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巴士後座那盞燈壞了

Chapter Text

1985年夏,血氣方剛的19歲

【YOSHIKI】
由於找貝斯手的事情陷入膠著,這個週末他們決定休息一下,上山找靈感作詞作曲。
本來應該清早就要出發,但他宿醉到下午才醒酒,整理行李耽誤了點時間,加上從市區出來連換了幾次車,到了晚上十點,他們終於坐上了最後一班通往當天投宿旅社的巴士。
車內很空,只有前半段有零星幾個人靠著窗戶打盹,TOSHI走在前面,挑了後排的雙人座位,讓了靠窗的位置給他。
入座後,巴士開動,他環視一圈,覺得這個位置似乎特別暗,不禁疑惑地抬頭看。
「你為什麼要選燈壞掉的位置啦!很可怕耶!」
「燈暗暗的很舒服啊!」TOSHI靠著椅背,把黑色頭戴拉下來蓋住眼睛,似乎準備閉目養神。
「才不舒服,很可怕!換位子啦!」他伸手掀開TOSHI的頭帶,把TOSHI的肩膀往走道推。
但他們才起身,巴士就一陣劇烈搖晃,司機立刻用廣播請他們坐下並繫好安全帶,畢竟是山路。
「你看你,不能換了啦!」他打了TOSHI大腿一下。
TOSHI低頭看著自己的大腿,又抬起頭來嘻嘻笑著望向他,「我有個方法保證你不再害怕。」
「什麼方法?」
TOSHI靠近他的那隻手伸向他的左膝,沿著大腿內側緩緩摸了上去,停在他的大腿根部,無名指跟小指輕輕騷刮起來⋯⋯
頭頂一扇小窗竄入的冷風讓他起了雞皮疙瘩。
「幹嘛啦!」
「噓!不要吵到前面在睡覺的乘客。」TOSHI笑著比了個手勢,用外側的手再次拉下頭帶,恢復剛才仰頭睡覺的姿勢,右手卻不客氣地握住了他的胯下。
被溫暖的大掌忽地包住,他不禁夾緊了腿,連忙拔出TOSHI的手,但他的腿夾太緊了,拔出的瞬間造成的摩擦反而讓他感覺一陣電流竄上臉頰。
「變態。」他小聲說。
TOSHI無聲露齒笑了一下,手又竄過來,半掀著頭帶悄聲說:「這樣你才不會怕後面的東西⋯⋯」
「後面的什麼!」他嚇得立刻從椅背彈開,轉頭回去看,當然,除了空著的最後一排座位以外什麼也沒有。
轉身的動作使他的腿自然地開了,TOSHI又趁這個機會把手伸過來撓他胯下,他忙扭回身子,再次反射性地夾緊,但這次TOSHI的手指不知道擺了什麼奇怪姿勢,夾緊之後擠壓著他的分身,異樣感從下身傳來。
他又去拔TOSHI的手,但TOSHI使了勁硬是定在原地,手指繼續輕輕蠕動著,他的分身脹大起來。
「你放手啦!」他說著用力往TOSHI大腿捏去。
TOSHI吃痛身子一縮兩腳彈起,結果膝蓋往前座椅背狠狠撞了一下,發出好大的叩一聲,頭帶也滑到了鼻頭。
司機往後照鏡裡看了一眼,他們連忙尷尬笑著低頭表示歉意,前座有名乘客重新喬了下頭的位置,不過沒有回望,讓他們緊張了好半天。
「你這麼激動的話會被發現喔!」TOSHI說。
「那聲音明明就是你弄的!」他小聲抗議。
TOSHI吃吃笑起來,把手圈成一圈像在用放大鏡一般,彎身往他下面看,「是嗎?我覺得你也很激動啊?」
他動了動雙腿,試圖遮掩隆起的部分,尷尬地推開TOSHI的額頭,TOSHI又拉下頭帶躺回閉目養神的姿勢。
十秒鐘後。
「車程很長,不要硬忍的話抵達前夠你去一次喔,怎麼樣?」TOSHI維持一樣的闔眼仰頭姿勢輕聲說,抬起右手在他面前轉了轉手指。
「閉嘴啦!」他噓聲吼回去,把那隻手揮開。
但TOSHI溫暖的手離開後,下面感覺空蕩蕩涼嗖嗖的,好不舒服⋯⋯
TOSHI又抬起手一次,這次沒說話,他又一次揮開。
到站前還要好久,反正也沒事,而且前陣子都在忙找團員的事情,已經很久沒做了,也一直沒有自己抒發⋯⋯
TOSHI第三次抬手,他盯著那隻手三秒鐘,終於把手拉往自己的胯下。TOSHI噴笑出來,他立刻肘擊TOSHI。
*
他本來低頭任TOSHI撫弄,因為司機忽然加速讓他的視線往上移了一下。看見前面的車窗反射出車內的景象,他心中忽然一涼,猛地往右轉頭確認。TOSHI愛撫著他的景象就這樣明晃晃地映照在車窗上,他嚇得大驚失色,連忙拉起包包擺在膝蓋上,遮住隆起的褲檔和TOSHI的手。
同時,他也發覺TOSHI不安地動著腿,翹起腳往他的方向微微側坐,拉了一下前檔,用手蓋住,想來也是硬了。
TOSHI悄聲地拉開他的褲拉鏈,他硬挺的分身頂著內褲從中露出一座小丘來。TOSHI接著把他的褲子往兩旁撥開,讓露出的小丘越來越多,繼續搓捏著。液體開始從小丘頂峰滲了出來,白色內褲頂部變成了半透明,透出底下的深紅,他感覺他的深紅極度渴望清涼的空氣⋯⋯
司機忽然報出了他們的目的地站名。
「啊,要下車了。」TOSHI忽地收手,原本翹腳的坐姿也改為開腿坐,這個坐姿讓胯下的隆起看起來好明顯,但TOSHI一臉泰然自若地拿了包包遮擋。
「這樣怎麼下車啦!」他急著拉上褲子拉鏈,結果絞進了內褲布料卡住了。
「不下車等一下這輛車不知道會開到哪裡去喔!你要在漆黑中等車回來嗎?可能還會沒車,只能在路邊過夜,冷風呼呼——」TOSHI說著湊到他耳邊開始模仿鬼怪的風聲。
他聽得直跳腳,手上的動作更急了,偏偏拉鏈就是拉不上,但車子已經開始減速,他只好學TOSHI拿包包遮擋,「下車啦!」
兩人各自把包包抱在腰前飛快地下車,由於他的內褲還跟外褲拉鏈卡在一起,走一步蹭一下,下樓梯的時更是狠狠一個扯動,讓他不禁踉蹌,內褲又比剛才更濕了一些。
巴士車尾燈消失後,兩人扔下包包,迫不及待地往彼此身上貼,手忙腳亂地扯開皮帶和褲頭,沒想到才隔幾秒鐘就有車燈從遠方山壁靠近,他們連忙拉上褲子拖著包包一跳一跳地往樹叢移動。
好在車子沒減速,一下子就過去了。
「可惡!什麼人啊!大半夜的上山幹嘛啦!」他對著開走的車屁股吼道。
TOSHI竊笑,湊到他耳邊說:「和我們一樣來路邊野戰啊!」
「誰來路邊野戰啊!」他伸手用力往TOSHI的胸膛一推,發現對方薄薄的上衣微微汗濕。
「哦?不是嗎?那就休戰囉!我來看看飯店在哪裡⋯⋯」說著TOSHI拉起褲拉鏈,拎起背包轉身就往馬路走回去。
「混蛋!給我回來!」他猛力將TOSHI拉回來,一把將對方的內外褲都往下扯到大腿,往自己這邊拉。
TOSHI爽爽地笑著,順著他的力道開腿走過來,一面扔下背包,然後把他壓向後頭的一棵大樹。
他鬆開自己的褲子,皮帶的重量讓褲子拖著內褲一起滑落地面,他踩掉褲管,摟住TOSHI的脖子跳了上去,雙腿圈住TOSHI的腰,把那件濕衣服掀到了腋下,貪婪地撫摸起健壯的肌肉來。他抵在TOSHI上腹的分身流出蜜液來,很快就跟TOSHI的薄汗混雜在一起。
TOSHI捧起他的屁股,開始往後庭開口畫圈,濕熱的分身貼著他的臀瓣。他調皮地舔著嘴唇笑起來,臀部肌肉施力,一收一放,讓TOSHI的分身在表面不斷滑動,同時覺得手掌前的胸肌起伏越來越快。
不知道TOSHI是不是有預謀,竟把潤滑液插在包包側面一抽就到手的位置,也好,他的後穴早已開合著期盼得不行。
先是潤滑液冰涼的觸感,然後是溫暖的手指,緊接著是火熱的分身。TOSHI完全挺入的那瞬間他爽快地呼出聲音,忍不住用膝蓋夾緊TOSHI,自己先上下動了起來,然後TOSHI跟上了他的節奏。
「啊,好像又有車子來了⋯⋯」TOSHI分神道。
「管他啊!」
小轎車的燈光飛快地從他們頭上掃過,然後消失。
「好像沒被看到。」TOSHI往站牌看去,若有所思地說。
「你不要給我停下來啊!」
「我們換到樹後面吧?」
「什麼?你現在不准給我退出去!」
TOSHI露齒一笑,「我也不想。」
TOSHI抱著他,沒抽出來就直接往樹後面挪了兩步,讓粗大的樹幹完全遮住兩人。移動的過程中,內壁的推擠感讓他的分身又開始瘋狂流汁。
「唔⋯⋯」
重新調整過位置後,TOSHI一個推送,分身忽然頂到了那個位置,那瞬間,從他分身流出的透明液體幾乎是用噴的,TOSHI也看見了,於是同樣位置又來一次、再來一次⋯⋯速度越來越快,他一波一波地噴,逐漸覺得下腹痠疼、雙腿發軟,原本圈住TOSHI腰部的雙腿也滑了一隻下去,但TOSHI握著他另一隻腿把他死死釘在樹上繼續抽插著。
風沙沙地吹過樹林,但他們身周彷彿有一層薄火在燒,涼風一點也竄不進來。他的意識模糊了起來,唾液無法控制地從嘴角滑出。
「嗯嗯啊啊啊啊⋯⋯」
到了不知道第幾波,他的雙腿一陣痙攣,無法抑制地把白濁的熱液射在TOSHI喉結下方。
隔年四月,他們推出了新曲〈Orgasm〉。

Chapter Text

【YOSHIKI】
旅社滿舒服的,從氣溫、濕度、枕頭軟硬度到棉被蓬鬆度都難得地在他可接受的範圍內,但他就是睡不著。
TOSHI一直磨他的腿是一回事,他不懂的是,為何自己明明才射過,卻一直忍不住想伸手去碰分身。
好,他的確是偷偷搓了兩下,只是TOSHI從背後抱住他,要是搓揉的動作太明顯會被發現,他才不好意思再弄。其實要求TOSHI再跟他做一次也是可以,只是TOSHI一定會笑他,而他就是不想被笑欲求不滿!
憑什麼欲求不滿的只有我一個人?
忍了一小時,他覺得癢處越來越難受,只好爬起來假借上廁所的名義照顧分身,沒想到脫下褲子低頭一看,才發現頂部被蚊子叮了。
一定是剛才野戰造成的!
「啊——可惡!」他仰天大叫。
「怎麼了?」
一出來,他知道反正也睡不著了,索性抄起枕頭打TOSHI,「被叮了啦!都你害的。」
「哈哈哈!我也被叮了,腿超癢。」TOSHI起身爬出棉被,開始翻找起包包來,「我記得我有帶止癢的。」
「等一下,所以你剛才一直磨我的腿就因為你腿癢?」
「這個嘛⋯⋯」TOSHI一臉事實穿幫地低著頭偷笑,接著轉過身來噘嘴指著他,「你也很舒服不是嗎?」
他抄起枕頭再打。
「啊!找到了,你被叮哪裡啊?來抹吧!」
他沒說話,TOSHI見他不答便自己先抹起來,從小腿抹到大腿,好像被叮了很多個的樣子。他盯著TOSHI越抹越高,猜想TOSHI的那裡是不是也被叮了只是沒說,但TOSHI在大腿中段內側抹完最後一個腫包便停了。
可惡!
「來吧!換你。」
「我不要。」
「抹一下比較不癢,你被叮哪裡?」
「⋯⋯那裡。」
「那裡?」TOSHI詫異。
「對啦!」
「哈哈哈哈哈哈!」TOSHI笑倒在床上,他又送上一記枕頭。
他終究還是拿了瓶子去廁所自己抹,抹了之後涼涼的,還滿舒服的。他拉上褲子開門,但才跨出廁所一步——
好涼⋯⋯太涼了!
那個刺激讓他不得不緊急蹲下來用手握住分身安撫,但那裡早已一柱擎天。
他蹲在廁所門口,往床那邊一看,發現TOSHI跪在地上,臉埋在床單裡發抖,努力憋著不笑出聲來,見他出來了,終於仰頭放聲笑出來,最後笑到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他一手捂著胯下,但仍然艱難地走過去踹TOSHI。
「你故意的!你故意的!」
好險沒有抹很多,還不會痛,就是太⋯⋯太爽了,但又好冷。
「可惡!真的很涼啊!你給我負責含著!」他說著把TOSHI從地上拉起來,扯下自己褲子跨過TOSHI的腳開腿站著。
「啊哈哈!才不要,那個藥的味道很奇怪啊!哈哈!」TOSHI笑著說,雖然被他拉了一把,但馬上又笑趴在床邊。
「你給我含!」他說,前端已經開始不斷流出汁來,見TOSHI沒有起來的意思,他等不及了,只能自己先用手快速搓揉。
但他沒有先把藥擦掉,這樣一擼,不但沒有抒解,涼的面積還擴大了,想當然耳,分身也越脹越大。
「啊啊!可惡!」他忍不住彎下腰,膝蓋倚在床緣,一手撐著床鋪,另一手仍然止不住地快速套弄。下身同時充斥著快感和不適,實在不知道哪邊多一點,他只覺得整個世界萬分詭異,淚水也開始盈滿眼眶。他的手繼續搓揉,但還是覺得好涼。
不行,手的溫度不夠,要嘴、要被含著⋯⋯
「TOSHI,拜託⋯⋯嘴。好冷⋯⋯嗚!嗚嗯⋯⋯幫我、幫我含著⋯⋯」
「哇!你別哭,你等會兒,我幫你擦一下,那個藥得擦乾淨才行。」
但他沒辦法把手從分身移開,真的太涼了,他需要熱度,需要一直、一直有東西碰著下面。
TOSHI弄了條濕毛巾來,硬是拉開他的手,一邊阻擋他回去碰自己分身,一邊盡力幫他擦拭,但毛巾對他來說也不夠熱,他需要別的東西。
「碰我,TOSHI,碰我⋯⋯拜託,含我、含⋯⋯」他跨過TOSHI的身子,屈膝半跪在TOSHI肩頭,雙腿不住地發抖,TOSHI說他手上還有藥,不讓他碰分身,所以他只能越過TOSHI的頭,趴伏在床上,兩手緊緊抓著床單,床單被他扯掉了一半,枕頭和被子也被他拖了過來,他把臉埋進去。
TOSHI抱住他的大腿,終於含住他的分身,他舒開一口氣,溫度比剛才高多了,他忍不住夾緊臀部往TOSHI的喉嚨擠去,那裡又更溫暖了。也不管TOSHI能不能呼吸,他使盡力氣不斷磨蹭,TOSHI的頭也一次次被他往床緣頂,直到他終於覺得舒服多了。
舒服⋯⋯好舒服⋯⋯
然後他在TOSHI嘴裡炸開。
*
事後。
「被精液嗆到還是我這輩子第一次⋯⋯」
「你要是敢拿那種東西給我抹第二次,我就讓你這輩子鼻水流出來都是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