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杰北】扭蛋

Work Text:

1、
夜色深沉,街旁各式各样的霓虹灯开得争奇斗艳,松村北斗却没有分给一个眼神,低着头从小路拐出来,专心摆弄刚才从千元自动贩卖机扭出的扭蛋。

“俺夢買っちゃおう。”
有点幼稚的想法,但是松村北斗每次都雷打不动地在路过的时候神情肃穆地扭上一发。

啊,今天是可以揉捏解压的恐龙玩具。

盘算着怎么把这个小家伙塞到已经饱和的小橱柜里,走向最近的路口准备打车回家。站直身子,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小恐龙,礼貌地与前面的两人隔开距离。

松村北斗刻意地避免让自己养成沉迷手机的习惯,这时候只是放空地看着前方,两人相谈甚欢,女性不时被身边的人逗得开怀大笑,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人是混血,暗淡的灯光下五官的轮廓更为深邃,暗红的发色衬得他的皮肤更白,一身休闲的黑西装,丝滑的衬衫没有扎进裤腰,领口微微打开,修身的裤子很好地勾勒出长腿的轮廓。

男人绅士地为女士打开车门,略微夸张地笑着说:“負けるなよ,笑顔を大切に。”引得车里的人笑得花枝乱颤。

目送出租车离开,男人才有所动作,走过的时候,身上温暖的香水味让松村北斗有点失神。

视线跟随着男人,眼见着身影消失在不远处的一间门店后,向上看了看招牌,才发现这是间牛郎店。松村北斗额角跳了跳,不禁有点无语,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是如此装扮。

只不过,怎么一个牛郎说出来的话跟偶像似的,松村北斗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2、
第二天晚上,松村北斗无言地站在店门口,内心扭捏得几乎要打起结,我就是来开个扭蛋而已,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郁闷地拆开包装,大概又是些小玩具吧,手上没有把握力度。

“YES!!!”

松村北斗吓得差点把东西扔出去,Yes/NO按钮的Yes。

行吧,还是个新玩意儿。

认命地走进店,囫囵一扫大概也清楚了,店里只有自己一个男性客人。小声快速地和侍应生指名了店里的头牌,就匆匆选了一个隐秘的位置坐下。

大口的灌下一杯烈酒,松村北斗不自控地脸有点热,心里飘飘然,双手用力搓了搓脸,勉力按捺上翘的唇角。

“晚上好。”温柔的声音。

松村北斗有些迫不及待地看向来人。

“?”可是眼前的并非昨天的那人。

肉眼可见的,松村北斗抿着嘴,眼角耷拉下来,看起来甚至还有点委屈。

“我是Juri,请问怎么称呼您呢?”

“松村北斗……”

“松村先生,很荣幸今晚能遇见您,听说您专门指名了我,真高兴。”

……

如此微妙的氛围都能良好化解,脸上还保持得体的微笑,不愧是头牌……不对!一个严重的问题摆在眼前,他下意识地认为昨天的混血儿是店里的头牌。

Juri看出了松村的心不在焉,“北斗,怎么了?”

松村北斗现在心里五味杂陈,带着些尴尬,有对Juri专业精神的感叹,有见不到那人的遗憾,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恨铁不成钢,他怎么能不是头牌呢,让自己的理所当然显得如此无地适从。

对方也不催他,默默地等着松村北斗开口,这方小卡座里异常的沉默凸显其他地方喧闹得特别欢乐。

“AHAHAHAHAHAHAHAHAHAHA——”

不知是第几次听见这穿透力十足的笑声,松村北斗带着点羞恼,往噪音方向瞪去。

握紧的拳头在看见笑得夸张的那人的瞬间泄了力气,眼神仿佛被黏住了一般撒不开,无意识地咬住下嘴唇。

这人,怎么和昨晚看见的反差这么大?

Juri顺着松村北斗的动作看过去,顿时了然于心。

“北斗,需要他过来吗?”

被点破心事松村北斗如梦方醒,不自然地挠了挠头,调整自己过分转向那边的身体,“才不要,他看起来好傻。”这张脸还骗的我以为他是头牌。

“嗯嗯,那我们换个地方吧,Jesse的声音吵到北斗了吧。”juri用手撑着下巴,戏谑地说。

“……”松村北斗没想到Juri没给台阶下,剜了一眼看自己笑话的人,这里就没一个好人吗。

见松村北斗起身要走,Juri忙拦住他,笑也笑够了,北斗怪可爱的。

“好啦好啦,北斗,我可以提供Jesse的情报哦~”脸上丝毫没有出卖同事的愧疚,还附带一枚wink。

松村北斗抬到一半的屁股又坐了回去,第一次被自己的没有原则震惊了。

“不过呢,北斗,我没有一点奖励么?”Juri可怜巴巴地看着松村北斗。

“你要什么。”松村北斗生硬地说。

“诶~那我要这个!”Juri眼尖地瞧见了口袋里的Yes按钮。

果然

“不行,我给你开瓶酒吧。”松村北斗看了看那颗新报道的扭蛋,摇摇头,又往口袋里推了推。

“Yes!”

3、
一来二去,松村北斗终于知道Jesse是店里新来的牛郎,最出名的就是他的脸和张嘴说话后的反差,喜欢说大叔笑话,逢人就要猜拳,据说每天都能想出新段子,记录在本子上的已经多达一百个,不可谓不努力。

……把你的努力放在业绩上啊!说段子能让你当上头牌吗!

松村北斗又偷偷来到店里,挑了一个能看到Jesse的位置坐下,乌龙过后他也是没有了指名的勇气。

“哟北斗。”不知道Juri怎么发现的自己,端着一杯酒坐到旁边,“怎么不叫Jesse过来?”

“……今天要不还是算了。”松村北斗想,我也还没扭到想要的扭蛋呢,如果拿到了下次一定。

“诶诶诶别走。”Juri发誓,松村北斗是第一个来牛郎店还害羞不敢指名的客人,把酒塞到北斗手里,“喝了。”

站起身要向Jesse招手,只见北斗慌张得猛使眼色,小声地喊:“Juri!别!”

Juri按住阻拦的双手,“Jesse!这里。”

Jesse走近,疑惑地打量着这个低着头的客人,男性。

搭上Juri的肩想离开几步好询问情况,却发现拽不动,仔细一看那人竟牢牢地攥着Juri的衣角,没办法只好低声问:“嗯?这是你的那位新客人?”

Jesse心里大概有数,应该是上次给Juri开了酒的那位,其他同事都羡慕嫉妒恨,店里几乎都是为了Juri而来的女客人,这次连男性也不能幸免。

Juri闻言一笑,没有否认,“嘛,今晚帮我好好照顾他。”说完就强硬地掰开还拉着自己衣角的手,撇下从Jesse靠近就一直心跳加速的北斗转身走了。

松村北斗不敢看向Jesse,只好盯着Juri离开的方向,无意识地一口口灌下手中的酒,他不知道该和Jesse说些什么,Juri没有教他该怎么和Jesse相处,他甚至开始想不明白他来到这儿的目的。

Jesse叹了口气,被Juri抛下的人只多不少,全都是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太惨了,让我来温暖他受伤的小心灵吧!

“不要闷着啦,我们来猜拳吧!”强行拿走松村北斗手里的酒,拉着他面对自己。

“石头剪刀布,锵~”

猝不及防被甩了Jesse的一发技,松村北斗愣愣地看着自己落在半空中的手,顺手pia地一声拍上Jesse的脑袋。

“喂——!”

4、
意外地,松村北斗醉酒以后也是个人来疯,和Jesse玩得不亦乐乎,于是每周定时定点去店里报道,只不过每次还是Juri扮演负心汉的角色帮忙叫来Jesse,松村北斗也乐的不用找借口。

“北斗下次直接来找我吧。”

“凭什么啊?”松村北斗睨了一眼Jesse。

“我比Juri有趣多了!”骄傲地拍拍胸脯。

嗯嗯,声音不错,挺厚实的。

“要是比有趣的话,还是扭蛋更有趣啊。”松村北斗想起把家里堆满的扭蛋和七味粉,心底就涌出一股股幸福感。

其实也不是非要扭出大奖,每次能遇见些奇形怪状的小家伙就已经很足够了,话说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扭蛋的呢,好像是好久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结局是什么样的已经记不清了,貌似最后出现的那个SS级哥哥也是个混血呢……

松村北斗看着Jesse,思绪越飘越远,在酒精的作用下几乎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那我给你一个绝对能扭出好东西的扭蛋,你以后就只看着我好不好?”Jesse见状,凑在松村北斗的耳边低声哄着他。

“哪有这种扭蛋啊,你骗人。”

“我绝对会给你扭出来的!我们店里有在开设活动,玩游戏就能扭,奖品很丰厚的!”

经受不住扭蛋的诱惑,松村北斗从抽签盒子里抽了一个游戏。

“写出一到十二月的的英语单词”

“北斗你来写!”Jesse顿时心里有了底。

“我吗?!”怎么想都应该是你这个混血来吧。

“呀,我忘了该怎么写嘛。”Jesse开始装傻充愣,“你快点写啦!”

“写不出来怎么办?”你是想看我笑话吧!

“不会的不会的,北斗这么聪明。”

说着趴到北斗对面的桌子上,看着他认认真真苦恼的样子,一边写一边念念有词,果然超可爱啊。

松村北斗全神贯注在与英语单词的搏斗中,终于来到对答案的环节。Jesse摇身一变仿佛正经的英语老师,松村北斗一个个报出字母,答对一个月份就收获一句赞赏。

“Fantastic!”
“Great!”
“OK!”
“Perfect!”
“Beautiful~”
“Yes!”

惴惴不安地对到最后一个答案,“D-e-c-e-m-b-e-r”

“Final answer?”Jesse一改之前玩笑的表情。

点点头,屏住呼吸,松村北斗也认真起来。

双目对视。

“大正解——!”

“耶——!”松村北斗高兴得站起来和Jesse击了掌。

“扭蛋呢,扭蛋呢?”松村北斗迫不及待地要求自己的奖品。

Jesse变魔术似的掏出他早就准备好的扭蛋,小心翼翼的捧到松村北斗面前。

松村北斗端详着这个明显已经被拆开过的扭蛋,再三确认这就是他的奖品。还是开玩笑唬我的吧,松村北斗已经开始头疼打开时该给出什么反应了。

5、
“北斗待会儿等等我再拆。”没想到Jesse却没有让他当场拆开。

松村北斗站在第一次遇见Jesse的路口,巧妙地借用路标隐蔽身形,扭蛋被手心温暖得有些发热。

远远的看见Jesse走来,头发洗完后大约也没有打理,穿着有许多胡乱印花的外套,裤子松松垮垮,脚踩一双休闲鞋,活脱脱一个青春洋溢的大学生。

Jesse让我等他。

按照松村北斗对牛郎的印象,他们是不允许私下和客人联络的。

像是害怕Jesse后悔似的,松村北斗没有等到他来到跟前才打开扭蛋。

“是好东西吧?”Jesse瞧见了他的动作,兴奋地大喊。

松村北斗顿时紧张地攥紧了手里的纸条,这个笨蛋,喊这么大声是怕别人不知道吗。

“要收下么?”Jesse上前一步把松村北斗困在自己和路标之间的狭小空间内。

周遭的声响被隔绝,血液在全身快速奔腾,耳膜里全是自己一下下沉重的心跳声,在Jesse贴上来的瞬间,松村北斗想,我好像扭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扭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