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ener

Work Text:

花房中似乎传来喧嚣,那是一种难以闻听的躁动,流淌并穿梭于空气中,难觅影踪却无处不在。

王杰希清楚花房中那些成千上万的蝴蝶并不会无故喧闹,他几乎每一天都密切注视着它们,他甚至记得每一只蝴蝶翅膀的颜色以及斑纹。

当它们安静停驻于刚抽出嫩芽的细枝抑或沾染露水未绽的花苞上时,那几乎能够被称作是一幕美景。然而一旦上万只蝴蝶共同扇动翅膀,那剧烈的震颤便能够从王城中心蔓延至处于南部肢端的海域,风暴会掀起巨浪,淹没无数村庄与城市,直至将水流冲刷侵蚀的痕迹印刻在遥远的北地。

这片饱经磨难的土地曾历经战争的洗礼,而在南方沿海各邦国能够建造出巨大而坚固的船之前,海皇之怒甚至比战争更让他们感到恐惧。

王杰希依然决定去花房查看一下,这位年轻的王并未身着甲胄抑或朝服,他甚至光着脚便踩在了冰冷的石板上。

微草建国之初他与他的子民尚且无法在这片土地立足,然而仅隔数年,微草的都城便迁至北方大陆的心脏,并让王城与心冠上的经脉盘根错节地交融在一起。臣民将他们的陛下称为筑梦的魔术师,相传魔术师能够击败炽烈的太阳与冰冷的月亮夺取星辰的力量,并将星光镶嵌在每一个骑士的胸甲上。

这个王国将星辰作为他们的徽章。

王杰希披上斗篷,将后脑蓄长的发从里面拨出来,这片土地的先祖相信蓄长后脑那些碎发能够使一生平安喜乐。他向花房走去,而北地凛冽的风将他的斗篷扬起,如影随形。

开门的瞬间王杰希几乎被扑面而来的橙花香味迷惑了,这种花带着阳光汹涌的甜蜜以及些许苦涩。而长年处于静止状态的蝴蝶正在花房中游弋飞舞,它们聚集于低空中盘旋不去,而潮湿温软的地面躺着一个青年。

那是一个Omega。

大陆上已经许久不曾出现过Omega,在奴隶制尚存时,Omega被当作最昂贵的商品在天生高贵的Alpha中进行贩卖与赠送。大量的Omega被标记后遭到抛弃,那种永生的印痕却被深深刻在他们最柔软隐秘的地方,并终此一生不能再被第二个Alpha占有。被主人抛弃的Omega会被Alpha们哄抢,然后在一次一次粗暴交合的剧烈疼痛中死去。

王杰希也曾见过Omega,那是他刚登上王位时,在王城最肮脏的角落见的到几个孱弱人体。他的骑士试图驱逐他们,然而Omega过于细瘦的肢干却几乎难以承受任何微小的移动。他们衣不蔽体,下身散发着鲜血与腐烂的味道,纠结成团的长发挡住凹陷的脸颊,身体遍布淤痕。

新王阻止了他勇敢却粗暴的骑士,亲自下马俯身,询问他们的需要。那一幕王杰希记了多年,枯萎的Omega似乎终于在他耐心的等待中有了些许反应,接着他听见他用嘶哑的嗓音说:

让我死。

王杰希并不认为Omega真的如同外界所传言的那样柔弱和怯懦。

他遵循对方的意愿割断他们的喉管,并以王者的身份对他们表达敬意。大陆自古以来除高贵古老的Alpha血统外不能称王,而微草的子民却总是认为他们的陛下隐藏于冷静严厉面具下,有着过于仁慈的温柔。

时隔多年后王杰希再次见到了Omega,那个青年脸色潮红,四肢修长,几乎能从他急促起伏的胸膛和漫溢出细小呻吟的唇角嗅闻到他作为Omega的性别优势。他金色的睫毛上停着一只蝴蝶,漆黑的蝶翼沾染着蓝绿相交的色彩,犹如孔雀最长最美的那根尾翎。

他朝他走去,脚下的落叶被踩出声响,这似乎惊扰了那个青年,他的眼睑轻轻颤动着,蝴蝶展翅飞起,在他白皙并健康饱满的脸颊上留下了一连串晶莹剔透的磷粉。

大陆南端的蓝雨是一个有着古老历史的王国,奴隶制最先在这片美丽丰饶的土地分崩摧毁,随后大量的商人进入这个国度开放贸易的城邦,却几乎将蓝雨全国的Omega都拐骗贩卖。

由于商人对Omega的猖獗贩卖,蓝雨曾一度关闭所有城邦不再让异国人进入。而十几年后,大陆上所有Omega几乎都灭绝,唯独在这个王国还幸存着唯一的Omega。他是蓝雨这个巨蚌中心的明珠,是睡龙颈上的逆鳞,所有的蓝雨臣民都会竭尽全力保护他们珍贵的Omega,而任何妄图夺走他的行为都会成为蓝雨老王发动千军万马血洗大陆的理由。

这使得王杰希能够轻而易举地确认这位美丽入侵者的身份,然而王城由最得他信任的骑士带领重兵把守,他很难想像这个Omega是有如何了不得的身手才能孤身并毫无声息地闯入自己心脏中。

不过,花房将他留在了北方大地的心冠里。这座花房中大多数植物和一些蝴蝶的磷粉会促使Omega动情。微草境内没有Omega,当初建造花房时工匠并未考虑过相关问题,不过如今正是这个细小的错漏为微草捕获了一个Omega。

“黄少天。”王杰希叫出了入侵者的姓名。

青年将自己的衣物团紧了一些,他有一头淡金色的发和碧蓝如同大海般清澈的双瞳,他微微扬起下巴看向上方的王者,声音因为情动而变得低哑:

“您应当称呼我为骑士,陛下。”

王杰希并没有接他的话,他早在多年前便听说过这位Omega的口舌之厉,若论辩驳他绝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他半跪下去,单膝撑地,并不在意他的斗篷垂落到湿润的泥地上。他的动作却引起了黄少天的警惕,他竭力克制着自己发情中瘫软无力的身体朝后缩,却被王杰希的手臂和后方的巨树围困在一个十分危险的范围里。

黄少天知道眼前这个Alpha正被自己散发出的信息素强烈刺激着,无关他们自身的意愿,Alpha天生便对Omega没有抵抗力。

正如黄少天预料的那样,王杰希无论怎样的冷静也无法彻底抹杀他作为Alpha的本能,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Omega正在煽动着他。他将手伸进黄少天被揉皱撕裂的衣服里,他的速度很慢,似乎在借此表达自己并无恶意。

然而皮肤接触的瞬间他仍然难以控制自己的动作,他将那个蜷缩在树干旁的Omega抱到怀里,手指沿着他覆盖柔软皮肤的脊背逐渐下滑,并在尾骨摸到了一处下凹,接着曲线不断拔高,他的手指几乎立即陷进了他丰满的臀肉中。

黄少天在王杰希怀里挣扎了一下,他被这样的抚摸撩拨得愈加难以忍受。他之前拼命维持的一分理智在本能的催动下分崩离析,不断用下身磨蹭着年轻的王。

王杰希在用两根手指进入Omega身体的时候得到了他最直接的反应,他甚至都没有碰一下他的前方,却感觉一股温暖粘稠的液体隔着薄薄的衣物湿了他的腹部。黄少天的身体彻底软在他身上,并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呜咽。

“你,你这样对我,”他喘息着说:“我会在之后徒手掐断你的脖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卡住了王杰希的颈项,然而片刻后又因为对方手指的入侵而无力垂下,这看上去更像是亲昵的情人在请求拥吻。

越是往里就越是柔软,王杰希从来没有想到过Omega体内竟是这样的温暖湿润。他将手指更深地埋进他体内,然后侧头吻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唇。

黄少天的额发挡住了他的眼睛,这让王杰希无法分辨他是否讨厌这个吻,但是黄少天用手软软抓住了他的斗篷并不推拒。王杰希缓慢抚摸着他的身体内部,这让他们的吻多出一些喘息,而等王杰希终于找到他身体中那个尚未开启的腔体并毫不犹豫给予刺激时,Omega终于忍耐不住呻吟出声,他转过头离开他的唇,不顾嘴角尚未擦净的涎液将脸埋进了Alpha怀中。

“不要碰我那里。”他用沉闷的声音说到,这让王杰希一度觉得自己是在欺负他,而他的行为也恰好指向这个事实。

“为什么来微草。”他问。

“……”黄少天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奋力将身体往后缩想要脱离Alpha的怀抱。

王杰希单手就能托住他的臀,这使得黄少天的挣扎和后退徒劳无功。他变本加厉地刺激着他体内最敏感的地方,几乎是用指尖抵着那一处摩擦。

黄少天被欺负得浑身颤抖,但他却躲不开他的手指,王杰希压着他的臀,这让他们的小腹贴在一起,他的扭动几乎让他的下身散发出阵阵潮热。

“为什么来微草?”他又问了一遍,作为Alpha,他被眼前的Omega刺激得口干舌燥,这时他几乎要感谢一直以来的冷静与隐忍帮助他抵御越来越浓烈的信息素味道。

“我需要借助微草花房中蝴蝶扇动蝶翼的力量来唤醒海皇,我是Omega,而蓝雨需要王。”他最后几乎是在哭喊:“老王缠绵病榻,蓝雨需要新王,海皇千万年一直守护蓝雨,却在微草夺走蝴蝶以后陷入沉睡。”

他最后几乎说不下去,王杰希用自己的斗篷裹着他,手指却依然在他体内抽动,然后抵着腔体入口摩擦,直至Omega的身体变得滚烫,他里面那个狭小的腔口慢慢打开并含住了他的手指。

最深处的触感咬着王杰希的手指,这让他的大脑一瞬间陷入空白。他现在只想拉开身下这个Omega的腿,然后将自己埋进并填满他的最深处,让自己的味道入侵他满身的橙花香味,然后在他孕育生命的腔道里成结,让他为自己以及自己的王国诞下子嗣。

腔体被强行撕开摩擦或许会使他感到疼痛,而成结时巨大的压迫感也会使他害怕,但是没有关系,王杰希确定自己会紧紧抱住黄少天,并用一夜的时间都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安慰他被标记的恐惧。

黄少天被王杰希放到地面,他侧躺在他充斥着雪松味道的斗篷上蜷缩起身体。Alpha的手指依然在他身体里摩擦抽动,而生殖腔打开的那一瞬间,Alpha释放出的信息素浓度几乎能铸成墙,然后将他死死锁定在里面。如此直白的占有欲望,以及请求交合的暗示让黄少天感到害怕,但Omega天生臣服于Alpha,他发现自己在他身下甚至连手指都难以移动。

然而王杰希很快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他重新将黄少天抱在怀里,拨开他耳畔的碎发,含住了他耳后的腺体。

同时王杰希也并不打算真正放过黄少天,他的手指深入他的腔体,并在那块几乎热得沸腾的软肉上碾压摩擦,模拟出将来他们真正交合的动作,并在他不断地哭泣和呻吟里咬住了他的腺体完成了体液交换。

他自小接受严格的家训,大陆从西至东贯穿两条壮美的河流,而她们的起始都在西边最高的那座山崖上,先祖将那座山崖叫做圣峰,微草家的Alpha若想标记一位Omega便会将他带上圣峰向他求爱。

王杰希绝不会允许自己破坏家规。

而圣峰常年覆盖深达百尺的积雪,仅仅在春季时雪融,那时候能够看到有着金色枝干的鲜红玫瑰绽放,也能看到日月与星辰同升的景象。

黄少天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被王杰希给他的临时标记暂时压制,他整理好自己的衣物,踏在微草花房透明的窗户旁看着微草的王。

他并不问王杰希为什么帮助他,因为年轻王者的眼底满浸爱意。黄少天身后是漫天星光,它们会倒映在漆黑的河流中,使夜幕下的原野拥有一条满缀生命的通道。

“你下次再来,我为你唤醒蓝雨的海皇。”

王杰希握住黄少天的手,并摊开他的手掌给予了他一个占有意味和臣服意味同样强烈的吻手礼:“我会带你去圣峰。”

“然后为你唱歌。”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