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七纱舞

Work Text:

人群不由自主的往两边退让,沙石铺垫的道无边的延伸开来,直至尽头遥不可及的宫殿,高远清澈的天空下看不见其全貌

披着深色斗篷的女人赤脚而来,面容被挡在一片轻薄后。有翩翩蝴蝶循着她落于肩头,缓缓扇动翅膀,惹得美人微笑,笑声风琴般动听

她近了,她走进,她来到穹顶高的看不清的金碧辉煌之下。那骄傲的国王支着脑袋倨于黄金的王座之上,象征着王权的冠随着他的狂放而歪斜着,她放下姿态,弯起唇角向男人行礼,但锋利的眉却傲慢的挺立着,不含笑意

不用四顾,她很轻易的察觉到了四面八方的关注,或贪婪的渴求她的身体或痴迷的恳求她施舍的一瞥,偶也有不同意味的。玛利亚收起礼节直起腰,蕴藏着温柔羞涩之意的目光落在王座下一侧的先知,紫色眼睛也回望过来,她读不懂她的情绪

没关系。她的嘴唇微动,向她

她扬手将厚重的遮掩抛向空中,宣告开始

芊芊玉手一抬置于额前,随着脖颈缓缓转动一道优美的弧线也显现。她故意分开手指,透过指间缝隙看去,高位之上的男人似乎来了几分兴致。她很满意这个开场,挑逗的勾了勾男人,踩着小小碎步上前几步,然后顺着吹进殿中的一股风掀起自己的裙摆

想要抚摸对吧?想要舔舐对吧?或者还有几分要狠狠搓揉的兽性?她指尖一松,纱又掩住腿上的肌肤,无视男人吞咽的喉结和先知的瞠目画出一圈转回去。在她身后落下浅紫的面纱

数不清的低低惊呼,所有人都讶然于她的姣好面容

这份暗含的情欲…你感受到了吗?她笑意盈盈

她昂起骄傲的头颅看向穹顶,好像蓝天就在那富丽中,而她化身为纯洁天真的少女,虔诚的信仰神明们,双手合十贴在心口。继而活力展露,她高高抬起,肩与手臂的曲线起伏,作懵懂状挪动步子,眼神好奇的掠过面前的各种。真好啊,纱飞舞模糊了视线的一瞬,她忆起无知的自己,蓬勃生长的鲜嫩青草环绕脚踝,露水沾到脚面上

那你呢?还是说年少却早已满载盛誉的你完全没注意到那个无名少女吗,先知大人?她嘲弄的想,在腰间拨弄一下,让鹅黄的纱落地

除了蓝发的那人,其他的眼神更炽烈的紧紧黏在她的腰肢,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全数解下一睹她的全部,但她偏不。揪住薄薄的一层,她侧过躯体躲开,让纱更紧密的包裹住自己,受惊小鹿似得,花苞绽开一样旋转走,藏于一个高大的花瓶后,露出带着羞涩神情的半张脸,眼睛睁大,亮亮的

好一个娇羞态!看起来国王偏好这种,朗声道

她回以刹那的妩媚笑容,再动身形,摘下艳丽花朵插在发间,掩盖着一点点向王座去。直到行到宫殿中央,突然收起扭捏,摘下左肩的搭扣,赤脚踩在长长的纱上将樱粉脱离

下面是有点出人意料的绿色纱,分明之前都是暖色调勾勒女性美好的,突然间…

你们怎么会懂属于女人的嫉恨?她笑他们无知,猛然撩起绿纱加快步子,手臂也更迅速的在空中扭出意义不明的姿势。粉嫩的懵懂感情变了质,她着了魔,长发都跟不住她动作的速度被强行打断。以纱遮脸,她合着乐器渐高的声和节奏狂醉,想着室内突降一场磅礴的雨打湿衣物,要把她心中的恨浇灭…

怎么可能会!那份目睹心上人和另一个女孩亲昵的痛楚和妒忌,怎么会那样容易消失!她疯了一样撕扯下嫉恨的纱,狠狠掷弃

用力抛出去,落地却是悄无声息

及地的瞬间她更热烈,傲人长腿抬起再蜷曲,无数人想要把握在手的纤细的腰不断向前挺动,双手交叠成花举起,要把愈演愈烈即将爆裂开的爱倾倒出,要抠出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脏赤裸的呈现给她看,暧昧理性全部抛弃,贴上去探求,颤抖也无所谓

要听她说爱要看她被欲支配的脸要抚摸她的每一处

她要她

鲜艳的血色在注视下开放,裸足转动,她的呼喊隐藏在每一个呼吸间,挣扎着想要逃不去让那人知道。她急着迈大步伐,张开双臂上前拥抱没有温度的空虚

红色的纱裂开,其下是沉静的蓝

失了魂魄,所有的不再成章法,没人能看懂她在跳什么样的舞…也许又要排除那个人,毕竟她是看着她一步步离去的,边说出让她死心的话语,拒绝了她的双唇,在无人深夜。她跳的绝望,同盛开在死路上通向下一世的曼珠沙华,死气的绚烂,凌乱交错,手捂着心口,垂下头使得无人能窥探起其神态。真是够了,这种时候还有人在垂涎她露出的白皙后颈,太无可救药了

她尽力集中失焦的目光,发现她正在看她,旁边是高高在上的国王

贴身薄纱是纯白

她又惊艳到他们了,身披这种神圣的颜色的她真的是天使再临,刚刚绝望无助要堕落的女人摇身一变竟是如此高贵,仿佛要除尽所有黑暗,包括那些嫉恨,含着嫉恨的爱,没有人可以拒绝这样的她

真是高傲圣洁的模样。她从她的唇语上读出来这句

这时候舞蹈已经不够再袒露她的一分一毫了,只要站在那里就好,世人自会欣赏她的美。眼波流转,华贵中独一份醒人的纯净之色,她便是至高的女神

所以她不允许任何玷污她的爱恋

舞蹈终了,最后显得过于平淡,或者说像断崖。脚尖在水面上点过,带起波漾似轻盈,她坦然的解开所有阻拦,在慢慢走到王座的时间里,大大方方向尘世展露她美丽的玉体,挺然的柔软,贴合掌心的弧度,光洁的双腿

这样的话…你还会无动于衷吗?

她踏上台阶,走向国王

男人开怀大笑,伸出双臂要迎接投怀送抱的美人

是你的话,风鸣翼,你会想什么呢?

她突然矮身让开男人的手,比他更快一步的抽出他腰间的剑,然后从高高的王座上一跃而下,无视所有惊呼和喷怒叫喊,迎着先知茫然又惊愕的双眼来到她身边

剑抵在她柔软的咽喉处,只要再稍微用力这个人的命就会被她取走,真好,这就是她要的

“只要拥有了你的头颅,就可以亲吻你的嘴唇了吧,永远的,没有止境。”她笑道

没有人能玷污纯洁的爱恋,包括你,风鸣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