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Drake Twins

Work Text:

  比利视角
  

  我带着微笑走进教室,校长对监护权的规则很宽容,所以学校一半的人都和我一样;街头的孩子想接受教育,但不想被发现后被送回寄养系统。

  “提摩西?”一个困惑的声音在我身后轻拍着我的肩膀问道。

  我转过身去,看到了上个月开始在这所学校工作的导师道格拉斯先生,他原本是一位家庭教师,“对不起,先生,我想你把我和别人弄混了。我是威廉·巴特森,或者叫我比利也行。”

  他摇了摇头,“你看起来就像我在哥谭辅导过的一个男孩。”他拿出手机,给我看一张他和一群学生的照片,其中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哇,”我盯着照片低声说,“真奇怪。”

  “非常奇怪。”他点点头,给我拍了张照,然后跑开了。

  这……很奇怪。但现在我的历史课要迟到了。

  那天晚些时候,在英语课上,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孩曼迪拍了拍我的肩膀,“比利”她低声说。

  “怎么了曼迪?”在确定老师没有注意到我们之后,我问道。

  “你上了新闻。”她低声给我看她的手机。

  我看到上面写着。

  德雷克家有双胞胎吗?

  德雷克继承人的一位家庭教师给我们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比利看起来很困惑),照片上是一个在福西特市上学的小男孩,威廉·巴特森。经过搜索发现,他是两名考古学家的儿子。这两名考古学家曾多次与德雷克一家共事,但在他们的儿子出生后就失去了联系。巴特森一家悲惨地死于一场实地考察事故中,把他们的儿子留给了寄养系统。

  我停止阅读。他们认为我和蒂莫西·德雷克是双胞胎,但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吗?

  “这是真的吗?”曼迪好奇地问。

  “我不知道。”我平静地承认。

  幸运的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了,我去参加一个联盟的任务直到凌晨3点才回来,这成功地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第二天午饭后,老师叫住我,把我送到办公室。

  “嗨!”我向坐在桌旁的女士打招呼:“我是比利,有人叫我到办公室来。”

  她向我投来歉意的目光:“巴特森先生,一位社工来见您了。”

  我呆住了,注意到坐在旁边的那个穿着讲究的女人,“你好,比利!我是安娜。我们能聊几分钟吗?”

  “当然”我点了点头,然后坐在她旁边,知道在这件事中我并没有选择权,“你想谈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但你昨天上了新闻。”女士说着,“德雷克的律师打电话给我们的办公室,想要你的DNA测试,富裕家庭常用的过程,以确保你是他们的孩子,而不是只是看起来像。”

  我皱眉,“德雷克想看看我是否是他们的儿子?”

  她皱了一下眉头,“嗯,没有。德雷克先生和德雷克太太在海外,联系不上,只是他们的律师以一种他认为他们想要的方式行事。”

  我爱我的父母,我不想要一个新的富有的名字。我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好。

  她又笑了:“来吧。测试不会花太长时间,然后我们就能让你在你的新家安顿下来了!听起来怎么样?”

  我没有回答她,我只是拿起我的包,默默地跟着她。

  在他们采集了血液和口腔拭子后,他们告诉我需要一周的时间来做这个测试,当结果出来的时候,他们会告诉我的社工。

  我的好奇心赢了,我决定呆在家里直到我得到结果。我要确定巴特森一家是我的亲生父母。

  

  一个星期后,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闪烁的灯光和人们在集体宿舍外面大喊大叫。

  我穿好衣服去厨房,看到安娜在等我,“怎么了?”我问她。

  她转向我,“实验室里有人把结果泄露给了媒体。”

  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你是说德雷克一家真的是我的父母?”

  她点点头,“我们终于联系上他们了,他们一小时内就会来接你。”

  接我……他们是从哥谭来的,我要搬去哥谭了!蝙蝠侠的城市和无超能力区域,我得想办法溜回福西特市去巡逻,我要给德雷克家和我的新双胞胎换一个地方,我一直想要个兄弟。

 

  
  三个小时后,德雷克一家没敲门就走了进来,“你一定是安娜·沃克吧?”杰克握着她的手说:“对不起,我们迟到了。”

  “我是,”她点点头,“没事的。这是比利。”

  杰克朝我微笑,“很高兴见到你,威廉。有什么需要我们签字的吗?”

  珍妮特甚至不看我一眼,疯狂地用手机发短信。

  安娜让他们在微笑告别我之前先收拾一下。

  我不情愿地跟着这对夫妇走出去,希望我的第一印象是错误的。前门一打开,媒体就开始大声提问,到处都是灯光。

  “德雷克太太!你儿子是怎么沦落到福克特市的街头的?”

  珍妮特对这些报道微笑着说:“巴特森和我、杰克在同一支考古队。我和玛丽莲同时怀孕并一起生了孩子,我们都有一个黑头发蓝眼睛的男孩,我的一个儿子一定是在什么地方和玛丽莲交换的,当他们中的一个去世时,我们相信那是蒂莫西的双胞胎。

  “威廉的原名是什么?”

  杰克回答说:“我们从未给过他答案。他去世的时候我们都很伤心,我们想继续生活,给他取名字让我们感觉更真实。”

  对其他人来说,他们心碎的样子和声音都是真实的,但我从事英雄事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可以看到表象下的无聊。他们并不在乎他们认为我是怎么死的。

  又问了几个问题,拍了几张尴尬的全家福照片后,他们带我去了一辆豪华轿车,在开往哥谭市的整整三个小时车程中,他们一直用手机打电话,完全不理我。

  当我们到达那里时,豪华轿车停在一座巨大的豪宅前,我跟着他们进去,他们终于对我说:"威廉,我们今晚就回阿根廷。早上会有一位家庭教师在这里评估你的学习情况,并安排一个合适的时间表,你会带他们去理发、买新衣服,并学习如何举止得体。"珍妮特告诉我,仍然没有看我,"明白吗?"

  哇,这个女人很冷酷,"是的。"

  杰克扬起眉毛,"是什么?"

  "是的,德雷克太太,"我试着说,但他们皱着眉头,"......妈妈?"我尽力了。

  他们点头说:"你们要称呼我们为父母。"

  也许我应该今晚就跑回我那废弃的公寓大楼,我想他们不会太在乎的。

  "父亲,母亲。"一个和我一样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

  我转头看向那个穿着考究,彬彬有礼,但看起来很胆小的男孩。

  "什么事,提摩西?"珍妮特说话生硬。

  "我看到新闻了,"他平静地说,"这是我的双胞胎兄弟吗?你在报纸上提到过他?"

  杰克哼了一声,“显而易见,如果你连这个问题都不能理解的话,我想我就该和你的导师谈谈了。”

  我走到蒂莫西面前,把他拉到楼上,离德雷克的父母远远的,"我是比利。"

  他放松了僵硬的姿势,羞涩地朝我笑了笑,"蒂姆。很高兴见到你,比利。要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吗?我早些时候看见女仆把我隔壁的房间布置好了。"

  "当然。"我点头跟着他,我不喜欢德雷克的父母,但是蒂姆是我的双胞胎兄弟,我认为一旦他对我温暖起来,走出他的贝壳,我们将非常接近,这是值得交流一段时间。

  这个房间看起来像豪华的酒店房间,不是小孩子住的地方。我放下书包,跟着蒂姆走进他的房间,房间里除了有一个书架和整齐的书桌外,其他一切都没什么变化。"那么,你喜欢做什么消遣呢,蒂姆?"

  他看了看书架,"我喜欢读书。"

  我有种感觉,德雷克从来没有让蒂姆过自己的生活,"酷,你最喜欢读什么书?"

  "我没有最喜欢的作品,"他坐在他的床上告诉我,我坐在他旁边,"但是我确实喜欢在我喜欢的作品和作者中循环往复。这周我一直在重读《神探夏洛克》。"

  我笑着说:"我去年在公共图书馆读过这些书!他们太棒了!你觉得我可以跟你借吗?"

  他更放松了,笑得更开心了。

  我们用一整天的时间讨论我们读过的不同的书,互相推荐——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却是增进感情的良好开端。

  那天晚上,我偷偷溜出去,在福西特巡逻,去参加一个正联的会议,然后偷偷溜回我的豪宅,睡在我的大床上。

  第二天早上,一个家教给我做测试,安排了一个时间表,告诉我德雷克家想让我学什么,然后有个为他们工作的人带我去购物,买了各种各样价格过高的难看的衣服,看起来和蒂姆一模一样,还有蒂姆的发型。

  当我回来的时候,我直接去了他的房间,"嘿,提米!"

  他转向我,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真奇怪。就好像他们想让我们变成那些可怕的同步的同卵双胞胎。"

  我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坐在他旁边,"想看《神秘博士》吗?我以前学校的一个朋友给了我他Netflix账户的密码。"

  他咧嘴一笑,"当然——等等,我和韦恩家的邻居是朋友,我答应迪克会把他介绍给我的新兄弟。"

  "好吧,"我笑着说,"我们可以下次再看。"很高兴知道他有朋友,我开始怀疑德雷克家是不是把他锁在家里,只有家教陪着他。"你和韦恩家做朋友多久了?"

  "哦,大约三年了,"他耸耸肩说,"迪克和我相处得很好,虽然他并不总是在我身边,布鲁斯有时候有点太严肃了。"

  "杰森呢?"我问道,想起大约一个月前听说韦恩收养的第二个儿子。

  "杰森.....他有一点粗鲁。但一旦你了解了他,你就会发现他很酷。"他解释着"来吧,我们过去。"

  我跟着他走出房间,"那么你的父母呢?他们总是……就这样走了?"

  "是啊,"他有些伤心地点点头,"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海外工作。"

  "但他们最后一次和你在一起是什么时候?"我试探的问,想知道我哥哥和他父母的关系是怎样的。

  他沉思了一会儿,但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不自在:“我们去年一起参加了一场慈善晚会?"

  "晚会不算,"我告诉他,"他们最后一次和你一起度过这一天是什么时候?"

  "......哦!"几分钟后,他想起了一些事情,"三年前,他们资助了哥谭市动物园的重新开放,我们花了整个开放日一起探索展品。"他笑着想起了别的事情,"上周我和布鲁斯、迪克和杰森一起去了动物园。我们玩得很开心,一只企鹅出了洋相,做了各种各样的蠢事。"

  “我想你在韦恩家花了很多时间。”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大部分时间我父母都和他们的那些员工在一起,而且家教也不介意我们放学后去上课。"

  他把我领到后花园的一堵高墙前,然后拉下一个隐藏的梯子,"我们都有超长的车道,"他解释说,"只是跳过栅栏更快。"

  我点点头,跟着他越过围墙进入另一个花园,然后进入一个更大的豪宅,但是穿过一扇门,那扇门就是厨房。

  "嘿,阿尔弗雷德。"蒂姆对一个西装革履的做饼干的老人微笑着说。

  那人友好地点点头,"提摩西少爷。这位一定是威廉少爷,我是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阿尔弗雷德是布鲁斯的管家,"蒂姆告诉我,"但他更像一个爷爷。"

  "您过奖了,先生。"阿尔弗雷德微笑着说。

  我也对他笑了笑,"很高兴见到你,潘尼沃斯先生。"

  "我也一样,年轻的先生,请叫我阿尔弗雷德。"他点点头,继续他的烘焙。

  我跟着蒂姆走出厨房,来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大楼梯,还有一盏难以置信的水晶吊灯,上面挂着一个男人。

  "嗨,迪克!"蒂姆向那个头朝下的人喊道。

  迪克听到蒂姆的声音转过身来,然后翻了个身,完美地落在我们面前,"嘿,提米,嘿,提米的双胞胎兄弟",然后他把我们俩拥抱在一起。

  我对自己微笑,也许蒂姆找到了他自己的家庭而不是他父母的家庭,"我是比利,很高兴见到你,迪克。"

  他一松开手,就把提姆和我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比利。"

  等等,迪克.……我朝他咧嘴一笑,"等等,你是一个飞翔的格雷森,对吧?"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是的!你怎么知道的?媒体也不怎么谈论我的家族了。"

  "福西特市有一个社区中心,有人捐赠了一整套杂技表演,乔治在那里做志愿者多年,教我们如何表演杂技。他告诉我们他小时候是如何逃到马戏团的,飞翔的格雷森教会了他如何飞翔,并且让他参加了表演。"。

  "是的,爸爸告诉了我他的朋友乔治的事,"迪克点点头,"我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蒂姆微笑着转向我,"迪克也在教我怎么飞。我们这里有一套,想试试吗?"

  我点了点头,迪克咧嘴笑了笑,然后侧手翻着走进大厅。

  

  如果我认为乔治在空中的表现很神奇,那么迪克就是在空中出生的。我从没见过除了夜翼以外的人能像迪克一样做出空中飞人的动作。

  在阿尔弗雷德叫我们吃晚饭之前,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和迪克在一起,教我们如何飞行。在脱掉蒂姆的运动服和淋浴后,我们去吃晚饭。

  当我们走进大餐厅时,布鲁斯·韦恩微笑着说:"看起来你玩得很开心。"。

  迪克高兴地点点头,坐在杰森旁边,看着布鲁斯,"是的!比利多年来一直在社区中心表演杂技,他向我展示了他所知道的东西,还教了他一些。"

  "社区中心?"杰森问道。

  "我的父母——我猜是收养我的人,在我六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当我继承遗产的时候,我的叔叔把我赶了出去。"我耸耸肩,"一个年长的街头孩子告诉我,社区中心对所有人开放,免费教孩子们体育和其他东西,他们提供免费膳食,而且这是一种摆脱寒冷的方式,所以我把大部分空闲时间都花在了那里。"那里很有趣,我结交了一些很棒的朋友。

  "你似乎对你叔叔的所作所为并不十分生气。"布鲁斯说。

  "沉浸在过去,心怀怨恨只会让你生气,"我笑着说,"如果叔叔不想要我,那是他的选择,我能做的就是自己做出选择,不要像他那样。"

  每个人都笑了,"聪明的话"蒂姆点点头。

  "我也花时间在街上"杰森告诉我。

  迪克哼了一声,"别开玩笑了。爸爸发现你偷他的车胎后收养了你。"

  杰森骄傲地笑着说:"在我被抓住之前,我已经把他们中的三个弄出来了。"

  布鲁斯也在微笑,不是他在媒体面前的微笑,而是我认为可能是他真正的微笑。他很自豪他的儿子几乎偷了所有的轮胎。

  晚餐时间充满了闲聊----我主要和杰森聊天,比较我们在街上的不同时光,比较哥谭的街和福西特的街的不同。

  晚饭后,我跟着大家去剧院,我们一起看电影。

  "你想回去吗?"看完最后一部电影后,蒂姆不情愿地问道。

  "是的,我们应该回去。"我同意,并不是真的想回去。这一天是我想象中有兄弟,爸爸和爷爷的样子,我不想回到那个冰冷的空房子。但是即使我可以留下来,我也不能,我注意到这个地方的安全,我永远不会在巡逻的时候不被发现。

  他点点头,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我几天前把这个落在这里了,你介意我们去我的房间把它收起来吗?"

  "我不介意。"我微笑着跟着他上了楼。

  他的房间被漆成了红色和黄色,里面有书和海报,还有一些零散的半成品,床上还有蝙蝠侠的床单。这是一间卧室,这个地方才是他的家。

  他先把书放在书架上,然后再把我想要的借给我。

  我们翻墙回去,说晚安,然后回到各自的房间。我等了40分钟才爬上屋顶。

  我正要说我的话时,看到蒂姆从他自己的窗户爬出来,回到韦恩家。但是为什么呢?他就在那儿,晚上这个时候他只会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吃了早饭,(他没有说任何关于偷偷溜出去的事),然后又翻墙过去了。

  "嘿"杰森点点头当我们走进去,"迪基说服我加入你今天的空中飞人。"迪克坐在杰森旁边,对我们微笑。

  "酷"我咧嘴一笑,"期待着"他们看着蒂姆,我不妨直接问,"嘿,提米,我昨晚看见你偷偷溜回来,我很好奇为什么?"

  "哦,"蒂姆的眼睛睁大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看——"

  "别费劲撒谎了"布鲁斯告诉他走进房间,"比利,你知道我的保安系统也在监视蒂姆的房子,包括屋顶"他看着他的儿子们,"比利是神奇队长。"

  他们知道,恐慌在我心中蔓延!我看着我的双胞胎兄弟和他名义上的兄弟们,他们看起来……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好笑?

  "看来你和比利的共同点比你想象的要多。"迪克咧嘴一笑。布鲁斯看着我,"我是蝙蝠侠。蒂姆就是罗宾。"

  那么迪克就是夜翼而杰森是红头罩。我微笑着,我有一个兄弟,我不需要对他保留我生命的一半,他和我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比利,"布鲁斯开始,"蒂姆就像我的儿子,你也是我的家人。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在你父母不在的时候留在这里,我愿意为你制定训练计划。"

  "你太依赖你的能力了,"杰森告诉我,"我在想,如果你不是很强壮,你就不会拥有这些能力。你应该能够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战斗。"

  我笑了,是的,我可以适应这个家庭。

  阿尔弗雷德在门口说:"我去准备提摩西少爷隔壁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