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蓝巍

Chapter Text

日头渐高,一家三口并一只驴在路旁休息。树木荫翳,离城池尚有一段距离,此处荒无人烟,连茅草屋也见不着一顶。
  
  魏无羡转了转眼珠子,把陈情往腰带上一插,招手向蓝巍道:"阿巍,来。"
  
  蓝巍应声即来,把"父母呼,应勿缓"发挥到了极致。他站在魏无羡面前,叫了一声"爹"。
  
  蓝巍喊爹总是轻轻的,弱弱的,像一片柳絮落在手心里。魏无羡觉得大约是小孩子脸皮薄,刚改口还不太适应,怕羞的紧。魏无羡好好揉了一把蓝巍,看着他的眼睛快乐地眯成两条小缝,像被顺了毛的猫。
  
  对不住了,儿子。魏无羡在心里叹气,面上正色道:"儿啊,给你一个任务。"
  
  蓝巍不言不语地望着他,认真的神色颇有几分蓝忘机的神韵。
  
  魏无羡揽着蓝巍的肩膀,带着他走到路旁,指着前方隐隐约约的城墙,道:"前面那座城就是我们一会儿要去的地方,看到了吗?"
  
  蓝巍在他的臂弯里点点头。魏无羡接着道:"你的任务,就是去前面探探路。问一问,看一看,这座城里有哪些怪事奇案,民风如何,嗯——还有没有什么小吃。两个时辰之后回来,可以迟不许早,能不能做到?"

  蓝巍认为自己被委以重任,站的笔直,道:"能!"

  蓝忘机朝他们两人走来,魏无羡笑嘻嘻地对他道:"蓝湛,给阿巍锻炼锻炼,怎么样?"
  
  蓝忘机看着他,语调十分平静:"很好。"
  
  "行,"魏无羡回头拍拍蓝巍的肩膀,"那走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蓝巍向他们行礼告别,刚刚转身,忽然蓝忘机出声道:"钱袋。"

  魏无羡霎时醍醐灌顶,大彻大悟,差一点憋不住要笑出声,忙咬紧下唇,把蓝巍拉回来。"来,把钱拿好,随便花,"他把蓝忘机递过来的小钱袋放在儿子手心,"想吃什么玩什么自己买,慢慢逛,仔细看看。别急,两个时辰过了再回来。"
  
  魏无羡忍笑忍得浑身颤抖,像犯了羊癫疯。终于等到蓝巍的身影消失在小路尽头时,他才一下歪倒在蓝忘机身上,放声大笑,鸟都给他惊起来一窝:
  
  "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不说,我都要忘了让儿子把钱带上。没钱,小孩子怎么玩啊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一脸平静地扶住东倒西歪的魏无羡。
  
  "你怎么这么坏啊,蓝湛,还特意让小朋友在外面待久一点,"魏无羡故意坏笑着看向蓝忘机,全然不提到底是谁先要儿子一个人先去探路的,"好哇,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你说,小朋友不在,你想对我做什么?"
  
  蓝忘机无声地用目光谴责魏无羡的黑白颠倒。
  
  "好好好,是我干的坏事,故意把儿子支出去,行了吧,"魏无羡站直了,偏开蓝忘机的怀抱,"那——二哥哥,你倒是说说,我想对你做什么啊?"
  
  一片树叶的影子在蓝忘机的脸上摇晃,他淡声道:"你不做,我怎么知道。"
  
  魏无羡先是一噎,而须臾眉毛又得意地挑起来:"行啊,那我做给你看。"
  
  他向蓝忘机倾身,双手揽过蓝忘机的颈项,鼻尖只差一点就要贴在一起,偏偏不跨过最后那点距离,还要不紧不慢地说话:"蓝湛,你知道你在树荫下有多好看吗?"
  
  白玉一样的脸庞衬在树荫下,像珍珠落在暗色的绒布上,赏心悦目到魏无羡心痒难耐,要不是小朋友在侧,恨不得当场咬一口。
  
  蓝忘机的眼睫抖得像风里的树叶,魏无羡心满意足地轻笑一声,覆上了他的唇。
  
  他收紧了交缠在蓝忘机颈间的双臂,唇瓣相接的触感绵软又湿滑。蓝忘机的手先是托在他脑后,又一路滑下腰间,烫热地摩挲着。而这时,魏无羡忽然学着蓝忘机一贯的样子,在他下唇上不轻不重咬了一口,笑着从怀抱里退开,中断了这个吻。
  
  蓝忘机的双手还保持着搂抱的姿势,魏无羡看着他眼中鲜明的疑惑,大笑三声:"哈哈哈!蓝湛,没有后续啦!你难道以为我还要做什么别的,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二哥哥怎么这般不知羞?"
  
  蓝忘机的手无奈地放下来,胸膛起伏,道了一声:"魏婴。"
  
  他声音有些低哑,藏着未知的险意。而魏无羡还斜斜飞给他一个媚眼:"嗳,我在我在!做都做了,怎么你看起来不太满意?含光君,你这个男人真难满足……唔!唔……"
  
  他剩下的句子,尽数融化在蓝忘机唇齿间了。
  
  蓝忘机堪称凶猛地把魏无羡摁在一旁的树上,一手垫在他脑后,狠狠吻上魏无羡的唇。说是亲吻,倒更像要把他一口吞了,让魏无羡不由自主想起百凤山的那一幕。直到魏无羡呜咽着去解蓝忘机的腰带,他才放开魏无羡的唇,放他喘一口气。
  
  蓝忘机另一只手牢牢拢在魏无羡后腰,道:"后续。"
  
  "好好好……是我的错,"魏无羡笑着哄他,手上轻车熟路地解开他的腰带,抛在草丛里,"……不逗你了,我带你‘继续’。"
  
  魏无羡下身衣物已经除尽了,上身却只脱了外衣,莹白的大腿半遮半掩,勃起的阴茎已经把衣摆顶出了一道弧度。蓝忘机深重地呼吸着,抬手去剥魏无羡的衣襟。
  
  "哎,蓝湛,上身别脱了吧,"魏无羡按住了蓝忘机的手,"上次在草地里那回,穿的少了草有点扎人,露水弄湿里衣还不好干。"
  
  蓝忘机点了点头,拉着魏无羡就要往草地上倒。魏无羡又把他按住了,靠在树上:"还在草丛里躺着?这回来点有新意的呗。"
  
  他单是笑容就已经让人沦陷,撩起衣摆,一条腿圈上蓝忘机的腰,一字一句道:"站着干我。"
  
  云纹的抹额飘进了草丛里。

 

说得令人血热心跳,但两人还是头一次探索,操作起来手忙脚乱。起先魏无羡把腿勾在蓝忘机腰上,没一会就腿酸使不上劲了。后来又把腿挂在蓝忘机臂弯上,这个姿势却不便让蓝忘机给他扩张。蓝忘机看魏无羡忙忙碌碌,开口道:"还是躺下?"

魏无羡斩钉截铁:"不行,我一定要试试新花样!"

最终魏无羡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姿势。他侧靠在树干上,腿架在蓝忘机肩膀,跃跃欲试:"蓝湛,来!"

蓝忘机的手顺着魏无羡架在他肩上的膝盖滑下去,落在被衣摆阴影遮住的地方,似乎就是因为无法看清,才让指尖传来的触感更加显明。他轻轻揉按魏无羡的会阴,等到那一块肌肉放松下来,才慢慢将食指伸进后穴。

异物感让魏无羡低低哼了一声。侧面对着,蓝忘机能清楚地看见魏无羡吞咽时滚动的喉结。加到第三根手指时,魏无羡长长吐出一口气,把额头贴在树干上,颈项拉出的线条很想让人抚上一抚。他拍拍蓝忘机的手:"可以了。"

魏无羡龇牙咧嘴地把腿从蓝忘机肩上放下来:"我的老腿啊……"蓝忘机安抚般亲吻他的脸颊,魏无羡笑着把手向蓝忘机身下探去,性器已经硬的流水。他掂了掂两枚硬涨的囊袋,嬉笑着在蓝忘机唇上啄了一下:"好重——可怜,二哥哥憋坏了吧。儿子在旁边跟着,几天没天天啦?"

这话倒不算浑说。观音庙之事后,他们并未同蓝启仁与蓝曦臣回云深不知处,而是带着蓝巍在外一起游玩夜猎。夜里住客栈,儿子就在隔壁房间,及其影响小夫夫施展发挥。而对于蓝巍来说,想了十几年的娘突然从天上掉下来,虽然许多话堆在心里说不出来,但一有机会便贴在魏无羡身边,随时准备接一个摸头或揽肩,比蓝忘机黏的还紧。可怜两人还没享到新婚之乐,就已经没有二人世界了。

蓝忘机的耳垂染上一点羞恼的红色,魏无羡的膝窝被他一把拎起来。重心不稳,魏无羡只好双手牢牢攀住蓝忘机的肩膀。

阴茎进入身体是一种奇异的饱涨感,因为缺少润滑而有些干涩,而就在干涩的摩擦中又升腾起让人头皮发麻的快感。魏无羡的腿不由自主磨蹭着蓝忘机的腰,无声地催促他更深一点,再深一点,把自己完完全全填满。

蓝忘机今天的动作好像用力到有些过分了。魏无羡还没完全适应,就被顶弄到大声呻吟起来。

"啊——蓝湛,蓝湛……"魏无羡大口喘息着,马尾在粗糙的树皮上揉到散乱,"你太……"他本就只有一只脚踩在地上,蓝忘机每一次动作都把他往上顶,他着地的那一只脚已经踮起来了。

魏无羡踮脚踮得小腿肌肉直抽,整条腿都在抖,穴口更是狠狠夹紧了。蓝忘机被他夹得差点射出来。他在魏无羡大腿上揉捏的力道一下大得失了分寸,嘶哑道:"别夹。"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像要融化一样顺着树干淌下去,而蓝忘机的性器就是挑着他这团糖稀的竹签,他除了拼命夹紧外别无他法。"我也不想夹,我要掉下去了……啊啊啊!蓝湛!"蓝忘机突然径直把魏无羡另一条腿也扛了起来,魏无羡的身体向下一沉,埋在体内的阴茎一下擦过敏感点,爽得他大叫出声,"啊啊——蓝湛,再深……"

魏无羡无意识地搂紧蓝忘机的脖子,他看见蓝忘机的中衣被自己揪到变形 ;看见不远处树林像海潮一样起伏。蓝忘机的阴茎好像一直顶到他胃里去,快感从尾椎一直爬上天灵盖。他自己的阳物随着蓝忘机的动作在雪白的中衣上磨蹭,前后快感同时堆积。眼前绿色的树林骤然被拉扯成一道白线,阳物一股一股喷出精液,尽数洒在蓝忘机的中衣上。

他无力地向后仰头,眼瞳尚是涣散的。蓝忘机放缓了动作,低头吮吻魏无羡下颌与颈项连的那一片肌肤,再一路亲吻至他的眼角,舐去一滴亮晶晶的泪珠。

"你……我弄你衣服上去了……"魏无羡的眼珠慢慢转了一圈,半天才回过神。

蓝忘机十分迷恋魏无羡这副还沉浸在高潮里的朦胧茫然,无比放松,无比亲昵地把脸颊枕在他颈窝,是任何人都看不到的,独属于他一人的风景。

他微微侧首,鬓角"沙沙"地摩擦过魏无羡的鬓发,轻声道:"无事。"

只是蓝忘机的举动却没有他的语气那么轻柔,他托着魏无羡的臀,往上颠了一颠。

魏无羡眼睛里的光一下又惊恐地聚拢了:"蓝湛你怎么还没射,我真的好累——啊啊——"

蓝忘机将他抵在树干上,阴茎抽出时魏无羡深吸一口气,插入时那口气又哽在魏无羡喉咙里。他的呻吟比枝叶的影子还要支离破碎:"你太用力了,你抱紧我……啊……我要滑……滑下去了!"

蓝忘机反而更用力地挺腰:"不会,你不用动。"

敏感点每次都被粗热的性器照顾到,尽管刚刚射过,魏无羡的阴茎又硬起来了。他的一只胳膊垂下去,顺着蓝忘机抽插的节奏套弄起自己的阴茎。他的目光又聚不拢了,眼前的蓝忘机隔了一层白雾。

"再快……蓝湛……我……"魏无羡很快再也说不出能听得清楚的字句,只有喉咙里挤出些被蓝忘机阴茎肏出的呻吟。魏无羡捋动自己阳具的动作越来越快,再一次射了出来。

终于,温凉的液体同时洒在魏无羡体内,蓝忘机把额头贴在魏无羡的额头上,分享彼此同样凌乱的呼吸。

"你手劲好大……"魏无羡喘匀了气,一边亲蓝忘机的唇角,一边咕咕哝哝,"我大腿根要抽筋了,你放我下来……"

蓝忘机慢慢松开手,保证魏无羡的脚踩在地上:"小心。"

没有阴茎堵住穴口,湿粘的体液一直流到膝窝,但魏无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站不住了,我要躺下。"他随手一扯被汗水贴在身上的衣领,不管不顾地就要往地上瘫,完全忘了自己之前对躺在草地上的各种嫌弃。

而蓝忘机突然拉住了魏无羡,他拾起自己的外袍铺在地上,才示意魏无羡躺下来。

蓝忘机很快就穿戴整齐了。魏无羡像春卷皮一样软哒哒地摊平在蓝忘机的外袍上,任凭蓝忘机跪坐在他身旁,替他擦身,替他把衣服穿好。

"我不仅腰要断了,腿也要断了,"他一边吭吭叽叽,一边勉为其难地抬起一条腿,好让蓝忘机帮他把裤管套上,"这个姿势太折腾人了,下次换一个。"

蓝忘机抚平魏无羡衣领上最后一道皱褶,眼帘半垂,道:"以后再试。"

魏无羡怔愣地看向蓝忘机,转眼又"噗"地笑出声来:"蓝湛!原来你喜欢啊?那好呀,你喜欢,我就喜欢。不只下次,下下次,你就是以后都想用这个姿势,我也没问题!"

蓝忘机的淡定蒸发了,他耳廓通红,好一会儿,才压着声音道:"……胡说。"

魏无羡嘿嘿一笑,"哎哟哎哟"地翻了个身,成功趴在蓝忘机的膝盖上。"好好好,我胡说。怎么能只用一个姿势呢?我们以后可是天天都要的,一个姿势多单调,最好每天都试点新的……"

魏无羡的胸腔在蓝忘机膝头震颤,蓝忘机的每一滴血液也随之跃动,仿佛他们共享彼此生命的律动。那些未来而美好的日子似乎已展开在他们眼前,蓝忘机抚过魏无羡扬起的嘴角,唇边露出一点相似的弧度。

"蓝湛!"魏无羡猛拍他大腿,"你又笑啦!"

 

*** ***

 

过了用午食的时候,蓝巍才提着几个油纸包踏出城门。然而他爹虽说在原地等他,但他还没走出城门多久,就看见了牵着驴的父亲和骑在驴上的爹。

魏无羡老远就朝蓝巍招手:"阿巍,你手上拿了什么好东西?"

蓝巍小跑过去,把纸包递给魏无羡,是几块还热乎的糍粑,撒了红通通一层辣椒粉。

魏无羡拆开就吃,大喜道:"儿子,及时雨啊,我正饿了,你就带饭回来了。"

蓝巍见魏无羡喜欢,同样喜形于色,笑容满面地把纸包并那个小钱袋递给蓝忘机。

魏无羡三下五除二吃完了糍粑,把油纸捏了个团在手里来回抛。不小心抛远了些,他探身去捞,不料登时大叫一声:"我的腰啊!"

蓝忘机回头看过来,蓝巍已经挤到小苹果边上,担忧道:"爹,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魏无羡咳一声摆摆手,"我就是之前打了一套拳,结果不小心闪了腰。"

蓝巍急道:"我知道医馆离这里不远。"

魏无羡摸摸他的头,笑道:"急什么,小事情,不用去医馆,你带我们找家客栈去,我躺一会就好了。"

蓝巍看看魏无羡,又看看一脸平静的蓝忘机,才放心地点点头。

"走,阿巍,"魏无羡拍拍蓝巍的后背,"前面带路!"

蓝巍走在前面,从背影看与蓝忘机几乎如出一辙,一样的雅正,一样的端方,而脚步里还有些少年人藏不住的活跃。魏无羡正看得出神,忽然又感觉到一双炽热的目光。他转过眼,蓝忘机正望着他。

魏无羡忍住笑,故意指指前面的蓝巍,又指指自己的腰,做口型道:"你干的。"

蓝忘机一下转过头去,和蓝巍一样只看前面了。可是发红的耳垂,却无论如何也藏不住。

午后的阳光毫不吝啬地倾撒下来,陈情笛穗投下的影子,正快活地荡来荡去。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