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让拳头飞

Chapter Text

山治:“这是谁?”

锦卫门:“孩子!孩子!”

山治:“谁的孩子?”

锦卫门:“我的!”

山治对着桃之助:“你是个孩子?几岁?”

桃之助在娜美怀里,脸贴着胸:“八岁。”

山治对着锦卫门:“这他妈是孩子?!”

 

罗:草帽当家的,酒要一口一口喝,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太大,咔,容易扯着蛋。

 

路飞:我问问你,我为什么要当海贼?我就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

 

山治:“这德城的lady就是白啊!”

 

多弗朗明哥:赝品是个好东西

影骑线:赝品是个好东西

多弗朗明哥:走几步

影骑线:走几步

多弗朗明哥:走出个虎虎生风

影骑线:走个虎虎生风

多弗朗明哥:走出一个一日千里

影骑线:走出个一日千里

多弗朗明哥:走出一个恍如隔世

影骑线:走个恍如隔世

 

多弗朗明哥对贝拉米:“如果你活着,早晚都会死,如果你死了,你就永远活着。”

 

迪亚曼蒂:“你吃了两碗的粉,就给了一碗的钱。”

路飞挖鼻孔:“粉钱?什么粉钱?我吃饭什么时候给过钱?”

 

多弗朗明哥:“罗医生高,路船长硬。”

路飞和罗:“唐老爷,又高又硬。”

 

路飞:你们都坐下,我再跟她聊聊。你是被明哥灭国的公主?

蕾贝卡:对

路飞:他打过你吗?

蕾贝卡:打过

路飞:我打过你吗?

蕾贝卡:没有

路飞:你恨他吗?

蕾贝卡:恨

路飞:恨我吗

蕾贝卡:不恨

路飞:那你不拿枪指着他,你拿枪指着我?

蕾贝卡:因为你是好人

路飞:什么?这是什么他妈狗屁道理?好人就得让人拿枪指着?

 

多弗朗明哥对维奥莱特:“我看你呐,快成小凤仙了。”

 

路飞:“特拉男是我的至爱,明哥你可不能夺我所爱啊。”

多弗朗明哥:“了然,了然。”

 

杂兵:“这可是家族的最高干部琵卡大人,笑不得!”

琵卡:“我是少主亲封的家人,谁敢笑我。”

路飞和其他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自从大海贼时代开启以后,大海上就多了无数可恨的海贼。海贼多弗朗明哥就是其中之一,他是王八蛋,禽兽,畜生,寄生虫。但是,这位海贼,草帽当家的,他不是。他今天亲自带队,讨伐多弗朗明哥。他,是我们的,大英雄!”

民众鼓掌

罗把喇叭递给原国王:“力库王,请。”

力库王:“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走四方。多弗朗明哥,必须要讨伐,不讨伐不行。你们想想,你娶了老婆,当了国王,生了女儿,还招了女婿,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多弗朗明哥劫了……所以没有多弗朗明哥的日子,才是好日子!草帽船长请。”

路飞:“咳咳…打他!”

 

居鲁士砍下影骑线的头。

多弗朗明哥:“糟了,我成替身了。”

 

罗:你到底是不是装傻?

路飞:我不是。

罗:我可是快要死的人了,别骗我。

路飞:放心,我是真傻。

罗:草帽当家的。

路飞:哎

罗(小声):胳膊…

路飞俯下身听。

罗:胳膊疼…

路飞回头瞧了一眼:特拉男,胳膊在地上呢。不疼了,啊。

 

罗:其实,我还有两档子事儿骗过你

路飞:骗了就骗了吧。

罗:不行,我必须告诉你。

路飞:你说,头一档子

罗:我……我能说第二档子事儿吗?

路飞:好。

罗:那谁,你还记得吗?……哎哟……

 

乌索普:“路飞你看,德岛的人都在抓咱们,没人帮咱!”

路飞:“我明白了,谁赢他们帮谁。”

乌索普:“怎么赢啊?”

路飞:打!打就能赢!

 

蛇人路飞的手臂拐着弯,拳头在墙壁和地面之间弹来弹去。

罗:“草帽当家的,没打中啊。”

路飞:“让拳头飞一会。”

 

多弗朗明哥:下一步有什么打算?留在德城代替我?

路飞:我不是家禽。

多弗朗明哥:你是野兽。

 

罗:多弗朗明哥,我问你个问题。

多弗朗明哥:说。

罗:你说是打倒凯多对我重要,还是你对我重要?

多弗朗明哥:我。

罗:再想想。

多弗朗明哥:不会是打倒凯多吧?

罗:再想想。

多弗朗明哥:还是我重要。

罗:你和凯多对我都不重要。

多弗朗明哥:那谁重要?

罗: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天龙人:我给了多弗朗明哥一把手枪。他要是体面,你就让他体面,他要是不体面,你就帮他体面。

cp0:我明白!我有九种办法弄死他!九种!

天龙人:去吧!

Chapter Text

路飞:特拉男,当夫妻最要紧的是什么?
罗:恩爱。
路飞:听不见,再说一遍。
罗:恩爱!
路飞:特拉男,当同盟最要紧的是什么?
罗:忍耐。

 

路飞:来者不善啊!
罗:你才是来者。

 

多弗朗明哥:霸气外露,找死!

 

罗:杀人诛心!杀人诛心!
多弗朗明哥:杀人?还要诛心?好可怕呀!

 

路飞对山治:我让你把钱分给穷人,你分给女人?
索隆:呵。

 

山治: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姑娘如花似玉,大哥怒不得啊!

 

baby5:兄弟,别客气嘛!
老蔡:我客气吗?
baby5:客气啊!
老蔡:这还算客气呢?
baby5:你太客气啦。
老蔡:怎么才算不客气?

 

桃之助:你妈!
路飞:你妈!
桃之助:你妈!
路飞:你妈!
桃之助:你妈!
路飞:你妈!你妈!

 

多弗朗明哥指着竞技场的萨博
多弗朗明哥:这是草帽吗?
迪亚曼蒂:是啊
多弗朗明哥:是吗?
迪亚曼蒂:是
多弗朗明哥:这就不是草帽。
迪亚曼蒂:你说他不是草帽?
多弗朗明哥:不是。
迪亚曼蒂:我说他也不是。这他妈根本就不是草帽。

 

多弗朗明哥:三天之后,一定给草帽船长一个惊喜。

路飞:特拉男,你给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

罗:这还用翻译,都说了。

路飞:我让你翻译给我听,什么叫惊喜?

罗:不用翻译,这就是惊喜啊。

多弗朗明哥:难道你听不懂什么叫惊喜?

路飞:我就想让你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

罗:惊喜嘛

路飞:翻译出来给我听,什么他妈的叫惊喜!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惊喜!

罗对着多弗朗明哥:什么他妈的叫惊喜啊?

多弗朗明哥:惊喜就是三天之后,我出一颗烧烧果实,给你召集一个草帽大船团!明白了吗?

罗:这就是惊喜啊

路飞:翻译翻译 翻译翻译!

罗:惊喜就是三天之后,他出一颗烧烧果实,给你召集一个草帽大船团!

路飞和多弗朗明哥握手:哈,这他妈的就是惊喜啊。

 

托雷波尔:呐呐,少主,我讨厌吗?呐呐,如果我讨厌,我就立马消失,呐呐,如果我不讨厌,我就继续欺负他。

 

罗断臂倒在地下。
多弗朗明哥:你玩砸了,罗。
罗(笑):砸了吗?我怎么觉得,才刚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