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狭路相逢

Chapter Text

喻文州站在中心花园的小山顶上。这儿是整个城市的制高点,从观景台眺望过去能看见铅灰色的水泥森林,起伏不平地摩肩接踵,下面交错纵横的街道像外包装上的缎带把它们紧紧缠绕固定在表面。远眺是他最近热衷的一件事,如果城市是一座巨大的模型,他就是驻足在玻璃柜前的游客,由上而下仔细地数着里面的结构,再一点一点复刻进脑海里。
叶修打电话来的时候他刚好数到第三大道,喻文州没有接,等手机自己在口袋里唱完歌安静下去。但显然对方也不是个善茬,很有耐心地打了第二遍、第三遍……手机足足响了有十分钟,喻文州才不紧不慢地把它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来,贴到耳边。
“老人家我很担心啊。”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从话筒的另一端飘进耳里,“文州你最近连接电话的速度都慢了。”
“如果你是打电话来浪费流量的,”喻文州眼神还落在远处的街道上,“我要挂了。”
“别这么不近人情嘛,我找你当然有事。”
“说说看。”
“就上次那单,你考虑好没有?”
喻文州的注意力终于被拉回来了一点:“我以为我说得很明白了——朋友的单我不接,尤其是你的。”
“年纪轻轻的别这么冷酷无情。”叶修苦口婆心地教育他,“俗话说,有钱不赚王八蛋,我……”
“你最麻烦。”喻文州笑了笑,“所以你的单子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我拒绝。”
“是谁在我离开嘉世的时候亲切慰问来着?”叶修不无感慨地说,“嗨,那个喻文州还好吗?”
“我可以借你钱。”喻文州被他磨着却没有丝毫不耐烦,“如果你真的有需要。”
“你是个好人啊文州,不过哥现在缺的是靠谱的执行者,就我所知的范围里你最靠谱了,还能顺便做慈善,有啥不好?”
能把低价位高难度的任务说得如此理直气壮高尚崇高也只有叶修一个了。喻文州摇摇头:“都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你怎么现在才突然想回去拿却邪?据我所知陶先生当初曾经许诺过可以让你带着却邪离开的。”
“你觉得他舍得吗,那可是嘉世十年技术的最高结晶。”
“是你的。”
“嗯,但名义上的所属权是嘉世,我得在他搞明白之前它拿出来。”
“只是为了这个?”
“不然我费那么大劲儿找你干嘛,你一直是我的强力对手啊。”叶修的声音里也听的到笑意,“能进嘉世又全身而退的,这一行除了你也没什么人了。”
“这话不对吧。”喻文州微微侧身靠在了栏杆上,“‘妖刀’和你不是也关系不错?”
叶修咳嗽了两声:“我跟他不熟,而且他正好接了任务。”
喻文州想了想:“佣金再翻一倍。”
“嘶——你打劫啊?”
“不是说我是这行里数一数二的?”喻文州笑容依旧,“好歹出场费要值得你的赞美。”
“我警告你啊喻文州,给我老实点,不要看见老人家下岗了还揩一把剩余价值。”叶修满口仁义道德地说,“三个点,不能再多了。”
“好。”喻文州说,“这次真是做慈善了。”
“你又不缺这点钱,晚上能开始吗?”
“生意是生意。”喻文州一本正经,“没问题,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就说,你一定想去。”叶修笑起来,“等你的好消息。”

叶修说的对,挑战嘉世的防御是每个佣兵都难以抗拒的诱惑。
喻文州记得自己刚入行的时候看着师父试过几次,可惜一次都没能成功。嘉世大楼不但有最好的安保,还有最顶尖的技术支持——但现在叶修不在了。
从他离开嘉世的第一天起喻文州就联络过他,叶修看起来还不错,哪怕外界看来他是多年心血一遭尽弃。而联络喻文州去盗取却邪则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他看不出叶修在想什么,所以果断拒绝了。
但叶修一而再再而三的电话终于使喻文州产生了动摇。

嘉世在城市的核心区,第二大道和第四大道的交汇处,艳红色的大楼是城市地标,从山顶上可以一眼望见。
喻文州在上午已经去过一次,由于工作关系,他并没有真正进入过嘉世大楼。但今天是开放日,底层技术展示部门和大学联合的新项目,作为科学实践课进行双方考察,促进人才与资金的双向流动——这是写在协议书上的内容,很凑巧签名者也正好是他自己。
备用的身份总是有效,也不枉他还替学校备了几堂课。
在此之前嘉世的大楼与安保格局已经被他调查得细致而完整。科学实验课只是个幌子,让喻文州可以确定某些事,并且真正放手一搏。叶修也提供了一些有效数据——他对嘉世的了解最透彻,可惜自设系统的排除功能已经把他列入了黑名单,而他所熟悉的一些安保漏洞在他离任后,陶轩肯定采取了针对性的措施。
好在他自己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计划。
喻文州等到日落,才驱车下山。
7点是个分界线。嘉世的系统正式由人工转为智能系统。按照一般的理论,人工为主的系统漏洞更多,因为人总是存在多元变数。但喻文州仔细调查过后发现智能系统更好搞定,因为他们还是做不到同人类一样思考。
外部探测器的电源和备份设施是独立的,开关在嘉世楼底地下一层。喻文州在科学实验课中途去厕所时“路过”,把一个简单的短路装置同时放进了主电源和备份电源。这种独立系统的唯一缺点是与主系统连接性差,非正常断电后主系统会有零点几秒的反应时间,但这对于喻文州来说相当足够了。
电子表进入倒数计时,喻文州看了看时间,掐在系统切换后第一次扫描完成瞬间启动了短路装置。
电源塔下蹦出细微的火花,轻微的机械声伴随的低频率运作音消失在空气中,几乎是与此同时,安全监控系统上的数据信号被瞬间转移到了另一个几乎完全相同的虚拟电源之上,如果是人,只要看一眼就能分辨真假,但作为夜间主控制的智能系统,它只能对符合逻辑的部分做出判断。虚拟电塔的信号与真实的完全相同,主控制作出了安全判断,并向虚拟系统发出了夜巡扫描指示。
当然,真正属于安全护卫的那些红外线和夜巡镜头们一时半会收不到了。
喻文州合上手中的平板,戴上护目镜下了车,从嘉世正门口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他手里拿着一张身份ID,是白天实践课收到的礼物。本来应该还回去的,喻文州用了点小技巧把它留住了。
卡片夹在他左手食指和无名指之间,稳得像片刀锋。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切都保持着一种自然的节奏。自然得或许真的保安出现在门口,也会把他当做晚上回来加班的工作人员。不过门口的液晶屏上ID卡芯片显示的是另外一个人——喻文州闲聊的时候知道他晚上要值班,工作结束后“顺手”复制了一下。
正门有四个固定摄像头,这倒不是什么困难。保安们应该在地下一层,嘉世习惯在系统切换前进行一次完整的楼层扫描,以确定不会有可疑人员留在大楼里。一切结束后他们会在地下一层签字交班,只留2人在监控室,两人在一层电梯口待命。
但喻文州也没有看到电梯口的守卫,他绕过了摄像头,到达电梯口的斜对角,一株巨大的盆栽植物制造了完美的视觉死角,他站在那里,确认电梯口是没人的。
虽然叶修已经离开嘉世,但保安也不至于懈怠如此。喻文州正感到疑惑,四五个保安从另一侧绕回来了,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块——抹布?
“看见人了吗?”
“没有。”
“我这里也没有。”
“难道是上电梯了?联系一下监控室,我在这里守着,你们俩去看看逃生通道。”
“……”喻文州靠在墙上,给叶修发了条短信。
——你还请了谁?
——咦,文州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我知道了,妖刀。
骗子啊老妖怪,喻文州靠着墙叹了口气,就知道不该信他。
他从植物后面走出来,对着对面电梯间喊:“嗨。”然后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抬手射三枪。
电磁枪,两枪扎进了守卫们的后颈,最后一枪射中了顶端摄像头。守卫们四肢抽搐跌倒在地面,摄像头发出了强烈的火花噼啪声,一股黑烟冒出来。
“本来不想用这么打草惊蛇的方法。”喻文州迅速走到电梯口,从兜里掏出另一张磁卡刷开三部电梯。值班室的守卫们看到录像赶来这里的速度最快是1分钟,通知最近的守卫优先支援的速度是25秒。喻文州蹲下身,打开提箱,拿出一管迷你定时炸弹丢进中间的电梯,按下15层。又掏出个小球丢进另外一台。接着自己走进最外层的电梯,同样一枪解决了顶上的摄像头,按下关闭按钮。
一切执行得快速有效率,银色小球在电梯门合上之后迅速撞上去,伸出触角扒住了门缝,像一块磁锁一样牢牢关紧。喻文州在另一边确定完成之后放下遥控器,用一根细长的金属片撬开了电梯的控制板,把自己的平板连了进去。
“该打个招呼了。”他无视门外震天的敲门声,带上耳麦,手指轻轻在平板上面敲打,很快,上面的三排红色数字被刷成蓝色,两边都显示为1,只有中间在不断地跳涨。
12、13、14、15。
轻微的“叮”声从电梯井中飘落,而紧跟其后的是清晰的一声爆炸巨响。
虽然是迷你炸弹,但空气波流还是撞得一壁之隔的电梯井也仿佛摇摇欲坠。喻文州推动平板两边的数字,另外两台电梯开始缓缓上升。
控制不过是第一阶段,接下来还有不少活要干,他干脆靠着墙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顺便摸出了怀里的名片夹。
白天谈合作的时候嘉世现任技术总管给他留过一张名片,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喻文州拨打了上面的办公电话,电梯正好停在15层,因为数据入侵所以跳出了“ERROR”的字样,隔着门可以很清晰地听见电话铃声,没两下就被人接起了。
“喂。”
“您好。”喻文州礼貌地打了个招呼,“阁下也是佣兵吧。”
“也?我说今天嘉世这么热闹,原来是还有其他人过来。”
“我只是受朋友委托,同样很意外。”喻文州说。
那边听上去并不吃这套:“嗯哼,你是想给我个下马威?”
喻文州笑起来:“回礼而已。感谢您在楼下的馈赠。”
“哦——刚才你在下面。”对面漫不经心地恍然大悟,“早知道我就做更大一点了。”
“您不怕惹上麻烦?”喻文州问他。
“我怕麻烦不找上门。”他听上去格外自信,“嘉世的密码好解吗?我看你半天没有进展了。”
“是有些麻烦,不过不是大问题。”喻文州敲了几下屏幕,红色的代码在上面不停地变换数字,“您也是,不继续找逃生梯没关系吗?”
“你给我打的电话,现在反过来怪我?”
“是我的错。听上去我还以为你比较喜欢聊天。”
“嗯,我是挺喜欢的,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和同处一栋楼的竞争对手,哦对,你可以打我手机呀,我真是太聪明了!”他迅速地报了串电话号码,然后啪地挂了电话。
耳麦里的嘟嘟声着实让喻文州楞了楞,虽然叶修不曾提过,但根据各方传言和个人成绩,“妖刀”都给人留下的是犀利、做活干净利索、擅长把握机会等一系列冷峻的印象,他委实想不到本人居然是……这样活泼。
电话再一次拨通,对面的声音轻松明快:“嗨,你好啊,我们又见面啦!”
“我以为‘妖刀’应该是个更……稳重的人。”
“喂什么意思啊你!”妖刀跳脚了,“我很不可靠吗?我哪里不可靠了?我都把电话号码大方告诉你了,有礼貌一点好吗!”
“对不起。”喻文州很诚恳地道了歉。
“我原谅你。不过佣金不会让给你的。”
佣金能不能拿到还是一回事呢——喻文州很善良地没有提醒他:“要比试吗?底下的人快上来了。”
“我看到了。”
从喻文州进入电梯开始,守卫们应该就有所行动了,不过对面肯定同样准备充分,倒是不必替他担心。
“喂我说……”他的声音又拉回了喻文州的注意,“‘诅咒’先生,你不会只有这点本事吧?”
不愧是妖刀,反应极快,但喻文州还是好奇地问了句:“你怎么知道是我?”
“什么问题!你都猜出我来了我为什么猜不到你。”
“我在楼下看到你的手笔。”
“哦……那我在电梯前领教过你的水准了。时间掐得太好,我想不出还有其它人选了。”
“那还真是荣幸。”
“不客气,既然大家都认识了,帮个忙,把电梯门打开吧。”
他还真是不客气,喻文州笑了笑,妖刀很聪明,很快能摸透别人想干什么,调整自己的策略。喻文州通过电梯控制已经探测到另外一台电梯上的特殊通风管道,不过想当然那可不是什么随便就能进入的地方,他自认身手一般,不做尝试。
“这样也算认识了?我们还没见过面。”他一边抓紧破解电梯的高层程序一边说。
“网友见面也是先从拿到电话开始的嘛,这种细节不用太介意。”对方开始讨价还价,“打个商量,我替你多拖五分钟,你帮我把电梯门打开,之后各凭本事。”
“听上去挺不错的。”喻文州想了想,同意了他这个条件。
事实上他也打算帮个忙,叶修为什么死活把他们两个骗到同一个地方喻文州至今没有猜透,最直接的想法就是他需要偷两个东西,一个适合他,一个适合妖刀。但嘉世除了却邪,还有什么值得叶修留恋的?
耳麦里传来细细碎碎的响动,大约是妖刀在布置逃生通道。喻文州听见他脚步声往回,从善如流地打开了另一台电梯的门。
电梯里的监控没有关,控制权早就落在他的手里,可惜妖刀比他想得还要谨慎,一个背影闪进来,下一秒就从打开的通风口钻了出去。
“监视器关了吧?”
“关了,放心连我都看不见。”
喻文州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笑了笑——那句话起码有一半是真实的,他的确没看见。
“那就好。”对方的声音在空旷狭长的电梯井里听起来格外遥远,“我刚才敲墙的时候就发现这里不对劲了,果然。”
“小心点,”喻文州提醒他,“里面那些玩意应该不仅仅是报警装置。”
“我知道。我还没试过这种呢。”
喻文州不再分心管他,他手里的工作同样不易,要解开嘉世的电梯锁还需再费些力气。
这些系统都是叶修十年前设定的,虽然每年也有逐步更新,但懂行的依然可以看出基础代码的强大。也不知道嘉世究竟为了什么放走如此强大的帮手,如果他是陶轩,绝对不会轻易如此。
耳麦没有关,里面断断续续传来妖刀的碎碎念。他似乎是个完全安静不下来的人,随时随地都战意高昂,自己同自己说话也十分开心,以至于他开口问的时候,喻文州还稍微反应了一下。
“我有件事儿很好奇,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种同行打听是禁忌,不过喻文州不介意,他知道妖刀也绝对不是为了什么其它目的——能力高超到这个阶段,也不需要什么偷师了。
“我切断了外围设施的供电和备用线路。”喻文州施施然说。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喻文州几乎能想象他有点郁闷的表情。
“那你怎么不试着把楼里的设备也搞一搞?”
“这里的安全系统是和整栋大楼连接的,切断它连电梯都动不了,我可不想爬20楼。”
“……”
好像说得有点过分了,喻文州笑了笑:“你听说过‘神圣守护’吧,传说中的终极保卫系统,在大楼断电后自行删除一切数据,切断所有通道,届时整栋楼会变成一个巨大的金属保险柜,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进不来。”
“叶修当初对这建筑物做了什么啊都。”妖刀嘟囔,“我可不想变成笼子里的仓鼠。早知道你那么神通广大,应该约你一起来,节约时间有效率,一举两得,多好的建议。”
“不是说各凭本事吗?”喻文州觉得有趣,“之前我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不过以后可以考虑。”
“考虑什么?约我出去喝茶吗?”
“好主意。”
“你认真的?”
“不然呢?”他手指停下片刻,想了想,“好像忘了告诉你,我叫喻文州。”
“我去!”
“怎么了?”
“没什么,衣角碰了一下。你还真是……这么随便就告诉我了啊,不怕被人肉吗?”
“礼尚往来。”喻文州非常淡定。
“你真有意思,我开始喜欢你了。”妖刀在电话里叽里咕噜,“呃,我该怎么叫你好呢,喻先生?文州?我觉得文州挺不错就叫这个吧。”
喻文州放下平板,系统终于破解,电梯发出细小的机械音,晃动一下开始缓缓上升。
“你怎么样了?”
“我到了。”喻文州说。
“我也是。”
他把平板收进箱子,站起来:“接下来……”
“各凭本事吧。”

顶层是嘉世的秘密基地,除了高层以外几乎没人见识过,但喻文州凭借着只言片语的信息泄露早在脑海中绘制出了基础地图。
这里的守卫和楼下肯定也截然不同,电梯停下来,喻文州并不着急出去,而是把工具箱靠墙放好,接着打开手枪的保险栓。
电梯门缓缓敞开,几乎同时,密集的火线从门外激射而入,子弹近距离打进电梯的铜墙铁壁,发出如暴雨急落的敲击声。
“怎么回事?”妖刀在另一边问。
“一点麻烦。”喻文州按了按耳朵,“是无差别防卫。”
妖刀从通风口进入的时候肯定已经看见这边的情况了。
“针对没有通过身份识别系统的电梯?我看人不少,你应付得过来吗?”
“我想没问题。”
喻文州笑了笑。
他站在电梯靠门的死角处,门并没有全开,半遮掩替他挡去绝大部分的子弹。幸好狙击手们的反射神经并没有那么好。喻文州不慌不忙地拉开一颗机械爆破弹,精准地穿过电梯口扔进人群。
经过喻文州改造的爆破弹动静极小,气浪和火光都是瞬间掀开人群,十五个人——他刚刚遮掩躲避的时候已经数过枪音,这点还不够。他掏出手机,一边看着屏幕一边将枪口挪出门外。
砰、砰、砰、砰。
五发子弹,枪枪中的。
所以说,保留电梯内摄像头还是很有用的。他收起手机,耳麦里另一边突然冒了一句:“我得挂电话了。”
大家都很忙,可以理解。喻文州没说什么,打开电梯门走出来。门外如他所料一片狼藉,电梯口与实验室之间有一层防弹玻璃相隔,不过刚才已经被喻文州炸毁了。
白色的墙壁呈环形缓缓向上延伸,与其说是实验室,不如说这里更像个巨大的仓库。
关着嘉世十年以来最精粹的核心技术——“却邪”。
喻文州沿着墙体走了一段路,大部分的守卫被他搞定,剩下的九成都被妖刀引走,偶尔的虾兵蟹将不足为道。喻文州就这样偶尔寥寥两枪地走着,一点不像突破了层层壁障闯入嘉世核心的顶尖佣兵。
不过他并没有走太久就停了下来,掏出手机拨了电话。
“喂。”叶修慵懒的声音传进耳朵,“没拿到实物不谈尾款。”
喻文州指尖夹着一个扁平的白色圆片转动:“你已经拿到了。”
他的口吻很笃定。叶修咳嗽了两声:“我说啊……”
“你说什么也没用。”喻文州打断,“明知山有虎,上当算我不好,我只想问为什么。”
“你那么自信满满,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叶修笑着,像点起了烟,“怎么猜到的?”
“太安静了。”喻文州说,“核心技术,却邪的运算复杂之极,光耗电量都足够其他企业吃一年,没有运行声根本不可能。而且维持正常运转需要除了看守以外,监测员也是必需的,我没有在这里看到任何一位嘉世的研究员,他们应该是冲突爆发后首当其冲被保护的对象,但守卫们全部想着我和妖刀,没有留人。”
“不错。”叶修表示首肯,“脑子转得够快,聪明人。”
“如果你需要骚动一个妖刀足够了,为什么带上我?”
“我说让你接应少天你信吗?”叶修笑着问。
“你不信任他?”
“那倒不是,他是这行最好的,没异议。”叶修爽快地说,“不过嘛,还不够。”
“不够。”
“不够大。”叶修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
但喻文州却一下子明白了。
他需要的不仅仅是嘉世失去却邪的事曝光,更需要的是老东家意识到这个事实。
叶修离开后仍能想方设法带走却邪,嘉世竭尽隐瞒,但如果非叶修本人制造的入侵呢。
不是一个,是两个,而且由内到外、完整地破解了所谓“完美”系统。
叶修需要的是整个行业的震动,以及嘉世的警醒。恐怕却邪对于叶修来说都已经不过只是纪念品,他并不是那么迫切地需要得到,他想要的是另一层意义上的改变。
人和时间都在进步,看来他已经做好回来的准备——而且恐怕是以一种令所有人意外的一种姿态。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这么优秀的离职员工,如今也不多见了。”
他再次拨通了妖刀的电话。
“喂?”
“你要找的东西是却邪?”喻文州单刀直入地问。
“喂喂有你这样打听别人隐私的吗?这可是商业机密。”
“那我换个问题。”喻文州不慌不忙地说,“你的雇主是叶修?”
这下终于有动静了:“……别告诉我你也是。”
喻文州安静地等他消化事实。
“我去……这家伙究竟搞什么鬼,花钱玩儿我?”
“我有个猜想,想不想验证一下?”
“你说吧,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吃惊了。”
“你找到门了吗?”
“我看到了。”
“打开看看。”
细微的响声伴随着妖刀的声音落入他的耳朵里:“你觉得里面会是什么样?”
喻文州叹了口气:“如果我猜的没错……里面什么也没有。”
“如你所说。”
或许在叶修离开的时候,也可能更早,它就已经不存在那里了。
束缚不会永恒。
“我还是想不通。如果他自己取走了却邪,那还需要我们做什么?特地摆了这么大一个party让大家开心一下?”
“我猜他需要一场骚乱,越大越好。”
“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妖刀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郁闷,“我想我们的尾款要没着落了。”
“既然知道却邪在他手上了,就不用急。”喻文州淡定地说,“你可以把他找出来打一顿。”
“好主意。文州,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
这可真是意外的告白,喻文州听着耳麦里的声音难得地心情愉悦,连手下的动作都免不得快了几秒。
“我是说,如果你能想办法让我离开这里。大家现在是一条船上的嘛,我知道你还有后手的,出去我帮你多揍叶修几下好不好?”
“好啊。”他站起来,“去电梯口那边。”
“遵命。”
他拆下躺在地上守卫的面罩,盖在自己的头上,走进电梯。
妖刀给他制造了一个绝佳的退路。
喻文州坐电梯回到15层,顶层骚乱一分钟后嘉世的增援就该抵达楼底了,直接下去不安全,但15层不同,逃生通道被妖刀锁死,他只需要找个地方躲一会儿,等人群破门而入后混进去。
守卫们起码没有辜负嘉世的名声,他等了不是很久。
妖刀还非常上道地在门口放了个触发式烟雾弹,更方便他行动,简直是绝佳掩护。
这么贴心,不上点回馈连喻文州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我到了,然后呢?”
“站在那儿别动……”喻文州戴着防毒面具穿着厚重的装备穿过人群,“最好捂上耳朵,可能会有点吵。”
他手里还捏着那块白色的圆片。喻文州管它们叫做暗夜精灵——那是种独特的浓缩炸弹,穿透力极强,方向可控。
下来之前他顺手在嘉世外墙贴了几个,他料到妖刀会有这样的需求,而叶修肯定也对此喜闻乐见。
喻文州按下手里的按钮。
下15层楼梯可比爬上来轻松多了,无数严阵以待重装轻甲的安保人员与他擦肩而过,却没有一个对他产生怀疑,喻文州还帮他们指了路。
“这个怎么样?”
“完美。我快爱上你了。”
“所以你愿意跟我约会了?”他的笑声被面罩阻隔,闷闷地落在自己的嘴边,“初次接触满意,接下来应该进行到见面环节了吧。喝茶怎么样?我请客。”
“……你真当网友见面相亲啊?”
“你不愿意?”
“行啊,谁怕谁。”妖刀也笑起来,“只要你有本事找到我。”

这并不是一个毫无收获的夜晚。
黄少天从草丛里滚落而出,悄然无息地摸上面前守卫的脖子,手起刀落把人拖到阴影处。
却邪没拿到,目测被叶修耍了,好在顺利逃脱,并且认识了个有趣的人。
诅咒——或者可以叫他喻文州。
有新朋友是好事,而且能帮他一块儿揍叶修,简直不能再好了。
“抱歉老兄,”黄少天一边脱他的衣服往自己身上穿一边小声说,“我马上就要跟网友见面了,有点紧张,需要装备妥当,所以借你的用用。”
说着他已经迅速穿戴整齐,还好心把人拉进树丛遮盖好,不让这个可怜人赤身裸体地暴露在月光之下。
做完这一切他直起腰,大跨步向正门口走去。
一边走一边拨通了口袋里的电话。
“是我。”他眼神四处巡视,观察着每一个人,“你出去了吗?”
“我在门口。”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很近。
“我也在门口。”他轻快地说,“看谁先找到谁?”
“好。”
这是一个忙碌又慌乱的夜晚,巨大的探照灯打在大楼的墙壁上,照得每块玻璃都无所遁形,直升机一圈又一圈地在上空盘旋。特警们和嘉世自己的佣兵队伍在不断地往来进出,大家摩肩接踵,占据了每一块草坪。
黄少天的目光穿过层层人群,落在其中一人身上。
他并看不清他的脸,很难说,就像是冥冥之中的上帝之手,牵引着他走过去。
他的新朋友,或许会不仅仅是朋友。
“对了,好像忘了告诉你,我叫黄少天。”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的头盔都遮得严严实实,还镀了一层明亮的月光。
但他就是觉得好像,喻文州就站在那里,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找到你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