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暴卡】A Whole New World

Work Text: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If I Die Young》

 

Carlton并不介意自己无数次地被外界标榜为“疯子”。听到类似于这样的话,他只会叹息着摇头,兴许还会再微皱起眉,感叹那些抗议者不领会救世主的恩情。果然他们还是太愚钝了。上帝给予他们双手用来创造,他们为何只用来祈祷?无数次,他曾以此为由来批判人类的糟糕透顶。

也罢,或许是他真的疯了。从那些无比高贵的生命降临在他的生命里的那天起,他就愈发鄙夷人类这个只会通过索取来摧残一颗星球的种族,就愈发觉得自己从未真正活过。那股在无氧皿中翻卷着涌动的暗色如同新世界斑斓的无限可能,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兴奋地睁大了双眼,睫毛颤抖着,像个欣喜若狂的小孩子。

半晌,他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转过身去,张开双臂,向着身后随他而来的人赞叹:

“他们是我此生所见到的最美的事物。

“你们难道不这样认为吗?”

 

“......你知道吗,这个故事里最打动我的一直都不是亚伯拉罕的牺牲,而是以撒的。

“为何让他来赴死?这太不公平。这太过于残忍。

“但睁开眼看看你周围的世界吧。你看到的是什么?战争。贫困。饥荒。难道你还痴痴地认为有‘上帝’会来拯救你吗?

“我倒是会说‘上帝’已经抛弃了我们!所以,Isaac,现在是时候由我们出面力挽狂澜了。就是你和我,不需要有什么‘上帝’,不需要有什么‘燔祭’,只需要勇敢地踏出那么一小步,你就让整个人类的未来有了依托。

“你相信我吗?......”

Carlton自己最为欣赏的模样,也正是他手下其他人最为憎恨和恐惧的模样。那些燃烧着怒火却满溢着怯懦的眼神,那些在背后低声咒骂他的词句,他太了解。但只要这些人不干涉他的计划,诋毁也好,歌颂也好,于他而言都如耳边风一样无关紧要。

他清楚那些流言蜚语,却也仅限于清楚而已。

“那又如何?”他对着实验室里刚刚倒下的男人的躯体喃喃自语,“终究会有一天,在无人警醒之后,在天灾降临之际,他们会明白并感激我的所作所为。

“总有一天。”

 

能与这样的高级生命体结为一体,是Carlton自认为此生最大的幸事。

当Riot银灰色的触手缠上他的脖子并且越收越紧时,Carlton在某一刹那甚至有些许满足和释然。

“如果......你想......了结我......并且夺取......我的躯体......

“我......不会抵抗。”

共生体发出一连串音节,听上去像是在狞笑。我不会的,那样太可惜了。我想你知道,在收获战利品之前,谁都想去试探一下它是不是听话......说罢,又加大了力度。

Carlton感觉自己如石沉大海一般,拼命呼吸却怎么也没法让空气灌满肺腔。他正在窒息的边缘游荡,甚至在恍惚间还瞥见了在他视野中飘忽的白色浮沫。

但下一瞬间,那抹银灰色及所有的痛楚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世界余下的只有他自己平稳有力的心跳声。他深吸一口气,颤抖的手缓慢覆上自己的胸膛。他重生了——更切确地说,获得了新生。

“你在那里,对吗?”

现在你是我的了。

“我们。‘我’现在是‘我们’。

“我曾经倾慕过神明。

“如今,我们即是神明。”

 

一月,我如游鱼般被封冻于冰面之下;

二月,寒气凝结成云随风蒸发;

三月,殷红的玫瑰缓慢吐露新芽;

四月,芬芳的微风将所有春色都倾轧;

五月,花瓣如流星般洋洋洒洒;

六月,我无比向往骄阳那万丈光华;

七月,暴雨倾盆来得分秒不差;

八月,复燃的余烬也没能让飞蛾惧怕;

九月,碧蓝的天色将筵席装点盛大;

十月,金红的落叶席卷我走进远方的童话;

十一月,黎明拂晓前的星芒都黯淡喑哑;

十二月,烛光与风雪引领我踏着告别的步伐。

没想到你还会写这种东西。等Carlton放下笔,合上本子,Riot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Carlton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并不自然地转移话题道:“明天就该走了......明天也是今年最后一天。”

“年”只是你们人类扯出来的虚拟单位,并不会影响时间正常的进程。只要还活着,是哪年哪天实际无所谓。Riot对他的话有些嗤之以鼻。

结果他的宿主像是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眨眨眼,咬了咬下唇:“可我终究还是喜欢带着些仪式感和你一起......改写历史。”

Riot扭过头来盯着他。

你大可不必在意。

哦,你知道我们会永垂不朽的,不是吗。

 

在一片闪耀和温暖中消逝,或许是世间最绚烂、最炽烈的告别。他们曾在午夜繁星下相拥,曾在僻静无声处相拥。如今,在漫天燃着的火焰中相拥。

“我们几乎就成功了......我好开心。可是败者之名终究会被抹去。”

相信我,我们会再次奔跑的。冲过芸芸众生的阻隔,在那广阔无垠的晴空之上。只有我和你。

“我昨天说过什么来着?这是今年最后一天,是我们美丽新世界的第一天......”

那祝你新年快乐,傻瓜。如果地狱也有新年的话......

 

“须臾生命的尖锐刀锋啊,

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