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K】【架空】 Alright!番外-初见

Work Text:

从一早开始,堂本夫妇就有些忐忑。虽然是他们要求儿子黄金周期间回家一趟的,但真的到了这天,却又有些“近乡情怯”了。

毕竟,儿子带着男朋友上门这件事,有几对父母能遇上呢。

“小时候不该让他去什么料理教室的,都是我的错……”

“这怎么是你的错呢,刚小时候不是交过女朋友吗,还带着叫……直子的女孩来家玩儿过吗?”

乍一听到刚对他们说起这件事时,他们惊讶万分,可是还没来得及摆事实讲道理,就发现他已经思考了很多。要说一时冲动还好,但儿子显然已慎重想了可能遇到的种种情况。他们再想劝阻,也不容易了。

最后,听他说年底想邀请对方回家过年时,堂本先生一狠心说道,“黄金周就一起来一趟吧。”

儿子一副义无反顾的样子,想来也是僵持的局面,还不如现在就见见对方,尽快让心里有个底比较好。

虽然他们都很不高兴,但堂本太太还是准备了丰盛的晚饭。等菜都差不多上桌时,刚就带着人回来了。

初次见面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尴尬,特别是对方还自我介绍说,“初次见面,我是堂本光一。”

“……光一君……”

堂本先生有些僵硬地开了口,因为这个姓氏,他根本没法作势称呼“某某先生”来显示距离,“听说你和小刚在同一家公司?”

光一回答说是,又简单说明了一下自己的工作。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堂本太太一直端详着他,不是高大英俊,也不是过度清秀,那张柔和却又不失硬朗的脸孔,乍一看感觉疏离,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却又诚挚、干净,让人不禁心生好感。

客厅里的四位堂本都是上班族,在饭桌上的话题并不少,但堂本夫妇都没把话题引到私人方面。刚似乎想说点儿什么,却被旁边的人阻止了,桌下悄悄拉他手的动作,被堂本太太看个正着。

吃完这状似平和的一顿饭,堂本太太提出让光一先去用浴室。

这明显透着“你是客人”的暗示,但光一没拒绝。说了“那我失礼了”,就去了走廊最尽头的浴室。听到门合上,并上锁的声音。堂本太太问道,“小刚,这件事,你告诉长濑君了吗?”

“哎?”刚做好了被父母劝说的准备,却没想到母亲问了自己这个问题。

长濑几乎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直到大学毕业才算双胞胎解体,和光一在一起这事,刚自然不想瞒他,结果是好是坏,他都想说出真相。

在咖啡馆听完他的话,他先是瞪大了眼睛,双手抱胸地瞪着他,接着就抱起背包飞一样奔出了店门。

果然不能接受吗?刚盯着他离去的身影,不禁有些难过。可就在他失落的想要去结账时,长濑又飞一样地奔了回来,“那个,能让我看看那个光一长什么样吗?”他喘着气说。

刚迟疑着把手机递了过去,长濑坐在对面仔细看了会儿屏幕,“没我帅啊!”他把手机还了回去,用又用手挠了挠头,很是烦躁似地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今后遇到什么事儿,我可能也未必帮得上忙。但是,我能保证的是,我,女朋友,未来的太太或者小孩,都会尊重和理解你的。”

“懂吧!”他停了一下,他又向前凑了凑,对刚说道。

即使过了很久,再想起来当时的情形也依然好笑,刚忍不住又笑了,“他说,我是因为觉得跟他没希望了,才转投别人怀抱的。”

哎……堂本太太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只有短短几小时里,她已忍不住对光一心生好感,但要她和先生就这么接受了他的身份,实在太过勉强了。

“小刚,给我们一些时间,等我们做好了准备,再请你告诉我们关于光一君的事好么?”

刚看着她,那双大而晶亮的眼睛似是闪过千言万语,最终他低下头,说了句“妈妈,对不起,还有……谢谢你们。”

堂本太太还想说什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干脆停止了这个话题,问了问他在东京生活的情况,以及出版社的工作。

刚一一作答。

随后,光一从浴室出来,其他人依次去洗了澡。因为差不多已是无话可说了,堂本先生提议,让刚带着光一回二楼的房间休息。

堂本夫妇在卧室又继续讨论了一番,但却也没有结论,虽说都对光一评价很高,可毕竟事关儿子的幸福。

“哎,要是咱们生的是个女儿,这样的女婿还真是上佳的选择。”最后,堂本先生无奈地说道。

两人有些心事重重地睡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堂本先生被楼上传来的轻微地动静吵醒了,迷糊中,也完全忘了儿子回来的事,从门口摸了球棒,就轻手轻脚地爬上二楼,轻轻打开刚的卧室的门,还没出声,就被房间里的景象吓得差点儿大叫——

他儿子此刻正压在光一身上,一手把他的双手扭过头顶,一手压着他的肩头。从他的角度还能看到对方白皙的大腿夹在刚的腰侧……

堂本先生慌张地向后退去,但尽量轻地合上了门。回到房间时发现自己的太太也醒了,打开床头的灯,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问,“你干嘛去了?”

讪笑着解释了一下理由,他回答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儿子不是嫁人,我稍微放心了一点儿。”

 

而实际上,楼上卧室里的情形和堂本先生想得完全不同——刚正安抚着光一的情绪。他一紧张,就会做噩梦,在梦里就会做出攻击别人的举动。接着又会陷入愧疚。

“抱歉,我不该答应父母,带你一起回来的……”把脸埋在对方颈窝,他闷闷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很辛苦……”

“不是说了,我会来请求他们原谅吗?还什么都没做,就说辛苦吗?”

感觉光一的双臂慢慢在他背后合拢,刚的心底升起一阵柔软,深深叹了口气说,“嗯,还要继续努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