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黄少天第一次来到北京,好死不死就降落在了一号航站楼。还是清早八点多钟,宽大的落地窗外阳光不很高,斜斜地落进来,凉薄的来又有些刺眼。他没有行李托运,但还是揣着口袋随着人流一起挤到了传输带前,盯着一件一件的行李像颜色诡异的寿司一样转圈。

 

这一班航班的旅客都散了,他才顺着路标走。也不知道这路标是什么人设计的,极不科学,顺着走一下子就走了出去,他又绕上了半天,绕到了出发大厅。

 

他的本意是找个地方坐坐,结果看见有特产专卖店里摆着一整货架的北京烤鸭。红色的包装,样子挺喜气,黄少天拿起一包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恍然大悟般地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大眼啊。”

 

“嗯……黄少天?”那边声音又粘又软,带着鼻音,模模糊糊的,应该是还没睡醒。

 

黄少天捏了捏鼻子,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大眼,请我吃北京烤鸭呗。不是说来北京都得吃,那个叫啥来着……全聚德?”

 

那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等王杰希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变得清晰利落:“你在北京?”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还是有点踌躇,黄少天用指甲刮着北京烤鸭的包装边缘,难得地简练道:“我在机场。”

 

王杰希的反应倒是快,“我过去可能有点久,你找个地方坐坐,我到了给你电话。”

 

“好。”

 

挂了电话黄少天才反应过来,有点惊讶于对方的行动力,居然也不多问几句。

 

他寻摸到一间星巴克,塞上耳机玩太鼓达人,手速飞快,把余下的歌都刷到了八颗星,满格的电量也下降得飞快。等到耳机里传来清脆的提示音提示他手机电量不足20%时,王杰希还没到,他不想打电话催促对方,也不敢继续玩,赶紧把所有应用程序关掉然后熄灭屏幕。毕竟是对北京的交通没有概念,鬼知道王杰希还要多久才能到机场。

 

对于黄少天这种人,无趣简直能杀了他。所以手机在他手指下面振动起来时,他几乎是第一秒拿起来划开屏幕接起电话:“大眼?”

 

“刚才忘了问,你在哪个航站楼?”

 

“T1,”黄少天直起身看看外面,“你到了吗?我现在走出去?”

 

“没有,还得等上一会儿。”

 

“一会儿是多久?不是很久的话我可以现在走出去,在门口等你,里面闷死了。”

 

“不用,”王杰希很快回答,“我到了再给你电话。外面太冷了,你没来过北京适应不了,还是在里面等吧。”

 

黄少天泄了一口气,重新靠在椅背上,“好呗。”

 

又过了十来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黄少天看见手机只剩下可怜兮兮的5%电量,索性挂断电话直接走到门口。一辆样貌普通的银色日产很快滑到他身边,黄少天低头往车里面看了眼,确定是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拉开车门,“嘿大眼,好久不见呀。”

 

王杰希说的没错,北京冬天的空气又干又冷像刀片,钻进车里面又被暖气烘着,黄少天浑身的细胞都是又燥又麻木,毛衣里面还时不时能蹿出一点点刚才收集到的寒意。

 

“我靠,北京真冷,别看我现在穿着这么多,广州现在还能穿短袖上街呢。”黄少天搓着掌心一边呵气一边说道。

 

王杰希踩下油门把车开上路,才看了一眼他,“你这穿得算少了,在外面呆久一点能冻死你。——怎么黑了这么多?”

 

黄少天闻言抬手扭了扭后视镜,左右扭着脖子上下端详自己的脸,“会吗,这么明显?可能我自己天天照镜子没觉着,加上非洲人都黑,总是被他们反衬着我还以为我没怎么被晒到。文州也说我黑了好多。”

 

“那时候怎么会想着去非洲?”

 

黄少天一听这个问题咧嘴一笑,往车窗那边靠了靠,懒洋洋地回答:“毕业后没想好去哪里,好像哪里都不错,但又都缺点什么。我那时候给你打电话,打了两次没打通,刚好看到有志愿者招募,就报了名。本来想说gap year怎么都得一年,可是项目就只有几个月,正好年前回来了。”

 

“我那时候手机丢了,挂失办好卡之后给你打电话,可你已经起飞了。”王杰希平淡地说。

 

黄少天一愣,抓了抓后脖子,“这么巧。”

 

其实是这么不巧。黄少天就是在网上扫着职位应聘消息的时候看见的志愿者招募,报名时也没想到离启程日期这么近,急急忙忙收拾好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就上了飞机。但即使是这样,等签证下来也等了一个星期,如果真是堪堪错开,的确是不幸的巧合。

 

“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毕业一年你也没给我打过电话,只有节日的时候发两条群发短信。”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想问你要不要来北京,我看到公司有空缺职位,挺适合你。”

 

来北京工作倒是从来没有上过黄少天的计划清单。广州人的习惯,恋家、懒、不肯动,很少愿意跑出去上学工作,喜欢缩在广州这一小片地方。但王杰希这份心意足够让他感到惊讶,“你还想着我,那我真是感动。不过来北京我是真没考虑过,光是这气候就够我受的了。——哎,这是什么?”他指着一个易拉罐样的东西问。

 

“车载加湿器,太干了容易流鼻血。”王杰希扫了一眼答。

 

“就是呀,你看北京这么干,我这么个常年居住在潮湿温润的亚热带气候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么一说倒有些像欲盖弥彰了,黄少天马上转口问道:“你那时候怎么想着来广州的,放着北京这么多好学校不去,一口气从北跑到南边。我是不是问过你?你怎么答的我给忘了。”

 

“想着年轻就要是出去闯荡,离家越远越好。”这话与王杰希的形象并不十分符合,引得黄少天侧目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看不出来,曾经还挺叛逆?”

 

王杰希笑笑,没有答话。

 

黄少天哪需要别人接话呀,自顾自地就继续叨:“那你还一毕业就又跑回来,招呼都不打一声,散伙饭之后就不见人影。我问了一大圈人才问到说你回北京了。”

 

“怎么不直接问我?”

 

“……也对,”黄少天迟疑着揪起眉头,又舒展开来,“大概还是没有好奇到那个份上吧。”

 

过了一会儿他又笑着开口:“大一军训的时候对你比较好奇。我记得那时候又下雨——还不挑对时候下,偏挑着午休的时候,搞得下午训练又热又闷,还没有云,太阳直直地晒下来,我靠,简直要命。别的学校军训都十来天,就我们训足了十七天,丧心病狂啊。”

 

“我们比你们幸运一点,军训的时候来台风,冲掉了几天。”

 

黄少天瞪着眼,“我靠,不是吧,什么人品啊。不过我们军训的时候你还不是被抓来了,帮忙搬水过来,结果被教官留下来给我们表演节目。哈哈,我还记得教官喊你的时候是‘哎那个那个,大小眼那个’,所以说啊,人不能有太明显的特征。跟你一起来那个是谁我都忘了,估计教官也是因为想不到怎么招呼所以放过了他。”

 

“这些事记这么清。”

 

黄少天轻轻地嗯了一声,“好奇嘛,我记得都挺清的。后来我们汇演,你们级不是也出了节目?前面人唱龙的传人的时候你就在后面甩双节棍,我那时候就想,我靠那不是被教官拉着在我们班唱歌那家伙嘛,逼急了就唱一闪一闪亮晶晶,这么简单的歌还跑调,结果居然是会双节棍。老实说你是不是粉周杰伦啊?”

 

王杰希摇了摇头,“初中时候体育老师教的。”

 

“你们体育老师还教这些?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打的篮球,在学校那会儿我觉得跟你打球特别难缠,老是猜不到下招。”

 

“也是那时候学的,他喜欢玩双节棍,就教了我两招,其实也就是随便玩玩。”

 

“那也不错啊,糊弄糊弄人挺好。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打球了,什么时候切磋切磋?不过也没有机会,你说你干嘛回北京嘛,呆广州挺好的啊。”

 

“比较了一下,这边的offer机会更大。”王杰希把车开进一个地方,找位置把车停了,“到了,下车。”

 

黄少天没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王杰希疑惑地看向他,“不是你说的要来全聚德吗?”

 

黄少天表情一僵。说要吃烤鸭不过是他信手编来的一个借口,不然他真不知道怎么开口跟王杰希说自己大年初一一大早打飞的跑来北京。当然这个借口也是蹩脚得够可以。

 

不过无所谓,王杰希那么聪明的人,怎么都会意识到不对。

 

他抬腿下车,“走走走,吃吃吃!”

 

结果一走进大厅他就呆住了,“……大眼,现在不是才十一点半吗,怎么这里跟挤着赶着去投胎似的堆满了人?”

 

王杰希拿了号过来,“品牌效应吧,好多人十点多就在这里等了。”

 

“有没有这么好吃啊?”

 

“我觉得还好。”

 

“还好?”黄少天挑挑眉,“那还是不值得啊。”

 

“你要是不想吃我们也可以换过一间。”

 

黄少天拉了他一下,干脆地坐在一边等位的凳子上,“别啊,来都来了,怎么说都得吃上。哎哎哎,我记着你当初会看手相来着,来帮我再看看?”

 

“看什么?”

 

“事业线生命线感情线,来来来,反正现在也闲着没事干。”黄少天把手摊在王杰希腿上道。

 

王杰希一笑,“忽悠人的你也信?”

 

“不来看算了,我帮你看,”黄少天反手把王杰希的手掌一拉,扯到自己面前,“我可是学了点的,你看你这婚姻线……哎,挺长的,说明你这个人吧择偶标准太高,很难找到对象。”

 

王杰希轻轻地把手抽回来,“也没有吧。”

 

黄少天低着的头一下子抬了起来,嘴角是勾着的,眼里却一点笑意也没有,“你有人选了?同学还是同事,还是在其他地方认识的?不够意思啊,都不跟我们说说。”

 

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大小眼这会儿看起来挺严肃的,“不是。”

 

黄少天切了一声。

 

刚好在这时候叫号轮到他们。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又坐上车,王杰希一边扣好安全带一边问他:“你还有什么打算,订了酒店吗?”

 

“订了订了,”黄少天连声说道,“你回家陪你爸妈吧,年初一的。”

 

“哦,哪家?”王杰希斜着看黄少天空空的两手,哪里像是有准备的样子,连换洗衣服都没带上,估计是拿了钱包就出门了。

 

黄少天一噎,“你不用管我,找个交通方便的地方把我放下来,我自己找就行了。”

 

“别闹了,没订就没订,来我家吧。”王杰希踩下油门,自顾自地转上了大马路。

 

“大眼……王杰希,”黄少天破天荒地喊了他全名,顿了顿,开口就是一连串的话,“我本来想,如果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错过就没有去争取,大概还是因为不够喜欢,也没什么必要再去强迫自己后悔。你毕业的时候我没有追问你去哪,后来我毕业,给你打电话打不通,也没有坚持找你。可是我在外面的时候老想着你,我就想,也许是因为没有跟你正式道别过,所以老是欠着什么事儿的感觉。”

 

王杰希安静地听着,看上去是专心致志地开着车。

 

“然后我就脑子进水地跑来了北京,想说见一面也许就好了,见一面我就滚回去好好找工作。可是见了你我又……”他放弃地闭上眼,“你把我送回机场吧。”

 

车还是平稳地开向前,王杰希清清嗓子,说:“我毕业散伙饭那会儿,大家喝高了往桌子上跳,我在角落里跟你告白。你对我说,别开玩笑了,问我是不是喝高了。”

 

黄少天睁大了眼睛,扭头看向他,“你还记得?我真以为你喝高了,我是看着你一杯一杯干的,所以你没醉?……你是认真的?!”

 

王杰希点点头。

 

“我靠!我以为你喝高了觉醒第二人格,吓得我小心脏噗通噗通的,散伙饭完你又不声不响跑掉了,我就想,那个大概不能当真。”

 

“我没醉,而且我知道你没喝多少,所以我以为你是在委婉的拒绝。”

 

“……王大眼你平时看起来挺聪明一人怎么就不懂得第二天再问一次呢?所以你跑回北京也是因为这个?”

 

“不是,是因为这边的offer比较好。”

 

“哦……”黄少天说不上是失落还是其他什么,靠进椅背里。

 

王杰希的手指在方向盘上紧了紧,“如果我再问一次,你会是什么回答?”

 

黄少天侧头看向窗外的街景,“你让我想想,不过先去你家吧。”

 

王杰希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