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蓝巍 22

Work Text:

—原著向双杏生子,注意避雷

—感谢你们的评论,小红心和小蓝手!

—OOC 预警:这里的魏无羡比原著中稍微心思细腻一点点点,不够那么欢脱粗线条,毕竟都是当妈的人啦哈哈哈。

—下章麻麻掉马!完结倒计时!

 

第二十二章

 

下了船,码头城间灯火幢幢,云梦城似乎还是十数年前旧时光景。

 

 

p>那一点归于故里的激动,只在胸腔里略略一跳,便熄灭了。

 

众位家主名士皆随江澄进入试剑堂商议今日之事。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身侧,有一搭没一搭地张望柱上描金的彩画,毫不在意他人自以为隐蔽的目光。

 

不过很快,等到思思与碧草各自说完,那些人的目光便换了新的对象。群情激愤的讨伐又开始了,好像是从十三年前那一晚临摹过来似的。人还是那些人,话也还是那些话。

 

唯一不同的,从前是夷陵老祖,现在是金光瑶了。

 

 

议事毕,晚宴即将开始。而魏无羡和蓝忘机出了试剑堂,却不往宴厅去。

 

乱葬岗上救出来的小辈们都在外厅修整,蓝忘机望了一圈,白衣蓝氏子弟之中,蓝思追陪着温宁在莲花坞外等候,而蓝巍竟然也不见了。魏无羡抓住落单的蓝景仪,问道:"蓝巍到哪里去了?"

 

蓝景仪道:"大小……金凌带蓝巍一起出去了,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魏无羡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回去,对蓝忘机道:"小孩子不知道到哪里玩去了,蓝湛,那我也带你去云梦逛逛吧。"

 

蓝忘机应他:"好。"

 

他们溜出了大门,买过饼,顺着长街,自人声鼎沸走到灯火阑珊。蓝忘机一直不紧不慢慢地吃着手中的饼。露天小吃浓烈而粗朴的香气,街头巷尾起此彼伏的叫卖声,半湿的油纸贴在指尖的触感……都是与精食细脍不同的烟火气息。莲花坞的灯火,其实也与别处无甚差别。可是在魏无羡的眼中闪耀时,偏就有了不一样的绚丽。

 

让他觉得他才真正活着,才通过眼前这个人,触碰到真实的世界。

 

他们一直走到荒郊野地里去,魏无羡从那棵树上再一次落下来,携着还未拟好的心愿;携着未知结局的憧憬,终于被一双臂膀稳稳接住了。

 

檀香同接住他的怀抱一样温热,蓝忘机的发丝飘荡起来,又柔柔痒痒地划过魏无羡的脸颊。他把脸埋进那一捧温暖的冰雪里去,声音捂得闷闷的:"蓝湛……谢谢你。"

 

蓝忘机却僵硬地松开了他:"不必。"

 

两人来到了魏无羡所说的"最后一个地方"——莲花坞的祠堂。

 

魏无羡握着自己的一束香,朝与他并排相跪的蓝忘机一眨眼:"蓝湛,一起吧。"

 

一拜,两拜。两人动作完全一致。蓝忘机正色凝视着江氏层累的灵位,魏无羡悄悄瞥了他一眼,双手合十,暗暗祝祷:

 

江叔叔,虞夫人,我又来打扰你们清净了。但是我真的很想把这个人带来给你们看一看。刚刚两拜就算拜过天地和父母了,第三拜……有机会再补回来吧。虽然连孩子都有了,二位千万不要怪他不识礼数,都是我的错。以后我找机会把阿昀带来,你们见了一定喜欢……

 

他无边无际地一通乱想,直到身后传来江澄的一声冷笑。

 

 

 

金凌愤怒地一步跨过四五层石阶,蓝巍满面忧色地追在他身后:"金凌,冷静点,小心摔跤。"

 

金凌猛地停步转身:"冷静不了!他们凭什么侮辱我小叔叔,侮辱我金家?我要回金鳞台去!"

 

蓝巍心中怀疑金光瑶之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更不放心让金凌回金家,到金光瑶身边去,只好道:"几句风言风语罢了。我们先去找江宗主吧,就算是回金鳞台,也得先知会他一声。"

 

金凌本来只想唤个家仆去和江澄说一声,而忽然间灵光一闪,大声道:"我找魏无羡去,他肯定知道这到底怎么一回事!"说完他拔腿就跑,蓝巍赶紧追上去。

 

两人经过校场,远远地便看见一身家主服饰的江澄。等到走近了,却发现江澄衣衫凌乱,有血迹还有焦痕,发冠也松了,毫无一宗之主的体面。

 

>金凌对蓝巍道:"不知道我舅舅又在气什么,我自己去找他,你在校场门口等我好了。"

 

蓝巍点点头,看着他向江澄跑过去。

 

金凌站定在江澄背后,还没开口,江澄已经朝他转身,却像认不出他似的,只管把手中一把剑往他面前一戳,厉声道:"拔!"

 

江澄双眼赤红,面目狰狞,金凌从没见过他这副样子,吓得后退半步,又大喊一声:"舅舅!"

 

江澄这才清醒一般,喘了几口气,把剑放下,皱眉道:"你乱跑什么。"

 

"我没乱跑!我要找魏无羡,"金凌又扫一眼江澄手上的剑,"舅舅,你都拿着他的剑了,快告诉我他在哪!"

 

听了他的话,江澄反而脸色遽变,喝道:"谁知道他死到哪去!"

 

蓝巍站在校场的木门旁,听见舅甥两人一声比一声高的怒吼。他无力地叹气,想着要不要上去劝一劝,而作为一个外人,又不好掺和别人家事。

 

蓝巍正纠结着,也不知金凌指着江澄大喊了什么,只隐隐约约听见"魏无羡"这个名字。而江澄突然高高扬起手,一巴掌扇在金凌脸上,扇得他直接摔倒在地,扑起校场上一层灰。

 

蓝巍吓了一跳,也不管什么外不外人了,急忙跑过去扶起金凌。但金凌不要他扶,一把推开蓝巍的手,捂住半边脸,更不去看江澄,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江澄全身都在颤抖,蓝巍顶着他要吃人一般的目光,匆匆向他躬身一礼,便回头追金凌去了。

 

                 *       *       *       *

 

 

云萍城的客栈里,屏风后水气氤氲。蓝忘机坐在浴桶里,乳白水汽笼在身旁,白皙完美的身躯若隐若现,很有几分雾里看花的美感。

 

魏无羡却无心欣赏这景色,他正用布巾擦拭着蓝忘机的身体,擦过一条条交错的戒鞭痕,擦过胸前熟悉的太阳纹烙印。

 

整整三十三道长长的戒鞭伤痕,单是背后已经排不下了,就连手臂、胸膛也都布满了疤痕。每擦过一条,魏无羡都感觉自己的心抽紧了一瞬。

 

他在间歇的疼痛里想起了今晚的目的。他想问一问蓝忘机究竟犯了什么错,才要受戒鞭之刑;他想问一问那枚与自己前世相同的温氏烙印……

 

而更重要的,他突然很想很想知道,十数年前同窗同袍的光阴、今世朝夕相对的数月……蓝湛,到底是怎么看他的。

 

"哗啦"一声水响,蓝忘机转了个身。魏无羡这才发现他走了神,蓝忘机的背都被他擦得通红通红的了。

 

"哎呀,抱歉抱歉,疼不疼?"魏无羡连忙停手,还在那片通红的皮肤上轻轻摸了摸,以表安慰。

 

蓝忘机又转开一点,自己捂住魏无羡刚刚摸过的一块皮肤,默默摇头。

 

醉酒之后,蓝忘机整个人似乎都软化了不少,眉目间冷冷的锋锐无影无踪。此刻安安静静地坐在浴桶里,模样何等的乖巧单纯,看得魏无羡心头发热,把蓝忘机从下颌摸到腹肌。

 

蓝忘机不许他摸,又不许他走。魏无羡一只手腕被蓝忘机牢牢握着,另一只手往他脸上撩水,道:"含光君,你到底要我怎么办,你怎么能这么霸道。要么给我摸,要么让我走,两个只能选一个,嗯?"

 

魏无羡只怕自己也不知道最后一声尾音到底有多勾人,他只知道蓝忘机的手忽然更用力,一字一句道:"别乱动。"

 

蓝忘机长长的眼睫上还挑着一滴晶亮的水珠,而当他抬起眼望向魏无羡时,那颗水珠似乎霎时被目光的温度蒸干了。

 

那目光让魏无羡觉得熟悉,让他想起蓝忘机那一句"只有你";想起栎阳酒楼里系在腕上的抹额;还有十六年前,同样在云梦的那个午后……

 

魏无羡呼吸的热度几乎要把自己烫着。他猛然把手伸进水中,在蓝忘机下身用力捞了一把,声音恶狠狠的:"你别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么摸你!"

 

>一恍神,魏无羡已经被蓝忘机拽进浴桶,坐在他的腿上,双臂揽在他颈后。唇齿交缠间,他似乎又尝到了莲子的清香。

 

十六年之后,已经有什么改变了。这不是一时冲动,他清清楚楚自己想要蓝忘机。想要贴近他,拥抱他,亲吻他……甚至或许就算是他意乱情迷的初次,也不全是酒的责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蓝湛就已经印在他的心里,时时刻刻都要被想起了。

 

屏风后热水和木桶碎片铺了一地,两个罪魁祸首却已经翻倒在床上。

 

蓝忘机的亲吻堪称凶猛,尤其咬在唇上那一下,魏无羡简直有种要被吃掉的错觉。他"嘶嘶"地抽气,摸着自己红肿的下唇道:"含光君,你怎么和狗似的咬人。火气这么大,我来给你泄泄火!"

 

他的手向下伸去,握住了那一根又硬又烫的东西,还掂了掂,坏笑道:"哇,含光君,十六年不见,好像还变大了啊。"

 

蓝忘机的回答是再次咬了一口他的唇,一只手礼尚往来地揉捏着他的乳尖。魏无羡长长地呻吟一声,而蓝忘机手劲太太,最初的酥麻过后,他觉得胸也要被蓝忘机弄肿了。

 

"别揉了蓝湛,这具身体哪比得上我之前的身体,你再揉也揉不出什么,"魏无羡把蓝忘机的手抓住,带着一起拉向身下,"你往这摸呀。"

 

>两人的性器硬邦邦地蹭在一起,来回抚弄自己阴茎的,却是对方的手。蓝忘机平日弹琴烹茶,玉一样的手,此刻却环握着自己那处。魏无羡心理生理同时受到巨大刺激,晕晕飘飘像踩在云上,眼前一片隔纱似的模糊,唯一清晰的只有那双琉璃色的眼睛,独独只映照着自己的脸。

 

“蓝湛……啊……蓝湛……”魏无羡喘息着,呻吟着,眼前忽而一片饱满的空白,在蓝忘机的名字里登上高潮。

 

情潮过后总叫人懒倦,蓝忘机压在魏无羡身上,沉沉的重量却能让人心安。赤裸的皮肉被汗水贴在一起,仿佛他们生来就是这样亲密无间。

 

魏无羡的手指缠上蓝忘机浓密的发丝,好像这样就和他绑在一起。这时候,魏无羡才生出些勇气,终于要把该说的话说了。

 

"……蓝湛,谢谢你。上一世,幸好你给了我阿巍,有阿巍陪在我身边——也要谢谢这孩子。这一世,你又一直在帮我……"

 

魏无羡不知道,如果他的生命里没有蓝忘机,会是什么样子。他沉浸在乱葬岗的美好回忆里,却没有发现,蓝忘机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我真的特别想谢谢你,要不是你,我……"魏无羡吸了一口气,他们之间什么没做过,连孩子都搞出来了,但等到要剖白心迹的时候,反而畏畏缩缩起来,"反正你真的特别好,我……我不知道你……"

 

而突如其来的,他听见一声闷响,竟然是自己被推开,倒在了床板上。原本枕在他胸前的蓝忘机,已经坐了起来,脸色煞白,眼神清明。

 

魏无羡懵然又错愕地凝固了许久,直到蓝忘机先动作起来,捡起地上一件中衣,盖在魏无羡身上。

 

但魏无羡觉得这比一个耳光都要响亮,都要难堪。

 

他的声音都变调了:"蓝湛……你酒醒了?"

 

蓝忘机一件一件地穿好自己的衣服,连抹额也抹平了,才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魏无羡这才从一片天旋地转中回过神,原来,原来是自己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蓝湛对自己并没有那种心思。

 

他遍体生寒,几乎连思维都冻成一块——那他刚刚都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