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巷尾那个咖啡屋,绝对是打着文青幌子的牛郎店。

每次从门口经过,里头出来的都是女性:年纪从中学生到主妇,神采奕奕。它家咖啡味道怎么样不得而知,蛋糕应该不错,因为老板看上去就嗜甜。

喜欢睡懒觉的老板,只在晚上七八点后出现。每次都是独自送一位客人出来,说欢迎下次光临,然后关门,把营业中的牌子翻过去。有时候穿着连帽卫衣,有时候T恤小西装,有时候涂鸦衬衫破洞牛仔。总之就…

很骚包。天野悄悄翻白眼,把鸭舌帽往下压。

直到有天,老板抱着手出来,穿得比平时还打眼:和式常服配青羽织,歪戴画家帽,架副圆框眼镜。

天野吧唧一声踩到水坑里。

老板抬头,笑了。“别老站马路对面,进来坐。”

天野摸摸鼻子,双肩包换一边背,不尴不尬地过了街。

低头钻进门,老板背对着他头也不回说:“你不喝咖啡吧?酒在冰箱里,自己拿。”

天野弯腰透过玻璃看看:琴酒,微醺,百利甜。他挫败地从旁边汽水柜里拎了听可乐,重重关上门。转过身发现老板手肘支在圆桌上,食指把一叠纸牌滑出完美扇形,又合上。眼睛笑成两道弯弯的弧。灯光昏黄,这手势就成了个耐人寻味的秘密,引得你想凑近,再凑近一点。

再次确定食客之意不在吃喝。天野撇嘴。“你还会什么,单手解胸罩?”

你戴了胸罩?也不选个垫厚点的。”老板眼睛往天野胸口转,坦荡得很。

可乐呛进鼻子的感觉很不好受,天野一张接一张抽纸巾。对方笑得拍手,等天野咳完了才呼扇睫毛。“我只经营梦想。”

“…这不就是牛郎的台词吗?”

不不。”老板掰着指头数。“塔罗牌,通灵,解梦,水晶球。哦,还能让暗恋对象爱上你。”他扬起下巴指一指柜台。“恋爱魔咒蜜桃慕斯,今天特价。”

天野扭头看那个白白圆圆的小蛋糕,挑眉。“有用?”

嗯,实话实说,成功率80%。”

怎么算出来的?”

一个不灵送两个,两个不灵送三个。甜甜蜜蜜吃上一个月,再傻都悟出来了。”老板把脑袋搁在交叠的指尖,像只才捞了金鱼舔着爪子的猫。“悟不出来肯定也发福爆痘,谁还暗恋呢。”

 

 

 

之后也谈不上熟。上下班如果照面,会打招呼的程度。 系着草莓围裙的老板从敞开的窗口探头:会下雨哦,今晚。天野说你还负责天气预报?老板回嘴:触类旁通。围着他坐的一群校服妹很给面子地齐声欢笑。每个人面前都放了花花绿绿的蛋糕饼干,看样子只是动了动。

天野撇嘴;又要注重身材又想哄奸商多聊,真是辛苦。

 

 

 

某次老板送到门口的是个比他矮一头的金发少年,圆脸圆眼睛,背着吉他盒子,元气满满地说Shou桑,那么下次见。

老板目送他跑远,扭头示意驻足的天野过来。“你能吃辣不?”

“…哈??”

老板,Shou,舌尖不易察觉地舐了下嘴角。“嗯,有点齁着了。想换个口味。”

天野抓紧背包带子,默念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跟着钻进‘员工专用’的门。

店面装饰走的讨女人喜欢的复古甜风,适合拍照发SNS。后头则是黑白灰,素净得有点不敢下脚。老板卸下手上沉重锐利的链子戒指,开始哼小调切菜。他今天的无袖T上印了划掉眼睛的裸女。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没注意到,上臂有纹身。天野飞快瞥一眼,铁丝网?总之风格和印象中不大一样。

投顾客所好吧。

端上桌是辛口的咖喱,酱老板自己调的。他往天野面前放了听还在冒白气的可乐,说别客气。天野尝一口;咖喱是他少数会做的菜,反正便利店有的是调味包。相比之下Shou的确实偏辣,胃里很快暖烘烘的,耳尖发热。坐对面的人也不含糊,埋头吃,鼻尖和嘴唇都被香辛料逼出鲜艳颜色。天野在头脑里踹自己一脚,咽可乐。

未成年的主意你也打?”

长得小而已。”老板眼皮一掀。“人家可以买酒了。何况我只是说好听话,不违法。倒是你——”他晃晃勺子,隔空点着天野鼻尖。“既不适合,也不擅长当跟踪狂。”

对方眼尾绽开的笑纹看不出是不是真介意。天野打个寒颤,祈祷他没靠辣味掩盖泻药。

 

 

 

天气微凉时,老板在店门口分送甜汤与八颗牙齿的笑容,引得路都快堵上。他从人群头顶招呼天野尝尝看。天野怪不好意思地用身高优势挤过去。拿到手里是红豆粥的颜色,气味却不像,喝进嘴也分辨不出是什么食材,五味杂陈还有些说不出的后劲儿,再品又没了。

老板满脸期待地问怎么样,是什么味道。天野放下到嘴边的那一口。“你自己做的你不知道?”

还剩下啥我就一起倒进去了。”老板面不改色。“大扫除。”

天野脸都绿了。对方继续。“没蟑螂,这点我可以保证。”

总有一天要举报这个黑店!

 

 

 

天野皱眉,把背包换边背,步子放慢。

原本打算直接回家休息,迎面却遇上Shou。天野打着哈欠说晚,啊不,早。准备绕过去。

袖子被扯住。天野抬头:老板没笑。他不笑的时候神色并不那么可亲。“到店里来。”说完转身就走,打定主意对方会跟上的样子。

我可不吃你卖不出去的——”

老板停步,侧脸平淡。“你在流血,猎人。”

天野迅速收起脸上浮夸嫌弃表情,以及驼背溜肩的走路姿态。暗中观察了几个月,还是琢摩不出老板是何方神圣。恐怕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

员工门敞开,Shou背对着他在橱柜里翻找,末了拿出医药箱,冲高脚椅扬起下巴。“那儿光线最好。”

既然捅破窗户纸,天野过去坐下。背包放手边,开口冲自己。老板过来站他面前,等三秒,叹气。“我没有透视能力。”

他要伤人,穿没穿衣服也阻止不了,但心理上还是忍不住想隔层布。天野咬牙,把里面的T恤拉高。肋上贴的纱布确实渗了,怪不得。

老板凑近,剥开纱布边缘。“呼子鸟?”天野笔直坐着呼吸放缓,没吭声,也没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不太深,但还是再消下毒。那些不讲卫生的家伙。”他对上天野眼睛。“你忍着点。”

湿棉球触及伤口,火辣地疼。天野绷紧身体,右手压着桌面,没往后缩。

擦了两遍,换好新鲜纱布,老板丢下镊子。天野这才注意到他没戴橡胶手套,指尖的红一丝一缕弥漫到掌心。

天野眯起眼。

Shou没退开,就这么在天野的注视下把污了的手举高些,鼻翼微微翕动。

条件反射扣住双肩包里的改良手枪,抵到对方腹部。不确定要害在哪的情况下,瞄准躯体中心的胜算最大。

子弹上淬了什么?银,圣水?”老板若有所思地把指腹印在自己嘴角,绯色洇开去。他眼睫低垂,人畜无害表情,馥郁食腥的唇。天野把枪口压紧些。“没用的,不骗你。”

对恃不到半分钟,老板突然笑出声。“哎呀哎呀,装不下去了。”天野怔住,眼睁睁看他跑去洗手,反复拿纸巾擦。“呃,脏死了。”扭头望向天野。“不是针对你,受不了那个粘糊糊的感觉。”

清理到满意的程度,老板冲依旧满脸戒备的天野摊开手,嘴角上扬。一眨眼又移动回他面前。

看都看不清,只感觉到头发被空气带起。天野汗毛直竖。保持举枪的姿势已经让他右侧针扎似地疼,毫无胜算。

说了没用的。”细白指尖搭上他手腕突起的筋脉,食指中指走路一样交错,往肘弯挪动,不急不缓。“而且,没有证据吧,就算跟踪了这么久——对没有伤人的异类,禁止狩猎。这可是你们头一条法则”

天野呼气,吸气。没法说服自己妥协,自尊就不允许。

老板垂头打量横在两人之间的枪,声音低柔仿佛自言自语。“就这么…想贯穿我吗?”

这说法太——天野下意识想挪开。这无疑是个致命的错误。下一秒手腕被捏住,指头酸麻。枪掉在地上,声响遥远,耳朵里只听得见对方缠绵得越来越不像话的吐字。“还是,想被我贯穿呢?”

下巴给妖怪钳牢,动弹不得。嘴上覆过来的力道却又轻又甜,像品什么浆果,只是衔着,舌尖囫囵舍不得咬破。天野挣起来,抬手才发现腕子被锁住,什么时候铐上去的,全无印象。

放开我!”

对方虎口收紧迫他仰头,右手抬起,戴着只长及掌心的黑手套。比女孩子还纤细玲珑的腕子露在外面,手背与皮革的交界处,皮肉仿佛透明。老板偏头看了看,缓缓挑眉,口吻可以说得上是愉悦。“喜欢我的手?真可爱。”他怜惜地从天野眉骨抚到下颌,微凉质地来回挫磨因为紧张而无比敏锐的神经。

扭头想咬,三根手指冷不防捅到喉咙口。皮革的涩味充斥舌面,咳不出咽不下。天野干呕,眼角溢出的生理性泪水滑到耳畔,想止也止不住,羞耻感像扎进脊背的刺,头皮都发麻。Shou用没戴手套的指节替他拭去,哄小孩似地,啄了啄天野鼻尖。“乖一点啊。”手上的力度却强硬得能卸了人下巴。

只能靠鼻子呼吸,视野越来越狭窄,边缘发灰。能感觉到拉链被一个齿一个齿滑开,但使不上力,四肢越来越沉,整个人陷进棉花糖里。

 

 

 

天野一个激灵坐直,心怦怦乱撞。脸上还残留桌面的温度,脖子挺酸。他下意识去看手,没被锁住。衣服也穿得好好的。一侧身,肩上挂的外套滑到地上。

他没有,他们没有…

老板正在灶边煮着什么,小火咕嘟。听到声响他回头,举着的木勺上挂一丝黑得发紫的果酱。

醒了?”

没法接话。那个梦像背上腋下出的毛毛汗,粘在身上。天野跌跌撞撞站起来,差点带翻椅子。没别的念头,只想回家洗三次澡,用力刷去那痕迹,剥层皮才好。

都挂彩了还要巡逻,黑眼圈那么重,怪不得睡过去了。”老板关火,拿毛巾擦手。天野赶紧别开眼,总觉得皮肤,粘膜,都还记得那个力度触感。

你…”

老板一心研究锅里的东西,偏着脸,只带了半个耳朵听。“嗯?”

你是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想怎么样。没有一句问得出口,只能虚张声势。“我会继续盯着你的,怪物。别打坏主意。”

随便。”老板耸肩。“实在信不过你可以搬到店里来,二十四小时监视。”

实在想不出啥狠话,剜他一眼转身。老板继续在背后絮叨:“别硬撑。吃点止痛药休息下。天塌下来还有别人顶着。”

天野没停下脚步。

 

 

 

锅里的汤凉了,晃一晃带点珠母的光。老板拿无名指蘸了蘸,放进嘴里若有所思地吮吸。喉咙里颤巍巍叹出声,眼睑不由自主合上。

真是个好梦呢。

多谢招待,虎。”Shou再品,说不出是甜得发苦还是苦里泛甜,末了舌根沁出的一点咸和腥真是妙极。

用来做蛋糕有点浪费。可以试试调酒?泡樱桃?鲜嫩果实吸饱了浓稠汁液,密封在玻璃瓶里,闲暇时拿出一颗咬下去…

不急,有的是时间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