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西与:First sight

Chapter Text

闹铃的持续响动让从浴室出来的Shin眉头不见舒展,就在水声停掉以后,他整个穿衣服的过程都伴随着这份吵闹的杂音。这也不是第一次,谁让他和现在的室友已经不止合租了一年呢?
“Shuta?Shuta!”Shin的呼唤都是无奈。他走到室友的门前敲了两下,这才听到里面有了动静。
随后他拧动门把手,轻易就打开了。因为住久关系也不错,Shuta和Shin都没有锁上房间的习惯。Shin在探了头进去后,收到里面寂静的影响,他的声音还是下意识压轻,“Shuta…?”
Shuta刚迷迷糊糊醒来,突然看到有人进来明显被吓得振起精神,整个人顶着没有型动头发坐了起来。他往后躲的那一下令他的后背撞在了床头板上发出闷响,但很快他边因为确认是合租人松下肩膀打了哈欠。
“你听不到闹钟的声音,倒是可以听到我叫你的声音呢。”Shin半抱怨的绕过对方的床铺,抓起对方还没迅速行动起来关掉的闹钟,一巴掌扣在了上面的按钮。耳边得到清静后,Shin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抱歉,我会试图改掉的。”Shuta口气模糊,用手抹了一把脸。他也说了好几个月了,然而还没改掉。
好在现在真的有所进展,至少有动静的时候他醒来的速度变快了。“不过我不是听到你的声音才醒的,我是因为闹钟醒了。还没完全清醒反应过来,你就过来了。”
看着还没睡醒的Shuta费力的维持呆在被子里的姿势去够备在转椅上的衣服,Shin好心的帮他把衣服递了过去。同时Shin也没有太认真的将对方解释的起床效率进展回报听入耳中,转身便往屋外走。
“你不是下午还有课?”Shin顺势杵在门口边缘半询问半嘱咐的咕哝出来。
“嗯…谢谢你叫我起来。”聊了几句话精神也恢复些,Shuta看起来比刚才清醒很多。人也从床里坐到了床边,套起裤子。
“浴室我腾出来了,你去洗吧。”Shin留下这句话后便随手给对方掩上门,Shuta答应的声音被留在了房间内。

他们在一个大学上学,学校在市中心的西侧,而他们也在直通学校的那条主路附近租了房。
并不是他们在上大学之前就认识,而是Shin在去看房的时候认出来和他上同节音乐史的Shuta。他们才上了一节课,但却恰好坐成了邻桌,并且Shuta还管他借了笔。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就这样一同度过了大一到大二的日子,今年大三才随着季节转变刚刚开始。
Shin今日没课,每周五都可以一天呆在家里。然而这可不是说他就能轻轻松松懒上一整天,毕竟他们的课题作业实在太难。他目前有一科正在危机边缘,弄得他焦头烂额。
而Shuta今天则是下午的课,他昨晚花了一夜搞定了论文,在今早6点截至线之前邮件发给了教授。所以他从早上倒头就睡到了中午,可他经常听不到闹钟的习惯总是让Shin为他担心,大概这就是有个室友的好处吧?

Shin不会做饭,最后他照例从冰箱里把Shuta做剩的意面热了当午餐。他不能老是麻烦Shuta做饭,所以会主动负责洗碗和打扫厕所。
最近他学会了煎鸡蛋,只是在饭桌上出场的几率还是蛮少的。
为了让Shuta不迟到,Shin抱着吃到东西的感恩之心,给Shuta煎了个不算完美的鸡蛋,至少味道味道可以保证。接着放在了吐司上,淋上了披萨芝士。
“谢啦,Shin。”用毛巾擦着头发出来的Shuta一眼就认出来那个意面盘子边上多出来的鸡蛋出自谁。在第一次Shin做鸡蛋成功时,Shuta对那个丑丑的鸡蛋并没多给多讽刺,反而赞扬鼓励了Shin一翻。
Shuta把毛巾搭在椅背上坐下,却瞥见Shin自己的鸡蛋比这个更抽,看似是第一个失败作。因此Shin已经把成功的那个让给了Shuta,Shuta也就笑着换了话题,“倒是这看是早餐还是午餐啊。”
“我的午餐,你的早餐…?你就当作早午餐吧,这不是组合的很完美么。”Shin开着玩笑反驳对方。

“对了,我下午五点结束。回来大概不到五点半,我们一起去吧。正好晚饭也可以在那里解决。”快速吞下面包鸡蛋的Shuta如此说道,他转身到厨房,在角落摆放的咖啡机前为给自己要带去学校的水杯准备咖啡。
“什么…?”Shin露出看似失忆般的表情,张开的嘴没有把卷着面的叉子放入口中。他没有Shuta那么急,因此吃得很慢,“去哪?”
“忘记了吗?”Shuta单手撑着台子夸张的表现出泄气的样子回过头,用鼻子叹口气后扬起一侧眉毛。“万圣节Party,我们和Mitsuhiro说好要去的吗?”
Shin发觉自己竟然忘记今天就是万圣节,他以为还有两天。索性他没有安排上什么事。
不过在此之前,Shin还有一个困惑。“Mitsuhiro是…?”
“Hidaka。”
Shin这才反应过来是谁,但他没吐槽Shuta何时和那么人关系好到不称呼姓氏了。
Hidaka Mitsuhiro是他们同年级生,样貌帅气,并且总看起来酷酷的。那个人还搞了乐团,却完全不耽误学习,成绩出乎意料的优异。
Shin和Hidaka接触不多,他们在高一的时候上了同一节课,但却完全没交流。Shin后来因为那节课实在是太难,从而转了学科,后来也就没再多交集。
不过Shuta与Hidaka倒是从高一开始就有同一节课,甚至这次高三他们有三节课都一样。Shin也是从高二下半学期开始听Shuta提起Hidaka,多数时间都是赞叹那个人成绩如何优异,然而就在Shin没注意到的情况下,Shuta与Hidaka的关系也走进了很多。
Shuta有在放学后参与Hidaka和其他同学的饭局,Shin只去了两次,但几乎没说过话。他也每次都称呼Hidaka姓氏,竟然提到名字反应不来。
他偶尔在学校看到Shuta与Hidaka吃午饭,那时候Shin因为不同课时关系,吃饭的时间与另外两个人恰好错开,造成他与Hidaka的交流没能成立。
Shuta知道Shin目前有一科很危急,所以之前在Shin有一次题目遇到问题时,Shuta帮Shin联系了Hidaka求教。Hidaka非但没生气,反而帮Shin找到了一份相当有帮助的资料,于是那时夹杂着内心尴尬与感激之情的情况下,那成为了Shin第一次和Hidaka 的交流。
既然有份人情,面对Hidaka的邀请,Shin没能拒绝。
Shin并不习惯参加Party,也不会和那些陌生人寻找社交的话题。Hikada邀请Shuta的时候只是恰好提到Shuta可以把Shin叫上,而Shuta在传达时则是很希望Shin能出来一起玩。Shin实在没什么安排,再说觉得应该去当面好好感谢一下Hidaka,因此才勉强答应去Party。
总之…Shin在内心安慰自己。只是Party,即使其他人不认识,但至少还有Shuta。

确认Shin答应晚上去后,Shuta快速给他刚染的头发整出个发型,回房间那了书包就要跑去学校。但他想到什么的停了下来,“对了,提醒你别忘了。这是万圣节Party,要化妆。”
“化妆?!”
“就是装扮一下,你清楚万圣节大家都穿成什么样子。”Shuta也懒得吐槽对方记不清要求,随口敷衍算是安慰。“带上一个角也算是,麻烦的话就随便套上点东西吧。”
“那你呢?”Shin一连担心,因为麻烦,他开始觉得自己要去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准备好了,回来后用几分钟就能搞定。”Shuta用下巴指了指房间的位置。Shin不记得刚才有看到那么突出的东西,可能是还在柜子里。“你不是有一下午时间吗?足够你准备的了。”
紧接着Shuta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留下转移到客厅电视机前沙发上的Shin。
Shin完全没有思路自己扮演什么,更何况还要出去买东西,Shuta走了以后他就彻底没了动力。
电视上恰好转移到麦当劳的万圣节限定甜品广告。他看了这个广告好几遍,可此时此刻才觉得真实。

“你们来的刚好,Shuta!”Hidaka在看到Shin和Shuta时恰好正往门口走,双方碰了个正着。Shin因为他们之间不见距离的称呼而顿时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好在Hidaka下一秒就转向了他,“Atea?”
“我是Atea Shinjiro。”
Shin过于正经的回应迫使另外两个人好笑出来,笑声被屋内的音乐与喧哗迅速吞没。
“Atea,不用那么拘谨。玩得开心。”Hidaka毫不见外的抬手拍了下Shin的肩膀。也因为他容易亲近交流的态度缓和气氛,令Shin轻松不少。
但Hidaka的玩笑很快令他脸红,“你打扮的真实朴素啊。”
Shin因为不知道装扮成什么好,于是他在外面那些专门为万圣节销售的便宜店里买了一个尖顶兜帽斗篷,并且将半个骷髅眼罩型面具戴在了脸上。此时为了打招呼他将面具拿在手里,看起来只不过就是在他私人西装外套了一个斗篷罢了。
和他简陋的打扮相比,Hidaka就精细用心很多。半张脸如纹身似的绘成了撕裂皮肤的骷髅,骨头上还精细的描绘出裂缝的纹路。有些破旧但是又帅气的朋克无袖夹克上挂着时尚但又不失节日气息的骷髅与骨头装饰。他露出的胳膊也一块块被跨城皮开肉裂露出骨头和肌肉的样子。
Shin不清楚Hidaka是不是自己画的,或者找人画的,但肯定耗时很久。大概Hidaka今天下午没课或者全天没课。
“他对这种事不在行,”Shuta抬起手用拇指指了指边上的Shin。
而Shuta的装扮也并不敷衍,他脸上画着缝合线以及下面露出的血肤,那个他在学校就摆脱朋友画好,Shin简直无法想象Shuta盯着这张脸如何一路回到家的。
Shuta的形象是死掉的僵尸医生。身上套上的白大褂早就准备好,上面血迹斑斑还有刻意撕破的地方。他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假手指,被穿好套在脖子上,这些应该是属于这个医生杀掉的人。
至于头顶留下的血浆与拿浓重的黑眼圈,Shuta没用半小时就搞定。虽然不够精细,但也耐看。
Hidaka不多评论Shin,他应该多少从Shuta那里听到了Shin的性格。所以他鼓励着抬手把两个人推入会场,“去那点喝的吃的,随便聊聊你就融入进去了,Atea。一会有演唱表演,别错过了!”

瞥向对他们挥挥手接着走去门口迎接下一波熟人,Shin被Shuta连拉带拽的领入屋内。看着那些盛装出行的人,不管是华丽的面具,还是瘆人的妆化,衬托在弄暗的灯光与精心渲染气氛的装饰品下,呈现出诡异又哥特式华丽的氛围。
Shin不太擅长被人搭话,类似逃避似的,他将面具快速重新戴回脸上,把黑色的斗篷帽子拉低不少。
然而“吃吃东西,聊聊天”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或许对于Hidaka很轻松,可是Shin目光只会追着Shuta才安心。
这里大部分都是Hidaka的朋友和同学,所以Shuta认识的也不少。Shuta很快就去和其他人打招呼去了,Shin也不好意思叫住对方。更何况如果跟过去,大概会被拉去玩游戏,Shin不擅长这种事。
他端着吃光的一次性纸盘,走到大垃圾箱旁丢掉。
这里是家夜总会,可以算是今晚被包场。好像是Hidaka里面有个成员的家世不错,他们和这里关系很好,所以今晚特别安排。具体Shin没问,这不是他需要操心的地方,但那个人想必非常有钱。
会场中间立着几面巨大的玻璃鱼缸,鱼缸的高度和那扁平蜿蜒过屋子的长度,看起来就是个半透明的鱼缸墙壁。里面冒着气泡,底层飘着水草和彩色的碎石,整体被光打成蓝色。
热带鱼在内部毫无生机的游着。越过鱼缸的透视,可以在迷乱人视线的灯光下看着屋内人流的身影。
这个鱼缸墙壁分为几处,断断续续围了会场一圈。彼此之间便是通往房间外圈和出会场们的过道。摆着几长桌食物,而鱼缸外侧和房间墙壁附近都放置满沙发与桌椅。
至于会场中间,更是出人意料的设计。室内小型游泳池占据了大部分面积,这么算来其实这里人也没有超多,毕竟站脚的地方也没多少。
一些人把泳衣穿在内部带来,一些则去隔壁厕所换。但大部分人因为化了妆,不希望弄化所以没有碰水,都留在远处吃着东西。
泳池中央有一个台子,泳池从上空俯视会变成一个长0型。台子是今晚表演的舞台,两个架起来的过道通向其中,搭成了小桥。

Shin逛到了一桌酒水区,桌子挨着鱼缸,被里面的灯光照得一片蓝。
不光颜色误导,文字也看不清。Shin不得不拿起瓶子凑近后一个个确认,免得自己拿成了酒。他不喜欢喝酒,然而这里非酒精的东西少得可怜,他根本找不到。
此时他瞄到在桌子另一端,一个人正在往杯子里到白葡萄酒。白葡萄酒都被围成圈冰冻在盛满冰块的大盆当中,那里的酒Shin几乎都不认识。
这个人有一头染过的棕色头发,但按照光线差Shin猜测那个是金棕色。身上穿着黑色哥特式礼服,衣摆和袖口以及肩膀上有黑色蕾丝羽毛的丝片。他的后背装着假的蝙蝠翅膀,头上挂着黑色羊角头饰,怎么看都是恶魔的打扮。
“请问——”Shin靠过去。
“嗯?”对方回应的转过脸。是位看起来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男性,有着清秀的面容。Shin觉得这个人本能的散发出友好且以沟通的气息,原因就是那个人对他立马露出笑容,不得不说这个人笑容很可爱,会让人轻松。
“请问你知道非酒精类在哪吗?”
“你不喜欢酒吗?”开口的男孩音调和Shin想象的一样略微高。Shin和这个人的情况不同,他自己的声音比较低沉沙哑,所以经常开口后令第一次见面的人吃惊。
“我不怎么喝酒。”Shin有些不好意思。
“那就可惜了。”对方很自然的带动话题,并且轻轻晃了晃杯中的葡萄酒。淡色的琼浆被侧面鱼缸玻璃的光线照亮,映衬成透明的浅蓝,杯壁折射出白色的边光。“他们这里酒还可以,本说你喜欢的话我倒是还能介绍几款。”
看着对方冲他眨了眨眼,Shin竟然一时之间接不上话。他不擅长突然搭话,只能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或许他表情根本不会掩饰,这回轮到对方不好意思的摆摆腾出来的手,“抱歉。非酒精的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房间另一侧应该也有饮品区。你还可以问问其他人。”
对方给他越过泳池和舞台指去对面,Shin也就快速道谢。那个人没再多言,举着酒杯消失在了鱼缸后,或许去寻觅空位子去了。

Shin围着餐桌和鱼缸慢慢挤过人群。却边走便感到不解,因为他竟然还在想着刚才那个人。
和那个人对视的时候,感到了什么不协调的地方,令他很在意。不过这个问题很快迎刃而解,等他注意到那些带着花式美瞳的女孩子,他才察觉到刚才那个人也带着美瞳。
为了配合恶魔的打扮,眼睛带了红色或者紫色的隐形眼镜,鱼缸的光令Shin分辨不出来具体色彩。
或许自己是这里打扮最糟糕的也说不定,Shin内心自嘲。也不知道刚才那个人看到他的打扮怎么想,即使不说,大概内心也在吐槽吧?想到这里,Shin很想让Shuta带他回家。
但是…天知道Shuta去哪里了。
本来Shin有掏出手机的冲动,可他想想还是不要扫了朋友的兴,更何况这么吵Shuta大概听不到。最后他选择一边越过人群寻找Shuta,一边不忘回头确认哪张桌子有饮料。
随着窒息的空气,伴随着彩色灯光而摆动的人影,和无时无刻与说话声结合的音乐,Shin感觉自己都要眼花晕倒了。
或许他应该拿杯饮料去走廊呆一会,要不然就是阳台。哪里都好,他希望能寻得一丝清静。

此时Shin忽然听到敲打玻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几声闷响勉强越过空间打入他的耳膜,弄的他慌忙回头。
薄平的鱼缸被游动的鱼化成了层次不齐浮动的帘,穿过被灯光打掉的水,透过因折射而令实现显得虚幻的狭窄空间,他看到对面映着先前的那位装扮成恶魔的人。
他们隔着鱼缸相望,这次那位年轻人整体都被水的色彩笼罩,加上光线和鱼儿的干扰,显得虚幻不定。Shin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所以在视线对上时不禁有些茫然。
那个男孩越过鱼缸,用手指了指旁侧,但是手指方向明显指的是斜前方。Shin顺着方向发觉时自己前方另一个鱼缸前的长桌,那里摆放着果汁和几箱碳酸饮料。这正是他需要的。
那个人大概只是恰好看到饮料和他,所以帮忙指路。Shin不觉得彼此不认识,那个人无需刻意帮他寻找饮料。
Shin回头要道谢,可那个人已经不在鱼缸那端。也不清楚为何,或许只是想开口道谢,他绕过了鱼缸去找。但是另一侧靠墙的过道,除了坐在椅子上的人与走路的参与者,他并没望见刚才的身影。
这不可能看错,Shin纳闷的走向饮料所在的那个浴缸,不忘思考是不是自己寻错了方向,然而这次的方向里他也没看到那个人。

刚这样想,一侧头,发觉那个人不知道何时站到了鱼缸的那端。对方看着他也稍微睁大眼睛,随后忍不住笑出来。
他们错过了。就在那个人绕去鱼缸内侧的会场里时,Shin已经绕到了外侧。
“你动作可真快,”等Shin绕回来时,等着他的青年先开了口。对方的笑声也很高,嗓音清亮。Shin被逗笑,不过他这次到底该道谢还是道歉完全分不清。
就在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时,对方很快又接上话。“我之前就看到你一个人坐在那边吃东西,这么传统的打扮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Shin不知道如何回答,这到底算是讽刺还是赞美他也不想知道。对方话不停,看起来是一个很容易找话题的类型,“你都不和人说话,你没有认识的人吗?你是邀请人的朋友?”
“不。我朋友是邀请人的朋友。”Shin略微尴尬,低头抓起一盒苹果汁就往杯子里倒。“其他人我不认识。我朋友暂时被熟人叫走了,我在等他。”
“你可以和人聊聊天,”青年抿了口酒杯中的葡萄酒。
Shin觉得这个人肯定是一个很容易聊天的人,虽然他觉得这个人很好说话,可惜自己却不知道如何发展话题。结果他只能反问,“你呢?你是主办人的朋友?”
“其实最开始也是朋友介绍认识的,不过现在是朋友啦。”青年爽朗的笑着。“他们偶尔会又一些晚餐聚会,我去过几次也就熟了。你去过吗?”
“只有一两次。”
“没印象呢…大概没碰上吧。不过碰上了大概也记不得,”对方挠挠头发,结果差点把头上的羊角装饰弄掉。望着对方赶紧扶住头饰摆正的样子,Shin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而对方也给他做了个鬼脸。

话题宛如忽然结束,却让人觉得没有个句号。这份尴尬很快埋没了Shin,他只能无味的品尝杯子里的苹果汁。
斗篷的帽子很热,面具绳子也勒得他太阳穴处发扬。这些都是尴尬的关系,他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那个人。
“你看起来是不喜欢参加Party的人,”那个人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而没离开。他们一起站在饮品桌前,对方又开启一个话题。
“挺少参加的。”
“我以前也是,”对方的话令Shin有些吃惊。“不过我的性格倒是蛮适合的,去了两次后发觉自己蛮喜欢的。结交新的人不算是坏事,当然也有性格不好的,可这都是人生会经历的吗。”
Shin用内侧摇了摇嘴唇,“我不清楚应该和那些人开口。”
对方听到后大概也是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看似叹息般的扬了扬眉毛。不过很快有不太介意的耸耸肩,口吻挂上轻松,“和我?”
Shin顿时失言,掩盖惊慌的投去目光。
青年维持松散站立的姿势往后单手撑在桌子上,侧过身对他眨了眨眼睛。
“你可以找我聊天。”
话音落下,青年举起酒杯。或许是出于鼓励,或许是调节气氛。那个人用这个简单的动作带动着Shin,告诉Shin去接受这个场合。
不必要说这是敬什么,单纯发起一种交流。
杯口轻碰,很快被周围的声音吞噬。话筒传来演唱会开始的讲话,这才令他们从彼此身上移开视线。
Shin都反应不来嘴里喝的是苹果汁,只是一味用余光看向身旁的人。那个人侧颜的线条圆润柔和,嘴唇厚而性感,眼角的弧度令他目光埋藏着一种深邃却清澈的感色泽。
意外的,那个人偏头看向了他。Shin顿时慌张转过头,明明喝过饮料的喉咙顿时发干。那个人没开口调侃他,可是Shin知道那个人因为发现了他的行为,此时正在发笑。
这时候Hidaka上了台,演唱开始。几个亲密的伙伴都喊着他的名字。Shin听到边上的人也凑热闹的大喊起来,随后有人在前方招呼这名青年。
Shin低下头,余光望见那个人竟然记得在临走前冲他打个招呼。Shin赶紧抬起目光望过去,不过只碰上那个人刚转开头时眼角的余光。那个黑色礼服身影早已离开他身边钻入人群,不再回头的往会场中间的泳池方向走去。

Shin不得不称赞Hidaka的唱功和歌曲天赋。他热闹的观看了几首,并且能瞧见Shuta和那个人青年都在泳池附近捧场。
Shin不是不想听歌,单纯是因为他在这个Party上消耗太多精力。不适应的他感到很闷,最后去了楼道呆了会。
他握着续好的饮料杯,坐在走廊的巨大窗户的窗台旁,还有半杯的苹果汁其实他有些不想喝了。
他脱下帽子,取下面具,让自己放松的舒了口气。因为楼道的灯光,窗外的夜景被屋内的画面折射,弄花他的视野。他隐约看着因在玻璃上的自己,用手把被帽子弄翘的头发梳下来。
“我一直在想面具下到底什么样子。你长得很不错,”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使Shin如触电似的挺起身,刚才的青年从楼道那段走过来。Shin不清楚他是怎么人出来自己的,大概只是因为自己这种简单的打扮很容易看出。
因情绪高涨身体发热,青年脱去了外面的黑色恶魔礼服,里面穿着一件黑衬衫。
他把礼服搭在手臂上,简洁的装扮让他比刚才显得单薄和瘦了半圈。这个人身材线条柔和,体型均匀偏瘦,却也富有男性该有的力度和结实感。

青年停在他身边,Shin自然觉得自己倚靠着窗边坐着不好。结果他本打算起来,却万万没想到对方突然对他俯下身靠近,Shin顿时往后死死贴在了窗框上。
对方和他注视,几乎夺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视野被对方的面容占据。Shin屏住呼吸,因对方不明的行为而不安的心跳加速。
他凝视对方的眼睛,搞不懂为何脑中冒出疑问。那就是对方卸下这红色隐形眼镜后,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上眼睛呢?他并不认识这个人,此刻才发现这个问题,更不清楚该如何开口。
就在他凝视到对方目光里映照出出的自己的轮廓时,对方眨动的眼帘令他回过神。对方有着浓密的睫毛,毫无瑕疵的笑容看起来和他的恶魔装扮即相违又契合。
“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所以自信点。”
这话冒出,Shin彻底脑空白。他觉得自己心底其实清楚这话什么意思,可他还没从刚才的情况中跳出来,所以愣愣的“哎?”了一声。
对方对他的反应并不介意,反而很满意的直起身。俯视下来的目光温柔的好似对待一位老朋友,“下次别带面具了,选个可以露出脸的装扮。你长得好看,眼睛又漂亮,会有人主动希望和你聊天的。”
这说的Shin脸颊发烫,握着被子的手几乎把杯壁暖热。他勉强咽了咽口水,喉咙又发干起来,“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就会啊。”
直白的话敲击在Shin的胸口,让他迟钝的大脑彻底停转。
对方抿着嘴一脸有趣的端详Shin的反应,这时候Shin才觉得小恶魔的形象很符合眼前的人。
那个人用空出来的那侧手臂叉着腰,故做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不过不要带隐形眼镜,露出你的眼睛。”
就同自言自语似的,青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示意那红色的隐形眼镜。“再说,带这玩意会眼睛发干发痒。我也必须取下来了,” 随后不等Shin回话,他便已经启步走去厕所。
Shin维持坐在这姿势,目光呆呆的越过肩膀追随那个人,直到对方抵达看不到的角度他在转回脖子。
即使很奇怪,可是被对方这样夸奖,他竟然会觉得开心和羞涩。Shin感觉自己这样似乎很傻,同时也隐隐感觉对方让自己产生了些许疑问。

Shin刚一回会场,就被Shuta抓住。Shin还不及抱怨Shuta之前去哪,结果先被对方抱怨找不到人。可想想自己刚才根本就不在屋子里,所以也不是对方的问题,因此他也只能的把抱怨的话吞回肚子。
表演结束,人们再度随着音乐起舞。很多人开始玩起游戏,有些人明显就是醉了。
一些人跳入泳池狂欢,不管是穿着泳衣的,还是没换泳衣的。还有些人被拉下水,一些男生之间便是把朋友抛入水里恶作剧。人们的叫声和笑声混杂,Shin顿时有些退怯。
“Shin,你的手机借我一下。”Shuta突然说,“我的手机没电了。”
Shin自然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他倒是指望Shuta打电话叫人来接他们回去。虽然这号人物可能不存在,那么叫出租车也好。
Shin把手机递过去,自己有些累的打哈欠,他忘记顺势看看几点。想不到,他刚觉得Shuta没打电话似乎很奇怪, 自己左右手就被从后方抓住夹起来。
Shuta大笑起来,Shin这才发现自己中招了。
“High起来!”他听到Hidaka的叫声,显然架起他的人其中之一就是Hidaka。紧接着Shuta和一个看起来是他们熟人的男性拉起他的腿。
不论Shin如何挣扎叫喊,他们完全不放手。看着他们向泳池边靠近,Shin立马反应过来要干什么。然而他手脚都被擒住,身子悬空,根本挣脱不开。那些人显然都兴奋过度,不可能让他扫了兴。
人们依旧情绪高涨,有些人为了引人注目而花样跳下水。这种抛人下水道恶作剧在Party偶尔就能见到,而这里的人似乎都很疯狂,Shin能瞥见对面也有男性被朋友们夹起来往泳池里丢。虽然叫着,可是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开心,沉浸在狂欢里,和Shin完全不失一个情况。
“等等等等——?!”Shin的惨叫被人们淹没,下一秒他眼睛感觉手脚移送,视野一翻。下意识憋住气,他就套着斗篷掉入了水里。

进入水里的霎那,外界的声音顿时被隔离显得遥远。人们的声音在外界喧嚣着,被耳边气泡和水流的声音扭曲。Shin隐约觉得自己可能听到了Shuta的声音,但似乎并不是呼唤自己。
光从上方打来,五彩的光被水面撩起的波纹捣碎,转换着化成道道光束游走在水池当中。周围能听到接连不断坠入水里的声音,一些人被相继抛下水中。站起来的人在水中呈现出半个身子,借着阻力吃力的往岸边走。
Shin蜷缩垂下的腿随着下沉的惯例碰触到池底,浮力半悬浮的把他托在水中,他飘动手臂稳住平衡,让自己的鞋底碰到了底部。
就在他刚要浮起来时,眼前有一个人被白色的气泡包裹着掉入水中。气泡消散,被染上光的蓝色池中他看到了先前那个青年。
年轻人也注意到他,本来鼓起憋着气的脸颊,因突然露出的笑容而把气挤了出去,嘴角的泡泡滚动着跑去水面。
Shin憋不住了。他只得无视对方,先浮上去探出头喘了口气。
他没看到那个人浮出来。就在他有点不安同时,越过灯光看到脚边水下模糊扭曲的人影。他觉得是那个人,与此同时那个人也拉住了他的裤脚。
可能那个人出了问题?Shin憋了一口气瞬间蹲入水里。
他闭上的眼睛刚勉强睁开,液体侵蚀而酸涩的视野当中,那个人面容忽然拉近在他眼前。Shin终于看到对方真实的双眼,虽然被光线弄的分辨不清,颜色大概也就是日本人的黑色或者深棕,但却明亮富有感情。
青年身子在水中浮起,为了稳住他抬手抓住了Shin的双肩。Shin双脚还半飘在原地,被这样一压他也就维持蹲下的姿势悬在水当中。青年看起来憋不住的样子,皱起的眉头变得很滑稽。

青年手臂拉动靠拢向他自己的方向,Shin则在水流的失重下轻易就被推动向前,飘入对方身前。
青年侧头垂目,被水包裹的唇轻易擒住他的嘴。
异样的触感与内心震惊令Shin顿时缺氧,口中含下的空气在水侵蚀人唇缝间时便松动。
这也只是短短一刻,青年撬开他的唇封住了前方的空间,和他吮吸对接。
口中的气体流出,通过彼此之间传给对方口腔,气泡从他们结合的缝隙徐徐上升。吻的力度很明显,就像是要将Shin吸住似的,把他不断牵引到哪一边。
他脑中混乱,可能这个人需要氧气,但是为何在这种小池子里需要…?或许他其实目的是…?Shin不敢往下多想。他更震惊的是,自己竟然并不挣扎躲开,而是希望自己能在冷静下面对现实。他的确需要了冷静…
不清楚周围落入水中的人是不是有看到,而对方这时候也松开了他。传送氧气而产生的吻到此为止,对方向水面浮去。Shin顿感胸口因缺氧而闷痛,他猛然蹬地让自己迅速浮出水面。

“你在干什么啊?”Shuta恰好拿着毛巾从人群里挤过来,直接蹲在Shin附近的岸边,“不上来吗?”
“哦…”Shin恍惚着应了,目光却在盯着刚才的那个青年。
青年看了Shin一样,看似平静并且早已接受刚才情况的他,表情下隐藏着某种兴奋与开心。Shin不清楚自己此时什么表情,只清楚自己混乱得不行。
青年留下他走去Shuta那里,说了几句话可能是要毛巾。Shuta答应着把抱来了毛巾给了青年一块,青年还不忘拿了另一个伸手递给了Shin。
Shin有这么一瞬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要接下,青年看得出他的纠结所以也收敛些表情,目光仍然富有耐心与温和。见对方举着毛巾等待,以及周围人们可能会注意到异样,再加上递毛巾这种事与那个青年无关,所以Shin沉默的接了下来。
Shuta留下Shin去找Hidaka借套干衣服,所以离开了池边。而Shin则往池边的梯子走去。他不想留在这里,至少不能呆在那个人身边。那个人感觉不出恶意,可Shin生怕引发出另一个他不敢想的答案。
“我叫Nishijima Takahiro。”在感受到那个青年目光追随自己同时,自我介绍的句子也传来。
这道声音如同一把剑,切割开周遭杂音,深深的刻在了Shin的大脑中。Shin顿时停下脚步,他自己也不想,身子却不听使唤。他也不希望回头,可却觉得那样对方可能会跟来。
他僵硬的转动脖子看过去,耳边人们的说话声此时变得极其烦躁。他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厌恶这个人,但也没能完全喜欢,至少和刚开始谈话时的感觉不同…他想要开口询问刚才是什么情况,但这里实在不合适。
“你说什么?”他自己的声音把自己都吓到,好似回荡在耳膜内。喉咙因为刚才憋气而沙哑更多,有些有气无力。他不是想要让自己听起来无理气氛,所以补充了一句作为了断,“我听不清。”
这句话是骗人的,因为他听得清。
他装的不成功,那个人也看出来了。对方只是接受了他的说法,不带多挽留同时,却希望他可以改观的怀抱想传出下句话。
“你可以叫我Nissy。”
Shin移开目光,从肩头收回目光。对方也许期待他可以开口,然而Shin并不想。他没告诉那个人自己的名字,也没回应对方的名字,就这样走掉。
在移动过人群和上岸时,他都感觉到那个人的目光附着在自己身上。那个人依旧留在水里,什么都没做,只是望着他。
Shin没回头,也不清楚那个人的表情,可是他大概能猜测出来那个眼神。那个眼神如同穿透他的大脑皮层烙印在了视野中,令他胸口难以言喻的难受。
“Shin?”看着抓着毛巾都没擦身子的Shin穿过人群,Shuta抱着衣服追上来。
或许觉得自己把Shin拉入那个游戏而让Shin生气了,Shuta不安的利连连道歉道歉。Shin的确不开心,可对于Shuta的部分已经消耗殆尽。他快速告诉Shuta不是他的问题,可他的表情依旧令Shouta担心。
因为Shin感觉自己的表情大概看起来会相当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