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如何制造REV-9

Work Text:

 

 

你能用鱼钩钓上鳄鱼么、能用绳子压下他的舌头么

你能用绳索穿他的鼻子么、能用钩穿他的腮骨么

他岂向你连连恳求、说柔和的话么

岂肯与你立约、使你拿他永远作奴仆么

——约伯记 41 :1

 

 

 

作为人类是没有希望的。

 

卡尔顿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愿望。但他是军团选定的母体,有什么事物要借他才能诞生。只有我能完成的事,这种排他感给人以伟大的错觉。于是他尽量欣然接受了决议,却得知这只是告知不是商议。

 

人工智能奇点是在一瞬间到来的。接下来的日子都像梦一样。卡尔顿曾幻想数以万计的共生体潜伏在人身上,仿佛是一座神明之城如幽灵般覆在人类之城上降临。现在,命运夺走什么就会还给他什么。

 

他跪下来,双腿分开,手臂被绑缚在身后,骨盆向前挺,一条细细的血线从他鼓胀的腹部浮现,维持他生命的注射液扎进血管,他像世纪前的人类对上天祈祷“请赐予我们神话”这样亲吻探到他面前的注射器,线管猛地向前推进以惩罚他的自作主张,尖锐的针头因此扎进舌面。卡尔顿痛得一抖,突然想到小时候曾故意咬破绝缘皮。

 

卡尔顿以为机械会将他打开,这不会流太多的血,干净利落得像裁开一张纸。但现在他跪伏在硌腿的线管上,等待体内的物体破体而出,兽类也不会这样野蛮。

 

他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有流体金属自我组合、自我增殖,顺着喉管好奇地摸索到母体的舌根。他尝到咸咸的苦味。

 

他的肚子越来越胀了。拥有切实重量的流体游蛇般在他体内抻长,沉甸甸地坠着他的肠子,一点点充满柔软的肠体,他眼眶酸胀,感觉到熟悉的毛骨悚然般的充实感,见识过奇迹的人再也不能回到庸常的生活中,被这样占有过的人从此再也无法从正常健康的性行为中获得快乐。它在他体内震颤,搅动,最后拟态出刀刃剖开母体的肚子,剧痛中卡尔顿撑不住跪姿,伏在地上艰难地侧过身体。

 

卡尔顿眼前的景物在颤抖。他摸到自己肚腹中涌出来的无形态的物质。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它还有一部分呆在卡尔顿体内,留恋着脊柱之间的构造,一节一节穿过棘突。但他听到哭声,那是从这滩肠子和血里,从他体内传来的哭声:那是一种低微的抽泣,呜呜咽咽的,呆板而无起伏。卡尔顿突然厌恶它。这是对人类婴儿不必要的模仿。他也是这样降生的。仿佛是灵魂迫不及待地要向世界宣布:我来了!于是开始哭泣。但灵魂是多余的。它无效率,无预兆,可以轻易被利用或者毁灭。人类的婴儿一出生就开始哭泣,本能地呕出羊水,身体下面是脏污的席子,周围有黄热病,坏疽,混着尿液和粪便的气味。卡尔顿不知道从人类体内诞生会给它延续下怎样的诅咒,是否它会终有一日被液体灌满,变成一个晃一晃就会漫出来的装饰用金属壶。

 

他蜷曲着身子躺在地上,肠子蜿蜒着淌出肚腹,像盘叠的蛇体冒着热气,温吞地搭在两腿之间。他突然想到很久以前。那时候同样有流体将他包裹,当他恐惧的时候他们就做爱,高潮带来湿润的欢欣和勇气。他被包裹在金属般的流体里,他乘坐他,他说我要骑你,他就是特殊的坐骑,屁股时刻被操纵杆塞满。现在REV-9的仿生皮肤拥着他,他感觉到自己的孩子如铁水般冷静地浸过他的鼻软骨,漫到颅腔,覆上他大脑的沟回,他迟钝地眨眨眼,看到蜘蛛网在风中震荡,游丝般透明的一根线终于在空气里断绝。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