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西与:First sight

Chapter Text

自从交换了手机号码,Nissy和Shin时而会通上几条。一般都是Nissy主动,但他比外表要有控制性,起初也只是零零散散。
最开始是Nissy和Hidaka有事,却联系不上人。介于Nissy和Shuta依旧没那么熟,因此他发了短信询问Shin知不知道Hidaka在干什么,让Shin去问问Shuta。
Shin打了电话给Shuta,这才知道Hidaka先前刚和Shuta见过面。在赶着去见Nissy之前,Hidaka提到手机要没电了,不知道能不能撑到目的地借充电线,所以推测可能迟到但手机没电无法联系。
借着传话的机会,两个人从Hidaka的事情转移到了手机电量上面。对于手机便用便充电危险,到手机爆炸新闻,再到Nissy说最近手机电池寿命缩减或许会考虑买个新的,等等等等…Shin不自觉的被带动到话题当中,甚至感到轻松。每次按完发送键,他都发现自己不知在笑些什么。
随后他的短信很久没回,等再接到Nissy通知时已经过去三个小时。Nissy可以发短信道歉,说Hidaka赶来时,原来是手机丢了。两个人忙着找,结果去买了新手机,折腾中他忘记回复Shin。
Shin当然不在乎,所以用这个机会,他们又聊了几句。比如第一次Shin用手机下的软件时学习英语的,他对英语感兴趣,后来也经常看电影。Nissy则是用来听歌,他里面的歌曲每个月都必须更新清理一次,否则太多。
随后关于喜欢共同喜欢的歌手的新歌,两个人对着偶像共同捧了一番。这是相当好的促进方法,因为这一点,Shin顿时觉得Nissy是个十足不错的人。

在1月初的新年,两个人相互发了新年祝福。但因为都有安排,所以Nissy想要邀请对方来Party的事情也没能成。不过因为Nissy多少直到Shin并不喜欢那种大场合,所以也不强求。
《我看到明天詹妮弗劳伦斯演的“Passengers”就要上映了,你想一起去看吗?》
新年第一周还没过完,Shin早上就收到了这条短信。他迷迷糊糊从床头摸来震动后的手机,挤开眼看着短信。那是一张拍的海报版,版面玻璃的反射还能看到Nissy的轮廓。Nissy和朋友出去时看到的,而现在其实已经快下午一点,Shin却没起床。
《男主是演星爵的那个人,你知道吗?》Nissy又发来一条解释。
虽然两个人蛮奇怪的,可是既然都对詹妮弗劳伦斯感兴趣,那也没必要拒绝。两个人看总比一个人呆在影院好,由此Shin便询问了场次和时间。
然而晚上的时候,Shin却收到了Nissy的紧急短信。原来Misako的店迎来了周年庆,而他们定在了明日举行。这个通知来的太突然,更多的是这件事说得很早,Nissy竟然忘记了。Nissy连连道歉,Shin也无可奈何。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不过Shuta却敲响了Shin的门,告诉他Naoya和Hidaka都邀请他们去周年庆,而且还是五周年的大日子。Shin脑子一转,和Nissy简短沟通下,便决定将原本提出的电影形成改成了一起去庆祝会场好好吃一顿。

“大家多吃一点,”Misako热情地招呼来的每个人,即使这是为她和Naoya准备的日子,可她的职业习惯依旧专业且不容改变。
那些店内菜单上不会出现的食物,搭配着家常菜的温馨,使众人赞口不绝同时也感到怀念。这次Shin和Nissy已经算是好朋友,他们和平的并排坐着,聊天之余轻轻碰着香槟杯。
他们自然也带了庆祝的礼物。Shin准备了一个双人巧克力火锅的小锅,上面的图案是奶油斑纹。而Nissy则准备了一套情侣杯,两颗爱心造型,能够拼在一起组成圆。
“对了,Chiaki…抱歉,我是说Ito小姐已经回美国了吗?”Nissy想起什么的询问。他不可能忘记印象那么深的人,更何况Chiaki成为了知道他心意的人。
Shin为对方提到Chiaki感到吃惊,可也不多在意。放下杯子,Shin抿了一下嘴角后回答,“没。她回老家看父母去了,大概还要玩上几天了。她其实挺爱玩的。”
Nissy用鼻子哼了个长音算是回应,却思绪多少跑了。他有些紧张,也按耐不住。现在就想告白出心声,但这是一个值得考验的事情,此时的气氛并不适合。
他在内心翻腾不已,最终还是没有行动。
“你对她感兴趣?”Shin看到有些发呆的Nissy,略带好笑的用肩膀轻轻碰了下对方引回注意力。
Nissy很快一愣,随后显得比往日焦躁很多,“不!并没有…只是我也觉得她是一个很喜欢玩的人,以为你会叫她来。”Nissy勉强笑笑,见Shin接受这个答案后暗暗舒口气,毕竟他可不相让Shin误会什么。

Naoya和Misako被朋友围着,Shin也就和他们聊了几句给予祝福。毕竟他和那两人熟悉程度没有更深,所以也不好起哄。
许多人都喝多了,但Shin自然不会跟着他们继续下去。两杯香槟足矣,更多是为了填饱肚子。
Nissy后来也去找Naoya聊了会,结果被熟人圈子拉入到其中。Nissy下意识抬头招呼Shin,不过Shin并不想加入,而是借着机会去了厕所。
然而等他从厕所出来时,却发现走廊另一端的包间有个门虚掩着。开的灯并不是屋顶大灯,而是周边略带情调的昏暗小灯。
Shin清楚自己不该多事,但还是蹑手蹑脚靠近门。
然而等他看清情况后,便后悔当初自己出现在这里。
里面无疑是Shuta和Hidaka。
Shin不需要在这里苦思他们在干什么,因为全部都一清二楚。
Shuta半倚靠在桌边,和迎面靠来的Hidaka热吻着。
Shuta因为Hidaka的重量向后倾倒些许,单手撑住桌面。Hidaka则搂住他稳好彼此平衡,另只手也绕去对方支在桌端。
Shuta没有任何不适,反而相当投入。他空出的手也扶在Hidaka腰上,在感觉上升时揪住对方衣服。
两人唇齿相交,吮吸的响动配合着呼吸带出的些许鼻音,波动在房间的空气里。Hidaka主动摆头换取位置,细碎却猛烈的吻不断侵占Shuta的嘴周围,两人舌端也相互缠绵。
Shin几乎忘却呼吸,也不清楚自己为何看得出神。一方面过于震惊,一方面过于羞耻。他很容易害羞,所以脸颊发烫,但却无法移开目光。
直到他感到自己上不来气,才发觉自己屏住呼吸太狠。于是连忙捂住口鼻在吐气之余收回身,望着走廊冷却大脑。
他不能在这里继续窥视下去,甚至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和惭愧,懊悔之余有点做贼心虚。

Shin疾步回到自己座位上,半天没回过神。可这样表现会很太奇怪,因此即使不太饿,他还是拉过来几勺子沙拉往嘴里塞。
Shuta和Hidaka两个人从走廊那边回来,Shin不自觉的开始内心打鼓。他暗自嘲讽自己的没骨气和值得惭愧的行为,一边在Hidaka不知道为何坐到自己边上时感到浑身一震。
或许自己应该问出口,身为Shuta的朋友,他需要了解。这样想着,Shin放下餐具回过头,却发现Hidaka正注视着自己,弄得他吓了一哆嗦。
“怎么了?”Shin略微不解,扫了眼周围,Shuta竟然就坐在了斜侧,Hidaka的正对面,也看着他。
“你刚才看到了?”Hidaka神神秘秘笑着,宛如在逗Shin。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害怕,表现得相当游刃有余。Hidaka拿起边上不知道是谁留在那里的空酒杯,把玩着晃了晃,样子看起来同电影里审讯的黑帮老大没有区别。
Shin的视线不安的在两人之间徘徊,随后宛如放弃似的垂下眼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我不该——”
“没事没事,”Hidaka突然切换成往日爽朗的笑声,大力拍拍Shin的肩膀。气氛顿时被打破,Shuta也乐起来,这弄的Shin反而不知所措。Hidaka大概欣赏够了Shin的样子,表情相当满足,“我们又没生气。”
“这都是他自己没关门,”Shuta瞄了眼Hidaka,却脸颊带出些许无奈的羞涩。
“故意的,”Hidaka挑眉耸肩,摊开手宣誓自己的意思,“反正也没有好隐瞒的。”
这话令一股寂静短暂插入Shuta和Shin之间,两位好友面面相觑。Shin不知道从何问起,他还为刚才自己不合适的行为耿耿于怀。而Shuta则略带歉意,可坦然比Shin很多,反而显得是他在安抚Shin,“抱歉,我并不是故意隐瞒你这么久。我只是…还没想好何时告诉你。”
“你们交往很久了?”
“三个月了吧,算是…”Shuta的回答不算明确。“如果说走得近的话,算是三个月前。可我们到底何时算是正式开始,其实没有明确的时间。”
“真正告白其实是新年,但在那之前多少也算是正式交往。”Hidaka站出来帮Shuta说话。
其实也没出乎Shin的意料,毕竟那两个人最近一直走得很紧,令人分不清界限。他们也不相识会一本正经告白划分明确时间界限的类型,会持续下去就说明彼此处地很好。
然而这的确时间很长,若他们相互之间有感觉已经过去三个月,那么作为Shuta身边比较近的人,Shin实在是太迟钝了。Shin不禁为自己赶到失望,作为朋友显得失格。可如果是新年正是告白,之前他们已经彼此了然心意,那Shuta也是瞒了他够久,也算是朋友失格了吧?
当然,这事的确不是那么轻易开口的,虽说是在这个时代中。
Shin承认自己多少还没平复下来。但他会选择支持自己的朋友,而不是丢弃到一旁。论这次失格,他们彼此彼此,无需再计较。

“你们在聊什么?”Nissy插进来,大概他注意到这边也建立了一个小小的圈子。
Hidaka起身把Shin身侧的位置腾出来,自己走去了Shuta旁边坐下。“没什么,就是告诉他我和Shuta交往的事情,”Hidaka说得轻松,抬手搭载Shuta身后的椅背上。
“哎?你也知道?”Shin吃惊的看着Nissy。
Nissy略显为难的摊出笑容,手指挠挠鼻翼。“前几天他告诉我的,”Nissy指了指斜对面咧嘴笑的Hidaka。
“大家都…知道?”Shin小心翼翼用目光示意今日到场的人,很多都是Hidaka他们那边的朋友。
“大部分,”Hidaka承认,“我对这个坦白的蛮顺口的,”随后他指了指Naoya,“Naoya是最初知道的。他可是个敏感的人,善于观察,不光是个大哥型人物,也是感情顾问。”
大部分…至少自己不是最后一个知道。虽莫名其妙,可Shin却觉得内心舒服很多。
与Hidaka不同,Shuta其实在感情隐私方面也不那么张扬的人,他更擅长顾及周围。看来他的确是在找机会和自己讲,而不会同Hidaka那样直接到处说。
“今晚我去他家住,”Shuta告诉Shin,而知道关系的情况下,Shin也就不同再多问,把空间留给这对情侣。Shuta对Shin的善解人意充满感激,心结也很快解开,所以Shuta转身拍了拍Hidaka,“再去喝一杯?”
Hidaka兴高采烈的亲了下Shuta的嘴角,也不管Shin是不是脸红。

看着两人离去,Nissy和Shin再度被留在了这张角落的桌旁。如同刚才是一波巨浪,一切过去后Shin不禁向后靠到椅子上舒了口气。
他注意到Nissy的目光,青年依旧侧身对着他,却低头认真思考着什么。
Shin想到自己刚才全程呆楞的表情,实在不好意思,“那个…”
Shin开口只是换回Nissy的注意力,而Nissy却宛如下定决心般开口就问道,“一会去看电影吗?”
“哎?”
“《Passenger》还有两个夜场,夜场半价。如果你想看,我们呆会一起去。”
他们都喜欢里面的演员,本来说要一起去看的,却因为今天晚饭而以为会彻底中止计划。可此时Nissy发出邀请,Shin一时也没有任何需要拒绝的心情。或许他真的需要看些什么来转移注意力,和这位开朗的人分享下时光以此转换心境。
所以Shin答应了,他们随着几个要撤离的人一齐现行撤退。Shin再度祝福,也有些不好意思,然而Naoya和Misako却百般催促他们好好享受时光,没有一丝不满。
Shin发现,此时此刻的Nissy再度陷入安静。不像是短信聊天时那么充满话题,也不像是今日刚碰面那样笑容爽朗,更多是显得心思重重。

电影要开场前他们才赶到,吃饱的他们不需要购买饮料和爆米花。进场后发现人们虽然不满,却都占据了后方,最终两人选择了前面挨着过道的那一排边缘坐下。
灯光暗下,屏幕上的播放的广告带着不同昏色彩的光亮映在观众席上。
两人没说话,而是看着电影开场。
故事进行着。男主一个人在飞船中醒来,随后如何知道自己可能会独孤的在这里生存到老后死去。周围明明有那么多人,却没人会醒来陪伴他。
茫茫宇宙中也没有外界可以走动,除了机器人,男主只能满心渴求女主能够苏醒后陪伴自己。这很残酷,也很颓废,会比人发狂。
就和男主对于产生的欲望产生挣扎一般,Shin也知道那是自私而不对的。但即使身为观众,Shin也能体会到那份绝望和痛苦,不禁为自己没有处于那个情况而清醒。
最终男主偷偷唤醒了女主,迫不得已为自己隐瞒欺骗。这其中包含着满满的愧疚和罪恶感,Shin却能理解那份心境,想必其他观众也是如此。
然而在这满满都是人的电影院,Shin也觉得不过是在一片陌生的区域,唯一可以联系到与安心的只有Nissy。人们的人际关系无非不就是如此吗?此时和他紧密相连的只有Nissy了。

电影终于迎来男女主之间第一个亲吻,带着一点可爱却又突显出那份心情的冲动。
Shin察觉自己不自觉握紧拳,唇部唤起的感觉记忆犹新,而制造这个感觉的那个人就坐在旁边。
好在人们关注的都是屏幕,光线煽动昏暗间无人注意他。Shin这才可以隐藏起来自己发烫窘迫的表情,面部表情略显不知所措。
他的确和Nissy的第一次相遇充满冲击和不快,但经过相处后他已经有所改观。那种事不容易忘掉,却也不代表他不喜欢Nissy。甚至他觉得和Nissy的相处开心快乐,感到充实且满是欢笑,对方走掉后就觉得气氛逐步的冷却,甚至孤独。
Shin不喜欢Party那种大型聚会,也不喜欢人多起来吵杂。顶多就几个近亲的朋友在家里聚一下,或者单独约人出去。Nissy或许是他很少刚接触就就一起出过门的人,而Nissy却从不让他赶到尴尬,气氛融洽。
面对这样的结果,Shin认为他们适合深交,虽然自己挺慢热,却不排除他希望可以保持联系的心愿。
这就是缘分吧?不会因为最开始的感觉而彻底否认形象并增加屏障,而是逐步发现对方的好,随后被紧抓吸引。

“你愿意和我交往看看吗?”
突然Shin听到耳边传来并非出自电影的声音。
Nissy的手侧轻轻碰了碰Shin的腕部,引来注意同时,他倾身蹭近两人距离。这话如此清晰,即使被电影的声音震动,却无法让Shin忽略。
Shin回头看去,电影正好播到飞船飞过滚烫岩浆喷发的的星球。橘红亮色灯光闪现照过Nissy面容,把他大大的眼睛擦得更加闪亮。
是认真,是诚意,Shin知道对方没开玩笑。
但也推测不出此时对方的表情是带着不安还是微笑。
“请和我交往吧,”Nissy再次低语。片段播完,光线再度暗下,把他脸部轮廓只打上半边光。
人们关注的影厅中,只有他们两人目光没有锁定在屏幕上。注视彼此,各自都有心情思绪,呼吸和心跳再也不一样。无法再顾及电影故事,他们之间就是一段故事。
这里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而周围的安静同电影背景音形成的对比,强制帮Shin冷静下来。他半是震惊,半是不安,却也萌生脑深处的想法,令他混乱。
“我们…可以先出去吗?”Shin不知道为何自己这样提出,他已经无法好好坐在这里。
Nissy很理解,如同做好了完全准备。所以没有丝毫犹豫和反驳,Nissy很快拿起外套压低腰起身,和Shin一前一后走下楼梯出了影厅。

影院楼道宛如和影厅划分成不同世界,瞬间明亮,清晰,带有解放的感觉。
这场没结束,这附近也没有人。可以听到透过门传来些许响动,音响的波动让他们赶到脚下偶尔有波动,却无法在意。远处的大厅有熙熙攘攘的客人们,购买饮品和食物,但无人来这边。
“我从未想伤害你,但我也有表达感情的权利。所以请让我问出口。”Nissy认真到好似声音都变得飘渺虚幻,他凝视着Shin,话语轻却也带有分量,“愿意和我交往吗?”
Shin一时语塞,但也无法生气和排斥,他知道Nissy有这个权利。而回想起来,他们这段时间沟通和交往,以及第一次的碰触,说不定这些本就该预料。Shin在内心百般无奈同时,只能怪自己。
“请问是从什么时候…?”不用明说,也知道Shin是说何时开始在意他的。
等知道Nissy是在他第一次去Hidaka的聚餐时就注意到他时,Shin不禁瞠目结舌。他从未想过会那么早,他不得不说自己那时候根本就没怎么注意到Nissy这号人物,现在开口肯定会伤人。
“可以说…一见钟情?”讲到这里的Nissy绷不住刚才的严肃,反而因害羞而露出腼腆的笑容。
“我只能为此道歉。上次在Party时候我没想到你会再度出现,因为你几乎都不参加聚会…”Nissy收敛表情,垂下目光细细的选择用词,“因此当时喝了酒,不知道怎么就…有些失去控制。我后来和你道歉时算是撒了谎,所以我在这里再次道歉。这次是实话,不管你会不会继续相信我。”
Shin用了一段时间消化,望着低下头微鞠躬的对方,无法给予适合的行为。这次他一秒就能判断对方是实话实说,而按照Nissy说出来的情况,那次Party虽然有酒精的关系,可行为的确带有目的性。
Nissy垂下眼角,略带内疚和自责。“我清楚你可能会生气,但我的确喜欢你——”
“Nissy,”Shin突然开口打断他。Shin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阻止,或许自己没能很快承受住这些话语。
面对Nissy真的停下来等待后,Shin反而无话可说。最终支支吾吾挤出拼凑的句子,“我需要考虑一下…刚才你说的话…”
“你愿意考虑吗?”Nissy没有遗憾,此时反而充满期待和感动。
Shin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用词对,就成不了,也给不出肯定答案。“我…我需要时间消化。”他试图在说话期间寻找缝隙调整呼吸,而在对方目光中他好似没法平静,“那个…今天突然要看电影是…为了告白吗?”
“算是。”Nissy不可否认,“我的确想要和你相处增加感情,并且最初我今日其实没有打算告白。我觉得或许应该跟上你的步调,察觉到你的心意和变化,慢慢发展观察。”他轻微叹了口气,紧张也在剥夺他的体力,“然而今日你知道Hidaka他们的事情后,我却觉得我无法拖下去。”那是一个奇迹,也是动力,“所以我邀请你看了夜场,我必须今晚说出来。”
Shin多少理解那份心态,承受总是煎熬的。他本以为自己不需要考虑时间,会果断拒绝,然而命运和心态无法同以前的他那般出现。他察觉自己不会开口拒绝,甚至希望让自己冷静的思考。自己改变着,事情往往并非以为的那般简单。

沉默良久后,Shin喃喃的告诉Nissy他需要时间,先要回家。
虽然Shin不确定何时会联系对方给出答复,Nissy也没逼问。Nissy为他们可能降低联络机会而慌张失落,却抱有宽容和耐心的应了,Shin暗暗感激对方。
这回Shin独自离开影院,Nissy宛如知道他现在需要的环境,并没跟上。
推门时,Shin望了眼后面,Nissy刚去前台买了一杯饮料,独自一人坐在了影院大厅的桌旁。两人隔着距离和人群对上视线,Nissy的表情因相隔而模糊,可Shin感到了恳求。
对方怀抱着希望。
Shin无法做出任何表情,自己很不确定,所以便快速的推门离去。