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猩鸭/阴阳怪气】阴阳怪气都市鬼神物语

Chapter Text

  

 

  比计划来得更快的永远是变化。

  比筹措多时还迟迟无法确定的主动出击来得更快的是七夕的情人烟火和暗地里运作的浪漫告白。

  虽然这浪漫告白的背后所隐藏的是彻彻底底的阴谋……

  ——关于七夕节前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蕾会恨我的。”

  小小的四人圆桌会议,特地支开了LEX,在最令人眼皮打架的午后进行着。桌上还惬意地摆了下午茶的茶点,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去碰那些饼干和蛋糕。

  面对中国boy皱着眉头抛来的话语,老番茄迅速做出完备的回应。

  “他不会的。如果他不答应,那就代表他纯粹把你当兄弟,压根没有恨你的理由;如果他答应了,那就表示他也是喜欢你的,更谈不上恨你。”

  那对鸳鸯眼满溢着清澈真诚,比任何时刻都要坚定地看向中国boy。

  然而中国boy也罕见得不像平时那样好说话,见惯了他黏黏糊糊拖长音说话随性的开朗灿烂,此时他脸色微沉声线低哑就让人莫名感受到难以喘息的压抑。

  “为什么是我啊,你们能不能讲点道理?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我不想那么草率——”

  说到这里,中国boy危险地眯起了双眼,身体前倾,正对老番茄。

  “还是,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想法,只是因为我和蕾丝正好是对付魔的最优解。”

  他很少把话说得如此直白,一针见血。玩弄话术怎样把话说得漂亮是中国boy所擅长的领域,再如何与兄弟们坦诚他多少也会包裹一层看似漂亮的玻璃糖纸,可此时那层糖纸被融得干净,最核心的内容被赤裸地剖开。

  老番茄听到他说得如此不客气,反而露出势在必得的微笑。

  “我不能否认这是从理智上讲最好的方法之一,但是从情感上说,兄弟也希望你能主动点。”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老蕾的迟钝程度,你指望他自己开窍那要到什么时候?”

  其实中国boy这般态度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如果他对LEX仅仅是兄弟之间的情谊,那绝对不会如此失态。

  老番茄早已洞悉这一点,而花少北也稍有意会。

  至于在场唯一不知道他们话里话外间暗流涌动的某幻早就无趣地打起了手游。他既不是当事人,也没在抓捕酒妖时有幸目睹那场惊天吻戏,一开始听到老番茄提出让中国boy向LEX告白的建议还以为自己活在了梦里。

  “不是,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剧情?”

  某幻开始怀疑人生,他左看看右看看,最终开了私聊房连线了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唯一还能撑头吃瓜的花少北,试图得到个安慰的回答。

  然而花少北总是不按套路出牌的。

  “是啊,你睡了整整一季度的连续剧啊兄弟。”

  那二人还在你来我往疑似对线,花少北一边来回吃瓜还要抽空私聊回应某幻,要不是碍于那两人现在的气场他肯定会边拍兄弟肩膀边发挥大喇叭精神阴阳怪气一番的。

  “不过番茄直接让boy表白我也是妹想到的,这和对付牛头又有什么关系呢?”

  老番茄作为团队的智多星总是能提出很多看似无关内含深意的策略,这次的告白现场依旧让花少北摸不着头脑。虽然他之前私下找老番茄聊过他觉得中国boy和LEX之间有猫腻,想着让他也出出主意,但是他没想到老番茄的办事效率如此之高,方法也是单刀直入。

  总的来说,能助攻中国boy和LEX也还不错哦。

  那边老番茄的一番话似乎戳中了中国boy的痛点,他抿紧嘴唇沉默了半晌,却依旧没有松口。

  “就算我承认了,我也不会同意在这种场合怀揣着目的……”

  “所以你已经拖了这么多年。”

  老番茄截断他的话头,以一种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

  被老番茄用这种过来人的语气教育,中国boy心里还是有点不服的,他张口想要反驳,又被老番茄抢先一步。

  “我还是人类的时候谈过恋爱,感情一直很稳定。”

  他冲中国boy扬了下眉毛,言下之意就是他的经验更为丰富。

  “有时候这种事情就是靠天时地利人和,一板一眼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就算最开始的目的并不单纯,但你爱他的心是纯粹的那就足够了,老蕾他不是计较这些的人,他只要接纳了你就不会在这些地方为难你。再者说,多年后谈起你们的第一次告白还能说句情比金坚,诞生于消灭世间之恶之上的感情是多么纯洁高尚,哪怕是刻在三生石上也不比你们的爱情缱绻隽永。”

  与其说老番茄在苦口婆心地劝说中国boy,不如说他正在做一席慷慨激昂的爱情演讲,还时不时引经据典。他的比喻从凤鸟青鸾一直讲到西方的丘比特,谈过一次恋爱的男孩此时仿佛情圣附体。

  这下连花少北都有些昏昏欲睡了,他偷偷用脚踢了下某幻,问他阿佛洛狄忒是谁。

  某幻茫然地摇了摇头,悄声回答。

  “这些东西除了三生石我都不知道,三生石就在奈何桥的一边,我和老番茄经常到那里嗑瓜子聊天,因为那块石头是红的不怕脏,所以我们有时候吃夜宵还把那块石头加热来做石板烧烤。”

  “靠,吃烧烤不带兄弟的,彼岸花供应商不配是不是?”

  花少北痛心疾首,他就说每次他去送花路遇忘川河时怎么老是闻到一股香喷喷的肉味,他还寻思着是孟婆汤也奔小康,开始加餐了呢。

  现在想想当时地府分明还没完全摆脱财政赤字,指望着喝上肉汤简直离谱。

  老番茄这番建立在除魔卫道基础上的纯洁爱情理论当真说动了中国boy,他原本坚定的态度有所软化,看起来还差最后一道防线。

  “那万一蕾丝拒绝了怎么办?”

  这是中国boy最犹豫最担心的部分。

  老番茄二话不说就锤了锤自己的胸膛,一副你尽管放心的模样。

  “那兄弟们帮你追老蕾,我们三个一起组成你的恋爱智囊团。”

  一直在云里雾里吃瓜结果被无辜cue到的某幻和花少北:……

  “还恋爱智囊团,三个人捆一块儿就谈过一次恋爱。”

  从小到大不知活了多少岁依旧母胎单身的花少北吸了吸鼻子,说实话他说出这句吐槽时还有点伤感,眼眶酸酸的。

  他才不是馋那两个人可能脱单呢!他北子哥永远是最快乐的单身小伙汁!

  ……其实把单身两个字去掉他也没事的。

  某幻这回算是听懂了,这次背着LEX的小型会议核心思想就是他们几个教唆中国boy去向LEX告白嘛。

  不对,没有他们几个,这压根是老番茄单方面决定的会议内容。

  而且听中国boy这意思,他还真的喜欢老蕾,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凭什么老番茄和花少北都完全不惊讶啊?

  尽管被捎带上的两个人完全没有想帮兄弟助攻的迹象,但中国boy和老番茄却奇迹般地替他们默认了,至此便已来到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听说过吊桥效应吗?”

  老番茄看着中国boy的眼睛,缓缓绽开意味深长的浅笑。

  “不是这次的牛头,也会有黑暗啊、蜘蛛啊、恐怖游戏之类的。”

  “……”

  中国boy是个聪明的神仙,他当然能明白老番茄是什么意思,这样的小手段称不上是光明磊落,但若是LEX不在乎的话,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神仙有神仙的法则,像是他主动找月老在红线上搞点小动作,也符合天庭的规章制度,算是命数。

  再者说,如果天庭没消失的话,中国boy早就偷偷找月老帮忙牵个线了,连那根红线他都要在两头打两个死结才罢休。

  哪怕是神仙也有恋爱的小心机啊……

  其实稍微衡量一下LEX以往的行径就知道他也是个不爱守天庭那些规矩的,不然上次也不会数出那么多条偷月饼摔丹炉的罪状了。连没听过那一段的老番茄都能轻易得出LEX不在意小手段这种结论,和他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的中国boy却如履薄冰不敢轻易开口,除了过于在乎当事人感受的爱恋还会有第二个理由吗?

  不得不说,不管老番茄是真正的恋爱大师还是个伶牙俐齿逻辑缜密的大忽悠,中国boy都被他成功煽动了。

  “哪有什么牛头,我们这不是在讨论七夕夜的告白大作战吗?”

  中国boy无辜地眨眨眼,露出一贯傻憨傻憨的笑容,原本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顿时消散。

  知道对方同意了自己的构想,老番茄也开始配合演戏。

  “我们就是在讨论告白呀,利用七夕夜表白场面设下陷阱引出牛头这种计划怎么可能嘛。”

  两人互相装傻阴阳怪气了一番虚空后还友好地握了握手,看得另外两人一阵无言以对。

  “这是两界会议结束了?”

  “嗯,达成了仙鬼七夕共识。”

  “……被你这么一说怎么和过清明节似的?”

  某幻忽然正色道。

  “那和清明节还是不一样的,地府过清明节就和人间过新年似的,奈何桥上鬼呼啦呼啦地赶春运。”

  花少北恍然大悟。

  “怪不得每年我都是清明节前给地府供货,合着是你们过年啊,我本来还想清明节应该送菊花过去的。”

  “花老师幻老师还在这开小会呢,我们这作战计划还聊不聊了——”

  恢复了以往元气活泼的中国boy又开始拖着长音没话找话打趣人,其阴阳怪气的程度也日益见长。

  “嗯?这不是讨论你的表白计划吗,你在这等着不是应该的吗?”

  说到“你的表白计划”时,花少北咬牙切齿地加了重音。

  “中老师这是把我们当工具人,哎呀,老工具人了。”

  某幻也故意摇头叹气随声附和,但还是很快就进入状态,加入了老番茄的任务布置。

  至此,只有LEX不知道内情的双层套娃计划正在绝赞酝酿中……

  身处隔壁房间一直被cue的睡梦中的LEX:啊嘁!

  

  七夕在人间是个浪漫的节日,虽然在中国boy印象中牛郎和织女压根没演过苦情戏。两人在月老那里登记后天天黏在一起,牛郎开始耕种天庭的仙稻再贩卖给食神,织女用天梭给牛郎织了好多漂亮的衣服,中国boy贼羡慕,既馋天庭的菜也馋漂亮衣服。

  LEX听了便一副吃到狗粮浑身不爽的模样,他向中国boy吐槽你能知道什么,那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人间传说他们苦命鸳鸯一年在鹊桥相会一次,结果人家是天天在鹊桥上腻腻歪歪浓情蜜意,天雷都劈不断他俩之间那根红线。

  中国boy对月老的红线是极有兴趣的,他再接再厉又问LEX,那红线当真劈不断?

  对方冷笑一声,仿佛回到那日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就是我亲手劈的,他俩搁儿鹊桥上放风筝秀恩爱,我一个没忍住就帮他们引雷淬体了,结果风筝烤糊了他俩没事,改鹊桥上做鸡翅烧烤了。”

  “呃……”

  中国boy想,天庭的神仙果然也是跳脱的,在鹊桥上烤鸡翅这种事和用猪油做猪饲料也差别不大了。

  因此中国boy很清楚,LEX以往是不大待见七夕节的,就算是现在没了天庭,他也是把节日当平常日子过的。

  这不就是制造惊喜的绝佳机会吗!

  想起这段小插曲的中国boy立刻把这件事告知了其他三人,大家更肯定了这次出其不意的作战计划的可行性。

  虽说这个出其不意指的是牛头还是LEX就不一定了……

  老番茄清了清嗓子,在四人聊天房里开始讲解。

  “所谓告白,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地点和人物,时机肯定就是七夕当天,人物就是你们俩,地点的话要自然还不能波及太多人类,我觉得老蕾公寓的阳台就不错,到时候我们弄点烟花蜡烛什么的把氛围搞起来,又引人注目又浪漫。”

  在那个看了不知多少遍的阳台加点烟花和蜡烛就浪漫了?

  中国boy觉得不太行。

  LEX可是看花少北施展百花狂舞都能站在花瓣正中一脸淡然打喷嚏的神仙,至于蜡烛,他自己掐一道雷下来能劈亮几千支,肯定对这些也没啥兴趣。

  如果说有什么既带有浪漫元素,又能让LEX喜欢的东西,那大概只有甜食了。同七夕最应景的食品自然是巧果,不过那好像也是人间的特产,天上的神仙除了嫦娥姐姐会发月饼之外都是排排队等食神做饭的。

  在人间食品中选择的话,中国boy宁可送给LEX一大罐巧克力豆,这个抠门的家伙上次逛超市盯着这玩意儿看了许久,都快走不动道了。

  

  “你想买?”

  彼时跟在LEX后面推着购物车的中国boy已经扔了一堆有的没的东西进去,购物车里堆起了一个小山包,还在不断增加高度中。

  “一袋巧克力豆而已,居然这么贵,不买!”

  LEX瞥了一眼宛如搬家逃难似的中国boy,恨铁不成钢地皱起了眉头。

  “你可真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这些都用不到啊,就瞎买!”

  了解LEX读作节俭写作抠门本性的中国boy咧嘴一笑,爽快地回答。

  “这不是没花你的钱嘛,到时候你有想要的还可以从瓦这里白拿。”

  LEX一合计,自己一毛不拔还可以白嫖中国boy,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

  他光速妥协,再也没对中国boy往购物车里扔东西有任何微词。

  中国boy继续跟在LEX身后笑得灿烂,有时候这个人就在不经意中被自己摸透了性子,不知不觉被掌握了命脉。至少在中国boy眼中,LEX这个人的乖顺炸毛都很直白,只要一直顺毛早晚就会对你露出柔软的肚皮,看似独立坚不可摧的身影背后也藏着渴望停歇的情绪。

  他想,他早晚会成为接纳那些情绪的唯一的。

  中国boy虽然是个神仙,但性格实在活泼开朗善于交际,不论是在天庭还是人间都吃得开,利用情报生意赚点人间货币对他来说可谓信手拈来,因此他日常过着看啥有趣直接掏钱的土大款生活,着实令人羡慕。而LEX就不同了,尽管中国boy为心上人谈了很多能赚得盆满钵满的资源,但转头一看那些钱打着流水线被履带输送进了银行的口袋,美其名曰理财利滚利。

  在小队成型后,LEX得知了老番茄是学金融的高材生,从此就把那些存款交给老番茄投资理财了,直到现在中国boy也没见他怎么花过钱,连当初的巧克力豆都没有买。

  

  “不是吧中国拜,向老蕾表白你就送点巧克力豆?虽说我们谈感情不能向钱看,但你这也太……”

  花少北把到了嘴边的“廉价”二字咽了回去,孩子是好孩子,就是有点憨,不能伤害他脆弱的少男心。

  花少北在心里如此劝解自己。

  “瓦们这巧克力豆可是有故事的好吗!”

  哦,原来是有幕后爱情故事的。

  花少北稍微坐正了身体,他可喜欢听雨后小故事了。

  某幻也一脸期待地听着中国boy继续讲,要是故事的主人公有那么一丢丢蠢,他就可以用来黑屁老蕾了。

  兄弟的糗事就是我的快乐,这话完美应用在LEX和某幻的关系上。

  “蕾丝老抠门了你们知道吧,就有一次我发现他喜欢巧克力豆,但是自己不舍得买。”

  “所以你当时阔气地一挥手,帮他买了?”

  花少北脑海里浮现出中国boy套上霸道总裁壳子的模样。

  别说,至少身高上还是挺符合的。

  中国boy坦然回答。

  “当然没有,当时购物车里放不下了。”

  “……”

  “中国boy,你就是个傻的。”

  就这也能叫故事?

  花少北表示不屑。

  老番茄倒是理解地安慰一句。

  “博爱可能是想弥补当初没送的遗憾,把当初没发生的故事补全,这也是一种浪漫啊。”

  找补的漂亮话还是老番茄会说,他这么一分析连中国boy本人都觉得送巧克力豆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所以你还真只打算靠巧克力豆取胜啊兄弟?”

  “那再加个草莓奶油小蛋糕。”

  “你就只能想到吃的吗?”

  “那你说能送什么,人类的钻戒房子蕾丝根本就不需要的哇,要不瓦送他一家甜品店得了。”

  不,我觉得老蕾对房子还是有那么点兴趣的。

  但某幻没说出口,他心想或许和LEX朝夕相处共度那么多年的中国boy在这方面会更有发言权。

  反正又不是他向老蕾表白,不需要他头疼的。

  不过在中国boy眼里的老蕾也太能吃甜食了吧?!

  小马震惊。

  最后还是老番茄打断了中国boy企图把整间甜品店都买下来送给LEX表白的行为,这在人类世界都快算作送彩礼了。

  没看出来啊中国boy,还拿着霸道总裁的剧本呢。

  “那行吧,boy自己想想送什么东西,我们就布置场地了,你记得把老蕾支开哦。”

  

  那时的老番茄万万没有想到,某个机灵鬼会私下去翻了月老所著的天庭畅销书《教你求婚一百零一式》,并且在引出敌人的大日子脑子短路把自己的内丹大剌剌地唤出来,献给了LEX。

  浪漫是真的浪漫,不要命也是真的不要命。

  最关键的是,他们几个当时真的要被中国boy吓死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