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黄/R】春寒料峭

Work Text:

喻文州打来电话的时候,他的爱人正在和别的男人在床上鸾颠凤倒,床笫之间全是黄少天拼命抑制住似哭似泣的呻吟。

王杰希拽着黄少天的头发,背后的姿势可以插入的更深,王杰希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人颤抖的身躯,他毫不怜惜地抽插,贯穿这副单薄的身体。

电话响起,黄少天颤抖着伸出胳膊想要关掉,却被王杰希阻拦,他不算温柔地把黄少天的手打掉,继而他把电话拿到了黄少天面前。来电显示上‘文州’的两个字像一双眼睛一样注视着黄少天。

黄少天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他呜咽着乞求王杰希不要点开,不要点开。而王杰希不会听他的,他无视了黄少天含泪的双眸,没有一丝怜悯,不管黄少天怎样摇头,他都熟视无睹。一手握住黄少天圆润的臀肉,一手把电话按向了接听键。

“喂…少天,怎么才接电话啊,外面下雨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那边是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开着的是免提,黄少天对着屏幕上一点一点走的秒数红了眼眶。大概又过了十几秒,喻文州又问,“少天?是在忙吗?”

王杰希的五指陷进了黄少天的臀瓣里,他是今天才发现黄少天隐藏在宽松外套下的肉臀,和他羸弱的细腰不成正比,突出的弧线格外的迷人,他都怕黄少天的两条腿承受不住这和男人比起来过于丰腴的臀部。他饶有兴趣地掐来掐去,俯下身去,在黄少天耳边轻声说,“快回答他。”

王杰希还像不够似的含住男孩饱满的耳垂,灵巧的舌头舔舐着敏感的耳垂周围,他的左掌还放在黄少天的臀肉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揉捏着,坏心眼地在黄少天的耳边吐着气,“回答你男人啊,你不是最能说了吗?嗯?”

黄少天被刺激地倒吸一口凉气,他的性器已经被来电吓得疲软下去,王杰希的阴茎还卡在他的身体里,甚至更恶劣地抽动几下,黄少天的耳朵发热,後穴也不受控制的拼命收紧,夹的王杰希一股热火从上而下爆发。黄少天在他变的更不可理喻前迅速对电话说了句,文州,那个…我现在…有点忙…等下打给你。

说完后在黄少天崩溃的前一秒,他迅速通话挂断,将手机用力地甩到一边儿,咚的一声,也许是掉在地上了,但是他们丝毫不介意。

王杰希双手掐住黄少天的细腰,忍耐已久的欲望如雨后春笋势如破竹,他硬挺的阴茎大力贯穿在黄少天体内,再没有忍耐,黄少天高声的呻吟盖住的不仅有手机滚落的声音,还有喻文州的二次来电。

黄少天哭喊着等下,慢点,慢点。

王杰希丝毫不予理会,他掐着黄少天腰的双手拼命向下按压,使得他的臀部不断提高,後穴被操到嫣红,睾丸拍打在雪白的臀肉上,场景异常淫靡不堪。

黄少天被操的不断向前晃动,他哭着想逃离王杰希的桎梏,可无奈现实就是手指抓紧床单无法逃离,指尖泛白,泪水冲刷着漂亮的小脸,嘴唇浅浅开合,几近被操到失声,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单音节。

王杰希抽出一只手摸着黄少天胸前的乳头,戏谑道,“别停啊,就这点觉悟?卖都卖了,还想立牌坊?还是说,你不想帮你男朋友度过难关了?”

听到喻文州,黄少天仿佛被注入了无数热血,他抬起头,艰难地摇摇头,“不是…”

王杰希只能看到他棕色的小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快速的摇了两下,他心里暗笑这黄少天究竟是多爱他男朋友,能舍下身段来陪人。想到这里,他忽然心生一计,也不操了,直挺挺的阴茎抽了出来,快到头时,还能感受到黄少天的後穴拼命收紧,仿佛恋恋不舍一般。

後穴一张一翕合不上,淫液和润滑剂一起顺着股缝流淌。黄少天不解地回过头,眸中带着丝丝水雾,光看眼睛,倒像是仪态万方的小少爷,只是这淫贱的身子让王杰希实在是无法和好词联系在一起。他把避孕套摘了下去,让黄少天给他口。

黄少天捉摸不透王杰希的脾气秉性,只是想着赶紧撑过这一晚,只好转过身去含住男人的性器。王杰希顺势把床边的按摩棒插进黄少天的後穴里,黄少天一惊,没想到王杰希会玩这么一手。本来就不善于口活的他,小虎牙都没收回去,刺的王杰希嘶了一声,

王杰希刚要发火,又瞥见黄少天讨好似的目光,操,又是这双眼睛。

按摩棒在後穴里孜孜不倦地震动着,黄少天难捱的扭着屁股,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用这张嘴讨好男人,咸腥味让他难忍不堪,小手捏着两侧的睾丸,想让他快些射。偏偏王杰希不想这么做,五指插进黄少天的发丝里,让他再含的深一些。

酒店里的镜子正对着床头,黄少天用余光看到自己在今夜只能扭腰晃臀的样子更是连眼睛也不敢睁开了,比起现在,他更喜欢刚刚後入的姿势,起码他什么也看不到,可以麻木自己再忍忍就过去了,为了喻文州。

想想喻文州,就是他黑暗中冲出一角的光明,现在只有王杰希可以帮忙扭转公司经济上的危机,公司是喻文州的心血。黄少天想,他一定要给文州一个惊喜,熬过今晚,以后他和喻文州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你最好再主动一点,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听见王杰希的突然发问,黄少天的脸上还挂着未才刚干涸的泪痕,他忍着干呕给王杰希深喉,耻辱感在这一刻全部涌上心头。按摩棒堵不住後穴的淫液,机器运作的嗡嗡声让黄少天无法思考其他。王杰希越粗暴,他就越在想喻文州的好,头昏脑涨中感受到精液射出来时,黄少天才清醒过来,下意识的想逃离,却被王杰希按住头发,难闻的气味在嘴中释放,黄少天想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但是王杰希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按住黄少天的下颚,迫使他吞下去。

王杰希看着他依旧湿润的眼角上却多了份狠厉和不甘,不满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大可以看着你男人一手创立的企业是如何在一瞬间崩塌的,决定权在你,黄少天。”

大丈夫能屈能伸。黄少天愤恨地想。

刚射过一次的王杰希正在兴头上,懒得和黄少天计较太多,他再一次把黄少天推在床上的时候,提出了一个更恶劣地要求,让他自己抱着腿,看着硕大的龟头是如何顶进去的。

王杰希故作吃惊道,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可以都吃进去。

下流的语言钻进黄少天的耳朵里,黄少天又气又羞,把着自己双腿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这样的姿势让他根本没办法回避。

“喻文州有这样干过你吗?你这么骚,在他身下也是这样的?”

“不过说真的,征服你,比摧毁喻文州的企业要有快感多了。”

“别跟着喻文州了,跟着我吧。”

娇嫩的肉穴被操到糜烂,交合的地方酥麻火热,黄少天的泪水就和不要钱一样流,他哭着伤心,一遍一遍的重复不要你,不要你。

王杰希笑他不识抬举,双手撑在他的肩膀两侧,大开大合地操着,穴口如潮水般泛滥,一阵痉挛后,黄少天抱着自己双腿的手终于支撑不住的松开,双眼失神,大腿大开的样子像被玩坏的器皿,得不到怜悯。

这一夜支撑他的全靠回想和喻文州的点滴,畅想日后不说过的有多大富大贵,起码要和喻文州舒舒坦坦的。

黄少天终于疲劳地昏睡过去,他到最后还是没发现,在柜架的最上端,那台隐藏在玩偶熊身后的摄像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