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Yellow

Work Text:

Look up the stars,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王杰希伫立在这片树林前。 天空悬挂着那颗饱胀的金色火球,它缓慢地擦着山脊破损处滑落下去,拖行着巨大的光辉和阴影消失。树林中传来阵阵野鸽和夜莺的啼鸣,天边黑云密布雷龙窜涌且有西风飒飒掠过。而大概在日落的前一刻,他遍体鳞伤的对手跃进了茂密的树冠深处。

这位不苟言笑的掌权者微微仰起头,他的面容苍白英俊,黑发,碧绿的眼珠冰冷如同宝石。浓长杂乱的睫毛覆盖下去,仿佛是在短短一瞬间他感觉到某种疲惫不堪的情绪。

身旁传来重剑出鞘撕扯金属的声音,王杰希注意到他沉默寡言却桀骜不驯的骑士走上前,度量着那位敌国的剑客究竟藏身在哪棵树冠中。

日光已完全消泯,天空深处显露出银河的轮廓。王杰希又等了一会儿,他时常毫无理由地暗自揣测,或许他们并非处于宇宙当中,只是临靠着一个巨大而斑斓的星球,那颗星球上落满星光,使夜晚永远不曾真正黑暗。

敌国的剑客有一头金发一双碧眼,这使他极易在黑夜中暴露。王杰希知道他已是强弩之末,毕竟在踏入他的领地前,剑客已被别国强敌追至穷途末路。

没错,非得到了走投无路,剑客才肯现身在他面前。王杰希似乎是回忆起极久远以前的事情,那时他孤身一人就敢闯进自己的花房,年轻得几乎显出稚嫩的目光里全是些明亮耀眼的东西。

听说花房是微草的心脏,那时剑客弯着一双碧蓝的眼睛对王杰希笑,说些试图激怒他的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既然来了,不如我们打一架?王杰希比他年长,并不理会他的挑衅,只是后来觉得,或许那时不请自来的剑客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花房。

身携重剑的骑士似乎终于估算出剑客的位置,他转头向王杰希请示,希望对方立即下达围捕的命令,然而他却意外地在统帅向来毫无表情的面孔上看到一丝柔和的弧度。

最后,筋疲力竭的剑客并没有与他们兵刃相交,他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金发上蒙着尘,长袍下摆在之前的逃亡中被撕裂,裸露出的皮肤上沾满污泥和血迹。他的伤口沾染了树林中的湿意,依然在不断流血。王杰希并不清楚他是否在笑,唇角轻轻勾着,或许天生就是一张笑面。他雪白的脸颊上染了泥或树的汁液,一味的污脏,只是眼睛洁净得几乎带着某种锐利。

携重剑的骑士走上前拦住他,剑客很配合地交出了自己的剑。王杰希站在离他们并不太远的左后方,能看到剑客正喋喋不休地说着些什么,惹得年轻的骑士面露怒容。

然后,剑客似乎在骑士没有注意到的间隙,回过头用目光寻了寻,王杰希在那样的眼神里有一刹的失神。而那一瞬间剑客笑了,下一刻他的身影却如同扭曲的鬼魅般消失在人群中,王杰希只看见眼前一道冰冷锋利的蓝光闪过,他本能地侧头一避,刀刃深深插进地表松软的泥土又因土中石块止住去势,只是浅浅划破了他的左脸。

王杰希感觉自己被剑客压制住了,腹部甚至能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然而那股力量正在逐渐消失。被划破的地方流出血,湿腻的触觉慢慢顺着脸颊滑落下去,他却只觉得剑客的眼睛里陷落着星辰,自己仿佛是隔着大海在看另一个宇宙。
而后剑客听见他轻声说:

“好重的一份见面礼,回去再好好还给你。”

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剑客觉得自己的体温在渐渐流失,他疲惫不堪,却依然强撑着闯进他的领地。

剑客在失去意识前听见王杰希叫了他的名字:

“黄少天。”

或许那人的声音向来是不带情绪的,黄少天想,温柔而冷淡,又因为沾染那种冷淡所以不必清澈。

黄少天感觉到自己被一双手臂抱入怀中,他本能地想要挣扎,但他立即被对方的斗篷裹住,柔软的布料上沾染着体温,将他的头脸连同裸露的手与足都一同盖住。

而后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被一个带着杜松子与雪松味道的胸膛压住了,他认得这个冰冷而凌冽的气味。

王杰希,黄少天想,他明明连神色都沾染着北国大地的寒意,身体却永远温热得像是一块凝聚阳光的琥珀。而这股冷冽与温暖在此刻糅杂起来,刹那间就缠住了黄少天所有的感官。

于是他僵硬的四肢渐渐放松,任由对方的唇触碰着自己后背上那两块尖锐单薄的骨头。而后他的手指缓慢地从带着湿意的后背滑过,最后停留在后腰的皮肤上。

下身传来些并不强烈的胀痛,黄少天感觉到有什么湿热的硬物顶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他的意识尚未完全恢复,只能拽住身下铺垫的衣物低低的叫一声。而对方立即停了下来,微微的俯下身,黄少天能感觉到他的头发垂落在了自己的皮肤上。

王杰希对他一贯是放纵的,黄少天想,他的眼睛由于很少动情而显得像一口朝天的井,向上不会流泪,向下则显露出温柔如水的本性来。

身体内部被一下一下冲撞着,黄少天被他逼迫得不断抬起腰。但王杰希会托住他,并借此使他的臀沉下去,将自己吞得更深一些。

而黄少天那些带着鼻音的细小呜咽似乎使王杰希感到愉快。他几乎每次都碾压在他身体里那处柔软上,然后看他推拒着自己的腰请求自己停下。

那是种类似窒息的感觉,王杰希进得太深,黄少天身体里那些浓稠的汁液总是会被他挤压得所剩无几。而后在这种漫长的抽插中,王杰希扣住黄少天的下巴,在接吻的间隙咬了他,下身的动作突然暴虐起来,黄少天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中只来得及看见王杰希苍白的嘴唇沾上血色。

“还你的大礼。”他说。

黄少天感觉到小腹深处突然酸胀不堪,进而抽搐起来,但他并没有直接射出来,他的性器被王杰希握在掌心,精液如同白色的尿液般缓慢地流了出来,在他的小腹上积了一滩。因而他的高潮被生生持续了十几秒,大脑里阵阵发白,只是一味的拽紧王杰希的衣服。

而这时黄少天才从极度的疲惫中暂且清醒过来,他先嘟嚷着埋怨了王杰希一会儿,又一抬小腿将脚放到了对方怀里。

王杰希低头看了看他搭在自己小腹上的赤足,雪白,却被石块划伤,添了一道暗自鲜艳的红。

他并不打算搭理黄少天,但是很快被对方拽住衣襟拉了过去。

“别再咬我了,王杰希。”黄少天说。

而王杰希感觉到对方用膝盖夹住了自己的腰,于是便也俯身去吻他的喉结和下巴,用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说:

“不。”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王杰希发现黄少天从自己身边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他的骑士对此表现出愤怒,但王杰希本人反而并不十分在意。

而与此同时,一只夜枭正张开翅膀冲进了茂密的树丛中,将一个正在补眠的剑客从睡梦中惊醒。

“猫头鹰啊。”剑客揉了揉额头,后背上乱糟糟的马尾也跟着晃动,却不知这一幕被人看在了眼里。

走了又怎么样,王杰希想,反正随时随地都能再抓到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