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生中最勇敢的瞬间

Work Text:

*现pa

 

01

 

“如果能在没有鬼的和平世界与你相见,我一定会对你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手机按时发出规律的震动时,伊黑小芭内还尚未清醒的脑子里就一直回荡着这句话,那声音坚定而决绝,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彼岸,乘着风声、兵器摩擦声和带血的嘶吼,一路披荆斩棘而来。明明是一句美好的心愿,听着却让他眼眶不自觉酸涩,而且那声音,那声音听着像是自己的,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已经是不知道连续第几天做这个相同的梦了。伊黑手背覆着眼,慢慢睁开,适应从纱窗透进来的逐渐明亮的光线。

今天是个好天气吧,他想。

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起身梳洗换衣,为自己烤了两片面包胡乱应付早餐,喂了喂宠物白蛇,戴上口罩勾上单肩包就干净利落地出门。直到在看见站在对面房子门口的甘露寺蜜璃时,他还在思考那些萦绕于他脑海的光怪陆离的画面。梦境并不完整,总是像蒙太奇过镜,破碎的片段闪回。恶鬼,鬼杀队,九柱,主公大人,还有一个女孩清朗明亮的笑声。那笑声竟也是奇怪地熟稔。

 

“伊黑先生!早安!”少女穿戴整齐,普通的高中制服在她身上尤其妥帖,干净的白衬衫,浅色格裙衬着她白皙粉嫩的肤色,脖颈下的蝴蝶领结看起来俏皮又活泼。她眯着眼对他笑和挥手,那就是青春该有的样子。在伊黑小芭内心中,最普通但最纯粹美好的样子。

“今天还挺准时。”他拉了拉白色口罩,似乎试图掩饰什么,随后若无其事地向她走去

“因为今天是期中考啊,睡懒觉的话会很慌张的!”女孩一本正经地解释。虽然平时是迷糊了点,但也不是想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性格,于是今天不用男孩在门口等待便早早地起床了。说起来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再让人家来床边叫起床的话也太不好意思了…..蜜璃脸红了红,暗自想到

甘露寺蜜璃一家搬来后住在伊黑小芭内家对面,这之后就一起长大,两家的妈妈彼此十分熟悉,虽然家庭氛围大不相同,两个孩子却相处地出奇融洽。女孩家庭和睦美满,一家三口都淳朴善良,对父亲因病早逝的伊黑一家照顾有加。两个孩子来往,伊黑从小就对蜜璃的事十分上心。女孩因为奇特的发色和超乎常人的饭量,在之前的小学过得并不算顺利。妈妈知道这些个人特点其实并不能算缺点,但她也知道无知的小孩对待异己时可怕的敌意,而家长对学校的事往往也是鞭长莫及。所以在第三次给强忍眼泪对她笑的宝贝女儿做她爱吃的料理后,她做出了搬家的选择,为女儿转学。幸运的是自从蜜璃和伊黑那孩子结成玩伴,每天一起上下学后,就再没见过女儿从学校回来哭,而是兴致勃勃地向她描绘一天的趣事,似乎找回了孩子应有的无忧无虑,和完全开心的笑容。

伊黑大概把她照顾得很好,于是得出这个结论。

再加上也算是见证了这个孩子慢慢成长为能独自生活的样子,蜜璃妈妈对这个有些孤僻但意外可靠的男孩十分放心,女儿早上赖床,还在准备早餐的妈妈有时会麻烦在门口等待的男孩进去试着叫叫女孩起床,而这总有奇效。

至于伊黑,他现在想的是,今天终于不用面对因为睡颜过于可爱以至于不忍心叫醒只能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困境了。

 

“伊黑先生今天好像有点没精神呢,是发生什么事了吗?”甘露寺注意到男孩异瞳下淡淡的青色,有些担忧地问道

“啊…没有的事,不过是做了奇怪的梦,有些没睡好,不用担心。”伊黑安抚眉头皱起的女孩

“奇怪的梦…..吗?说起来,我最近也经常做同一个梦呢,梦里的我好像是很厉害的人哦。”女孩稍稍放下心,手指点着下巴陷入思考。确实是做了这样的梦,梦里有很可怕的东西,也有很温柔的人,她称某个人为主公,称某个人为师父,在不为人知的时光里熬过了一段很艰苦的试炼。半张脸缠着绷带的模糊的面容,伤痕累累的怀抱,泣不成声的告白,还有那个和面前这个男孩很相似的声音……但是这部分的片段,她是不会和男孩说的,要怎么开口……会被当作是奇怪的人吧,她想。

“甘露寺现在也是很厉害的人。”伊黑说。而他也是这么觉得的,对他而言有特殊能力的人。

“诶….可是就连今天的考试能不能顺利通过都很难说呢。”女孩脸红了红。随后又给自己打气:

“嗯!不能这么想!我一定可以的!就连伊黑先生也这么说了,就一定没问题的!”

“绝对没问题。”男孩鼓励地说

“是——!那么走吧!”女孩瞬间信心满满,元气十足地拉上男孩的手快步跑起来

男孩睁大了眼,看着交握的手,口罩下的脸悄悄地泛红了。他看着女孩奔跑的背影和飞扬的粉色长辫,在蓝天白云下,明亮得晃眼,而这他看了十多年的模样似乎渐渐与另一个身影重合,一样让人过目难忘的辫子,不过是白色羽织和绿色长袜,手里该有一把长剑……

 

 

今天果然是个好天气

 

 

02

“忍,你相信前世今生吗?”一天的考试结束,甘露寺蜜璃托着腮,纤细手指漫不经心地转着一只中性笔,对坐在前面桌子上轻轻晃着腿的好友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诶,蜜璃怎么会这样想”蝴蝶忍转头,看起来有点惊讶,随后想了想又说

“感觉很神秘呢,这种说法,女孩子会比较相信吧”

“说的也是啊,所以伊黑先生肯定……”肯定会觉得难以理喻吧,告诉他的话。

“伊黑?伊黑怎么了吗?”听到好友喃喃道这个对她来说也很熟悉的名字。说到这个,蝴蝶忍都忍不住头疼,那家伙绝对百分之二百喜欢自己的好友啊,并且是从小就喜欢,喜欢到不行。即使是女孩子的她因为和蜜璃关系很好也忍受了不少次来自那位先生的醋意,还拜托我平时多注意她什么的,一有什么不对(比如最喜欢的团子比平时少吃了50个)就及时向他汇报。她还记得当时一脸严肃地说着团子的事的男孩,真是认真地有点可爱。….但也只是有点罢了,话说那些家伙都是他处理掉的吧,试图冒犯或是试图向蜜璃告白的被他称作是“虫子”“臭虫” 的不知好歹的男人。有和义勇先生一起学习剑道吧,完完全全不好惹啊。也就蜜璃对他来说是特殊的吧。蝴蝶忍不着边际地想,所以是现在还没告白吗?这小子,他在害羞些什么啊。

想到这里,蝴蝶忍转头看了看课室的时钟,这个点应该来了吧,平时都会在教室后门等蜜璃一起放学回家的男孩。往后门看去,果然看到了懒懒靠在门边,默不作声地注视着蜜璃的瘦高身影。他眼神流转,和蝴蝶忍对视上。

真是稀有的异瞳啊….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但每次对上一金一绿的漂亮瞳孔都忍不住感叹。蝴蝶读出了他的意思:

“可以把甘露寺交给我了。”

………好吧,蝴蝶无奈,转过来对正在发呆的女孩晃了晃手,指了指后门的方向

“诶?”蜜璃反应过来,一转头就看到熟悉的身影,那个让她这几天都浮想联翩的身影

“伊黑先生!”然后欣喜地唤了他一声

伊黑嗯了一声走近,熟练地帮女孩收拾因为发呆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课本,拉好制服包拉链再送到她肩上

“那个…..真是麻烦伊黑先生了!刚刚因为在想事情所以忘记收拾了”甘露寺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忍在一旁笑得意味深长。

“没有关系。不需要道歉。我来就好。”

伊黑收拾好一切后伸手拨了拨女孩有些凌乱的刘海,这个已经做了几百次的动作在伊黑看来和吃饭喝水一样普通自然,而女孩却因为好友在场而红透了脸。

 

 “那么小忍,我们先走啦!”好友笑着和她告别“下周见!”

蝴蝶也摆摆手

“富冈说他一会儿就到”男孩跟在蜜璃后面,转头对蝴蝶轻声说了一句

后者笑容顿时浮上一点粉色。……这家伙啊

 

“今天来晚了一点,让甘露寺久等了,抱歉。”走出教室,伊黑说道

不过是浪费了一点时间处理两个无聊的臭虫,很无礼地说什么“听说三班有个女生的发色很奇特,走去见识见识”“真的假的,是怪胎吧”,两个男生大言不惭地肆意讨论着他的女孩,听着就很让人火大。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被毫无关系的人轻飘飘地讨论,用猎奇的像看动物一样的眼光去“见识见识”,怎么想都是十分无礼的不尊重人的行为。

只要他在,就不会允许任何人说甘露寺的坏话。

后领突然被一股力量抓住然后猝不及防地背撞上墙,睁眼刚想开骂就对上一双看似冷漠,实则在克制着怒气的异色瞳孔。脖子上的力量很吓人,方才还大喇喇说着“真的有这样的女生吗?不会很吓人吗?”的男生此时已经腿软。如果眼神能杀人,他确信自己此刻已被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了。而他那个废物同伴还在旁边傻站着不知道在干嘛。

 

“不许去三班。滚。”伊黑言简意赅。他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人让甘露寺等待

 

男生满脸是汗,不住地点头,说不出话来。伊黑放开他之后他便脱力似的靠着墙瘫了下去。

………也太逊了点,伊黑无语

他给了一个警告的眼神后就扬长而去,无视身后那只虫子对另一只虫子破口大骂的声音

“没有哦,我没有等很久哦。”女孩笑着说

“那个,明天也一起过生日吧,听说若草山上会放烟火哦!”

 

蜜璃对男孩发出邀请。说来也巧,两个孩子的生日竟是在同一天,两家妈妈确认后都不约而同地感叹缘分啊真是缘分呢。成为朋友后的每一年生日几乎都是一起过的,大多数时候是在女孩家。伊黑家里总冷清,升入高中后男孩妈妈改嫁,伊黑选择独自留在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家而不是跟随妈妈去新的家庭。妈妈了解儿子的性格,不愿迁就不愿勉强自己也不愿寄人篱下,他用最真诚的语气祝妈妈过得幸福,把孤独都留给自己。他绝对不希望妈妈为了他而放弃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始的新生活。妈妈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他的决定,此时的男孩已经能够照顾自己,在学校的学业也很优秀,如果强行要求他融入那个对他来说还很陌生的家庭,他也会不快乐的吧。妈妈也很难受,却不得接受了分开这个决定。除了保障孩子的日常生活费用,还答应会常回来看他。此外还悄悄拜托了对门关系好的甘露寺妈妈,如果能帮忙照顾,将不胜感激。不过还有一个伊黑妈妈不知道的原因就是了——因为这里有他想要守护的东西。仅仅是这一个原因,他就愿意留下来。

 

“甘露寺想的话,当然好。”伊黑应道

“明天就要变成大人啦”女孩感慨地说道,她私心想着这个重要的日子也一定要和喜欢的伊黑先生一起度过。

男孩也自有打算。藏匿于心的那些话语,虽然有无数个瞬间想要脱口而出,但还是想等她长大。十八岁的那一天,用来告白的话,是最好不过了吧。

 

晚上躺在床上和好友蝴蝶忍通电话时,蜜璃害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一直以来都对自己没有什么自信,女孩此时脑子里想的都是如果被伊黑先生拒绝了怎么办,在十八岁这一天告白被拒是否也太惨了一点。忍有些忍俊不禁:

“他宁愿接受富冈义勇都不会拒绝你”此时在家中坐着的义勇先生困惑地打了个喷嚏

“……..诶?”

“毕竟伤不能白受啊”

“什么伤?”

“嗯?”蝴蝶忍愣了一下

“….蜜璃还不知道吗….?上次那个不良少年?”

抱着枕头的女孩闭眼回想了一下

“我记得呀,不过好像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了呢。”

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一个人在拥挤的电车上被毛手毛脚的不良少年性骚扰的感受不愿再回想。逃也似的下了车,第二天居然在学校又看见了他。身边的伊黑小芭内很快注意到了女孩的不适,顺着她躲闪的眼光看去就对上一双戏谑的眼,赤裸裸的挑衅,伊黑瞬间脸沉下来,拳头暗自紧握,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蜜璃简短地告诉了他来龙去脉后他便安抚着女孩先去教室,放学等他一起回家。再见面时蜜璃见他脸上带了点擦伤,男孩低着头说是踢足球不小心摔的,女孩没多想,回家后还亲自给他上了药,棉花沾上药水轻柔地扑在脸上,面颊的红分不清是伤口还是害羞。

 

看来蜜璃还不知道啊…….算了,帮那小子一次吧,他会感谢我的。

 

“是伊黑。伊黑跟他打了一架,不良少年不是善茬,两个人都狠得不行,好在伊黑在去之前给义勇先生打了个电话,义勇赶到后两人一起把他教训了。当时义勇身上都有几处淤青呢,伊黑估计伤得不轻吧。”

 

03

 

又做梦了。

 

如地狱般阴冷黑暗的地方伸出了无数只手用力撕扯着他的衣角,试图把他拉下一同沉沦,那股力量沉重又不容拒绝,而他只觉得不能走,还不能走,下一秒不顾身心撕裂般的疼痛拼尽全力挣扎,往近在咫尺却触不可及的光明靠拢……

 

“蛇之呼吸·四之型·颈蛇双生——!”

 

耗尽了全身力气使出最后一击,下一个瞬间他只觉得浑身散架,不知道何时被冲撞凿入墙壁。耳边传来还在恶战中同伴的嘶吼,已经没有力气了……

有什么在支撑着,催促着他睁眼,催促着他无论如何都要抬起身躯

“快….到她…我必须…必须到她身边去…”

不能让她一个人。

这份执念太过强大,他咬紧了牙关,用已经骨折的手臂撑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躯体,一点一点,匍匐着向不远处躺着的那个人——看起来已经完全脱力的样子,旁边是怪物的残肢断臂,裸露出的皮肤尽是刺眼的深红

“她一定…很疼吧…”

即使身体每一处都痛得快要死掉,他还是努力把左腿支起,试图让怀里的女孩躺得更舒服些。自己的羽织轻轻披盖在她身上,遮住不堪入目的伤口和因为衣物破碎而裸露的皮肤,动作轻柔到生怕再给她增加一丝一毫的疼痛。

伊黑颤抖地拂了拂了女孩凌乱的,带血的发丝,可以感觉到她额头有个很深的伤口,还在缓慢地失血,粘稠的液体从他的指缝渗出

心疼地把她往怀里带。女孩这么爱漂亮,她这么爱漂亮……

自己的面部似乎被割裂了,眼睛无法睁开,勉强抬了抬眼皮,想最后看清女孩的模样,他在心里描摹了一万次的可爱面容。可是为什么只有模糊的红色,为什么只有晕开的酸涩液体,为什么,为什么我看不清她….

 

拜托了,让我再看你一眼吧

 

醒来感到嘴角一阵撕裂的疼,抬手摸了摸,并没有想象中的伤疤。嘴边平滑的触感第一次让他感到陌生。

比嘴角更疼痛的是心脏的异样,像是缺氧般皱缩起来,让伊黑喘不过气。

他觉得他现在十分想见到甘露寺,现在,立刻马上。

 

手机传来新消息提示,是妈妈的道歉短信

“很抱歉今天没办法过来陪你过生日,小志生病了,我得守在医院….妈妈很抱歉,下个星期会过去陪你。希望你照顾好自己。生日快乐,我的儿子。爱你的妈妈。”

伊黑沉默着按键。手机屏幕暗下去。抹了把脸起身洗漱。

小志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妈妈第二份爱情的结晶,也是妈妈现在全部的生活重心。

伊黑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说是习惯了也不太恰当,他更像是生性就如此凉薄。有人对他很好,他会感恩并默默记着;但若是被忽视的那个,他也毫无怨言,说不上为什么,本能地认为自己无法承担过多的幸福,自觉背上了负罪的枷锁,就这么瑀瑀前行,心中的某根线似乎在很爱他的父亲逝世的那一晚就“啪”地断掉了。

 

直到遇见甘露寺的那一刻。

 

想到这个名字,男孩的目光不自觉柔软下来,嘴角也带点弧度。

“你好,十八岁的伊黑先生!晚上过来我们家里吃饭吧。妈妈做了你爱吃的料理哦!还有超——大份的生日蛋糕!六点就要来哦不许迟到(超凶)!因为晚上还想跟伊黑先生一起去看烟火哦!”

盯着甘露寺发来的信息,男孩笑着发了好一会的呆

“好”

 

因为神经过于紧张才会做这样的梦吗。伊黑思忖着。因为想到今天要正式告白而紧张到睡不好觉这种蠢事他才不会承认。

 

甘露寺今天起了个大早。虽然昨晚忍的话让她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这样的事情有多少呢?还有多少事情是她不知道的呢?

女孩忍不住胡思乱想。伊黑先生总是这样,一言不发地陪伴着她,一言不发地顺从着她,一言不发地保护着她。他像一棵寂寥的树,总是这样温柔地沉默着,不动声色地,替她遮风挡雨。她这才痛苦地意识自到伊黑先生的出现,她的生活顺利了多少,少了多少烦心事和伤心时刻,又多了多少难忘的快乐瞬间。她自此便不自知地、安安心心地躲在伊黑先生为他撑起的荫翳下成长。可是她不想这样,她才不想做只被保护的那个。

明明我的力气也很大呀。女孩流着泪想。

她已经想好了,要为伊黑先生做点什么,从拥有一个超绝幸福美好的生日回忆开始。她手里忙着转圈圈打发奶油,一边指挥着妈妈帮忙和驱赶在一旁捣乱的爸爸,试图把昨晚梦境的残余碎片赶出脑海。

 

她虚弱地躺在谁的怀里,身体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却能感到身旁这人的颤抖。

不远处的刀光剑影还未停止,但日出,就要来了。

似乎经过了很惨烈的战斗呢…….我们…是赢了吧?但自己好像没帮上什么忙啊,好差劲,真是对不起大家啊….。我快死了吧,这种感觉,我的时间应该不多了吧。

可是,我不希望你死啊,人家一点都不希望你死掉啊….

她试图去看清梦中那副血肉模糊的面孔,可是连自己的视线也是模糊的,看不清,看不清….

醒来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

 

直到现在心脏也是酸涩的。蜜璃努力压下心中的异样,专心致志地为蛋糕涂上奶油。

一旁的妈妈只是看着她,不着痕迹地放柔了目光。说起来,那孩子,已经很久没有和家人一起过过生日了吧,别说过生日,伊黑妈妈回来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女孩妈妈内心是疼爱伊黑那孩子的,毕竟看着他长大,从被蜜璃拉着小手跑的小豆丁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汉,其实不知不觉把他当作儿子了也说不定。想到这,妈妈内心一惊,已经到这种程度了吗?啊啊,是这样的吧,自家女儿可是受了他不少照顾呀。

 

伊黑手捧着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站在甘露寺家门口时,心里还在乱七八糟地措辞,什么啊…明明不是第一次来了。无声地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平复心情,抬手按下门铃。

伊黑微微凑过一边耳朵,依稀能听见屋内的嘈杂声,因为熟悉的声音一声令下而骤地安静下来

伊黑很困惑

“咔哒”一声,门开了

 

“伊黑先生!欢迎回家!”

 

女孩手捧蛋糕,在看见他的那一刻露出了有些紧张但依旧可爱到不行的笑容。伊黑有那么一刻的愣怔。甘露寺笑的时候眼睛会好看得眯起来,像猫一样,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妈妈和爸爸戴着生日装饰帽,一左一右在甘露寺身边对着伊黑吹着奇奇怪怪的吹吹卷,发出了有点滑稽的声音。伊黑这会儿突然有点想笑。

但又有点想哭。靠。

 

“谢谢叔叔阿姨,承蒙关照了。”

因为心情太过复杂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男孩拘谨地微微鞠了个躬,向这对亲切的夫妇露出了真诚而感激的笑容,又因为察觉到面前甘露寺亮晶晶的眼神,忍不住红了脸。

 

餐厅被用心地装饰过,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生日周边,和平时比起来,还多了一些装点氛围的小灯。男孩低头看着面前这个不算精致的蛋糕,用巧克力酱写的“伊黑先生,生日快乐”,男孩久久地看着,心下有股缓慢升起的,充盈的感觉,心脏就像刚烤好的面包似的,蓬松而柔软。甘露寺在她旁边坐下,对面是女孩的父母。

“给,伊黑先生,生日快乐哦”

女孩抬手给他戴上了一个王冠状的十分不符合他气质的生日帽。这么想着,却还是顺从地向她微微低头

“啊啊,这么重要的时刻必须记录啊记录!”

“伊黑!蜜璃!看这里!三,二,一!”甘露寺爸爸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用他的宝贝相机记录宝贝女儿的各种时刻。相机准备就绪,中年男子像孩子一样兴奋

“诶!?………爸爸!”

女孩还维持着把帽子放在男孩头上的姿势,只来得及转头对着淘气的父亲发出撒娇般的嗔怪,脸颊微红,表情是气鼓鼓。男孩也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眉眼低垂洒下温柔,嘴角翘起。

“好好好!就这样别动!——OK!完成!”

 

画面定格

 

“….爸爸!太失礼了啦!”女孩捏着衣角局促地对着还在笑嘻嘻地父亲责怪道,平时她是小公主没错…..但现在伊黑先生在啊!不能…不能丢脸啊…在喜欢的人面前,果然是比平时更害羞一点吧

“有什么关系,小时候给你们拍的照片蜜璃还不是很宝贝地摆在床头…….唔!”

“爸爸你话太多了!吃点蛋糕吧!”蜜璃红着脸往老父亲嘴里塞了一大口蛋糕。被堵住口的爸爸无辜地抬手,投降投降。

而一旁的小芭内先生似乎因为听到了什么令人害羞的事实而变得不自然起来,比如突然别扭地转头看风景之类的。

 

生日蜡烛被轻轻吹灭的那一瞬间,女孩好听的声音说着世界上最美好的祝福。心脏是前所未有的温热,氤氲的熨帖气息中,他感到自己拥有了巨大的勇气。

 

 

这个夜晚,伊黑暗自想着,他大概会记上很久很久。

 

 

04

 

“这是…..”看到熟悉的条纹图案的那一刻,伊黑不自觉地愣住了,睫毛轻颤,喉间酸涩

一件黑白条纹的羽织安安静静地躺在质朴的礼盒中,平平无奇的花色和材质,不动声色地,在伊黑小芭内心里掀起腥风血雨。

他未曾见过,却感到自己绝对见过。

他未曾拥有,却感到这一定属于他。

他又想起了昨晚的梦,盖在女孩身上的,带血的羽织

盒子里还有一张卡片,熟悉的字迹温柔地书写着:

“和妈妈一起选购浴衣的时候看见了它,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适合伊黑先生,一定要买下来。带着这样的念头,以此作为礼物,希望伊黑先生喜欢。祝十八岁快乐。”

 

甘露寺蜜璃小心翼翼地把礼盒中的漂亮发髻戴在编成三股的,柔软蓬松的粉色头发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羞赧地笑了笑,女孩抚摸着发尾渐绿的长辫,目光流转眼波潋滟。她见过的,这个发髻。不过是当时和伊黑先生路过时多看了橱窗里的它一眼,想拥有的念头转瞬即逝,却有人记了很久。

意外地和新买的浴衣很搭呢,女孩开心地想,真是凑巧呀。

 

“那么,我们出门啦!”穿着樱花图案浴衣的女孩乖巧地跟父母说再见,精致的脸蛋染上了不自然的粉色,欲盖弥彰地,不敢看身边的男孩

“伊黑先生穿上了伊黑先生穿上了他穿上了穿上了穿上了穿了穿了……!!!”

看到男孩浴衣外套着她送的条纹羽织向她走来时,甘露寺蜜璃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过分帅气了!(卒)

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看到这件羽织的瞬间就莫名其妙地想到这个人,想象着他穿着它的样子,很期待又有点紧张,而当他真的如此站在她面前时:宽大衣物的后摆微微被风翻起,随后又妥帖地回到身上——这副模样,这幅模样明明从来没有见过,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却几乎要淹没了她。

 

“甘露寺今天,很好看。”男孩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个发髻果然很适合她

“诶…?谢…谢谢夸奖….!伊黑先生也特别帅气!.”被夸奖的女孩慌忙地脸红,像是隐秘的小心思被看穿,便不管不顾地大声说出了心里话

男孩默默捂住了泛红的半张脸,想着今晚没戴口罩真是失策..

 

夏夜的晚风游走于女孩的发丝间,月光温柔地铺在长有青苔的青石板上,木屐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很清脆,慢悠悠地随着萤火虫的轨迹去往半山高处。盛大的烟火来临之前,芸芸众生在同一个月亮下各怀心事。

 

今晚月色很美

 

女孩低着头,微抿薄唇沉默地走着。这是个好时机。苹果糖味的香甜空气,捉迷藏的蛐蛐儿哼着夏日夜曲,近在眼前的花火,整个夏天都在帮她。她原本这么想着。但此刻,月亮都收敛光芒迎接浪漫的此刻,她忽地陷入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庞大情绪中,那些遥远的画面,沉重却让人依恋的,似乎正在慢慢接近。右手不自觉地捂住悸动的心口,空气似乎都稀薄了起来

 

“拜托你,拜托你,如果,如果蜜璃下辈子还能转世为人的话…….”

 

女孩停下了脚步,她听到了,她听到了这样悲伤的期许,从自己酸涩的胸腔发出的泣不成声的最后的心愿。

同样沉浸的,走在前面的男孩此刻也毫无征兆地停下,倏地回过头来,隔着一小片银河,望向她的眼睛

 

脑袋像过电一般,女孩似乎看到了另一个身影慢慢与眼前的男孩重叠,他只身一人穿过漫长的黑暗时光,经过无数个炎热的夏和寒冷的冬,不知疲倦地苏醒和遗忘,最终步履坚定步步生风,向这一世的她走来。

 

她突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我……我好喜欢伊黑先生!”

 

 

女孩哽咽的声音像是承载了几个世纪的爱意,带着血和泪还有一个约定的沉重分量,不偏不倚地来到他耳边

 

“我啊….真是个笨蛋呢”

女孩在笑。但眼泪像倾泻的月光,透明纯净,啪嗒啪嗒地砸在他心上。

“我以前是个爱哭鬼哦”

“但遇见伊黑先生以后,人家就很少哭啦。和伊黑先生一起度过的时光总是特别快乐,好像一直都是笑着的呢”

“和伊黑先生一起吃的饭也是最香的!因为伊黑先生永远都在用超级温柔的眼神注视着我”

“我….我是个笨蛋啊,伊黑先生坚强又温柔,一直陪伴在麻烦的我身边,我却像个孩子一样,从来都没有,从来都没有为伊黑先生做些什么啊……”

女孩不停地用手背擦着眼泪

“一直以来都是伊黑先生保护我……”

 

“才没有这种事,拜托,请千万不要这样说自己”

男孩疾步走到她身边,异色瞳孔闪着细碎的光,急切地,想把自己的心告诉她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当然…..是伊黑先生帮助了在路上被一个男孩欺负的我…..”

“不,正相反。因为那天偶遇的你,是个看起来如此坚强乐观的女孩子,我才得到了救赎。”

男孩眉眼温柔,轻声说道

“即使自己受了伤也笑着说没事,作为感谢还把我带回你那温暖的家中”

“有着银铃般动听的笑声,会为了一点小事而惊慌失措”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却遭受了那样不公平的对待…….可你却如此的乐观,为了不让身边人担心,永远都带着笑容”

“跟你相处非常开心,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你那近乎无限的开朗与善良,在无形中拯救了因为失去父亲而日益消沉下去的我。甘露寺,说你是我的救赎也不为过”

“所以挺起胸膛来吧…..”

 

话语间,一束微光冲破黑暗,无声中缓缓升入天际,随后余光是一片明亮,彼此的面容在光芒洒下的瞬间,过去现在,前世今生,无比清晰

 

 

花火如约而至

 

 

女孩愣住了,本能地望向那朵灿烂的火光,极尽的光明和绮丽在她的瞳孔绽开。光影交错间,梦中的朦胧散去——那是和这金色花火一样颜色的瞳孔和心灵,直到这一世都是她心中的荣光。

 

“拜托你,拜托你,如果,如果蜜璃下辈子还能转世为人的话…….”

甘露寺蜜璃终于听懂了那些遥远的话语。

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在这一世又遇见了你。²

 

“可以让我,成为你的妻子吗?”

 

她看到男孩漂亮的瞳孔闪烁着星点,目光里皆是她的倒影

他弯了嘴角,在花火盛放的夜空下,把女孩拉入怀中。

 

这是好好活着的、好好站在他面前没有一丝伤痕的他的女孩。他们终于相遇在没有鬼的和平世界,这个世界不需要他们去当英雄,不需要他们受伤和分离,不需要他们舍命保护,他们只需要做一个幸福又平凡的普通人,最大的烦恼是今天晚餐吃什么,最勇敢的瞬间是和喜欢的人告白。

 

说出口的话语和心中的声音终于重合

 

“当然,只要你觉得是我就好的话”

“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绝对会让你幸福”

 

 

 

 

“呐呐,伊黑先生,明天也一起出来玩吧”

像任何一对平凡又甜蜜的情侣一样,两个牵着手的身影,沿着永远不会消失的月光,走向山下的光亮

 

“明天周六可以把我们一起出去玩改成  我们去约会吗”

 

“….诶?”

女孩蓦地烧红了脸

 

“好哦”

 

笑靥如花

 

 

 

¹bgm:这是我一生中最勇敢的瞬间——棱镜 

²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张爱玲《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