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黄王]一个不知所谓的H

Work Text:

王杰希觉得自己好像还在布置战队夏休期事宜呢,突然就被黄少天给吵醒了。
跟蒙太奇似的,醒来的过程是断断续续的。先是有人摸了摸他的头发,接着好玩似的,开始拨弄眼睑,玩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的就已经划到了背上。
王杰希处于浅度睡眠中,觉得有点痒,稍微动了动,就醒了,一扭头看见黄少天站在床边。
“起来了起来了起来了!王大眼,起床!”
王杰希侧过身来对着他,迷迷瞪瞪地睁开眼。黄少天很随意地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没穿裤子,一条深蓝色的平角裤在他斜上方很骚包地晃了晃。
“天气这么好应该出去晒晒太阳!”他笑嘻嘻地说。
天气是挺好的。阳光亮得很,打在黄少天身上,显得他整个人都金灿灿的。
吵死了,有黄少天在,连阳光都显得闹哄哄的。
王杰希这么想着,随手抓起脑袋旁边的枕头扔了过去。
“哎呦卧槽!”黄少天不幸中弹,叫唤了一声,又笑嘻嘻地扑上床去,“很嚣张啊?”
他扑得很是位置,刚好将王杰希压在身下,开始施展他破坏性极强的动作。
黄少天的挠痒痒,那根本不叫挠痒痒,又掐又揉,简直跟有仇似的。王杰希觉得自己的腰经不起他这么折腾,刚合上的眼睛又睁开了。
“别闹。昨天三点才睡。”他懒懒地抱怨着,声音充满了困意。
“我也三点才睡啊!让你买今天的机票你非要买昨天晚上的,搞得我还得夜里一点去机场接你。搞乜嘢啊大佬,一点钟啊!我还没跟你算这个帐呢!”黄少天抗议。
王杰希被他的这一通夹杂着粤语的抱怨吵得精神了点,微微皱着眉盯着黄少天,想搞清楚他是不是忘了究竟是谁在电话里成天嚷嚷着要他一放假就来广州玩。
黄少天也盯着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来是打定主意赖到底了。王杰希懒得跟他理论,又闭上了眼睛,“那行。你就当我现在还没到,过会儿再来找我吧。”
“那不行,”黄少天从王杰希身上下来,戳了戳他的腰,“你现在就在我面前,我怎么假装你还没到啊。哎你别睡,都十点了睡毛睡啊,睡了七个小时还不够?”
王杰希一动不动,算是回答。
黄少天用力地戳了戳,王杰希依旧一动不动,于是黄少天干脆推了他一把。
王杰希还是没睁眼,非常干脆地顺着他的力道翻身躺平了。
黄少天气急败坏地喊了两声“王大眼”,见没反应,又气急败坏地压到了王杰希身上。
“是你逼我的啊。”
他下了最后通牒,王杰希跟没听到似的,依旧闭着眼睛。
黄少天对这样被无视感到非常不满,他决定做点什么找回存在感,于是他开始亲吻王杰希。
王杰希闭着眼,感觉到一片阴影落了下来。最先遭殃的是嘴唇。起初也只是贴着而已,然后就开始找存在感地舔,舔冰淇淋的那种舔法。黄少天的鼻息洒在脸上,阳光一样热烈,但是没等打动急着跟周公约会的王杰希。
于是黄少天换了策略,双手也动了起来,伸进王杰希宽松的睡衣里,在腰上揉了两把,又往胸口探去。
装死装不下去了,王杰希略不耐烦地伸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胳膊示意他别捣乱。黄少天却来了劲,一条腿挤开王杰希的双腿,胯也贴了过去。
黄少天劲头上来少有人能拗过他。王杰希再怎么困也无法无视这交换的热度了,只好微微张开嘴,放黄少天的舌头进来。一旦场面混乱起来,机会就来了。黄少天当然不会放过,一边与身下的恋人唇舌纠缠,一边将他的睡衣推到了胸口。
头一开后面的事情就自然而然,没等王杰希反应过来,黄少天的嘴唇已经从嘴唇到耳垂再到胸口旅游了个遍。王杰希被他吻得有些不太好,一会儿想着周公一会儿想着黄少天的脸,脑子里一团浆糊,抓着黄少天胳膊的手也一会儿松一会儿紧。王杰希很少这样,黄少天也就趁着这难得的机会一鼓作气。一套连击下来,成功把小魔术师弄精神了。
上半身的压力消失了,王杰希迷迷瞪瞪地睁开眼,黄少天不在视野内,一低头,瞧见他伸手勾住自己的内裤边缘,轻轻往下一拉,下身就是一凉。
黄少天朝王杰希挤眉弄眼地笑了笑,然后朝小魔术师吹了一口气,一下子把王杰希整个人给彻底吹醒了。
“你等会儿,”他撑起上身,推了推黄少天的肩膀,“我还没洗澡。”
黄少天低下头亲了亲精精神神的小魔术师,抬起身体让王杰希并拢双腿从床上起来,嘴里却不依不饶:“哎王杰希你昨晚不是冲过了嘛,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怕哥嫌弃你啊,没关系我不嫌你脏啊。”
“你闭嘴。”王杰希坐在床边,揉了揉脸,起身朝卫生间走去。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换了姿势,优哉游哉地靠在床头看手机,见他看过来,就笑着冲他眨了眨眼睛。
“哎呀看什么看,你快点!”他喊。
王杰希砰地一声带上了门。

王杰希和黄少天交往了一年,做爱却没做过多少次,确切地说,面都见不上多少次。这恋爱谈得非常干脆利落,干脆利落到王杰希觉得不靠谱。每次见面就直奔主题,当然主题有两个,一个是荣耀,一个是性,除此之外,就是在网上插科打诨聊聊天斗斗嘴,什么星星月亮人生理想都没谈过。
然而黄少天却意外地非常靠谱,而且这靠谱劲儿也不是一天两天,简直像是卯定了王杰希要跟他过一辈子似的。
有人说异地恋比薯片还脆,到了黄少天这儿,怎么就这么神烦地坚挺着。
宾馆的淋浴莲蓬头挺大的,水哗哗哗地流,王杰希愣神地放任自己胡思乱想。他本就有一阵没做了,被黄少天一撩拨简直没有任何抵抗力,一想到等会儿要跟黄少天做的事,本来就很硬的小魔术师又硬了一圈。
王杰希瞪着小魔术师有点犹豫,觉得应该留着让黄少天来解决,又觉得待会儿万一秒射肯定又得招来一大通嘲笑的垃圾话。
想到垃圾话他觉得不能犹豫了,然而手刚握住小魔术师,门口就传来黄少天的声音:
“哎你别自己偷跑啊!”
王杰希轻哼一声,手里一抖,差点就此交代了。他放下手,有点恼火,就没搭理黄少天。黄少天却换了话题:“你说下午我们去哪里,是去越秀公园呢还是去白云山呢。上次队长推荐我一个地方,说那里的鲈鱼特别好吃,我还没去过,有点想去试试。哎你吃鲈鱼吗?”
王杰希依旧一声不吭,开始做准备。这种事他做起来总是觉得有些羞耻,尤其黄少天还在门口喋喋不休地说话,让他觉得黄少天就在跟前看着似的。好在这次很顺利,他又把自己从头到脚冲了一遍,才围着浴巾开了门。
“总算出来了。”黄少天被门内的水汽扑了一头一脸,笑嘻嘻地看着王杰希,“比上次见你有料了点啊,偷偷健身了吧。”
王杰希一脸不以为然地去打量他的身材,觉得跟自己也没差,不小心一眼飘到他宽大白t恤边缘的那点鼓包上,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黄少天见他不动,就伸手推了推他,“去床上去床上,你不会想在这里做吧?”
王杰希觉得这种事就是大家心知肚明又不说才有氛围,偏偏黄少天又是个想什么说什么的,什么暧昧的话经他一说就变得光天化日了。没被他搞萎掉过,王杰希觉得自己也算天赋异禀了。
黄少天当然不可能知道王杰希那个离奇的脑回路在想什么,也没想过要彻底搞清楚。两个人刚挨着床,他就将人扑倒在床上,一边接吻一边伸手解开王杰希围在腰间的浴巾,显然也是有点忍无可忍了。

陷入情欲的黄少天很是迷人。
这个时候他的眼神像盯住猎物似的,肢体语言也丰富,占有欲纯粹得很,不需要有多高情商就能读出来。王杰希不是个多有情趣的人,正好黄少天也坦诚。他们之间很少玩我猜你猜那套。黄少天的热情无坚不摧,王杰希试过几次抵抗,觉得没太大意思,也就随波逐流了。
这会儿黄少天没花太多时间去接吻,把王杰希的嘴唇弄湿就停下来了,很快转战耳垂。他喜欢用舌头去逗那团软软的肉,吸来含去的,乐此不疲。王杰希受不了这个,黄少天也清楚得很,王杰希的耳垂很敏感,或者说,被弄得很敏感,一点热气扑在上面,他的腰上就能起一层疙瘩。跟平时不同,这种时候王杰希简直浑身是破绽。黄少天含着他的耳垂,修长漂亮的手往后腰探过去,滚烫的手掌贴着扫过一圈,果然是有那么一层细细的颗粒。王杰希受不住地喘了口气,不自觉挺了挺腰,黄少天就顺势用胳膊抄住了。
王杰希的腰不是很细,也不软,被黄少天胳膊搂着,两个人都觉得沉甸甸的。两人一下贴得很近,热度急升,海啸一般扑头盖脸。呼吸扑在王杰希耳中,深深浅浅,让他浑身发烫。他身上不着寸缕,只有身下一块浴巾摩擦着皮肤,黄少天却还穿着T恤,白色的棉布空荡荡地垂下来,晃得他心烦。他拽住黄少天的T恤往上掀,手指划过对方光裸的脊背,引得黄少天一阵发笑。
“矮马,有点痒啊。”他说。一团热气顺着耳洞进到王杰希身体里,惹得他浑身一颤。
“那你自己来。”
黄少天松开箍在王杰希腰上的胳膊,配合地抬起手,“那可不行,多浪费啊。给你个机会脱我的衣服这是情趣,情趣懂不懂?上个床还自己脱衣服这也太悲哀了。我说——”
王杰希掀起T恤,出其不意地罩住了黄少天的脑袋。
“我靠你又玩这招!”一团软软的白布中黄少天依旧没有住嘴,他应付这招也算有了经验,两三下便从衣服里挣脱出来,将T恤扔到一边。
“每次都来这招你烦不烦?”他手掌撑在王杰希身体两边,严肃认真地问。
王杰希抬起眼皮看着他,没什么表情,“我觉得我没你烦。”
黄少天对这类吐槽是一身横练刀枪不入,换了其他时候早就长篇大论吐槽回去了,偶尔炸个毛也是情趣。然而这是什么时候,这会儿他自己早已没了打嘴仗的心思,王杰希却还一副很淡定的样子,黄少天顿时有了点挫败感。
他解决这点挫败感的方法也很简单——他稳准狠地握住了小魔术师。
这下子换王杰希不淡定了。黄少天的手很白很嫩,食指和中指指腹两个不硬不软的茧轻轻划过小魔术师,从柱底到龟头,又重重滑开。小腹里火烧似的,像是爆开一颗强力薄荷糖,还是辣椒芯儿的,王杰希仰起头深深喘了口气。
“让你还嫌我烦!”黄少天那笑声里没几分得意,倒让王杰希听出几分微妙的沙哑。
于是他抬手去摸黄少天的小腹,小剑圣坚挺地埋伏在平角裤里,不叫敌人发现不罢休似的。他伸手解放了它,草草揉了两把算是交差。
刚想哼两声以示满意,王杰希便敷敷衍衍地撤了,黄少天顿觉有些不好,咬着身下人的乳尖含含糊糊地开了口,“王杰希你不厚道啊哪有连招连到一半对手没撤自己先撤了的!”
他动作还算温柔,牙齿却暗暗用上了劲儿,小虎牙有一下没一下地擦过乳尖上的小孔,引来王杰希“嘶”地抽一口气。跟着是一声低吟,那声音飘出一大半来便被王杰希生生掐住了,留一个意犹未尽的尾音,不知道多撩人。黄少天不自觉手里加重了力道,下身也挨挨蹭蹭的。王杰希被他这招阴得脑袋发晕,胸口那点疼随着热气蒸腾起来,蹿向四肢百骸。
黄少天看他进入状态,手里也加了速。小魔术师前端流着透明的液体,沾了黄少天一手。王杰希觉得自己身在一个看不到边的漩涡里,只能被不断抛上欲望的浪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他不太能接受这个无法自控的自己,便用胳膊挡着眼睛,一会儿低喘一会儿闷哼,一个完整的字都吐不出来。
黄少天喜欢他这个样子,一点也不高冷,一点也不强势,一点也不难以接近,自己解决的时候他想着王杰希这副样子就能射出来。王杰希在那片自己制造的黑暗里会想些什么呢?他很好奇。
不过这种时候,他也不会开口去问。

过了一会儿小魔术师一跳一跳地射了,白色的浊液黏黏地流淌在黄少天指间。黄少天用左手扒拉下王杰希的胳膊,强迫他露出紧紧闭着的双眼。
王杰希睁开眼,看见黄少天伸出手炫耀一般地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看,这是你的亿万子孙,很浓是不是,这说明你很想我。”
王杰希喘着气,半晌才回过神来,被“亿万子孙”这词儿搞得有点无奈。他看一眼黄少天的手,撇过头去,算是回应。
“我靠你这是害羞么又不是第一次做你害羞个什么劲。是你射我手上了要害羞也是我害羞吧!你看着我看着我,你再这样我就当你承认了啊!”
黄少天骑在王杰希身上不依不饶。王杰希无奈地转过脸,抬起眼直视过去。
“黄少天——”
他哑着嗓子开了口,却被黄少天截断了。
“打住打住,我不听别的,你就说你承不承认吧。”
王杰希觉得自己又一次败给了黄少天难得的执拗劲。
“算是吧。”他有点含糊地说。
“什么叫算是,承认你很想我很难吗!”
王杰希想了想:“是有点难。”
黄少天一肚子的槽被噎住了。王杰希见他那副槽多无口的模样,挑了挑眉毛,手肘撑起身体,一眼扫过黄少天腿间直挺挺的小剑圣。
“黄少天,你还做不做了。”
阳光铺在他额头上,映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这时候倒是一点别扭劲都没了,除了眼睛里那点暗沉的欲望,跟说“黄少天你还打不打了”没两样。
黄少天没来由觉得受到了挑衅,挂着一脸“你等着”的表情换了个姿势——他跪在王杰希双腿中间,抄起了他的膝弯。

这架势像是要直接来,王杰希担心自己的腰受不住,伸手拖了一个方枕来往自己身下垫。黄少天非常配合地抬起他的腿,笑得有点欠:“我就说你很想我吧,你看,这么主动。”说着抄起身边的保险套撕开。俩人第一次他半天解决不了一个保险套,大他一岁的恋人撇过脸抑制不住地笑,那神情简直是他人生的一道阴影。如今他的动作已经熟练不少,三两下解决掉保险套,一根手指便探入了王杰希的穴口。
湿湿的,挺暖。他自己做过扩张了。
这点儿念头掀起了心中一阵狂浪。王杰希喘着气看他一眼。他刚射过精,浑身上下都是软的,腰软软地塌在枕头上,腿软软地分开,连眼神都有点提不起劲。但是黄少天偏偏中了这一招,开了狂暴似的,满脑子只想着弄哭他,按着他的大腿咬着下唇草草扩张几下,便迫不及待地换上性器冲了进去。
王杰希的身体紧得要命,但再紧也要为他敞开。黄少天屏着呼吸慢慢插入到最深,停住了,征服的快感在胸腔里炸开,瞬间化作一阵叹息,热烈鲜活,情欲饱满。王杰希现在是什么样子?大概是皱着眉头抿着嘴唇看着两个人的结合处,像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进去了。他总是这样。黄少天抬头一看,果然如此。
“王杰希你知道吗你现在——”身下缓缓律动着,他喘了口气,无声地做着口型,神采飞扬,“真,性,感。”
黄少天的情话向来直白,却很是有效,红口白牙伶舌俐齿的,三两个字撩拨得素来镇定的微草队长一阵心头疾跳。黄少天好端端跪在他腿间,明晃晃的阳光倒在他赤裸匀健的肩颈胸膛上,锁骨往下有一小块下颌投下的阴影,刻出薄而精健的肌肉走向,颈间的巨蟹形银项链摇摇晃晃地闪着光。
这样的黄少天性感得能耀花人眼,不亚于他全神贯注比赛的样子。王杰希不由得闭起了眼睛。触觉锐利得像刀划开血管和心脏,对方的性器在自己体内深深浅浅地搅动,穴口和肠壁被摩擦得发热,插入时的饱胀感和抽出时的垂坠感交替涌起。不应期还未过去,他没有勃起,安静的情欲却蛮不讲理地喧嚣起来,黄少天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能引起细微的颤抖。
腰加快摆动,能感觉到身下人浅浅的迎合。黄少天很兴奋,抱着他的臀瓣一次一次抵入最深,皮肤光滑臀肉饱满,有细细的汗,带着凉意,拿手一揉,全是满足感。
王杰希也觉出黄少天的兴奋劲来,在他的侵犯中低低地呻吟,半是被感染的兴奋,半是莫可名状的恼火。
“你……慢一点儿……”他勉力撑起肩膀,哑着嗓子开口。太快了,情欲锐不可当,猝不及防,逼迫他丢掉所有理智。恋爱也好,做爱也罢,跟与剑圣大大单挑一样,一旦被黄少天拖入他的节奏,就是有去无回,再难翻身。
“……唔!”低哑缠绵的尾音还没落下去,身体深处便传来一阵可怕的战栗,从尾椎冲到心脏,再电击过全身。呼吸被打乱,全身泛起酥麻感,眼前一阵模糊,王杰希只能仰起头将生理泪水留在眼眶。
黄少天知道自己找到了那一点,更兴奋了,腰上的力道速度也不带减的,一股脑把这股兴奋劲顶进王杰希身体里,“是不是找到你的兴奋点了,这次还挺快……你这里被我撑得好开……舒服吗?我是不是很厉害?”
王杰希被做得说不了囫囵话,黄少天明明看在眼里,还是穷追不舍地问。
“王大眼……王杰希?”
“你……别废话了……”
王杰希勃起了。光天化日的,他受不了黄少天在这种时候叫自己的名字,简直是羞耻play。但是快感也随之而来,辛辣又甜蜜,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黄少天笑了笑,果然没有再说话,下身不断挺送,手也没闲着。温度越来越高,动作越来越大,粘腻的水声和拍打肉体的声音卯着劲让王杰希难堪似的,一阵响似一阵,将两个人推上风口浪尖。
时间概念消失殆尽,就在王杰希觉得要被越来越热烈的阳光和情欲融化时,最后一浪蘧然来临。黄少天握着小魔术师的手终于没了章法,没轻没重地爆了一轮手速,射精的欲望堆积在胸口,后面也几乎被干得痉挛了,王杰希全身绷紧,颤抖着叫出声来,声音不高,应该是饱含情欲,却像极了被巨浪吞噬的绝望叫喊。
从云端急坠,落在一片泡沫水花中,王杰希淌着汗回过神来,黄少天也已经射了精,正倒在他身上喘气。
胸膛相贴的感觉很是奇妙,心跳近在咫尺,杂乱无章地坦白着一切爱恋与思念。王杰希甚至都舍不得推开黄少天,于是就那么任他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地趴着。直到两个人都从深重的失神和喘息中缓过来,黄少天才恋恋不舍地从恋人身体里退了出来,扯下保险套打了个结随手扔在地上。

“艾玛……这一炮打得有点累啊都怪你,太那什么了导致我跟打了鸡血一样。”黄少天挪了挪身体,扒着恋人的肩头开始进入喋喋不休模式。
王杰希被他压得胸闷,推了推他,身上的人小孩似的不撒手,他便也没什么好声气,“怪我?谁先发情的?”
身上的人蹭了蹭他的肩头,“这能怪我吗我们多久没见了!有点人性啊王大眼!你明明也很想我!”
“……总决赛才见过吧。”
“那是为了看比赛!你都不怎么搭理我这能叫见吗!”
“你先起开。”
“干嘛去,让我抱会儿不行吗你真不温柔!”
“饿了,吃饭。”
一听说吃饭,黄少天生龙活虎地从床上弹起来,在阳光中拉起王杰希。
“我体力消耗大都没喊饿呢你一直躺着居然就饿了,鄙视你!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发现确实已经到中午了啊,吃什么?”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