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over】你是我的桎梏

Work Text:

【Dover】你是我的桎梏 by 布尔乔亚 (*非国设)
不同于春天的蒙/彼/利/埃,伦/敦全年都沉浸在阴雨之中。
亚瑟的双腿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行动能力,被束缚在轮椅上的他不久便辞去了原有的职务,在泰晤士河畔买下了一个铺位,开了一个花店,花店也成为了他的家。
花店坐落于城区之外,客人本来就不多。此刻门外下着雨,临街小店更是门可罗雀。这倒是很符合柯克兰先生的性格——人太多,太吵。
亚瑟撕掉了一页日历。是星期二,照惯例,会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邮递员送一封蒙/彼/利/埃的信过来。邮递员是亚瑟选定的,这是邻居听到的版本。不过事实是他觉得这个邮递员长得好看,请求他包下自己的业务而已——这个花店的主人还会给一些小费。
弗朗西斯曾经对他选择写信感到迷惑,也曾发过电子邮件给亚瑟——不过后者从来不看。反正你在蒙/彼/利/埃做着邮局的头儿,省得让做事冗长的法/国人在一封信上耗他个十天半月。亚瑟这么对弗朗西斯说。
“省得跟你这个法/国人叨逼的次数那么多。”这是亚瑟的真实想法。
亚瑟和弗朗西斯的童年关系实在不算好,剪对方的头发算不上什么争执。事实上,双方因为对方进医院的次数一百双手都数不过来。对于亚瑟来说,不幸的是他总是占下风。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亚瑟学会了英式格斗,并对儒勒·凡尔纳的一句“法式格斗较英式更胜一筹”*的评论提出质疑,于是变成了两人轮流进医院。
平心而论,亚瑟认为弗朗西斯的长相实在不是怎么合他的胃口,至少赶不上那个邮递员;脑子也和憨批的没两样,不过自己就这么对这个法/国憨批有了感觉。
“不可以,不应该”,这是亚瑟的最初想法。直到那个法/国人和另一个性别不明的人订婚的消息传来时,他心中的一切情绪终于迸发出来,起初是只要提及弗朗西斯就破口大骂后来又想将其忘却,但最终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后来还年轻的他挥手写了这种东西给那个法/国人:
“你就在我的脑海中,不可触及,而又挥之不去
我想摆脱你的束缚
几经尝试,却发现你已是我的全部
而我,已然受困于你的桎梏
我努力找寻,却不知逃往何处……”
亚瑟觉得他当时真的疯了,能写出这种东西寄给弗朗西斯。
罢了,经过年岁的浸泡,也就不会那么疯狂了。
花店们在亚瑟回想的时候被推开,一个邮递员从门外稀疏的雨声中走了进来。
“柯克兰先生,这是您的信。”
亚瑟接过法/国来的信,邮递员转身就要离开。
“先生,不认识一下吗?”亚瑟伸出手,邮递员顿了一下。
“在下亚瑟·柯克兰,想和您认真交往。”亚瑟脸上带着微笑,“另外,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邮递员转过身,看了一下被禁锢在轮椅上的柯克兰先生,握住了他的手。
“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国大学生,在邮局做着兼职。“邮递员努力控制着不用美/国口音说话,”很高兴和您交往,柯克兰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