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康权】岁月中回望

Work Text:

“康主任是不会疲劳的。”王言说。

他当然相信这个,康辉是全宇宙最强大的人类这一条定理对他而言比1+1=2还要自然。

 

朱广权却是不信。

他看过了太多康辉疲倦的说不出话的时候,他可以任由年长的秘密情人躺在自己腿上,或者在他极其私密的床上没有姿态的睡着。

朱广权很少抱怨,从初次在家中发现瘫软的男人受尽惊吓之后,这种突然出现的光顾就成了常态。

是的,康辉不知从哪里配到了他的家门钥匙。

以抗议无效的方式。

他只能叹叹气给康辉盖上被子。

有好几次他甚至动过拍丑照传到微博上的想法,但几毫秒以后他就又恢复了清醒——开什么玩笑,说他们做贼心虚也好,见不得光也罢,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能超过两个。

如果他跟别人说回到家的康辉活的像个老流氓,那么他准会被身边的康主任无脑信众批斗的只剩裤衩。

但事实就是这样。

康辉在人前光鲜亮丽无所不能,但人后面对朱广权时却是一副别样风景。他能把午睡时间延长到两个小时左右,然后白日宣淫,对着坐在书桌旁刻章的朱广权就是一顿猛操。

朱广权当然本能的排斥。

这没什么情趣可言。

康辉放在他腰间的手劲大的仿佛要掐死他,他在他亲爱的康主任身子底下被凹成各种形状——鬼知道他柔韧性为什么会这么好——听着那些让人害臊的情话,连最疯狂的爱情故事都没有这些话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他的情人不懂前戏的妙处,总是认为戳穿伴侣前列腺对方才能获得快乐,每当康辉在家里的角角落落分开朱广权的双腿时,后者总是没来由的一阵绝望。往往他被推进衣帽间或者浴室,身上人的动作既狠又准,就像裹挟而来的龙卷风一样来的太快,这样做是很爽,但是总伴随着疼痛和鼓胀。

但最糟糕的还是他的每次射精,是的,每次。

“别射进来”这句话在他们的床上运动出现的频率高的吓人,大有超过“慢一点”而登顶的趋势。

朱广权从命令他,到推搡他,到恳求他,到摇尾乞怜,只需要康辉把他的上臂举上去,然后用尽所有腰腹的力量把那根要命的玩意塞进空间并不宽裕,甚至还很狭窄的肉洞。

还有无触摸高潮。

遇到康辉之前,朱广权一直以为这是一种概念。他天真地认为这种荒唐的事不可能真实发生——但事实证明他错的离谱。

当他哀叫着在昏厥边缘喷出那么一小股液体时,那种纯然的快乐几乎让他忘记自己的名字,也忘记在身后相当深入地顶着自己的那根的名字。他被人翻过来,颠倒着继续插入,之后快乐混杂了疼痛,又混杂了难以言喻的饱胀和筋疲力尽。

天知道,他们也曾使用过安全词。

最可怕的是,无论他说了对方多少次,康主任依然屡教不改,只会被当成欲拒还迎的娇羞。

他对此毫无办法。毕竟对康辉的深爱这么些年早就已经根深蒂固了,就像你不能解开一道无解的题目一样。

 

 

诚然,他们有各自的生活。

他早年间总是试图让他的爱人理解他那对于生活来说不可或缺的足球,但很不幸,这些努力都宣告失败。康辉无法理解在他眼里十分不知所以的运动,他不懂在炎炎夏日中追逐一个球的乐趣到底在哪里,看了千眼万眼却只能略略顺眼。

毕竟,兴趣爱好终究不是他们互相选择对方的原因,当然也不会成为迫使他们分开的罪魁祸首。

他们的灵魂彼此依恋,他们的心早就已经密不可分。

所以足球这种小事情在两个无比珍爱的人眼里也就是平平无奇的了。

但这一度也曾经成为过他们之间的小小危机。

康辉私下里一直固执地称之为“绿茵门”,以示此事的严重性。

那好像是好几年前了,一个男播音员曾经有一阵子同朱广权亲密无间,而罪魁祸首就是康辉无论如何都看不顺眼的朱广权式狂热——足球。

那一次,他亲眼目睹两个穿着一模一样球衣的男人站在一起相谈甚欢,其中一个正是他的爱人。

及时警告不能足够。

尽管那个播音员并没有做出任何逾越的举动,但是盘问,盯梢,尾随也都是必要手段。

他曾黑着两只眼睛翻看对方的微信和邮箱,不管身下之人绝望的快要哭泣的喘息,因为他抽插的动作过于急切和不加怜惜。

之后他们还是在床上收尾。

无论怎样的占有和宣泄都是不够,怀疑和顾虑最终都会演化成其他东西。

事实证明他的爱人忠实而可靠。

但占有欲让他的性欲也跟着觉醒。

康辉在干朱广权的时候让对方一次一次地诉说忠诚,诉说爱情,诉说他们之间的回忆点滴,直到对方精疲力竭,在他们的床上可怜至极地瘫软下来,直到一贯云淡风轻的主播朱广权话里的尾音里带着哭泣的旋律。

从此,康辉再也没有对朱广权的足球多发一言。

 

 

哦,对了,他们之间曾经出现过两个真正具有威胁的第三者。

让康辉印象深刻的是朱广权那个叫撒贝宁的朋友,著名主持人,家底殷实,性格温和,不急不躁。

慢慢的走近只属于他们俩的世界,甚至在朱广权的世界里也占有相当固定的份额,在康辉大意的纵容下,撒贝宁和他的爱人走的足够亲近,康辉才惊破前者的秘密。

同时也惊破自己的。

原来,他根本不允许世界上有第二个人爱他的广权如斯。

即使他们从未公开。

他罕见的失了理智,冲着他什么都不知道的爱人大怒,他们冷战的天数几乎和他们失眠的天数一样长。所幸他们都是视工作如命的狂人,很能把事业和生活分开。

没有人看出端倪。

和解的原因,其实还是撒贝宁。这位条件极好的男士打算认认真真的表白,深情款款的样子却是让康辉坐立难安白夜难眠的眼中钉和肉中刺。

康辉本来已经做好了向敌方暴露的准备,但没想到他的爱人先行动了。

“感谢抬爱,但我们之间不是你能插足的。”

撒贝宁没有猜测到底是谁,而是很恰当的转身离去,这很好。至此,康辉便已放心。而那撒贝宁便也知难而退。不久之后传来他的婚讯。

 

 

第二次心慌的则变成了朱广权。

而这次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危机。

康辉被一位称得上是惊才绝艳的女主持人董卿另眼相待了。

他不是没有遇到过疯狂的追求者,但是这样极端自信的倒也少见,他小心翼翼彬彬有礼地对待这位女士,从不越过雷池半步,他为自己划定界限,从不把这个突如其来的人物纳入自己的生命。

但娱乐小报从不这么想,关于他们的绯闻铺天盖地,多到康辉的父母都以为自己的儿子一定会同她结婚。

朱广权保持了出人意料的理性,他的信任是最宝贵的东西,而他把它给了他,毫无保留,在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子虚乌有的谎话的时候,朱广权给他的信任是唯一支撑着他度过艰难的理想王国。

最终,流言止息,董卿来的体面,退的也同样体面,她的尊严就如同风雨中屹立的城堡,坚不可摧。

他和朱广权还是如从前一般好。

 

 

康辉成为新闻部的主任这么多年,从黄金单身汉变成愁娶的大叔,他始终如一的单身成为了部门里的一大未解之谜,很多热播的节目都曾经邀请他本人说长道短。

但这么多年,却是自董卿之后绯闻也未有过,人们全当是他们光芒万丈的神明无人能配得上,所幸也就渐渐接受他的一意孤行。

而朱广权的情况则更加特殊。

由于本人的性格,他更青睐于寻找自己真正的归处,谁能理解他通透的思维和仿佛一出生就稳定如一的生活?

索性就由他自在,安一个“孤独终老”的头衔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但奇怪的是,从未有人把这二者的单身联系在一起,在狗仔眼线无孔不入的当今娱乐时代,他们的地下恋情能得以维持简直就是奇迹。

对啊,他们本来就是关系很好的兄弟和前后辈,在各自家里被发现属于对方的用品又有什么奇怪,身上有同款的衣物饰品也实属正常。

况且,他们年龄和取向相差的够大了。

这纯属巧合,而康权二人就利用大众心理心安理得地偷偷爱着,这么多年猜测声不断,但从未有人接近过真相,可喜可贺。

啊。你问他们是否会为此感到后悔。

答案当然是不会,他们早就是对方的命,而无人能洞悉的真相又给了他们足够的生存空间,他们在闲暇时间约好了,隐退那天要携手公开这个天大的秘密,让身边的亲人朋友都大吃一惊。

然后他们大可以在往后余生的时间里笑一笑,看一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