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这只是个片段

Work Text:

杨锐带队员们进入这间休息室的时候,平时生龙活虎蛟龙队员们已经都累得说不出话,他们刚刚经历了五天马不停蹄的严苛至极的训练项目,期间基本上没有休整,这是第一个休息时间。

杨锐明白包括他在内,每个人的体力已经濒临极限。

这次国际实训出乎意料的残酷,这也是上级委派任务时为何选择了常年团队作战默契非凡的蛟龙的原因之一。

打从来到这个不知名的小岛参加名为训练实则竞争排名的特种战队集训,开始前一晚各队队长签署过一份协议,里面已经涉及到了伤残自负等字样,他经历过的训练营很少有这种签署类似生死状的情况,杨锐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座小岛全面封闭,来的战队也涉及多个地域。因为上层因素,某些队伍火药味十足,这几天的训练科目中差点爆发冲突,他虽制止了队员的不理智动作,但也从训练中给予了狠狠还击。

目前为止,蛟龙挺住了考验,各项的总成绩不错,有望冲击首名,领回荣誉勋章和得之不易的派遣名额。

杨锐没有忽视有的战队对予蛟龙骄人的成绩而发红的眼睛,有几个对他的礼貌招呼明显嗤之以鼻的家伙他并不多么在意,重要的是在暗处窥伺的眼神。

即便是在休息区,他也没有大意,检查过各项物品之后示意大家休整,"赶快休整,都打起精神来,还有一天才结束。"

擦枪的间隙,杨锐在思考下一项未知科目考核,最后这项是抽签决定,每队的考核项目可能会不一样。

他想起刚抽完签,和他擦身而过的M国队长居然冲他笑了一下,要知道M国一直是针对蛟龙,两队频繁较量间他都是礼貌以对,而对方从来是脸色不善。

敲门声打断他一闪即逝的某些想法,一名女护士走进来,用生硬的中文请杨队长去体检室。

"徐宏,这里由你负责。"

"是。"

徐宏立时神经绷紧了起来,这个时候去体检,大概率是因为接下来的项目不好过。不过,只让队长去体检是什么意思?队员们也都面面相觑,从各自眼中看到了疑惑。

徐宏看看表,两个小时过去了,杨锐并没有返回,他们也没等到任何通知。

他心里有点莫名急躁,决定不再等了,尝试呼叫总训部,但通讯系统没有任何回应。

庄羽检查一番,"不是我们的问题,看样子是总台屏蔽了。"

顾顺抬脚往外走,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细微的咔哒声,他暗道不好,疾步过去,门已经从外面锁死了!

这他妈是怎么个意思?!

他想破门,李懂按住他,"队长不是说还有最后一个项目没有考核?冷静点。"

徐宏点头,抬手示意,"所有人归位,先别轻举妄动。"

他捕捉到了一丝细微的动静,此刻所有人都没说话,房间里确实传来轻微的电流传导声音。

紧接着,电子质感的说话声在这间小而干净的休息室里响起,"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说退出,都可以全员离开。"

顾顺一拳打在门上,其他人端着武器刷刷站起来。徐宏果断挥手,"都沉住气,考核项目已经启动了。"

"他们把队长带到哪里去了?"李懂担心的道。

时间一点点流逝,徐宏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他们在这里等待着,但并没有受到攻击和接收到任何指令,那此次考核的重点只能是在队长那边。

顾顺皱着眉头,恶狠狠咀嚼着嘴里的口香糖,最善于忍耐的狙击手也在努力保持着冷静。

没有目标,没有任务的等待让所有人焦躁。

徐宏终于打破沉默,他突兀的开口,"请问这次我们的考核项目是什么?"

房间里一片寂静,等的人耐心告罄时,窸窣声响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在正面的墙壁上,屏显亮了。

杨锐跟着护士进入一个房间,执行指令,"请脱掉作战服进行体检。"

杨锐正在脱掉上衣,忽然冲出几个黑衣蒙面人,把他摁在地上,双手反过来一拷,头罩往脑袋上一套,推搡着拉起来,护士在他胳膊上注射了一支针剂。

看到这个画面,众人清楚了,这次的项目是--虐俘训练。

陆琛有点不安,他分析道,"他们给队长注射的应该是提高神经兴奋的药。"

众人脸色凝重起来,杨锐此时应该也知道是这种考核,他没有激烈反抗,反而比较顺从,沉默着保持所剩不多的体力。

接下来他被带到一个空旷的类似仓库的场所,先是一个教官模样的人过来测试了一下杨锐的基本反应,"OK,没问题。"

他打了个可以继续的手势之后离开了,几个黑衣蒙面的彪形大汉围了过来。

其中一个摘掉杨锐的头套,并给他打开手铐。杨锐眯了眯眼,活动了一下手腕站定,快速检视一圈。

那个人拍拍他肩,"杨队长,先练一轮怎么样?"他的声音生硬古怪,应该是使用了翻译器的缘故。

这几个黑衣人体格相当健壮,目测身高都在185往上,肌肉块成堆,他们围着杨锐,拳头捏的咔吧响,透过面罩都能感受到狰狞的笑。

身高178的杨锐在他们中间简直可以用"娇小"来形容,平时在背后没少拿这点打趣队长的蛟龙们此时为杨锐捏了把冷汗。

杨锐没有说话,无论他答不答应都没意义,他知道这种考验的严酷,但是他绝不允许任何人轻视蛟龙。

第一个狂吼着冲上来的黑衣人被干趴在地,杨锐只用了5分钟。即使处于极度疲劳,他还是把身体调适到最矫健灵活的状态,他的表现让现场的气氛明显一滞。

到第二个壮汉被解决的时候,杨锐已经明显气力不济,对面几个人有击败他这种技巧型格斗选手的充足经验,何况他疲劳作战。几双虎视眈眈的阴沉目光盯着他,掌握着并不快的节奏。

第三个上场的铁塔一般的黑衣人,一番缠斗砸在杨锐身上时,场内外似乎都听见了清晰的骨裂声,最终杨锐拖着一条腿艰难的站起来。

后面几轮几乎是单方面的殴打,蛟龙们眼睛充血,眼看着他们的队长一遍遍的站起来,一遍遍的被击倒,直到他站不起来。

侧伏在地的杨锐一只胳膊脱臼,露在外的皮肤没有一处完好。但这远远不够,两个黑衣人把他按到旁边的电椅上,双手反铐在椅背,再用两根长长的针扎在他脖子两侧,然后通电。

杨锐的身体一阵一阵痉挛,颈部抽掣的剧痛游走全身,他五指扭曲冷汗直流,但从始至终没有吭声。

施暴者们看起来很不满意,几轮通电过后,他们把几近虚脱的杨锐手脚捆绑倒吊起来,直挺挺摁进水缸里,拎起来,再摁进去,被来回折腾的杨锐终于有了动静,他激烈呛咳着,嘴边有了粉红的血迹,他们再次把他摁进水中,牢牢钳制住,直到杨锐本能的挣扎减弱至无,才把他捞出来扔在一旁。

为首的黑衣人走近杨锐,抓起他的头发让他的脸冲准了摄录器,"杨队长,说声退出,就完成了。"

黑洞洞的面罩转而投向显示屏,挑逗着蛟龙们,"或者,让你亲爱的队员们喊停,哪一个也可以。"

"操你妈的虐俘训练,这群混蛋太过界了吧!"
徐宏按住怒火滔天的顾顺,他自己的拳头也是收紧到几乎破入皮肉,他看到他的队长刚从窒息中复苏,脸色惨白,但依旧眼神平静,紧抿着唇没有下达任何指令。

队长没有指示,他不能违背命令,破坏规则。

黑衣人象被激怒了,将杨锐掼在地上。几个人的拳脚往他肚腹间狠狠招呼,杨锐只能勉力护住重要脏器,喝进去的水一口口呕出来,掺杂着血沫。

几个人打累了,停了手。另一名黑衣人啐了一口,摇了摇头,"我就说这个人超级难搞...你们还不信!"

为首的黑衣人打量着杨锐虚弱的样子,生硬的中文讥讽,"杨队长,你的队员们看起来并不怜惜你。"

杨锐喘匀了一口气,慢慢撑起身,"每一名中国军人都会服从指挥。"

一向沉着冷静的语气,蛟龙们明白他们队长话中的涵义,不甘但只能接受。

黑衣人为他鼓掌,"good!我看杨队长喝的水还不够。"

他打个手势,几个人拖来水管和高压水枪,对着杨锐喷射,杨锐避无可避,捂住口鼻在强力的水柱击打中硬抗,从头到脚象被巨石辊压,全身的伤处剧痛无比,身体摇摇欲坠。

但拜这冰凉的刺激所赐,他的头脑反倒从昏沉中清醒了许多,水声暂停,他瘫倒在地上大口喘息,尽力保持这份清醒不至崩溃。

一名施暴者忽然在杨锐旁边蹲下身,审视一会儿,对为首者附耳低语。

为首的看了看杨锐,趴在地上的蛟龙队长浑身湿透,黑T和作战裤贴在身上,凸显出比起他们来要细很多的腿和腰。他笑的刺耳,"wow,你对亚洲人感兴趣?那他先归你。"

屏幕外的蛟龙们听不到他们的低声说话,只看到这个胳膊上布满纹身的壮汉捡了一根细水管走向杨锐,他拖起杨锐的两条腿压住,一只手去拉杨锐的裤子。

杨锐一僵,对方在他暴露的圆翘部位拍打揉捏了几下,用力掰开。瞬间,他明白了对方的意图,顿时血冲上头,回身一头磕在对方脸上,纹身壮汉一个趔趄,捂着出血的鼻子扑在杨锐身上吼叫,"摁住他!"

蛟龙们一度窒息,他们不敢置信,屏幕中的场面有些混乱,嗤嗤的影像时有时无。

徐宏眼球充血,他冲到门口,用力拍门,"有人吗?!立刻回答!30秒后我们会强行突破!"

"你队已抽签选定考核项目和人选,请在这间房内坚持到考核结束。强行突破会导致系统程序引爆,后果自负。"

无机质的电子音再次响起,众人如坠冰窟。

"副队,怎么办?!我们不能再等了!"

顾顺催促着,徐宏也急眼了,但关系着全员的生死,他强迫自己冷静,"我们必须寻找能够出去的办法,不能再有人员损失。"

李懂也沉声到,"得找到他们的具体方位。"

庄羽一边继续联系总台一边恢复屏显,"对方故意干扰,播放不稳定。"

陆琛犹豫了一下,"这应该是录播?"

也就是说,真实情况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徐宏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时断时续的画面,杨锐踢倒了那个扑在他身上的纹身男,后面又有两个男人左右扭着他的胳膊压俯在地上,拽起他的头发迫使他头向后仰,对着镜头。

纹身男脱掉杨锐的裤子,狠狠把水管塞进了杨锐体内。

杨锐无法挣动分毫,修长矫健的腿被牢牢按住,水流从黑色的水管汩汩灌入他的肠内,他剧烈喘息着眼冒金星,却连蜷缩身体也做不到,灌入过多的时候开始打颤。

按住他的男人们很享受这种施虐过程,肆无忌惮的观赏着中国队长的身体和反应。

杨锐极少暴露自己的躯体,别说日常训练穿戴齐整,夏季标配也得短袖长裤。统一的作战服下看不到这样扎眼的光裸的双腿--相较于蛟龙队长的战斗力来说,他的腿意料之外的细长,皮肤居然还很白,他属于东方男人中体毛较淡的类型,裸露的皮肤是绷紧的光滑感,伸入肛门的长长的黑色水管和他骨架紧致的腰臀大腿形成巨大反差,刺激着周围人的眼球。

杨锐伤痕累累的平坦小腹鼓起来,他们终于松了手,水管撤出之后他不受控制的弯腰蜷曲,腿也在抽搐,额头上迸出豆大的汗珠。

施暴者们把浑身痉挛的杨锐拖到摄录器的角落里,只看得到几个人在踢他的肚子,几分钟后又把他拖到镜头下,再次插入那根黑色水管,反复3次之后,杨锐瘫软在地上没有了反应。

休息室里屏幕上的画面影影绰绰的闪现,象一把把刀子捅在每个人的敏感神经上,徐宏红着眼检查剩余的武器装备,蛟龙们没人说话,犹如困兽的顾顺也在机械的擦枪,等待庄羽他们进行最后的定位。

纹身男终于把他的大吊操进了杨锐体内,他骑在杨锐身上,全根没进之后两手抓起杨锐的腰仰着头嘶嘶抽气,享受了片刻才开始操弄。

将近昏迷的杨锐被巨大的刺激弄醒,在明白过自己的处境之后他选择了不发出任何声响,不给任何反应。

纹身男兴奋的抓住他的头发,毛茸茸的黑腿压在杨锐身上,骑马一样大力进出,黑色耻毛在白皙紧窄的臀上沉甸甸的拍打,快速冲撞中偶尔露头的凶器大的骇人。

"杨,你果然很强,能把我的大吊吃进去。"他哈哈大笑,"那些烂婊子,说我的大吊能把她们捅烂,实际上她们根本没有你咬的这么紧!"

他嘟嘟囔囔的兴奋过头,肌肉贲张的手臂把杨锐的腰提起来继续操,杨锐的腰被他圈着,看上去几乎和他的胳膊一般粗,"腰可真他妈细,我是不是捅到你肚子里了?放心,我保证不会把你的小屁股捅烂!"

他嘴上说着,打桩机般的动作一下比一下重,残影般进出的鸡巴把肛肉撑得象要爆开,有人吹着口哨围过来,一边观看一边把手伸进裤裆摩挲着自己的东西。

纹身男狂吼着挺动喷射,拔出后用粗大的手指捅进开始闭合的肛口翻搅,"灌满了也不会流出来,你真是个天生适合干炮的婊子。"

"是你灌的太少了!"那个铁塔般的壮汉推开纹身男,拉出自己的东西撸了几下,是个黑人,黝黑发亮粗长带点弯曲的大鸡巴,对准手指戳刺的露出一点红肉的缝隙重重插了进去,杨锐的身体猛地一弹,黑人一只手按住他的腰,一只手扶着剩余的半截往里送,硬生生插的臀肉都凹进去,他空出手用力拍打杨锐的屁股,"嘿!老子的大鸡巴可不是你能咬断的。"

他开足马力干,为首的黑衣人贴近杨锐的脸,"杨队长,爽吗?"

杨锐抬起头,直视着他,声音微弱却很清楚,"约瑟队长,没有督导...没有医生干预,你们私自改变虐俘项目,会被取消资格和被指控。"

约瑟瞳孔一缩,"你眼力不错,什么时候认出我的。哦,对,之前为了你的队员和我交过一次手,杨队长,我小瞧你了。"

附身向遭受暴行的杨锐讲话的约瑟挡住了杨锐的身体,在杨锐身上野蛮进出的黑人,架起了杨锐一条腿,半跪着继续耸动。

李懂的眼神停留在一处,忽然叫了一声,"不对!这个为首的虐俘者不是教官。"他凑近了屏幕从嗤嗤拉拉的画面中捕捉信息,"他是M国的队长!"他急促的回头,"顾顺你记得吗?当时我们和他们的狙击手产生冲突,去总部指控我们违规要求退赛的那个!队长去处理的时候,我在倍镜里瞄过,他脖子右侧有块黑记。"

顾顺捕捉了一下那个映像,猛地抬头,眼睛里一片血色,狠狠拉动枪栓,"这是恶意违规!我要宰了他们!"

徐宏立即掏出地图,"搜索岛上分属M国的活动范围的信号,尤其是比较偏僻易于隐藏的区域。"

约瑟扣住杨锐的下巴,"认出了更好,看是我的鸡巴硬还是你的嘴硬。"

"压住他的手!"他拿过一把钳子,掀起一片指甲慢慢拧撕,"给点反应,这是虐俘训练,不是让你来享受的!"

杨锐闷哼一声,脸如金纸,眼睛有些不能对焦,汗珠滚滚而下,俯在他身上肆虐的黑人吼叫着加快了速度,疯狂冲刺,"fuck!这婊子要咬断我了!"

指甲的皮肉完全撕掉时,杨锐再度昏迷。

徐宏似乎看不见这血腥的画面,他深吸口气控制住攥的发抖的手,看了看表,咬住后槽牙,"再有10分钟,庄羽就会定位到他们的位置。系统自爆装置已经拆除,但是否拆除完整我没有十分把握,但我会在10分钟后破门,出去之后李懂和庄羽去总部汇报情况,顾顺,陆琛跟我去救人。"

"是!"回答他的是蛟龙们悲愤的怒吼。

杨锐在炼狱中晕了又醒,昏沉间身上的插入又更换了一个人。

几名黑衣人已经发泄过两轮。指甲拔掉两个之后,他们开始在他胸前折腾,平坦的胸部被揉弄拧捏的不合常理的饱满肿胀,本不显眼的男性乳头经过反复啃咬虐打红肿的象两粒剥了皮的紫葡萄。

他们比赛谁插的时间更长,比赛谁能让杨锐喊叫出声。有人插入顶弄的时候,别的人就在用各种方法让他射,比如用力拧掐杨锐的乳头,甚至刚才晕过去之前他们在他乳头上插了几根长针,刺激的杨锐体内的硕大武器因他身体绞紧而缴械。

他们时常被快感轰得大吼叫骂,但杨锐清醒时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昏迷时才会细微闷哼。

约瑟对此相当沮丧,因此有人提议并贡献出某些禁品药剂时,他毫不犹豫的用在了杨锐身上。

杨锐一直毫无反应的性器在第三轮的暴行中渐渐勃起,这让他们更加兴奋,意识到身体变化的杨锐身体再次绷紧,但约瑟一直在向他深处猛插,"杨,高潮吧,不然我们会捅爆你的前列腺。"

他拔出鸡巴换了手指抠挖前列腺,大量的黏液涌出来后,他又换了鸡巴狠狠鞭笞,把淋满水液的手指在杨锐脸上涂抹,"你发情了,看,你的水比女人还多。"

快被逼到射精的时候,杨锐挣脱束缚,用头撞在地上。

几个人急忙翻过他面朝上,压制住他的上身,拉开他的双腿看这位硬汉队长被插得肛门鲜红,水液涟涟。

有时他们不等射精就会换人,杨锐身体里面变得温软湿热,如果深插到位或者拧捏他的乳头,也许会有水液喷溅在他们的龟头上,甚至会把整个大吊浇个透,他们轮番尝试着这种游戏。

黑衣人们如野兽般疯狂,让杨锐的身体里时刻被鸡巴填满,其他人就摆弄他的身体找乐子。

杨锐的感官已经不那么灵敏,似乎感受不到肢体被翻动摆放的感觉,但唯独遭受侵犯的那处兴奋不已,紧咬着冲进体内的东西,热液流淌,随着每一次插入,他的身体似乎都在集中吸吮蠕动,他痛恨这种感觉但无能为力。

在他们操弄他的间隙里,他用力磕碰自己受伤的手臂以保持自己理智清醒,不会发出呻吟喊叫。

黑人壮汉已经在杨锐身体里爆射了两次,第三次插入这具身体,他还是兴奋的喔喔连声,操干到激动处他站起来,把着杨锐的腰大力抽动着,把杨锐的两条腿架在腰上,埋进去感受热夜淋头的感觉,嗬嗬怪叫着两腿乱抖。

杨锐被他半提着近乎窒息,下身被干得麻痒的厉害,尚能动的那只手不由自主在地上乱抓。

"放开我们队长,不然我们开枪了!"

一声怒吼响彻在这糜乱场里,杨锐疑心自己是否幻听,这是他最想听到也是此时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是徐宏。

徐宏和陆琛手里的武器明晃晃的冲准这群渣滓,"马上执行,不然我们不客气了!"

黑人将杨锐转了个圈,抱在怀里,故意将连接处暴露在来人眼里,"是你们的队长,吸着我不放。"

他话音未落,嘭的一声,脑袋破裂一丛血花飞溅,倒在了地上,杨锐艰难起身的时候,死人的腿还在抽搐。

隐匿在制高点的顾顺手中的R93迅速移动,对准了约瑟,"我们有权怀疑你们是恐怖分子,假冒教官进行恐怖活动,对于人渣,"他将口中的口香糖啐在地上,一字字从牙缝里迸出,"一律击毙!"

徐宏挥手,制止了顾顺的下一步动作,"放下我们队长,现在你还可以离开。"

约瑟为首的几个黑衣人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蛟龙队员真的敢在集训地射杀教员,约瑟力图恐吓,"你们的行为会为你们的国家带来灾难。"

又是嘭的一声,他的胳膊上穿了个洞,献血直流,他滚在地上,立即捂住伤口。

几个人不再多说,恨恨地扶起他赶紧撤离,约瑟甩开他们的手,自己站起来,指指杨锐,"我们并没有虐待他,他爽的很。"

走过徐宏身边时,他停下,恶意的笑,"希望你们能满足你们的队长,不要被他榨干。"

徐宏冰冷地一瞥,"你会上军事法庭。"

徐宏跑过去抱住杨锐,把他的队长搂在怀里。杨锐还在看向高处,挣扎着打个手势,顾顺闭了闭眼,终于把对准约瑟头部的枪口缓缓移开。

"不能因为这种人受处分。"

杨锐象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话,徐宏不敢抱的太紧,怕他疼,又不知道他哪里最疼,一时无从下手,但他觉出杨锐身上发烫。

杨锐眼神溃乱,喘息急促,双腿也贴在他身侧发抖,想说什么最终只闭上了眼睛。

陆琛为他检查,皱着眉在四下巡梭,找到了一个长方形安瓿,"他们给队长用了药。"

飞奔过来的顾顺接过杨锐,扶着他小心翼翼揽靠在自己肩头,看着走去和陆琛商议什么的徐宏,焦急不已,"副队!怎么了?陆琛!队长到底怎么样?!"

徐宏看着脸色潮红的杨锐,眉头紧锁起来,再次向陆琛确认,"没有别的办法吗?"

陆琛回答,"只能插入。"他为难道,"这种药副作用非常大,不光现在,以后也..."

顺着徐宏的目光,顾顺也看看怀里的杨锐,一脸紧张又莫名其妙的等着副队的指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