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Venom/暴卡】有关Carlton的日记

Work Text:

————————————————————————————————————————

 

Carlton的日记本已经在他身边留了很多年了。

他之前弄丢过一个笔记本,不过不重要,那上面都是青春期的学生才会写的东西,寥寥的几十页都是抱怨悲观和绝望,他不需要那些东西。

对的,他的青春期,那些乖戾的暴躁的情绪,在学校的角落里被人摁着舔别人男人的阴/茎,把衣服弄的乱七八糟,校服有异味,有时候来不及洗。每次坐上出租车,前面开车的人都要回头看他,然后再被他狠狠地瞪回去。

啊,糟糕透了,就是这样,但好在生活方面并不拘束,他的成绩很好,一直在班级平均分以上,运气好的话,可以拿个A+。往后都很顺利,直到他每天都会看到死在街头的流浪汉,每天新闻播报粮食短缺,淡水资源不足,或者是成群结队的被枪杀的没有户口的孩子,埋在城区外面那个无人知道的巨坑。

-于是他在自己的日记本第一页写,我要拯救地球。

除了一直会垂涎他的精致的,漂亮的脸蛋,那些年长的在科研方面拥有卓越成就的人,总是在性方面有更疯狂的想法,但Carlton只是将那些活动视为谈到重要资料和数据的必经之路,后来他有了地位,只身一人挣了一些钱,并且在科研方面初露锋芒的时候,Carlton总算摆脱了那些人,离开了那个环境。他对性这方面没有渴望,或者说,他不会分出什么念想来多余的思考。他真的做到了,他靠自己的力量建成了生命科技研究所,成立了他自己的项目,组建了可靠的科研团队。

第一个死在他的实验室里的流浪汉是半个身体扭曲脸朝着他的,那双漆黑的眼睛,反射着实验室冰凉的灯光。还有他的脸,Carlton能看到自己常年不晒太阳的苍白的脸,面无表情,就好像那些枪杀黑户的那些政府官兵,他和他们一样。

他和其他科研人员说,带下一个志愿者过来。

Carlton清楚其余人对他的看法,但他选择忽略。他的日记里没有他研究的分析报告,他最近的日记写的越来越少,除了他自己取得的成果,那只兔子——并没有排除共生体,而是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虽然最后因为肾脏衰竭死亡了,这不重要,他想。地球需要他的拯救,有一些人就必定要因为他的实验做出牺牲,这是他们的价值,是他们必将经历的一生。

-他在日记里写道,人类和共生体才是完美的存在,不能接受他们的人类必将淘汰掉,这是物竞天择。

直到他从他的团队中的一名女科研人员口中得知,之前阻挠他的那个记者,狂妄自大,就好像全世界都可以被他的正能量感染。Eddie,带着一个共生体逃走了,并且两者成功地融合在了一起。他痛恨Eddie,偏偏是那个打扰了他的好心情的记者,和他最宝贝的共生体融合在了一起,并且根本不在他的掌控之内。Carlton每夜都无法入眠,甚至很多次走到了公司大楼的楼顶,看着夜里的纽约城,灯火永远都不会消失。

-于是他在日记里给自己留言,他要永远的效忠他的共生体,如果有机会将逃走的抓回来的话。

直到Riot出现了,那天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实验室,Riot用并不怎么光明的方式控制一名小女孩,走到他的面前。小孩,啊,唯一可以让他还有一点同情心的物种,Riot利用了这一点,成功的和他融为了一体,他讲他的衣服撕扯开,附着在他的皮肤上,逐渐的消失。

Riot命令他,控制他,提出的要求蛮不讲理。但这都无所谓,Carlton知道Riot的存在会让他和Eddie一样,他也会拥有强大的能力,并且Carlton会比Eddie和venom更加适合当成合作伙伴——Carlton勤勤恳恳的研究他们,效忠他向往的共生体,和居住在他身体里的Riot,要比venom强大不知多少倍的生物,他值得他的赞美。

他们的想法一致,行动一致,甚至Riot不需要和Carlton商量就可以变成另一幅形态随时大开杀戒。Carlton对此毫无疑义,Riot是第一个如此蛮不讲理命令他的共生体,也是第一个如此了解他的野心的人,即使他们从未做过其余的,多余的交流。

他们不需要,至少Carlton认为他不需要,Riot是理解他的,赞同他的,赞赏他的——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他没有时间写日记,Carlton日夜追随者他的Riot。是的,Riot和他说,在Carlton死之前,他是不会换下一个宿主的。Carlton认为这是一种赞美,一种无上的认同。他从未感觉到自己有过如此快乐,这是二十多年来从未有的。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如果解决掉Eddie和他的venom,他们就完成了计划的另一半——Carlton的名字将会记入人类的史册,他将会是拯救人类这个物种唯一的伟大的科学家。

直到他们打得难舍难分,Riot那样强大的共生体被核磁共振震得失去了战斗能力。Carlton对他说,我信任你,你可以的。

“闭嘴。”Riot回应他。

Carlton对他的共生体绝对的百依百顺,立刻停止了这种对Riot来说多余的举动。

他们跳进了回到共生体星球的火箭上,Carlton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他这几天即使是没有好好的吃人类的食物,甚至一直被他的共生体控制,看着他切下妨碍他的人类的脑袋,尸体满地满墙都是,他觉得无所谓,如果这些可以让Riot开心,他对此没有任何异议。

他说,我们是最完美的合作伙伴。

Riot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应他。

直到Carlton看到了Eddie和venom出现在火箭窗户的外侧,并重复了那天Carlton对他说的话,“Have a good life.”,他下意识地抱紧了将他保护起来的Riot,Carlton从未做出这样的动作,或者说,没有人让他依赖,这样的情绪对他来说十分陌生,这样的举动也很陌生,但是现在都不重要。

Riot因为痛苦歇斯底里的嘶吼,尖叫,咆哮着怒骂着,他们的计划泡汤了,甚至要因此送命,但是这些在这时候对Carlton都不重要,他感觉到他是被需要的,头一回,只有Riot知道,理解他的勃勃的野心,这足够了。如果他还有机会拿到他的日记本,他会写,也许他爱Riot,只是短短的不到四十八个小时,但是对他来说,要比这二十多年一个人走过来的日子都要值得。

被火焰烘烤的剧痛和爆炸的瞬间的冲击让他失去意识,在失去意识前,Carlton朝不远处窗户的方向伸出了手。

他看到属于Riot银灰色的液体沿着他的胳膊,逐渐的形成一只手,和他的手紧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