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樹我]《今天也是持久戰,加油 今日も長丁場、がんばる》

Work Text:

「叮鈴鈴、叮鈴鈴…」

 

「唔…」

伸手想把煩人的鬧鐘關掉,耳邊卻響起了媽媽的聲音。

「大我,該起床了啊,今天不是跟樹上通告嗎?」

「啊…對哦…」

才開始復工的他還是有點不適應早起,晚上還是忍不住多看了一會漫畫。

 

努力爬起床後,一邊梳洗一邊組織今天的行程。

鏡內的他睡眼惺忪,金髮微亂,卻很容易打理。

撐著洗手台的手支撐著大半的體重,刷著牙的手好像不懂停下來似的,想著刷完牙就要出門了,不禁拉長了刷牙的時間。

「啊…今天很漫長…但…也好!」

甜滋滋地刷著牙的偶像,大概只有在漫畫才看到吧。

想到了什麼,終於捨得停下牙刷,結束這場刷牙爭戰。

 

「媽,我出門了!」

利索地準備好,待經紀人的電話到來,通知他車就在門口,一手拿起那個耐用的高價名牌背包就出門了。

 

「Kyomo早啊!」

「早安。」

大我終於碰到他打醒精神的理由,那個藏在心底的「同班同學」、「後輩」、「團員」。

跨上車的時候,差一點就撞到車頂。

「你小心點嘛,怎麼常常都那麼大意?」

撞到的卻是軟軟的掌心。

「對不起,還沒睡醒…」

迷糊的他一定不知道剛剛自己有多用力撞到。

「昨天又看漫畫看到很晚嗎?」

「嗯…」

「知道今天工作很多就不要太晚睡啊,黑眼圈常常都那麼明顯。」

「就想看嘛……」

經紀人開的車永遠讓他非常放鬆,只是難得的兩人工作行程,大我不想睡著。

「樹早餐吃了什麼?」

胡亂找個話題,希望讓自己精神起來。

「打了蔬菜汁啊,早上不想吃太重口味的。」

「你啊…怎麼就…就只會吃…這種…唔…」

終究,他還是敵不過一波波睡意來襲。

 

「Kyomo?Kyomo!醒醒啊,我們到了。」

「欸?」

大我難以置信地看看窗外,車已經停在停車場。

「我們到了,醒醒要準備了啊。」

落在耳邊的聲音非常溫柔,每每讓大我沈醉,但今天卻讓大我有點失望。

 

看著率先下車的背影,一陣失落。

「明明想在車上好好聊天的說…」

 

「Kyomo?」

大我抬起頭,那張喜歡的臉孔笑得燦爛。

「唔!」

用力摀著嘴巴,剛好感受到手指在自己掌心刷過溜走,好不心動。

「嘻嘻,為什麼嘟著嘴啊?快點跟上啊!」

摸摸剛剛被樹捏過的唇,那指尖的觸感還停留在唇邊。

只是,他只能這樣為對方每一次的小舉動臉紅心動,永遠不敢越過那層隔開他們的薄紗,他沒有這種自信。

然後就只能記著這些小回憶,夜裡獨自回味。

 

不知道為何,在復工之後增加了不少他和樹兩人的通告。

這讓大我十分愉快,總是滿心期待著經紀人的車來到家門前,車門打開看到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龐,偷偷為他心跳。

 

兩個人的工作是簡單的,安排上比6個人來的快。

然而在緊急狀態停工的影響下,就算只有兩個人的工作,也是排得密密麻麻的。

耳邊只有快門的喀嚓聲和攝影師指導的聲音,一整個上午都是拍攝。

終於,大我最期待的午休時間來了。

工作人員永遠不會在吃飯時間騷擾他們,無論是團體的時候,還是像這樣兩個人的時候。

那麼他就可以和樹在一角兩個人靜靜地相處。

雖然工作很重要,但自從一起出道了,心裡的情感像是無法停止地膨脹。

也許因為待在一起的時間增多了吧。

 

「樹你的是什麼?」

「炸雞啊,你要嗎?」

「好啊,我的是生薑豚肉,你要嗎?」

只見樹皺皺眉。

「不要了,怕吃不完。」

「你多吃點啊,太瘦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快點吃啊,Kyomo肉一點比較好看。」

「現在已經胖了很多了…你看,肚子都突出來了。」

大我摸摸肚子,抬頭卻對上樹的笑容。

心臟,漏了一拍。

 

接下來的時間,大我已經忘了是如何吃完飯,再開始下午工作的了。

他只記得,他還是像平常訪問一樣對樹愛理不理,不然就很難掩飾內心的感受了…

知道前幾天,就是樹生日的前一天其實暗暗在期待自己為他做些什麼,但團裡大家生日都不會互送禮物,要是無關工作安排,忽然把禮物送到他面前,也太明顯了,還是收好這份衝動。

最後,他還是選擇了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默默地和他兩個人工作,默默地回家,再躲到被窩裡,看準時間,按下發送。

樹身邊有很多朋友,各式各樣的人,自己大概不會是第一個發出去的吧,但至少希望成為團員裡的第一個。

隔天他才看到樹在網誌寫到了自己,心想,「約會?我想要兩個人單純的約會,不是想要工作的約會啊…」,但也清楚,他們很難兩個人出去,不是沒約過,是約不到田中樹他人。

樹有很多朋友,也有很多女性朋友,身邊的位置大概不是自己的。

也許他們就注定只可以保持這種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卻可以常常看到對方,一起笑,一起抱怨,一起…工作。

 

---------------------------------------------

 

「啊~」

忍了一天的心癢,累了一天的工作,大我洗好澡就倒在床上。

 

翻身拿起放在床邊的手機,跪趴在床上回回簡訊,看看這一天的新聞跟社交平台有沒有新事。

「欸?」

忽然看到團的Instagram發了一則限時動態,居然還是自己的睡臉。

「今天也是持久戰,加油…那什麼意思…?跟我說的嗎…?什麼啦…」

想不通這種曖昧的舉動,煩躁著。

一旁的あんず像是看懂了主人的情緒,前來安慰。

今天媽媽好像把あんず帶去洗澡,鑽進懷裡的時候,飄來一陣香氣,安靜了躁動的心。

「還有明天呢…」

明天一早還是兩個人的工作,這對大我來說也是個幸運的早晨,也是工作到晚上的力量。

「Lucky~早點睡吧!」

低頭親一下あんず的肚子,關上燈,好好期待明天。

 

---------------------------------------------

 

「早安Kyomo!」

「早安樹!」

一開門,果然,樹就會帶著笑容迎接他。

 

「我好想睡,待會要到的時候再叫醒我好不好?」

無論多累,樹都會笑著跟自己打招呼。

只是,不代表大我就可以跟樹聊天聊到終點。

「哦,好。」

看著樹漸漸睡著的臉,心裡有點幸福。

『希望你說的甜言蜜語都是真的…』

 

樹睡著了,也滑了一陣子手機,大我也有點累了。

想一想,早上的工作地點有點遠,大概也沒那麼快到,大我也有點想睡了。

看了看旁邊的樹,剛好睡得很醜,頭還向自己一方垂下,害他不禁一笑。

偷偷拍下樹的睡相,想著樹也沒那麼容易醒來,就貪婪地靠在樹的肩上,頭靠著頭,休息一下。

 

被手機收到訊息的震動喚醒的時候,大我一驚,抬頭卻不小心撞到樹,害他緊張得確認樹還是不是睡著。

看到樹只是向反方面挪一下身子,鬆了口氣。

忍不住再拍下一張,這一刻大我覺得自己很像變態,卻耐不住心裡的渴望。

他總希望得到一些只有自己和樹的回憶。

 

「樹…樹,快要到囉,樹?」

「唔…」

看著樹皺著的眉頭,大我不禁覺得可愛。

「樹~起床~」

「唔…醒了醒了…」

「說謊眼睛都沒有張開!」

說著,大我伸手捏住樹的鼻子。

「啊!醒了醒了…不要再弄了…」

一臉可憐的樹呆呆地睜開眼,讓大我止不住笑聲。

「吶…你在拍什麼…?」

「拍你啊~」

大我早早在喊醒樹前就把手機相機打開,換到前鏡頭,按下錄影。

「欸!你這幾秒超級像彪君的!」

「咦,我也覺得,哈哈!待會發給我。」

「不要!」

「為什麼?我有肖像權!」

「我就是不要!」

「發給我啦!」

「不要!」

「小氣!」

「就是不要!」

「好啦好啦,你高興就自己留著。」

 

「到了!」

經紀人的聲音隔著前方的布簾傳來。

大我瞄到樹的眼神馬上飄出窗外,不禁有點失落。

 『下午就不是約會了…』

「Kyomo怎麼不下車?」

趕快在手機按了幾下,再按下發送。

「好了!」

 

跟著樹的腳步步出車箱,換上專業的態度,再次展開新一天的工作。

 

============================================

 

「Kyomo早啊!」

「早安。」

 

「你小心點嘛,怎麼常常都那麼大意?」

樹甩了甩發痛的手,眼神確認眼前的他是不是都沒撞到。

 『還好沒事…』

看他一臉惺忪,想必前一天又看漫畫看到很晚,一問之下,果然如此。

車開著開著,看著大我犯睏的樣子不禁讓樹勾起笑意。

「你啊…怎麼就…就只會吃…這種…唔…」

 『唉…真的睡著了…還想要聊聊天…』

 

滑了一下手機,清了一堆昨晚沒回的訊息,樹朝大我一看,看到他戴上口罩的睡臉上的眉頭輕皺著。

樹心裡暗暗感激還好他們和經紀人中間隔著布簾,他才可以在這個時候凝視著身旁的他。

想起高中的時候,樹也是這樣看著大我的。

那時候不善運動的大我愛在體育課到保健室,有時候在體育課前,看到大我動身,就會故意問他「你要去哪?」,順理成章地陪他翹課。

兩個人跑到天台,找個太陽照不到的角落窩起來睡覺。

因為一心翹課的是大我,通常他都會比樹早睡著,然後樹就會在旁邊,側著身子,看著大我的睡顏。

每每撫上大我的眉心,樹都會害怕要是大我醒了要怎樣解釋,還好都沒發生過如此尷尬的場面。

樹湊更近,仔細看看大我的臉。

「你怎麼都沒變啊?」

忍不住偷拍了好幾張大我的照片,再打開應用程序按了好幾下。

 

「叮!」

前方的手機收到了訊息。

「待會幫我PO一下即時動態可以嗎?」

「好的知道。」

 

回頭再看一下大我,仍是熟睡的臉。

樹大膽地湊過去,盯著大我。

輕聲跟他說,

「大我…」,

小心地揉開那皺著的眉頭。

「好好休息啊…」

在額上落一下吻,感受到髮絲黏上嘴唇的觸感,把他的頭輕輕放到自己的肩上,禁忌般偷偷交扣著他的手,感受大我的呼吸律動,和他裝成幾分鐘的戀人。

 

看到窗外的景色,快要到今天拍攝的場地。

樹終於難捨難離地把手抽開,再好好看了幾秒大我的臉。

「Kyomo?Kyomo!醒醒啊,我們到了。」

「欸?」

大我的迷糊可愛得讓樹捨不得開始一天的工作。

 

下車後,看到大我沒有跟上來,回頭就看到一臉還沒睡醒的他緩慢移動著。

「唔!」

樹忍不住走回頭,用力捏上大我那翹高高的唇。

每次都覺得大我睡醒的臉實在是太可愛了,可愛得可以一輩子都看著。

「嘻嘻,為什麼嘟著嘴啊?快點跟上啊!」

柔軟的感覺讓樹懷念,想起這張只在舞台上因為失誤親過的唇,想一再停留,卻因為大我被嚇倒,硬生生被推開。

樹並沒有勇氣和把握真的上前親上大我,畢竟自己明示暗示那麼多次,大我仍是沒有任何反應。

知道生日前一天只和大我兩個人工作,心裡小小興奮了一陣子,因為他知道大我絕不可能忘記。

可是再想一想,大概大我也不會跟自己兩個人慶祝,只好在網誌寫下一點點心情,還是有一點點妄想著,如果他真的約我工作之後吃個飯呢?

當然最後,就和預期一樣,他們就想平常一樣,工作過後,各自回家。

而也當然,大我是團員裡最早傳來生日訊息的,Jesse生日的時候也是。

大我對團員都很好,真的不可以太貪心,樹常對自己這樣說。

 

 『限時動態…他到底有沒有看到…』

吃完飯坐在大我對面低著頭滑手機,心裡糾結著。

想起上次北斗發的限時動態,在電台中問起發現他根本沒在看,就覺得自己今天的舉動很無聊。

明知道對方不會知道,卻在把照片傳給經紀人的當下默默期待著對方的反應。

 『吶...樹為什麼要偷拍我,還上傳!』

 『抱歉抱歉,但不是很可愛嗎?』

腦內幻想的畫面,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有。

瞧一眼眼前的大我,之前一直在練的肌肉已經消了不少,那些結實的肌肉都開始減掉,有些變回脂肪,臉開始又變回肉肉的,一看就想捏的、軟綿綿的感覺。

 

大我在鏡頭前對自己的依賴,他是清楚的。

然後就讓自己放縱在鏡頭前,寵溺、縱容。

只要京本大我需要他,他都希望可以在他身邊。

想到周末的電台,因為自己要趕場,沒辦法趕到開始節目,要先由大我一個人撐到自己到播音間,樹有點緊張,也有點期待。

所以,先不要跟大我說,看看他當天會有什麼反應。

 

---------------------------------------------

 

「早安Kyomo!」

雖然下午是團體工作,但上午可以繼續兩個人工作,還是讓樹很興奮,而且前一天晚上,他默默期待大我會傳訊息抱怨他偷拍,卻一直等不到,心裡一直叫自己再等一下下就好了,一直到自己失去意識,害得現在非常累。

跟大我聊了幾句,發現真的沒辦法撐了,不然就會影響整天的工作,只好投降。

「我好想睡,待會要到的時候再叫醒我好不好?」

 

大我的臉有點錯愕,樹心想,這是不是代表著他也期待著跟自己聊天呢?

想著想著就睡著了,而且睡得很熟。

 

樹做了個短夢,夢裡大我在演唱會最後最後的時候牽著他,對看了一眼,大我眼神裡倒影著自己。

他們就這樣一直牽著手回後台。

團員們都嚷著要去洗澡,因為只有4間淋浴間,有2人注定要等待。

當樹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大我傳來一個眼神,就像高中翹課的時候一樣。

然後大家都出去了,經紀人也忙著跟其他工作人員處理場地事情,休息室只有大我和樹。

樹不發一言,看著大我漸漸向自己走近,坐在身旁。

「樹...」

輕咬著下唇的大我讓樹按捺不住,向他的雙唇伸手。

姆指輕按了那被咬紅的柔軟,觸感就如記憶一樣。

大我翹起嘴唇,邀請樹繼續玩弄。

可愛的反應讓樹不禁失笑,讓他繼續享受這個曖昧氣氛。

赫然,大我張嘴,把指頭納入,害樹一下子緊張起來。

卻在下一秒...

 

「樹…樹,快要到囉,樹?」

「唔…

 

 『京本大我不要在這個時候叫醒我...』

不認命地繼續閉上眼,誰知道大我捏住他的鼻子。

「啊!醒了醒了…不要再弄了…」

「吶…你在拍什麼…?」

「拍你啊~

 

張開眼發現眼前的手機,無奈一笑。

 『始終這邊才是真實的啊...』

「發給我啦!」

「不要!」

「小氣!」

「就是不要!」

「好啦好啦,你高興就自己留著。」

 

 『到底拍了什麼...』

 

樹下車後就忘掉車上的事,提起精神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只是今天的大我還是走很慢,回頭卻發現他還在車上,不知道給誰傳訊息。

「Kyomo怎麼不下車?」

 『嘖...是誰那麼重要...』

「好了!」

原來的不耐煩就在大我趕著腳步,小跑過來的時候一掃而空。

 『還是努力工作吧!』

 

結束上午工作後,樹和大我提早到達下一個工作地點,坐在一旁吃著便利店買的午餐,等著團員們。

大我比昨天要安靜,可能是工作太累了,樹心想。

剛好丟完垃圾回去,就看到Jesse跟慎太郎就完成上一個工作來到。

看他們在跟大我聊天,樹就坐在旁邊滑手機。

看似專心地回訊息,但樹耳朵還是在聽他們聊什麼,也確實沒有在聊什麼特別的,只是樹有點在意為什麼大我到底有沒有看昨天的限時動態。

 『算了,沒有就沒有,也不是第一次失望了。』

很多時候,在樹渴望製造一些只有兩個人的回憶和小秘密的時候,大我總是好像不知道一樣,所以樹只好繼續尋找,希望製造更多無關工作、只有兩個人的回憶,就像高中的時候一樣。

「欸?!」

忽然,樹驚呼一聲。

「嗚哇!嚇我一跳!」膽小的Jesse被樹突如其來的叫喊嚇倒。

慎太郎也注視著樹。

「沒…沒事沒事,就網站突然彈了些恐怖圖片出來而已,沒事…」

一邊說,樹一邊留意著大我,只見他仍是低著頭。

 

「叮!」

 —吶,為什麼偷拍我還上傳?

 —你說你自己?

收到大我回傳的訊息,餘光留意著大我。

沒有錯過他偷偷翹起的嘴角,也不自覺地跟著勾起一抹笑容。

 『果然是有看到。』

 

當樹刷到團體的Instagram發佈了新的限時動態,他還以為是有什麼新的宣傳資訊。

結果一打開是自己的臉,還是大我說的,很像彪的那一幕。

「今天也是持久戰,加油」

這一句切切實實地告訴了樹大我已經看過前一天的限時動態。

 

看到時間差不多,大家都來到,下午到晚上的工作就要開始了,樹把手機鎖上,抬起頭,剛好對上大我的眼神,就像夢境裡的一樣,樹也回了他一個壞笑。

就在大家都注意不到的角落裡,交換著彼此的愉悅。

 

樹心想,其實自己才是一直被玩弄的吧。

每次被說「樹從來沒有真心喜歡過誰吧?」就會很不甘心,明明自己一直都喜歡著同一個人,只是他不能說出口,所以只能承認,也只能開玩笑地說些曖昧的話。

他從來都猜不到大我的下一步,但他願意每一步都跌進京本大我的圈套裡。


雖然樹身邊不乏女生,但他還是一見鍾情地喜歡上一個男生,就在他們小時候,在哥哥的出道演唱會上。

然後他就再也走不出這個名為京本大我的命運。

一直,一直...

 

End

 

2020.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