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K】【架空】愛かた(全文完)

Chapter Text

Prologue

他有多久没有想起13岁时,在TBS电视台演播室外面遇到堂本刚的场景了?

“光一君比小刚大,就拜托你多多关照我家小刚了。”刚的妈妈这么对光一说过,而刚本人则有些不情愿地扭动了肩膀。而他怎么回应来着?大概是“请把刚交给我吧”,听到这话时,好多Staff都笑了,“光一这是求婚?”他还记得有个年轻的女性staff边笑边这么说着。刚的妈妈好像也笑了,穿着和服,气质优雅的中年女性微微颌首向他行礼致谢,“拜托了。”

好像就是从那时起,根本对方是什么人都不清楚,他就习惯了保护者的角色,可仔细想想,他也不过大刚百天罢了……

“光一……光一?堂本光一!”

刚的声音冷不防在不远处响起,是现实,还是另一个梦境?光一不清醒的大脑无从判断,但却能感觉到刚的气息在他身边环绕,那是他熟悉的香水味道,“……刚?你怎么进来的?”他含混地问道。

“什么进来?!堂本光一!快醒醒!”他听到刚有些不耐的声音,同时感觉有人在用手指戳着他的肩膀,“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知道大家多担心你吗?”

担心?光一有些不解,“刚……”

“光一,是我,快醒醒!”对方的声音短促而有些急切,却又略带惊喜。

醒醒?他在思考刚有些奇怪的说法时,头脑中的混沌感慢慢散去,他猛然张开双眼,有些刺目的阳光透过车窗照射进来,他下意识眯起了眼睛。

“刚?”他看着这个让他意外的人,脸紧贴在半开的玻璃窗上,对上他的目光,像是松了口气,发出了一声几乎低不可闻的叹息。

 

01

刚瞪着车里的人,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这样的光一,他至少有六七年没有见过了吧?

很早以前在事务所的宿舍同住,工作的时候也几乎总是在一起,他经常能看到因为低血压的关系,从睡梦中挣扎着醒过来时,光一那半睡半醒的样子,眼睛眨啊眨啊,就是没法彻底张开,他老是想伸手去帮他把眼皮撑开。

后来两人都搬出宿舍,加上又开始各自SOLO活动,他就很少有机会看到光一这种逗趣的样子了。他也不会在移动中补眠了,加上两人经常连休息室都分开了,除了共同录制节目时,他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刚突然想到,据他们上次见面至少一月有余了,最后一次见面好像是在富士电视台赶录了四期《堂本×堂本》。

他在关西地区的巡演刚刚结束,好像光一的舞台剧也刚好结束,下面是开始SOLO的巡演?刚突然发现自己正在用“猜测”来判断搭档的日程表。若是饭们知道了他们相亲相爱的“搭档爱”全是演技,该作何感想?

“刚?”光一已经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大概是蜷在座位上导致的血液循环问题,他一直用右手揉搓着左肩和胳膊。“喂,你倒是把车门打开啊,让我进去,”刚握起拳,敲了敲车门示意。

光一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按了一个按钮。刚听到开锁的“咔嚓”声后,立刻拉开了车门钻了进去。“你到底是发什么神经,你知道经纪人找不到你,给我打了多少电话吗?”他掏出手机,翻出了长长的通讯录,有光一的经纪人,事务所的人,还有三条是来自长濑智也。

“突然想看看海,”光一看也不看刚,回答了一句。

“手机呢?”

“大概在海里吧……”

刚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么任性的话实在不像是光一说出来的,虽然表面看,两人中更任性的那个人是光一,什么不吃甜食,讨厌户外、讨厌阳光,但在为人处世上他却异常认真,一丝不苟。他们还只有十几岁时,有次厌烦了舞蹈练习,悄悄跑去游乐园,光一还给经纪人留下了信息。被刚抱怨“这叫什么偷跑啊”时,他颇认真的回答“不能让她担心啊。反正,她也不知道我们去哪个游乐园,不可能找到我们的。”

刚本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但开口时却又转移了话题,“你啊,是怎么把车开到沙滩上的?打算怎么回去?”在外面时看到大半个轮胎已经陷进沙子,而他的宝贝爱车还是底盘很低的跑车。

“不知道,”光一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刚载我回去好了。你开车来的吧?”

“你不要说这么理所应当啊,赶紧给大家回电话!”刚没好气地把自己的手机塞进光一手里。他这两天恰好可以休息,就在他打算如何消磨这个小假期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光一经纪人的电话,他才知道光一居然无故“失踪”了。

不过,他到底为何突然跑来这里呢?这里是当年拍《云霄飞车罗曼史》的PV时的海滩,刚还记得,他们收工时刚好赶上太阳西沉,光一对着染成橙色的海面出神时说,“下次再逃跑时,就来这里吧。”

挂掉经纪人的电话,刚便想着来这里碰碰运气。但话说回来,尽管他们的关系算不上友爱,但他记忆里这些情景分明显示了两人亲密。

到底两人从何时开始拉开了距离呢……刚这么想着,忍不住歪过头去看对方。光一正用自己的电话和经纪人联系,不是面对面,却还是一脸紧绷的表情。但理由居然是车子抛锚,想打电话时手机掉进了山谷……刚险些笑出来,不过鉴于光一长久以来良好的信誉,经纪人居然接受了这么离奇的事实。

“呐,可以送我到TBS电视台么?中午要录一期节目,”他把电话递回来时说,刚想要拒绝,但看着对方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他突然觉得那表情和腔调有些熟悉,就好像什么时候,光一也曾这样对着他撒娇一样。

但是,仅把撒娇这个词用在对方身上,就足够让刚感觉难以置信了,“反正也没法赶回去睡觉了,就让你搭个顺风车好了,下不为例!”像是掩饰这种错愕,刚不自觉提高了声音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