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蛋糕魔王

Chapter Text

die 魔族

  • 被诅咒的魔界王子/喜欢人类的烟草和酒精/与误吃了被诅咒的蛋糕的人类相恋?!

toshiya 魔族

  • 魔界王子的弟弟/喜欢人类的烟草和酒精/无意中发现哥哥宅子里的管家有着熟悉的纹身图案

kaoru 半人半魔

 

  • 全职酒鬼,兼职魔界王子管家

    /一次酒会得知王子也喜好喝酒,于是主动应聘王子家空缺职位/喜欢人类的烟草和酒精

kyo 人类

  • 以咖啡和蛋糕为主要食物来源的人类

    /一个旅游类生活杂志的自由撰稿人/被kaoru误导吃了魔界王子被诅咒的蛋糕/

    与魔界王子相恋?!

     

shinya 天使

  • 不了解人类世的物质构成/喜欢在人间游历/被魔界王子威胁,做出能破解巫婆诅咒蛋糕才能脱身/厨房杀手

mika 人类 烘焙店老板

takumi 人类 烘焙店最巧手的师傅/每次在店里透明工作间示范做蛋糕都会有一群迷妹粉丝围观


yuchi 人类 拉面店老板


uta 人类 珍珠奶茶店老板

 

Chapter Text

义人吃得饱足;恶人肚腹缺粮。

——箴十三  25

 

 

深夜,半睡半醒时,Die隐约觉得有什么在动他的角。

对,他头上,发间的,被女巫变出来的角。

 

 

他听到了衣物摩擦声。

 

 

他又听到了衣物摩擦声。

 

他自己没有动,而身边只有一个人类男子,京。

 

京小心翼翼地在床铺上移动自己的重心,挪动着自己的身躯。

他在往床头的方向挪动,想要调整一个较为舒适的角度,偷偷地——舔一舔die头上的角。

 

魔族本没有角,被女巫变出来的角,则由无机质物质组成,角上并没有神经,类似人类指甲的存在。

 

京承认,对于自己想要用唇舌去感受某些事物的冲动异于常人,尤其是这个据说是被女巫施了魔法而凭空出现在魔王头上的角,想象中口感应该是坚脆的,但就是想用自己的虎牙啃啃看,舌头舔一舔究竟是什么味道……大概就是这种莫名的性癖让自己走上了美食专栏写作的道路吧。

 

不幸的是,在异常安静的夜里,他每一次动作都仿佛是异响。

 

终于,撑起上半身,京悄悄地,自以为很轻地,伸手拨开魔王头上角隔壁缠绕的几缕金发,屏住呼吸,俯下身去,刚准备将嘴唇贴在角尖尖上时,原本以为已经入睡的die忽然眨着明亮的大眼睛转过头来,京来不及完成起身再缓慢地趴回被窝装睡成茧状态了,这软软的唇忽而就贴在了魔王额头上。

 

这……难道他是想给我一个晚安吻……所以一晚上挪来挪去的不好意思?Die定定地望着不敢动的京,“……你睡吧……”,一边伸手把这个娇小人类按回床铺上,魔王莫名地被自己的想法感动了。

 

而莫名行动失败的人类男子京,乖乖地被魔王的大手拢回被窝。

Chapter Text

“喂……你,饿了吗……?”魔王,拢了一下自己的耳边的头发,平静地问。
“我不饿。”京头也没回,缩在窄窄的单人床上,抱着格纹的被子,耳后齐整的短发带着湿意,灰白的家居服。

……不饿也强迫你吃!

“啊……不要了不要了你先退出来!”京受不了,后穴内的奇怪膨胀感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现在不可以……”魔王无视人类的抗议,维持着二人交合的状态,左手扶住京的腰身,细细地抚摸着他胯骨与大腿之间的皮肉。
作为一个人类,京的耐疼能力比一般人要高,从他身上的纹身就能看得出来,但现在的情况已经超过了他觉得安全的范围,之前与魔王的交媾美妙得如鱼得水,唯独这次,他想要扭头去看,是die将什么奇怪的玩具偷偷带进他房间里了,这是在惩罚他吗?
一抬起前臂想要把自己支起来,却被die捏了一下大腿,“趴着……我说,现在还不可以。”
伴着无可名状的胀痛,京一边随着一波波的痛感一边抓紧手中的被单,喉咙间发出低沉的不明呻吟。
Die再次俯下身子,环抱着这个即将到达极限的人类男子,握着京的左手,两只手扣在一起。
“再等一下就可以了,京……我们魔族……其实和人类还是不一样的,如果要让对方生宝宝呢,就……会像现在这样,有个结在叽叽上噢,没有那么快……”
京一听就怒了,“感谢你现在给我科普魔族的性教育……”,由于胀痛的持续,现在边大口吸气,忍住火气边细声道“我他妈是个人类,是个男的……不能生宝宝的……!”

“哈哈,我知道人类男人不能,所以现在这样你也不会生出来宝宝的,不然魔族和人类的后代会引起麻烦的,你看看kaoru就知……”

魔王说漏嘴,京虽然被疼痛占据了直觉,这点爆炸性的信息还是记住了。

“哼……什么鬼你是狗吗……!你知道狗那活儿也像你们魔族这样的吗?!”
“喔我知道,有人说过我头发很好看像你们地球上的阿富汗猎犬呢!”京听出了魔王表达出一种怪异的自豪感,参杂着一种残忍的幽默感和对他本人知情不报的野蛮。
人类也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要忍受这个中二魔王如此对待,所有事情的源头,也不过是他误吃了一口蛋糕而已,想到这里京不由得觉得委屈起来,想要挣脱die的手,趴在被子上啜泣。

很快,一股暖流从后穴甬道中释出,身后的人继续抱着他,又开始缓缓抽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