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成年礼

Work Text:

田中樹跌跌撞撞地沖到洗臉臺前,水龍頭唰地被打開,他捧起流水就往臉上澆。

好燙。臉的溫度。20歲生日,說什麼也不會被放過吧,誰叫自己平素就是來者不拒的樣子。樹好笑地搖搖頭。

另外一個人不知不覺走了進來,站在他身後。樹才剛站直想要轉身,就撞到了那人身上。

“喂,你幹嘛啦。”樹看清之後大力地推那人,但手還沒觸到他胸口就被抓著手腕往旁邊一帶,跟著整個人重心不穩地撞在那人身上。“喂!”樹的悶哼只能從那人胸口發出來。

“喝太多了吧你。”那人冷淡地說。

“什麽啦,都怪他們,你又不幫我喝。”樹抓住他的胳膊勉強撐起來。

“我未成年。”那人很酷地撇嘴。

“未成年?看不出唉。”樹止不住地笑,又忍不住埋到那人懷中上下其手。腹肌……YUMMY。

略帶酒氣的唇,踮起腳,很容易就夠到比自己的嘴唇更扎實柔軟的,對方的嘴唇。

情況很快失控。那人憑著身身體優勢輕易地把樹壓制在一間個室,關上了門。

“好歹……啊……嗯……是我生日……你溫柔……哦……一點……”

“我還沒開始。”話雖然這樣說,可也激烈地撫摸探索著,沒放過任何不該放過的地方。

“混蛋……唔……”

何必要惹他?昏昏沉沉中的樹自己也不懂。背后就是冰冷的牆面,無從躲開那雙充滿企圖的手,被掌控的感覺突然讓人好脆弱。

瀟灑如他田中樹,卻每天窩在家裡等一個人的電話,說出去可能會被笑死。

而且這算什麼?地下戀人嗎?……可能連戀人兩個字都不配用吧。

不過是一起做些彼此都喜歡做的事。

樹睜開眼,卻看到那人垂下眼瞼專心親吻自己的樣子,他的臉又瞬間更燙了。

“在亂想什么。”

“啊……”對方的手指突然刺入,樹忍不住叫出聲音。

“可能會有人進來哦。”那人一邊說著,卻一邊過分地輕輕重重地探入、抽出。

樹只能拼盡全力咬著嘴唇。

“喜歡嗎。”耳旁傳來那人的低語。“想要我進去嗎。”

好想,好想,想得快爆炸了,卻偏偏不想承認。

“好热,這裡,”那人舔舔嘴唇,手指通過動作明確示意著,“還很軟。”

樹的牙齒幾乎咬碎。

那人輕笑。“进去的时候,要叫我的名字哦。”

被深深貫入的感覺,讓樹的腰一下子軟了下來。

“你給我……唔……不……不行……啊……啊……啊……太……太深了……啊…………”

放肆的動作,瘋狂的節奏,無法逃避更無法抗拒,樹緊緊地閉上眼睛,再睜開時已蒙上了一層水霧。

好過分……太過分了……

為何自己卻忍不住地一再迎向他。

“傑……傑西……”

“什……麽。”

“你還能……再硬一點嗎……”

傑西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更失控地擺動起來,好像要把全部力量都注入樹的體內。

樹牽起了一邊嘴角,但很快他就無法維持這笑意了。

受不了了……拜託……再快一點……

樹的身體向后仰著,雙腳被更大限度地打開,傑西握住他的腰,一次又一次更深地把自己推入他身體。

“啊……我快要……我……”

“還不行哦。”

樹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某一部份突然被不重不輕地握住,他難耐地閉上眼睛。

要開始了……想要逃避,卻又忍不住期待。

樹緩慢地大口呼吸,努力延後著高潮到來的時刻,卻最終敵不過那些瘋狂的撞擊,無法選擇地挺直了身體。

“好快。”

“不要……嗚……不要!”樹搖著頭,手指狠狠陷進傑西的肩膀。

“抱歉咯。”

突然,樹劇烈地顫抖起來,他半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

被握住的部份讓他無法射精,只能無助地承受高潮像電流不斷通過身體,汗水大顆大顆地滲出來,樹的眼前開始發黑。

當他被突然放開的瞬間,一股滅頂的快感從股間爆發,隨著脊柱在整個身體里竄過。

“啊!!!!!!!”樹不受控制地喊出來,同時他聽到耳畔傑西窒息一樣的悶哼,感到自己的體內也有一股深切的熱流湧入,一瞬間,他被抱得好緊好緊。

樹半睜著雙眼,頭頂的燈光讓他有一些眩暈,於是乾脆閉上眼,靠在那人肩頭。又過了一會兒,對方從自己的身體里慢慢退出。

結束了。

“還好嗎。”沙啞的聲音從耳畔傳來,樹的身體又不自覺地顫抖了一下。

“再讓我靠一下,站不起來。”一陣頭暈,樹乾脆抱住那人,整個人的重量都交給他。

好溫暖。聞著他身上甜甜的香水混合著汗水的味道。感覺著他的髮絲貼在自己臉上。貼緊他頸間跳動的脈搏。

喜歡。

喜歡他。

喜歡得要死去了。

而對方什麽也不說,只是把雙手貼在他的背后,輕輕熨燙著他。

“我和傑西……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不好嗎。”

有好多的話想說,可是樹只是輕輕地皺起眉,在那人看不見的背後。

又過了好久好久。

久到,樹就這樣睡著了。

“什麽嘛。”到傑西發現的時候,已經睡得一臉與世隔絕,傑西只好歎了口氣把人抱回去。

“怎麼回事?樹怎麼了?”“要不要緊,有沒有撞到頭?”

“倒了,可以放他走了吧。”

“嗯,那……”

“我送他回去。”

車窗裡閃過的路燈映在樹枕在傑西膝上的有些蒼白的臉。

怎麼可以瘦成這樣。

傑西忍不住把手伸向指那些碎碎的茶色的髮絲,它們看起來一點也不柔順,摸上去卻超乎想像地柔軟,就如同此刻枕在他懷裡的人,亦只是看起來倔強。

計程車停在田中宅門前。傑西付了錢,說了謝謝,把睡成一具木乃伊的樹輕輕地拖下來,單手抱著他靠在自己身上。

樹的手仿若有意識般抓著傑西胸口的衣服,臉大喇喇地貼在傑西心臟附近。

“到家了。”傑西拍拍樹的背。

“唔……傑西……”

“什麽?”

“喜歡……”

“不要說了。”來開門的人聽到這個,那不就糟了。

“好喜歡……”

“我知道啦。”

“但是傑西只是喜歡和我做吧……”

啊??什麽????這個傢伙。

傑西有點生氣地看著樹,但這樣皺著眉嘟嘟囔囔卻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的樹,果然還是讓人無法生氣太久。

“你以為,我是帶著什麽心情在跟你做?”

“那你以為我是帶著什麽心情來給你開門的?”不知何時,某個久未謀面的前輩早已站在了門口。

糟糕。

看著睡得好香的樹和怒氣衝衝的哥哥,傑西有種夾在天堂和地獄間的感觸。

——果然,這就是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