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短日常

Chapter Text

路飞推了白公子胸膛一把。那双大眼带着水雾,只一眼就要了人半条命去。四目对视,白公子顿了一下,原要吻上路飞软唇的动作变成轻轻蹭过脸颊。白公子身体自然后撤,握上路飞手腕,手上却不敢用力只稍稍搭住,
“是白某莽撞,唐突了小公子。”
说着话还要小心地瞧着路飞脸色,故意稍稍侧脸,把自己最俊美的模样给路飞瞧。

白公子向来眼高过顶,哪有这样温柔小意哄人的时候,见惯了白公子从前模样的婢女们悄悄对视,都从彼此眼里看出笑意。她们的小公子生来就惹人怜讨人喜,再难缠的客人到了小公子面前都得化作绕指柔,天大的怒气也发作不成。白公子见路飞脸色稍缓又连忙吩咐加菜,一连串的菜名出口,俱是路飞爱吃的菜色,倒也算是用心。

听了加菜,路飞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开口要了各色点心甜汤。白公子直直地瞧着路飞,面上带着笑,好容貌更显得光彩夺目,好像能晃花人眼。白玉一样的手伸出,修长的手指点在路飞脸颊,白公子蹭走嘴角的米粒。
“小公子莫恼,才刚是瞧见了这个。”
楼里用的都是顶好的新米,洁白晶莹,点在指上更衬得白公子一双手好似玉雕。

路飞听了白公子的话才笑起来,
“原是因为这个!”
路飞脸嫩,一笑起来大眼弯弯就更显得年幼,他天真的瞧向白公子,
“我还以为你要抢我的糖糕呢!”
说完低头凑近白公子的指尖,软舌探出卷着米粒入口,
“这米真好!”
路飞咂着嘴感叹。白公子愣了一下,然后就低低地笑起来,
“小公子果真妙人!”
他朗声赞了一句,目光炙热地瞧着路飞。手掌收回到宽大的袖子里,他下意识搓了搓指尖,好像还能回忆起那舌尖的软热。

接下来的宴席白公子就好似明白了如何与路飞相处,握着银筷殷勤布菜,路飞眼瞧哪里银筷就夹向哪里。满桌的山珍海味白公子一口未动,全送进路飞嘴里。一顿饭的功夫就哄地路飞喜笑颜开,又吃了酒,两人愈发亲近起来。路飞年纪轻,醉意全在脸上,热酒下肚,一身赛雪的好肌肤就满是艳色,靠着白公子的身子更是软了几分,被人不动声色地搂进怀里。

路飞咽下最后一口甜汤,趴在白公子耳边,软着嗓子说话。
“我吃饱啦,多谢你请我吃饭!”
热气吹进耳中,白公子心中也跟着发痒,一偏头就能看见路飞蒙上水雾的大眼,路飞脸颊压在他肩上,和身子一样软绵。
“小公子怎么谢我?也叫我尝一口甜汤可好?”
路飞愣愣地点头,然后又有点迷茫的看向桌上的空碗。
“可甜汤喝光了呀。”
白公子勾起嘴角,低头吻住路飞红润的唇,
“还有一点,最甜的一点。”

路飞被逗得笑倒在白公子怀里,花妈妈不知从哪出来,娇笑着与白公子寒暄,机灵的婢女将路飞扶走,白公子只好恋恋不舍地瞧着路飞离开的方向,直到看不清了才回过神专心应付精明的花妈妈。

路飞醉得不厉害,婢女只是虚虚地扶着他,路飞走着却走着突然问了一句,
“特拉男回来了?”
“罗公子从客人那回来了,现在应当是洗漱完歇下了。小公子不如先去洗漱,收拾停当了再去歇息?也省得惊扰罗公子。”
“可我想特拉男了。”
路飞声音带着醉意,又软又哑,婢女听得耳尖泛红,一声不吭地直接引着路飞去了内室。

婢女都在外间伺候,路飞进了内室,屋里只有罗清浅的呼吸声,路飞笑起来,笑到一半又收了声。黑暗里路飞对着大致是桌上铜镜的方向嘘了一声,
“不要吵到特拉男!”
他小声地和镜子里的自己说。路飞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地走向床边,不知踢到什么,发出点声响,紧接着就扑倒在床铺上,罗躺在里侧,背对着外面,好像还在继续睡着。

路飞爬上床铺手掌摸到枕头上,陷进绸缎一样的长发中。路飞握住罗的长发梳理,手指轻轻揉搓。路飞醉得脸颊发热,用帕子绞干的长发正好还带着一丝水汽和凉意,路飞放软身体把脸埋进罗的头发中,
“特拉男,特拉男……”
甜软的声音越来越弱,路飞好像就这样睡过去了。一支手臂从里侧伸出,勾着路飞的腰把人搂进被里,一声轻飘飘的叹息从路飞头顶传来。

“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