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EN+》樹我/赤龜

Chapter Text

 

  沒有你的未來,我不敢想像。

  搖晃的新幹線上街景一直在飛逝,每眨一下眼睛都是截然不同的景色,時而是矮小整齊的小房屋,時而又像是深入山麓令人寫意,時間還是很早,新幹線上卻坐滿了上班族,不是前一個晚上沒趕上新幹線就是提早起床到大阪工幹的充滿疲憊,在坐無虛席的指定席裡,大多都閉上眼睛休息,間中有誰將電腦帶來了努力地趕著報告把鍵盤打得啪嗒響;樹的左邊坐著大我,右邊就是高地,他們都抱著一個大袋子放滿了接下來準備在大阪度過一晚的用品,大我靠著窗櫺閉眼休息,沒晃幾下又把眼簾揚了起來,蹙蹙眉間,似乎坐得不舒服。

「喉嚨怎樣了?有在吃藥嗎?」樹說得悄聲,免得吵醒了在後面倒頭靠著睡的JESSE、北斗跟慎太郎三人,經理人坐在另一邊看著手機排行程;面露不安,大我昨晚跟自己說過喉嚨的狀態不太對勁,害怕在演唱會前生病影響表現。

  聽見樹的慰問,大我馬上驚悸地睜開了雙眼,樹靠近自己,在相當接近的距離,新幹線在晃動著,微微搖擺二人的呎尺,大我扭頭對上了樹的臉,看進那對一直讓自己無法移開視線的雙眼。

「沒事,輕鬆輕鬆」不想樹擔心自己,直至眉頭完全緊鎖,大我撐起了笑意,說著口頭禪不過沒讓樹信服,樹只是再三鎖緊眉彎,狐疑著。

  伸手彈了彈大我的額前,力度很淺可是彈進了心坎,大我愕然地眨眨眼睛下意識想避開危險,重新眨著長而濃密的眼睫毛時,樹的臉已經在自己的跟前。

「就你在說謊」

  嘴唇的呼息吐在自己的臉頰上發著燙,大我緊張兮兮地抿抿嘴唇,嚥了一下口沫,不明顯的喉核在頸間就震動了一下忐忑,想錯開和樹互相凝視的自己,卻提不起失去的勇氣,那雙吸引著自己的深邃看穿了自己,於是樹慢慢移開,他打開了袋子,在裡面翻動著,直至找到特效藥。

「這個你還是拿著吧」因為昨晚聽見自己的抱怨,於是特意在出發前溜到便利店買了。

  樹的溫柔總是無聲無色,像個永遠都只掛在天空中的太陽,一旦習慣了那種白晝不分的光線,便再也沒辦法回到幽暗的世界裡,大我的世界裡,一直有樹的存在。

「……謝謝」接過樹遞過來的特效藥,大我支吾地望著那個平實卻窩心的包裝,感受到自己心臟異常的跳動,手指不禁掐緊了那包藥,樹似乎沒有注意到,那是因為在下一秒,樹便把頭靠在大我的肩上,找了個讓自己舒服的角度,閉上了雙眼。
「我好困,借我靠一下」

  樹大概是聽不見大我胸口裡活躍地跳動著的心臟聲,可能是因為他自己在靠上大我的那刻,也從猶豫變成了撲通著的衝動。

  不該靠上去的。

  田中樹和京本大我中間,有一條隱形的線,就藏在看不見的角落,他們就站在那根線的兩邊,彼此輕撫著那根將他們分隔開來的陌生,一直遲疑,再三靠上去——

  卻沒有誰首先掙斷。

『赤 西 仁!你到底是想怎樣!在這種上昇期又爆緋聞了?!』今天是雜誌的拍攝,赤西罕有地早來,坐著跟上田和田中聊著天,笑得好不開心,上田主要還是聽著,一邊讓化妝師替自己上妝,間中忍不住一笑讓化妝師感到為難,再連忙輕聲道歉。

  赤西和田中談笑著什麼,中丸跟田口在旁邊等待弄髮型,中丸看著今天的報紙,一面蹙眉地讀得認真,田口將自己的電動帶來了瘋狂按著什麼,不時飊出一兩句『去死吧』『可惡』然後被田中吐糟太吵耳了。

『哈啊?』赤西聽見龜梨氣沖沖的跑進來,撇下後頭跟著的經理人甫推門便是破口大罵,讓人無名火起的語氣不由得誇張地反問,臉上都是不解。

  啪。

  某本著名的八卦雜誌被扔在桌面上,赤西看見了只是挑一挑眉,沒有說明什麼,上田正透過鏡子看著二人對峙的狀況,田中看見他們一副風雨欲來便馬上將身轉回去裝作弄弄自己的髮型,擺動著身上飾品可是雙眼卻是盯緊了赤西和龜梨,中丸拿著的報紙輕聲晃了一下,他探探頭,又把頭收回去在報紙之後,全場就只有田口獨個兒還是打電動玩得起勁。

『就只是吃個飯被拍了,有什麼大不了?』赤西反駁,早上新聞出來的時候公司也是立即興師問罪的樣子來找自己,把自己徹底吵醒,赤西心裡不滿,卻沒說什麼,畢竟自己身份還是偶像,公司會緊張,也屬正常。

  可是龜梨不一樣。

  在公,他們是同一團;在私,他們根本就住在一起嘛。

  發什麼脾氣?

『我們這裡每個人天天工作到沒日沒夜的都是為了這個團,你這樣被拍,知不知道會流失多少粉絲?你對得起我們嗎?』龜梨的氣焰仍在,為了工作,從來就不會在赤西面前低頭或是認輸,但赤西也不甘示弱,他站了起來,比龜梨高的身影擋去了龜梨身上該落下的光線,逆光的讓龜梨沒看清楚自己的表情,他冷笑一聲。
『你一天到晚都跟我在一起,你覺得是我對不起這個團,還是我對不起你?』

  熱愛自由的赤西總是這樣,公私不分。龜梨想。

  熱愛工作的龜梨總是這樣,甘願低頭。赤西想。

『你要去吃飯可以,但我只是覺得你作為偶像,太沒有專業意識了』龜梨說得冰冷刺耳,赤西火冒三丈,這裡是工作的地方,所以龜梨從不會回應自己關於私事上的任何提問。

『那個……龜梨君,服裝那邊想你先試試造型,能出來一下嗎』免得他們大吵特吵影響了稍後的拍攝,經理人還是忍不住出聲主動讓龜梨找個理由離開這裡,龜梨聽見了,只是再三對上了赤西沒有退讓的倔強眼神,然後轉身離開。

  啪──

  田中聽見了慣常出現在赤西跟龜梨吵架後出現的巨大聲響抖了一下,順著破碎的落下之處望了過去,發現一台分了家的手機,不遠處站著連耳根都氣得發紅的赤西,又默默地將視線轉回在上田身上,他們面面相覷,卻不發一言,沒有誰首先去安慰,也沒有誰多事地替他們僵住的氣氛打圓場。

  之後的拍攝,赤西跟龜梨面色都很差,活脫一副剛殺了人的樣子拍著,只有田中跟中丸不時回應著攝影師的要求說幾句話調和氣氛,田口彷彿沒有經歷過剛剛休息室吵架的事情一樣還是頂著老好人的臉,結果不停讓赤西和其他人攻擊,無辜地跑去想找龜梨抱怨,龜梨只是冷峻著讓他離開。

  但後來赤西記得雜誌出版的時候,反應都很正面,大家都說,這種不和的氣氛太棒了。

  然後他不由得輕笑起來,對呢,人們就是喜歡這種不真實的東西。

「我要去拍ISLAND TV的短片,誰要一起──」午場在大阪的出道控剛剛結束,北斗跟慎太郎剛拿好了飯並排的坐著吃,JESSE剛洗好澡出來擦著頭髮跟高地說話,樹從經理人手上接過拍攝用的手機,大聲說著。
「誒我在吃飯哎」北斗首先表示,旁邊的慎太郎笑了出來。
「JESSE你還是把頭髮吹好再說吧,而且衣服穿上!!」看見JESSE想走過去,高地忍不住吐糟,JESSE聽見了恍然大悟似地又跑到衣架上找自己的衣服去。

「我吧,反正我想出去拿點吃的」大我主動地走了過來,剛洗過頭的髮絲上沒有吹得全乾,還帶著沐浴露的自然清香透著一點點濕漉,他撩動了一下頭髮,穿著過大的T恤顯得更為瘦小,樹嗅出了讓人心跳的香味,別過眼不去繼續看這個心往神馳的畫面,轉身帶著大我重新走向舞台,「嗯?我們要去哪裡拍?」

  看見樹一股腦兒走向舞台的方向,大我好奇地問道,又輕跑了幾步追上去。

「舞台吧,這次舞台好像還沒有拍過──」樹表示,費了那麼多心思去建造這個舞台,想著不如在ISLAND TV裡介紹一下至少留個畫面吧。
「誒,可是巡迴還沒有完結,可以麼?」大我想了想,又問道。
「問過經理人了,他說一點點的話可以,不過聲音不能播放,所以讓我們在這段時間去拍」沒太遠便走到了舞台,工作人員站在客席裡清潔著,或是聊著等會兒燈光的調整,舞台上就只有開著微弱的背景燈光,SixTONES的字眼一閃一閃地亮了起來,樹將手機放好在自拍棒上便開了機,跟大我聊著天做著意義不明的動作。

「樹,這裡拍過去好像不錯」大我拍著,看了看從舞台看出去的風景,燈大半都關著就只有台邊的裝置亮起來,很是漂亮,於是建議樹也拍幾段從這裡看過去的樣子。
「好啊」

  樹這便拿著手機走了過去,站在大我的旁邊鼻子裡都是他的氣味,剛洗過澡後的香氣讓他傾心,大我站得很近,確保兩個人的樣子都出現在鏡頭以內,他們笑著,眼角餘光裡都是大我被幾盞射燈照得發亮的臉龐,心跳著,害怕被鏡頭拍到自己奇怪的反應,於是多心地往旁邊移了一步。

  大我注意到了,卻以為樹只是要換個角度幾續拍,於是人便跟了上來,他們目光一直放在屏幕上,笑逐顏開地說著什麼,舞台上陷阱很多但完全沒注意到,拍著拍著並一直換著不同的角度,讓大我已經站在邊緣上而不自覺。

「KYOMO,你站得有點兒過了,要小心」按動保存,樹意識到大我只是動上一邊便會掉下舞台,主動提醒著,並伸了手想將大我拉回來。
「啊啊,謝謝,樹」

  握好樹伸出來的那隻手,大我本想走回去到安全的地方,沒想到就只差了一個腳步,踩到台上某個滑溜的裝置便直讓自己往後摔過去。

「KYOMO──!!!」

  樹見狀,連忙跨前幾步想拉好大我,卻只是讓兩個人往舞台外摔出去,空氣宛如靜止一般滯在他們互相握緊卻完全沒有做到任何自我保護的一刻,連身邊工作人員的聲音都聽不見了,只見舞台上SixTONES的燈光一閃一閃,亮得刺耳迫著他們二人緊閉了眼睛。

  聲音都消失了。

『嗚……好痛──』樹按著自己被狠狠地撞在牆上的頭,感覺腫起了一個大包,連輕輕一摸也像火辣地燒著發痛,大我從自己的懷內掙扎著坐起來,也是摔得不輕的樣子,『你有沒有怎樣?KYOMO』
『嗯……還好,你呢?樹──』

  怪異的是,在樹看見坐直之後的大我時,便隱約地感受到大我身上不一樣的地方,明明大我今天是穿著寬鬆的啡色T恤跟闊腳格子長褲,可是現在卻變成了白色的T恤跟牛仔褲,而這款球鞋更是從未見大我穿過。

『咦……我們不是,是在舞台上面掉下來了麼?』大我也察覺到這種不對勁的感覺,他看著樹身上花俏的時尚,滿身都是明星的風格跟平常絕對不相似,更重要的是,明明他和樹剛剛是在城HALL的舞台上拍著ISLAND TV的短片,怎麼摔一摔就發現自己在後樓梯裡了?

  樹這才看了看,熟悉的後樓梯,卻又說不出為何熟悉,反正就是自己曾經在某個地方見過的樣子,他首先站了起來,也拉了大我一把,兩個人一臉狐疑和困惑,走向更光明的地方。

『龜梨君、赤西君,你們好』

  某幾個小JR.和他們擦身而過,背著書包似乎是拍攝結束了正在回去,他們禮貌地跟樹和大我打招呼,卻讓仍處於困擾中的二人不禁停下了腳步。

『你們……叫我們什麼?』樹問道,小JR.們一下子吃驚像這樣的前輩跟自己搭話,害羞地抬頭望了望二人,又快速把頭低下去。

『龜梨君……赤西君……』

  名字在自己耳邊轟然作響,樹和大我互相對望,小JR.看見不明所以於是默默地離開,大我在自己眼中明明就是那個多年來一直在身邊的京本大我,樹確定在大我眼裡,自己也仍然是那個田中樹,可是怎麼這個小JR.就叫自己龜梨君/赤西君呢?

『慎太郎你慢死了!!!樹跟我已經等好久了!!』旁邊的房間響起了小JR的聲音,是一種不記得在哪裡聽見過的聲音,卻讓樹和大我猛地扭頭,句子中的名字都是認識的,甚至讓樹確信就是本人。
『抱歉抱歉,我褲子卡住了嘛……』

  三個小JR從房間走出來,背著書包,年幼的樣子讓人想起了許多許多年前的影子,他們三個並肩而行,京本和森本在吵著架,旁邊的田中只是嘟起了嘴唇不敢摻和這場前輩的戰爭裡。

『樹,你今天要跟哥哥一起回去嗎?』京本問道,望著田中。
『啊……聖說他今天也正好在這裡工作,不過不曉得他的拍攝完了沒有……』田中想著,有點兒無奈。
『誒,不跟我們一起嗎?』森本有點兒不滿地說,田中只是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樹!回去了嗎?』田中聖跑著過來,一手搭住了弟弟的肩膀,『哦,仁、KAME,你們在這裡啊?我以為你們回去了呢,難怪袋子都在裡面』

  看見站在一旁的樹跟大我,田中聖自來熟地打打招呼,他揹了揹袋子,跟著那幾個小JR說。

『想要一起去吃拉麵的人!!』笑得燦爛地舉起了手,田中樹有點兒不自在,可是旁邊的京本和森本卻是很快樂地舉起了手。
『我!!!』『我!』
『我們先走了,掰』

  田中聖笑著跟樹和大我揮揮手,樹下意識揮揮手跟眼前這個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哥哥揮手道別,看著年輕的自己和大我跟著哥哥離開,樹和大我再度對望了一下。

『醬油叉燒拉麵』
『醬油叉燒拉麵』

  不自覺說了當天點的菜單,樹和大我震驚起來,自己甚至還記得這一天回去以後,跟田中聖到底吃了什麼拉麵,也就是說,他們所在的地方肯定不是2020年的SixTONES,甚至他們不是田中樹跟京本大我。

『仁,KAME,他們說休息室要整理一下,我幫你們將袋子拿出來了,』中丸拍了拍他們的肩,將袋子硬塞在他們手上,樹和大我接過,沒辦法相信眼前的並不是夢,『還在吵架?都消停了吧』
『經理人的車子就在停車場,都在催促了』上田戴著墨鏡,一臉冷淡地反手拿著袋子站在身後。
『走吧走吧』田口推了推他們,樹和大我這才懂得自己要跟著大伙兒離開,他們不敢說話,中丸似乎以為他們仍在冷戰,一直在嘮叨著什麼,卻不知道此刻恐懼侵佔了樹和大我的心。

  被中丸他們硬推上保母車,樹這才首先看進鏡子裡的自己,透著倒後鏡映照著本應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人,是前輩龜梨。

  該坐在自己身邊的大我,卻在鏡子裡變成了前輩赤西。

  這裡是──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