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老黑:我那天就不应该心软不标记

Work Text:

  满打满算今天是路鸣泽的发情期最后一天了,按计划应该在今天就把路鸣泽给标记好,但路明非是真的没想到路鸣泽居然会把自己捆起来骑乘当按摩棒使。
  路明非一时间不懂说什么,也不知道是欣赏一下自己曾经幻想了无数次的Omega跨坐在自己身上扭动腰胯的样子还是吐槽一下边做爱边背单词的事。
  Omega主动骑乘无所谓,毕竟发情期的最后一天受Alpha信息素影响的效力会减弱,不至于会动两下就软下去;边做边背单词也无所谓,尽管在小黄本里这么干的都是出来援交的学生……但把自己捆起来是着实过分了些,虽然路明非也承认自己心里惦念着什么龌龊事。
  “……路鸣泽,你哪来的安全套。”路明非沉默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从学校过来的时候在防艾滋病箱里拿的。”
  路鸣泽头也不抬地看着单词本,似乎是想起什么而抿了抿嘴,语气平淡地开口:“等我发情期过了我得找个机会把你也操了,给你品味品味被顶开生殖腔到底是什么样子。反正Alpha被射在生殖腔里又不会被标记,方便得很。”
  路明非咂咂嘴,视线默默转去路鸣泽的胯下瞅了瞅,还是觉得自己屁股暂且很安全,先享受当下比较好。但路鸣泽很快射过一发后就果断地把路明非的性器抽了出来,满意地自己去浴室清理,头也不回。
  ……等等,还真就*尼伯龙根粗口*地拿我当按摩棒使!路明非挣了挣绳子,气得刚要骂人的时候就听见门铃响起。
  “……来了,哪位。”路鸣泽在浴室喊了一声,只能简单地擦拭几下再把短裤穿了回去,光裸的小腿上还落着吻痕,身上都是路明非的信息素的味道。
  门外稍微沉默了一下,随即回应:“快递。”
  当然不是快递。路鸣泽显然压根没怀疑,开门后看着门外的尼德霍格直接原地震惊。
  “我是不是打扰你上床了?”尼德霍格走进玄关,嗅了嗅弥漫在屋子里的另一个Alpha的气味,淡得像是雪水。
  “路鸣泽,你这是点餐呢?”路明非哭笑不得地在房间里问他。
  “……他自己过来的,我是刚好有一个快递今天配送。”路鸣泽揉揉额头,快速思考到底该怎么把这尊大神请走。
  “买了啥?”
  “抑制剂,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