他长长的莹蓝眼睫,亲他鼻尖亲他面颊,最后吻住了敖丙甜蜜的嘴唇。

  小白龙满足极了,闭着眼睛,被哪吒很温柔地舔了舔舌尖。
  

 

  过了一时,敖丙渐渐苏生过来,气也喘匀了。他依偎在哪吒胸前,皱着眉头,闷闷地抱怨:“还是难受。”

  哪吒想帮他的忙,就问:“要我再去摸一摸么?”又埋怨他:“可你总是乱动,我也摸不痛快啊。”

  敖丙很努力地回忆师长教导,原本渐渐消退的红色又开始在脸上漫延。他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地问:“哪吒,你愿不愿意和我成亲?”

  这话题也太跳跃了,哪吒茫然地看着他:“啊?”

  “我听师父讲过一点……”敖丙皱着眉,自己一知半解,还要努力向另一个人解释,“这大概是龙族求偶的反应,除非我成了亲……才能够不再这样。”

  可是只有彼此喜欢的人才可以成亲,他还不知道哪吒愿不愿意呢。

  哪吒却在想别的。他听说两个人如果成了亲,就要做那件事,且听说做那件事,实乃人间极乐。魔丸原先只以为在帮助朋友,心里没有他念,这时候想着想着,心头“呼”地烧起一把邪火,下身阳物竟也勃然而起,很明显地顶出来一大团。

  他十分惊讶,又隐约明白了些什么,一时觉得狼狈极了,其实很不愿意让敖丙看见自己这副窘样,几乎拔腿就走。
  

 

  那小龙却已经发现了,居然伸手来帮他,手掌探进哪吒裤内,握住那根热腾腾的粗硬肉棍,慢慢捋动起来。敖丙从没有做过这等事情,手法毫无技巧可言,然而只是用柔软掌心裹住,就叫手中硬物越发精神抖擞,竟是立刻又涨粗一圈。

  魔丸见敖丙这样做,胸腔里心跳简直有如擂鼓。以他的聪慧敏锐,心念电转,顿时明白了前后因果,立马有恃无恐起来。

  “你不是要和我成亲么?”哪吒的声音发哑,尽是情欲,“只用手怎么成?”

  其实他也不知道那件事究竟怎么做,殷夫人从来说得含糊,顶了天也只是一句“男女相合”。李府丫头连哪吒的面都不敢见,他躺在院墙上随意听听,倒偶尔会听见只言片语的肆意调笑,说哪一个的情哥哥生就了好大本钱,又兼惯会温存,在被窝里手段频出,能弄得人爽利之极,十分有趣。

  却也仅此而已,哪吒既不知道男女如何相合,也不知道一个“好大本钱”如何让人得趣。

  然而敖丙听说用手不成,神情便是一呆,踌躇片刻,倒来向他虚心讨教:“那应该怎么办?”
  

 

  穴肉紧窄,哪吒好不容易弄进去一根手指,就听见敖丙哼哼唧唧的,在喊痛。

  他担心敖丙又要乱扭,混天绫却也不好再用,魔丸凝神想了一想,倒记起前日里新成的一术。

  哪吒默念咒语,显露出来三头六臂,法相庄严。却不停下,彼此还在继续分离。待他重新变回正常模样,周围竟然多了两个相同的身影。

  一个捧起敖丙下巴亲吻,另一个抱起灵珠儿,将那白生生的肩背都按在自己胸膛上头,手臂瘦削但有力,将敖丙紧紧束缚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原先的哪吒转动手指,在窄腔里搅弄不休,非弄出更多水液不可。一边还兴致勃勃,向小白龙表功:“这样你就不能乱动啦——我摸得你里面舒不舒服?”

  敖丙被化身亲得喘不过气,连叫都叫不出来,更没法回答他。

  阴道还是太紧,哪吒揉了一会儿,只觉仍然不能容纳。魔丸微微皱起眉,强自按捺住焦躁情绪。他盯着那个翕动小口看了片刻,忽然福至心灵,往那肉缝里长长地舔了一记。

  敖丙全身都僵住了,要不是身后哪吒紧搂着他,眼前哪吒在亲吻他,只怕这小白龙要立刻哭叫出声,甚至露出龙尾抽碎山头。

  他真能抽碎山头的,可是敖丙也真的躺在哪吒怀里没动。
  

 

  哪吒却因为他的反应而更加起劲,舌头乱舔乱钻,把窄小的洞口完全舔开了。敖丙只觉得内里被一条软热湿腻的嫩肉反复刮蹭,穴口完全合不住,腿根发软无力。那团热热的舌尖灵活之极,把紧窄黏膜捅开,还在抵着穴肉打转,粗糙舌面磨得雌穴里淫水直流。

  那是哪吒。敖丙模模糊糊地想。

  他的魔丸在舔他。

  这个事实简直击垮了小白龙。敖丙真的要哭了,他生生被一根舌头插射,穴内流出一大滩水液,阴茎也鼓胀着,泄出一股股的浓腻白精。

  正在脱力的当口,一根热硬肉棒抵在灵珠儿前边穴口上,缓慢地插了进去。

  敖丙体内虽然紧窄,然而柔顺湿滑,嫩肉软热,吮得魔丸十分爽快。毕竟天性渴欲,小白龙虽然修行冰玉法门,到了成年发情的时候,也不能够自持。方才哪吒舔他肉穴,还隐约想要再深些,杀一杀内里的馋。

  因此这一根粗大的热硬东西,实在是来得极好,正能够解一解白龙的焦渴之苦。

  哪吒无师自通,进五分,退两分,咬牙厮磨,居然真给他进去了小半截。敖丙却又觉出疼痛,枕在身侧哪吒肩膀上喘息不已。

  魔丸五感敏锐已极,欢好之际心醉神迷,然而猛地嗅到一丝血腥气息。他心头一惊,追寻源头,竟发现是在两人交合之处。龙血灿金明亮,丝丝缕缕,混杂在清澈欲液中间,有种别样的淫乱美感。

  哪吒脑子里乱哄哄一片,他本就是初次,且忍了许久,何况被灵珠儿柔嫩穴肉夹得十分爽快,登时将阳精泄进了敖丙身子里面。

  魔丸高热,体液也是极烫,敖丙被烫得一个哆嗦,小穴吃得更紧。那肉物形状狰狞,便好似烙在小龙穴肉上面,肏得他神魂颠倒。
  

 

  “我知道了!”敖丙听见身后那人说。几个哪吒本是一体,既然一个悟到了龙族发情期的真相,其他两个当然也一起明白了:“你下面多出来的是女——母龙生蛋的地方!”

  “敖丙会给我生蛋吗?”后面那个原本一直沉默,做着人肉绑带,现在竟也来了劲,火热阳具亦是硬邦邦的,顶在白龙儿臀上磨蹭。这个哪吒把下巴搁在敖丙肩头,充满占有欲地咬住小龙耳垂,滚烫气息撩得敖丙更软了:“如果我射在里面,把你射满了,敖丙会不会给我生蛋?”

  他把阴茎塞进臀缝之间滑动。前面淫水喷得太凶,把后面也染得湿腻一片,很方便哪吒动作。敖丙能感觉到那个圆润头部的热度,它正在戳着后穴入口,狡猾地徘徊,寻找破门而入的时机。

  雌穴里面又酸又胀,哪吒虽然泄过一次,却并不见软,反而越发兴起,两手握住敖丙腰胯,用力一顶,竟然进去了大半根。敖丙吃痛惊呼,又被另外两个哪吒亲吻抚慰,心神迷醉,身体也再度松懈下来,滑嫩穴肉软软地含住了硬热肉棒,把哪吒爽得倒吸一口冷气。

  魔丸低头咬住他的喉结,像是雄兽在交配时会咬住雌兽的动脉。下身抽送不停,狂浪颠弄,直进直出,将灵珠儿肏得急喘不止,嗯嗯啊啊的叫唤。敖丙渐渐适应了硬物肏干,半点儿都不觉疼了,雌穴里酸痒难言,被粗热肉具捣得极是酥软痛快,十分得趣。呻吟声也又软又腻,颤巍巍的,满是毫不遮掩的快活,听起来简直像是放浪了。

  “你不是要和我成亲吗?”后面的哪吒还在执着地追问,肉棒撑开褶皱,缓缓顶进后穴入口的一圈肉环之间,“成了亲为什么不生小龙?”
  

 

  敖丙正在欲海沉沦,被身前那个哪吒干得脑子里一片混沌。闻言只能颤声道:“生……我给你生小龙……啊!”

  后穴被打开了,这次完全没有做扩张,就凭着前头流出来的淫水做润滑,直直地冲了进来。穴口肉环被撑开到了极限,每一寸褶皱都被热硬阳茎熨平了。哪吒紧搂着白龙儿的上身,一口气插入了大半根才停下。正巧停在要害处,龟头有力地顶在里头那个敏感腺体之上,又热又粗,还在突突地跳,碾得他穴心里麻痒极了。

  小灵珠彻底软倒在两个哪吒的怀里。

  他的前后两个嫩穴都被阴茎塞满,第一次,真是疼极了,却也是极致的快乐。小白龙的穴肉湿软,内壁收缩蠕动,努力吃着两杆一模一样的热硬长枪。敖丙被肏得哭了起来,又快乐又茫然,蓝盈盈的眼瞳里仿佛蓄着水晶。

  哪吒边吻他的鬓角,舔去敖丙长睫上的泪珠,边捏住他一侧乳尖揉弄,把个红粒儿弄得肿胀酥痒,再去揉另一侧。后面那个贴在小龙耳根呢喃,态度好奇真挚,问他生了蛋之后会不会出奶,还伸手到前面,把玩敖丙再度勃起的秀气阳茎,又去摸肉缝里的阴蒂。

  两个哪吒是一体分身,心有灵犀,将节奏把控到了极致。时而同出同入,被两根肉棒同时插入塞满的恐怖快感几乎让敖丙昏过去。有时候也是错落有致,一进一出,轮番肏干白龙儿的两个软腻肉穴,插得他爽快到了极点,小腹痉挛,穴口肿烫,还在不满足地收缩贪吃。

  敖丙被前后夹击的各种手段逼到将近崩溃,简直是一碰就要流水,插两下就会高潮,嗓子都快叫哑了,自己也混乱得不行,一会儿喊轻些,一会儿喊快些,一会儿喊别停……或者只是软腻甜媚的呻吟——敖丙喊得最多的两个音节,还是“哪吒”。
  

 

  旁边却还有一个哪吒,甜蜜蜜地亲了亲他的嘴唇。

  敖丙泪眼婆娑地看着他,见他胯下那一根也勃起了,炙热硬挺,青筋狰狞,倒是自己张开双唇,细声哼道:“你过来……让我帮帮你。”

  那个哪吒便贴近了,肉棒打在小龙凉滑面颊上,蹭出一道蜿蜒湿痕。

  他用双手握住敖丙两侧龙角,掌心用力,仿佛抚慰性器一样,飞快地撸动着这两枚明蓝小角,一边把敖丙往自己胯下带,让灵珠儿用嘴把他的阳具尽吃进去。

  敖丙全身瘫软,完全被他们肏透了,整个身子都蒸腾成了粉红色。在哪吒开始玩龙角的一瞬间里,他就又进入了高潮,前后两个穴都在剧烈收缩,嫩肉蠕动着咂吮魔丸肉棒,雌穴内阴精潮涌,春水粘稠。敖丙射了太多次,精液是再出不来了,不过后穴腺体被连连捣弄,许多腺液从尿道口大股喷出。

  他嘴里还含着一根,喉管柔顺,紧绞着缠住热烫硬物。敖丙并不会舔,他的整个情态都是生涩的,眉目低垂,吞吃得很努力。却叫同样生涩的哪吒情难自抑,捧着灵珠儿的下巴,在他嘴里横冲直撞。湿滑软嫩的口腔把肉具照顾得很好,哪吒被他吸得舒爽极了,也没想要忍耐,精关大开,在最后一刻退了出来,射了小龙一脸浓白。

  另外两个也搂紧了怀中白龙,最后搏动数下,各自泄在雌穴与后穴里。

  哪吒射得太多,一股股的火热浓精灌入敖丙体内,小灵珠原本就已经到了极度敏感的地步,又被他内射了许多,实在是忍受不住,简直神魂都要飞了。

  他像是被抽了骨头似的,软绵绵偎在哪吒胸膛上面,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股间抽搐,皮肤红得像个熟虾子。腺液已经不再溢出,却有细细水流,从尿道口流淌出来。

  原来是爽得太厉害,连龙三太子都失禁了。
  

 

  三个哪吒变回了一个。

  他还在想刚才那个问题,满脑袋都是问号。哪吒搂着敖丙,边亲着灵珠儿的细嫩耳垂,边问他:“你真能给我生蛋?生完了会不会出奶?”

  敖丙爽过头了,现在神思不属,理智半点都没回笼,有气无力地回答:“不知道。兴许你下回多射些给我,就真能生条小龙出来呢。”

  哪吒顿时摩拳擦掌起来。

  小龙欸!新出生的小龙欸!粉嫩嫩的一团,多好玩儿啊!

  敖丙瞬间就清醒了,连忙抓着他的胳膊,坚决表明自己拒绝的态度:“下回再说!如今我真的不成了……你这也弄得忒狠。”

  那魔丸眼珠一转,笑嘻嘻问他:“喜欢做这事儿吗?”

  做的时候浪得腰都扭成了麻花,可做完之后再想这事,敖丙却不免羞红了脸,好半晌,才呐呐道:“喜欢。”

  哪吒就很高兴。
  

 

  透过晶莹的莲花瓣,他们在宝莲里看月亮。

  “今天的月亮,嗯,好圆。”哪吒说。

  敖丙点了点头:“是啊,好圆。”

  他们都不说话了。月光宁静平淡,薄雾一样的,在人间的每一个角落轻轻散开。

  过了一会儿,哪吒小声问敖丙:“以后我每天都陪你看月亮好不好?”

  敖丙愣愣地看着他:“可是我们现在也每天一起看月亮。”

  哪吒想了想,泄了气,躺倒下去:“也是。”

  他突然又急起来,一跃而起,画地指天地比划:“不对不对!我是说以后,很久以后的以后!”

  敖丙明白哪吒的意思了。

  他忍不住微笑,走上前去,环住了哪吒劲瘦有力的腰身,嘴唇印在火红的魔丸印记上。

  “好啊。”敖丙回答。

 

  
  月亮似乎也在微笑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