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烂透

Work Text:

堂本剛怎么都没想到能在这个场合看见堂本光一。

三年来,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里,剛从未和光一遇见过。
分手后第一次重逢的场合, 是两人共同的大学同学工藤的婚礼现场。

工藤只旁观过他们共同对抗艰难、热烈相爱的那些日子,并不知道他们早已分手的事实。于是理所当然地把他们安排在了同一桌相邻的座位。
剛这样以为。

找到自己的位置时,穿着深灰色西装的光一已经端坐在领座。
明明是气氛温馨的婚礼现场,明明同一桌就有几位正在交谈着的旧友,光一却像置身事外一般,面无表情地独自端坐。
竟然也并不显得突兀。

光一这个人,似乎总能在这样嘈杂的场合完美消除自己的气息。
有人说他是气场太强自带标签闲人勿扰,也有人说他上辈子估计是个忍者,所以才能随心所欲销声匿迹。

从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剛总会在光一经受旁人似有若无的抱怨时,帮着他说话,“啊呀这家伙内心就是个老头子,又闷又无趣。你们说的时髦事情他一点儿也不懂,就只好闭嘴了。要是跟他聊汽车轮胎相对论这些他在行的话题,可有得你烦。”
嘴上这么说,但剛心里也清楚得很,光一就是嫌麻烦。半生不熟的那些人,天南地北的各种扯皮,他就算能接上话,也懒得开口。

但被各种被光一嫌弃麻烦的状况里绝不包含现在这一种。
——剛再一次出现在了他面前。无名指上却缠绕着一圈纤细的银环。

 

“剛…你结婚了吗?”

顺应着大家聊天的气氛,剛短暂地和坐在附近的几个人可有可无地闲聊着。
光一找不到插话的缺口,也说不出新的话题,目光拳拳,一直落在剛的无名指上。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问出了口。
即使他知道现在绝不是问这个问题的好时机,他也根本没有什么资格这样问出口,却还是在意。从刚刚开始就在意得不得了。千般万般…还是就这样,冲动地问出了口。

“是又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剛脸上原本一直维持着的恰到好处的微笑表情瞬间冷却下来,一股无名的火气“噌”的一下冒上头,索性连装都不想再装。注视着光一的双眼,面无表情地回答。

光一愣住,机械性地点了点头,转过头不再去看剛生气的侧脸,强迫自己专注于面前堆叠的餐盘。
剛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
对着别人,不论有多生气多激动,永远都维持着一副风和日丽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有对着自己时,才能冒出像这样不加遮掩的脾气来。

两个人说话的音量很小,又坐得很近,说着的话并没被别人听了去。
在旁人看来,光一脸上的表情平静一如往常。可他眉眼和嘴角微妙紧绷着的弧度,瞒不了剛一分一毫。
这个人,明明就在意地不得了…却非要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好像稍微表现出一点紧张就会丢掉多少面子一样。
明明连刚起床时满脸胡渣,发型稀乱的邋遢样子都互相分享过,也没见谁真的跌了份。还不是喜欢得紧,说亲热就亲热。胡闹在一起,怎么也不够。

现在也是,完全不明所以地盯着自己面前的餐具一言不发,脑子里肯定也全部都是自己。却怎么都不敢再看过来。

明明分手的时候就做好了打算,再也不要和他见面了。
也下定了决心,就算再见到,也要装作像陌生人一样。已经忘掉所有以前的事情。
可是真的见到了…
怎么会这样呢?

还是好喜欢他。
剛把浮上眼眶的眼泪硬生生咽了回去,重新穿戴上灿烂又热情的笑容,嘲笑起自己仿佛从未存在过的不安定的立场。

 

剛一杯接着一杯往喉咙里灌着酒,与在席间来往着的熟悉或陌生的客人们推杯换盏,来者不拒。光一注视着他越来越红的面颊,眉头紧锁,左手攥着的拳头越来越紧。

剛盛满醉意的微红双眸眼波潋滟,目光一遍遍掠过光一的侧脸,像是无意,又像是暗藏着千回百转说不清的话语。

光一根本不敢多想,在他们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剛到底有几次放纵自己醉成了这副模样。又有几次被别人看去了这份醉态。更甚,剛和除了他以外的别人做过什么吗?说到底,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是什么意思?
自己费尽心思拜托了工藤,制造出的这个与他见面的机会,难道还是迟了吗。

不,就算真的迟了。也不能再放他走了。

被光一揽在怀里牵着手,带进酒店房间时,剛已经被酒精熏透,眼底泛起软烂的红。光一撑着他的身体,却不敢看他。那双眼里到底有几分醉意几分清醒,他不想看也不敢看。

把剛平放在床上,光一直起身站在床边,开始一言不发地脱掉身上的西装。
脱到只剩下一条黑色短裤后,光一低头凑近了剛红透了的脸颊,轻柔地吻在了他的嘴角。

“堂本光一。”
剛用力睁开了眼睛。

“你果然还醒着。”
光一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沿着剛的嘴角,下巴,脖子,亲吻他向下延伸的圆润弧线。

“你想做什么。”
剛的意识还残存着,力气却早就被酒精溶解干净。
被光一舔过的皮肤泛起清晰的湿润触感,酥麻的快感缓慢爬升至迟钝的大脑。
只是,不管光一正在做什么,打算对他做什么…他都知道,他没办法抵抗。没有力气,也没有念头。
不如说,就是期待着现在,他才会咽下那么多苦涩的酒精。

“做。”
光一的回答简洁。
他整个人欺上来,右腿卡进剛的腿间,和他身体紧贴。左手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腾出右手来解剛衬衫的扣子。
就算剛已经有了别人…就算他不愿意,就是自己在犯罪,他也不打算停下来。

“想和我做吗?”
光一的答案很显而易见,剛早就知道。
这个人,从交往前就很喜欢喝醉的自己。只要自己在他面前喝醉,就绝对不会轻易被放走。
光一的欲望清晰可见,剛知道他还对自己有留恋。却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你不想吗?”
光一已经解开了全部的扣子,掀开衬衣,抚摸剛柔软的前胸。
掌心下传来的过速的心跳,是因为酒精还是自己,他不想深究。

“你想我吗?”
剛闭上了眼,不准备看光一的表情。

“…为什么?”
光一愣住了。
他不知道剛为什么要这样问他。
明明三年前提出要分手的人是他,分手后立马搬了家,换掉所有联系方式的人也是他。
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一直努力着不要去想你。”
剛不回答,继续闭着眼,用尽全力慢慢说着。
“三年前就不想再喜欢你了,真的好累啊。”

剛使劲吞咽了一下,闭着眼撇过脸去,把半边侧脸埋进枕头里,继续开口。
“可是到了现在居然还是忍不住。”

光一全身的动作顿住了三秒,随即俯下身子,抱住了剛颤抖起来的肩膀。

怎么会这么傻?剛怎么可能会不再喜欢自己。
喜欢得太辛苦了?竟然因为这种理由让剛离开了自己吗,自己怎么会这么傻?
光一不断在内心痛恨着自己的迟钝。

三年前分手时的一些细节浮现在脑海里。
虽然做爱的次数从最开始交往时就一直很频繁,但分手前的那段时间的胡闹程度比起以往也都是十分了得的。
两个人的工作都逐渐步上正轨,没有住在一起,见面的机会少了许多。但只要一见面,剛就会要不够一样地缠着自己做爱。说实话自己对剛的欲望从未消减过,最初被缠着的时候兴致总是飞快地被他挑起。但到了不眠不休的程度,谅是自己,也会有体力不支的时候。
可是剛明明也做到什么都射不出来了,却还是不肯放自己走。两条细直的腿圈在自己的腰上,紧紧地贴住自己献上缠绵的亲吻。一遍一遍。

“啊不行,不行不行了……”
虽然自己嘴上总在抱怨着,却无法抵抗诱惑。
抱着自己的剛,睁着圆圆的眼睛,就算说要自己的命,也会想也不想都给他吧。

抱着他洗澡的时候,泡进浴缸里的时候,眼睛总是湿漉漉的。以为他疲倦过了头,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就不再理会他的胡闹。把他洗干净擦干抱去床上之后,想要一起搂着睡觉。剛却只会留给自己一个安静的背影。
以为他累了,就不再靠过去,看着他的背影也能安心地睡着。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剛,到底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烦恼到了什么程度?
为什么自己没能再仔细一点?仔细看看自己身边的他呢。

“剛…别再推开我了。”
光一红了眼眶。

 

光一特别好。光一是最好的。
从大一最开始认识光一的时候,剛就知道。所以各种同学聚会的场面和他对上眼神的时候,会强忍着害羞的感觉,悄悄地靠过去坐在他身边。大家热闹地起哄喝酒,和他小声地靠在一起聊天时,被他在桌子底下握住了手。其实紧张得要死,也忍住了,就那样让他握着。
之后开始交往也很顺理成章。关系好到会私下两个人见面以后,剛第一次去光一自己租住的公寓找他玩。进门后被带着参观了屋子,然后喝着咖啡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没看多久就被吻住了。
吻到两个人都开始气喘吁吁的,话很少的光一看着剛的眼睛,很认真地对他说了“喜欢”。
然后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第一次做了。

都是第一次和男人交往的两个人,一点准备也没有,手忙脚乱的,竟然就那样做到了最后。
要问剛痛不痛,是一定的,非常痛。要说舒不舒服,舒服死了。
光一什么都不懂,他也只稍微比光一懂的多一点。
很神奇。那样也能觉得舒服。
剛之后不止一次地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都忍不住感慨。
又或许只是他们之间的相性太好,对彼此的渴望程度太高,才会像加了滤镜一样,把所有疼痛和错误的部分都模糊美化了。

毕业后也交往了两年多,到最后自己提出分手,前后五年的时间,光一是剛交往过的人里面维持得最久的一个。
光一是个长情的人,剛知道。中学时开始交往的女性前辈,也维持了三年以上的时间。直到年长两岁的前辈去了别的地方念大学,有了新的男友,高中生光一才又恢复了独身。之后直到高中毕业,也没有再和别人交往过。然后就和自己相遇了。
相比而言,剛并不是擅长维持稳定关系的类型。
喜欢的心情太容易变化了,不管是对方,还是自己。似乎想要一直对同一个人保持着同样程度的热情,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直到遇见了光一。

和光一交往的五年里,对光一的喜欢,对光一产生的欲望,想要被光一拥抱的念头…总是热切而鲜活。
被学业和工作压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只要去光一那里,被他抱住,就会得到救赎。
而见不到面的日子,就会一天比一天难捱。甚至,只要想到今天可能没办法见到光一,一整天工作的热情都会减半。
他不在身边的时候,像是浑身的细胞都在渴求他。

到后来,剛也意识到了,这样的情况是不正常的。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依赖这个人的呢?
如果会有再也见不到他的一天,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剛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害怕。但烦恼过后,他选择了离开。
到底花了多大的力气,下了多大的决心…是连回忆都不想再回忆起来的巨大的痛苦。

拉开一些距离之后,平静一段时间以后,就能看清楚之前漏掉的部分了吧。
剛一厢情愿地这样以为。
直到三年过去,再用自己的双眼看到他…
一点也没有长进的自己。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熟悉的表情…剛意识到,自己对光一的喜欢,还深深地融在血液中,刻在骨头里。

被光一紧紧搂在怀里,剛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去犯了的最大的一个错误。

 

“如果我说,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剛早就流出了眼泪,头脑也涨得发晕。
他用力地睁开眼睛,努力地逼迫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静。

“绝对,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光一一字一句地回答。
使劲眨了眨早就红了的眼眶。低头吻去了剛的眼泪。

即使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眼前的这个人,即使以后一定也会有没办法搞懂他的部分…但绝对不会再放他离开自己了。说不清的地方也好,搞不懂的部分也好,这些统统都不重要。剛留在自己身边,这才是唯一。

“唔…”
像是在做梦一样。
在因为爱而烦恼的时候,在自己陷入困境的时候,忽视了光一的想法,放弃了寻求光一的帮助,这就是自己犯下最大的错误。
剛庆幸,光一还没有放弃自己。在自己离开的空出来的这三年里,光一也从来没有想要丢下过自己。
光一是最好的。而自己,也可以再依赖,再大胆一点。
把自己全部交给他也没关系。
喜欢到害怕失去自我的程度也没关系。
光一会抓住他,光一会替他保管好。
只要和光一在一起,都会没关系的。

 

再也忍耐不住了,剛搂住光一的脖子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一边挥着手臂胡乱地脱着自己身上残存的衣物,一边伸手去摸光一早就硬到从内裤里挣出来的下身。
光一帮着剛迅速脱掉身上的衣服,抬起他的腰把他的外裤内裤也全部脱光,由着剛握住他的下身不得章法地揉搓,自己的手伸到了剛的后穴。
酒店床头抽屉里的润滑早就被拿了出来,光一挤出大量的液体,顾不上捂热,急匆匆朝剛的身后涂去。
哼哼唧唧叫起来的剛感觉到刺激,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巴搁在光一的肩膀上,随他在自己身后深深浅浅地扩张。

因为很想说现在立马就进来也没关系,大脑的语言中枢却突然像是失了灵,剛艰难地挺起了腰,同时搂住光一的腰,把他的下身往自己身后送。
“唔…光一……”
支支吾吾地叫着光一的名字,想让他就这样进来。
剛对光一的欲望忍无可忍,急迫地想要向他传达。

察觉到剛意图的光一本不想就这样顺着他胡来,却也被剛无意识的撩拨逼红了眼。手下的动作变得更快起来。
一边握住剛的下身快速撸动起来,另一只手指从身后戳进去用力揉弄。

感觉到剛逐渐从急切的状态里脱离,开始享受下身被抚慰传来的快感时,就不再犹豫,抽出手指,挺进自己浇了大量润滑液的阴茎。
刚挺进去整个头部时就感受到了阻力…除了最开始交往的时候,不经过彻底的扩张就直接插进去的次数少之又少。光一害怕剛承受不住,慢下了动作。却不料,自己动作停住的下一秒,剛就按住自己的肩膀,扭着腰使劲坐了下来。把他的整根都吞入了。

“呼……痛啊…”
还是有些勉强了,剛凑近自己耳边用色情的喘息声撒着娇。

“剛…”
叫着剛的名字,光一也没有余裕,只剩下急促的喘息。

“剛……”
全部进入剛的身体的瞬间,头脑全部变成了空白。

“剛。”
只有欲望清晰。
被欲望支配着。
他的欲望是剛。

 

停留在意识里的上一个画面是和光一抱着在床上做了两次,因为醉酒和体力不支几乎昏过去的剛,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头顶花洒的热水浇灌着,光一把他整个圈在怀里,身后仍在传来断断续续的被操弄的快感。
剛仰起头,在水幕底下长大了嘴喘气,下一秒舌头就被光一含住。意识不清醒,身体也好疲倦。连站着的力气也没有。
被抱着做完,清理过,洗完澡,又被抱进了浴缸。

曾经交往时也有相似的场景,但酒店的浴缸比他们家里的都大。泡进去不到十多分钟,被光一的亲吻夺去呼吸的同时,刚刚被清理完的后面,又被同一个人重新填满。直到再被他的精液浇满,弄脏,又变得不堪。
好像身后就没有干净的时候,和光一一直抱在一起。怎么做都不够。

终于安稳睡着后再醒来,是第二天的傍晚。
在酒店的大床上和光一抱在一起,几乎醒过来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他又勃发起来的欲望。
叫喊着再不吃饭就要在被做死之前先饿死,才终于被他放开。
穿着浴袍吃完客房服务之后,又迅速被扒掉了浴袍开始了下一轮的天翻地覆。

等到剛再次完全恢复到清醒的状态,已经到了婚礼之后的第三天。
和光一分开的这三年,是自己的失误导致的,剛对这一点早就有了清晰的认识。在酒店里和光一度过的这三天,也让他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了深刻的代价。

快要被他弄死了。
要不是光一的工作只请假到今天,自己说不定真的会死在他的床上。

“光一…是真的三年里都没有做过吗。”
光一为他穿上酒店清洗完的干净衬衫时,剛小声地嘟囔。

“想什么呢?”
正低着头为剛系扣子,光一头也不抬地回答。

“啊?”
剛震惊了。

“我的性欲,你还不知道吗。”
系好了扣子,光一为他整整领子。
“忍不住了就想着你自己弄。”

抬头看见了剛愣住的表情,光一知道剛刚刚一定在胡思乱想。退后一步,抱住手臂,盯着他笑起来。

“想什么啊。我怎么可能找别人。”
“想着你自己弄,和真的抱着你做。怎么可能是一样的感觉。”

所以这两天才会控制不住自己,一直抱着剛,确认自己在他身体里的触感。像疯了一样。

光一自己也套上干净的衬衫外套,不想再看被两个人折腾到一片狼藉的房间,牵着剛的手带他去退房。
心想,之后要去给工藤再补一份大礼。

 

“不要再走了。”“我不会再走了。”

关上房门的瞬间,两人同时开口。

“嗯。”

 

end.
阅读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